Level C-495

评分: +42+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0

  • 仍未探明
  • 实体不明
  • 情况不明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关于本层级的报告仅此一例。直接将报告作为文档呈现。


2015/3/18
今夜的梦境使一些深刻的回忆被唤起。突然有一种想写下的冲动。暂且就将它放进梦日记里吧。

先希望我不要写完这个就把梦境忘掉。

2013年,我14岁。那时候写着一些看起来很疯狂奇怪的小说(那段时间脑洞真的很大。甚至那种想象力可以支持我去想像1一个比后室更加奇怪的空间),写着自己的歌曲,或者是给一些歌曲填词。说着一些看起来很有道理但是现在想起来很中二的话,也对那个世界有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幻想我的█████可以随意地施展,幻想我能够在那个世界上做我自己。

看着写满作品的记事本,很满足,又有一种继续努力积累成果的希望。

有一天这个记事本被同学撕毁了。那天下课时把那个记事本就摊开在桌子上。出去一会的时间,他们马上就围上去看。回来时,他们在对着那里面一些语句嗤笑着。

当时觉得那真的是天地间至文,谁看不懂谁就是█。当然,现在还是觉得那是一群幼稚的人对一个稍微和他们不同的人,有很大的恶意2。我那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甚至不知道他们对我持怎样的态度。继之而来的是一大波的冷嘲热讽和外号。似乎当然,如此就让我,一个年轻的我,失去了所有热情和目标。

2018年的一个春日。上午。

站在窗台上。我想要自杀。窗台是一小段从窗子往外伸的地面,背靠书房的窗,右边有一台一列空调外机的支撑3。春日的阳光与风静静流动着,对面是高楼,远处的高架上垂下绿色的爬山虎,将阳光与通过的雾气截成几块凝胶般的小块。心情烦乱时,这不过是一些虚影。我就站在窗台上哭着,想着。
(我现在想与那时的我对话。)
“我将永远自由。”

“看,我现在已经完全自由了……在一个诡异的封闭里自由了。”


“我要将这个世界抛弃。”

“如果你来看看这个世界,你再做权衡,也未尝不可。”


“不再会有人对我指手画脚。”

“对。来看看。到这个诡异的空间来看看。这里没有人会互相指手划脚,但是每个人都可能下一秒消失。”


我现在发现我还是不能解决我那时的所有疑问。那个解不开的疑问如下:
“人都是一些化学反应。

“把两种物质放在试管里,它们会以它们的方式,进行它们自己的反应。不管它们4的是美丽还是丑恶,它们都将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下去。
“但是为什么人不能?人为什么不能按照自己原有的方法生活下去?
“死亡不就是那个反应体系从一种转变到另一种吗?人应当可以█对自己进行这种转变——必要时。”

到底是被放在那个世界,在别人的意愿之下,作为那个自己不情愿成为的反应,还是在这个世界,随时熄灭随时被卷进旋流中?

不知道。

还是回到那个春日的上午,四周有风声吹拂,鸟鸣声。我一直站在那里,说服着自己去跳下去。最后,家中的宠物猫出来,从窗中走出来。

这时我仍泣不成声。好像是的。

它经常来这个窗台,妄想着能不能捕捉到那些鸟儿。但它这次是来我身边蹲着的。它显然是██████为我而来的。

把它抱回窗内。但是当它毛发接触到手时,我就突然哭的更大声了。

它又来。把它推回窗内。

它再来,嗅闻着我的脚。决定不自杀,决定回去。给它添食,倒水,仍是哭着做的。

听着楼上的钢琴好像在弹奏《あの日》。跟着哭着大唱起来。

一会结束之后就变成《Nautilius》。不会唱,就不唱了。


昨天十一点上床,到半夜时候好像听到了风声、鸟鸣声。很奇怪,那个层级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

睡沉了。进入梦境。

梦见我站着,四周一片模糊的黑夜。但马上意识到我在哪里——我家那个窗台。背后是书房的窗户,身旁有一列空调外机。

身旁的空调外机在轰鸣着。5

“只是个梦。”想着。想尽快逃出去。回身,试图开窗。未果。加力,未果。

一拳砸在玻璃上,碰撞声,生疼。

“不是个梦。”玻璃上已经留下两个手印。这才发现,玻璃上反射着黑蓝的幽光。

这才开始慌张,认为进入了新的层级。仔细环顾四周,仍是黑夜。黑蓝的光中照耀着我对面的楼房。我开始回想,谁知便一发不可收拾。上面那个春日的上午,鸟鸣声,风声,全都进入脑中。突然地像漩涡在湖中瞬间创生。

年少时那些被撕碎的梦想又被大脑拉出来,那些嘲笑的声音又响起来。不受控制地开始哭了。

也许那些回忆确实幼稚可笑,但自己感觉它很可悲。那些梦想被现实一件件毁灭撕碎,最终难道不遗憾吗?

哭地很大声,很自由。这是只有我一个人的梦境层级。随着我将一口气哭完,我的身子弯下去,我突然意识到下面是什么:星空。

下为星空,取代了那地面。建筑物都浮在星空之中。星空灿烂,如潮,如漩,如发光的被照亮的尘。每个星都慢慢地向心地旋转着,如漩涡一般,而那旋转的中心漩底似乎有一颗空缺的星。

俯视星空,它似乎加剧了悲伤的潮。于是我的哭声更大。

随着我大声的哭出来,仿佛我又回到那个十六岁的上午,很多声音随之响起——

《あの日》的钢琴声。

“我很疑惑,那些被迫接受的错误为什么令人痛苦。”

“被迫失去的梦想为什么让人失望。”

“人就是一场化学反应。人应该能够以自己的轨迹活下去。”

“あの日の痛しみせえ。あの日の苦しみせえ。”

潮声。语言与歌的潮声。漩涡星漩的涡流声。风声,鸟鸣声。哭声。

“只是一场梦。”

说完就跟着唱了起来:

“夢なら——どれ——よかっ——しよう。”

促音变成了哽咽。

歌声,哭声,掷入星漩。浮动于星漩中。星漩使人晕眩,但我似乎已经看到自己沉向星空。我哭着。

继续俯视星漩。泪坠入消失。

突然脚边有一种毛茸茸的感觉。猫来了……

至少我当时第一反应如此。即使这个后室█████。即使有多么无尽的可能和刺骨的猜忌,我仍相信它是猫。

我将它抱起,温暖得如常。它毛茸茸的。我又想哭了。

突然有个想法:将年少的狂妄再演一遍。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应该有自己的自由。至少,在这个世界有。那个世界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是有的。对。在后室中,人会有自由。

至少能完成未完的愿望。至少能对人世再背叛一次。

这是一个人的世界。而我并不孤独,有那些星漩中的星相伴。但是又似乎只有归入其行列,才能……

即使星空是陷阱也在所不惜。因为我曾经——年少的疯狂过,我曾经——不是曾经了。现在。我现在只想再次,所谓的,结束生命。

于是我抱着它向下跳。跳了下去。

失重的飘忽与紧张,但只是生理现象。

突然噤声。不知为何感到快乐。

我感受到了星空的重力。

我是那颗星漩最中央的,

那颗未归的星。那是我。

它不惊恐,不叫。

泪水向上飘去。

行将沉入星空。

我将在万千星漩的最中央。我曾是未归的星。我已经踏上归途。

Level-1的一个角落我醒来。手中空了,没有它了。我或者说回到了这个所谓的现实,或许以上就是真正的梦,但不管,我已经实现了那时无知的愿望——可以这么说。

直至记下梦境时,我的内心仍像漩涡一般。不可避免将这篇浸上悲伤。读者请见谅。


我也没想到这篇日记会被接受为一个层级。如果有更多关于这个层级的线索,它的文档就不该是现在这样了,希望有线索时请尽快报告。

Anothy Nebulous


若此文本仍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成为层级,三个月后将会被暂时归档。

M.E.G.数据库管理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