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305

评分: +69+x

生存难度:

等级 1

  • 安全
  • 稳定
  • 极少量实体

Level C-305是后室C层群的第305层。

描述

oUr7wjYN9X4QuHl.jpg

凌晨04:30的街道。

Level C-305是一条无限延伸的现代化街道,宽约20米,两侧带有人行步道。该层级内的时间永远停滞在凌晨04:30,可根据层级内部随处可见的钟表得知。尽管如此,外来的钟表在该层级内依旧可以正常运转,流浪者也会以正常速度衰老,食物腐败等现象依旧会发生。该层级的天空永远呈现深邃无云的灰色,无法观察到星星、月亮等天体。该层级内部的温度偏低,约为16摄氏度。

层级内部存在较为稳定的Wi-Fi信号,并且已被证实不存在任何敌对实体,属于宜居地带。

街道两旁布满了各类建筑,包括但不限于居民楼、便利店、诊所、旅馆等,且有着完好的供电设施,然而并不清楚电源为何。这些建筑之间紧密连接,不存在任何缝隙;且排列顺序、楼高与面积皆为随机决定。几乎所有建筑都仅有一个出入口,必然面向Level C-305的主街道。建筑的标牌、门牌及其内部的所有文字皆使用汉语或英语书写。除此之外,在街道的两侧,每隔约十二米就竖有一对路灯。

便利店是该层级内分布最多的建筑,通常为单层,内有收银台、货架、储物间等设施。根据便利店规模的不同,其内会自动出现食物、工具、日用品等补给,并且会不定期刷新。少数规模极度庞大的便利店可与小型超市相比,往往会有流浪者定居其中。

进入Level C-305后,流浪者将会统一出现在街道中的一栋17层居民楼内,该楼也被暂定为层级的中心,亦称“中心楼”。“中心楼”是该层级内已知唯一拥有多个大门的建筑。该层级内最大的社区“夜猫子之家”便驻扎在这一居民楼附近。

基地、前哨与社区

“夜猫子之家”

  • M.E.G.官方组织的流浪者社区,有大约400人常驻。
  • 他们欢迎新来的流浪者加入。
  • 社区范围内包含大量便利店、诊所、电子设备商店与书店,足以为其成员提供相对安逸的居住环境。
  • 治安情况一般。

新康商城

  • Level C-305内的另一个大型聚居点,目前有接近200人居住。
  • 主要活动范围在“中心楼”之外四公里处,一栋名为“新康商城”的五层大型超市。
  • 自给自足,与“夜猫子之家”并无太多联络。

零散流浪者据点

  • 因为Level C-305内的环境安全、物资丰富,有许多流浪者选择在此定居。
  • 他们的居所分散且不固定,通常规模不会太大。
  • 已统计到的该类流浪者约有300余人。

入口与出口

入口

  • Level C-126的第74节车厢切出,即可抵达该层级。
  • Level C-244内,从商场走出,沿着夜路继续行走。一段时间后,周围将会突然出现大量建筑,其中包含“中心楼”。此时流浪者便进入了Level C-305
  • Level C-407内找到一张写有“04:30”字样的床并睡眠三小时,苏醒后流浪者将出现在“中心楼”内的某个房间中。
  • Level C-138的石碑附近入睡有小概率进入该层级。

出口

  • 从“中心楼”的不同大门离开,即可离开该层级。其中,一号门通向街道。

你拉开了一辆出租车的后门,心不在焉地坐了进去。

Level C-305内的天空一如既往地漆黑。你原本并不算是一个习惯于熬夜的人,但是在凌晨四点半度过了将近半个月的时光之后,任谁也会对这片夜色感到熟悉。

好在这里还有房子。你心想。好在路灯和招牌都是亮的——至少自己还没变成瞎子。

虽然你颇有一些怨言,但难以否认的是,Level C-305确实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在掉入这现实与幻想糅杂的错乱迷宫之后,这里是你抵达的第一个宜居之地。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你的朋友最后选择要留在这里——并且还邀请你一起驻足。没有人会在有能力安逸的情况下,开启第二次冒险。应该没有吧。不过说他是朋友也有点勉强,毕竟你们只是无意间在这片地狱相见,并短暂同行了数十天罢了。直到刚才,你的戒心也没有完全放下。

他加入了新康商城,不出意外的话,可能一辈子都会留在这里。这种想法未免有些草率——但貌似还真是最好的选择。自称探险者总署的“夜猫子们”告知了你们关于出口的信息:时空错乱的日本乡村、让人发疯的小房间、无边无际的黑暗学校。这听起来完全不是什么善茬,你不得不开始纠结是否离开这里。

你甩了甩头,将纷乱的思绪抛诸脑后,合上了车门。


实体

Level C-305内仅会出现一种实体,即无面灵。无面灵在该层级内以轿车司机的身份出现,较为稀少,但的确存在。在空闲时间,司机会开着小轿车在该层级内来回,也有可能停靠在路边暂歇。层级内所有的车辆都配备有一名司机,其绝不会离开自己的车,也不会让别人坐上驾驶位。

司机通常都是温顺的,但如果有人试图抢夺它的车,司机会表现出相应的反抗,必要时可能会杀死冲突者。

在正常情况下,司机对流浪者非常友好。流浪者可以直接拉开停在路边的轿车坐下,向司机提出“开向某地”的要求,司机会无条件答应。流浪者也可以拦下正在行进的轿车、或是与其他人拼车。不建议与司机产生冲突。


司机将头转向了你,那张没有五官的光滑面孔让你感到一阵恶心。

“去哪里?”

他的嗓音听起来倒柔和得多,像是一位儒雅的中年男人。这使你稍微好受了一点。你将脸转向窗外,尽可能避免与司机对视。

“随便。带我兜个圈子,最后再绕回来。可以吗?”

“可以。”

司机爽快地答应了。他的手指在仪表盘上飞快按了几下,你感到腿边吹来了温暖热风。他们还有空调。你想着。挺不错的。

阴冷的气氛很快一扫而空,车内的空气变得湿润而温暖。你向后躺在椅子上,眯眼望向窗外。司机开得很慢,于是你能够一个一个阅读外面的招牌。这种行为让你有一瞬间感到了某种惬意,就仿佛紧绷已久的神经终于得到了舒展。

你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经常坐在父亲的车里。父亲下班很晚,你常常要在学校等到天色渐黑,他才会开着车姗姗来迟。你总会因为这件事和他发火,但父亲只是沉默地牵着你的手上车。晚上老是堵车,所以父亲开得总是不快——于是百无聊赖的你就会开始一个一个默读窗外的招牌。

大运烟酒行……莲花超市……爱康来诊所……更多的则是没有名字的小卖铺。

真是荒谬。这些名字都是谁起的?大运烟酒行,店主叫大运?你很清楚这里没有店主。这些商铺被零落地摆放在这儿,就好像创世神是个小孩儿,从现实世界里胡乱拷贝了一些建筑,一股脑地丢在了这条大街两边。无限延长的街道……自己在这个活见鬼的地方待太久了,甚至都不觉得这是什么反人类的东西了。荒谬至极。

“……是的,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小文。今晚我们将继续讲述昨天的故事……”

直到这时,你才后知后觉地听到了严重失真的话语声从前排传来。司机不知何时打开了广播,只是方才你想得有些出神,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司机似乎发现了你的反应,随口问道,“顺便听听广播,你要是不喜欢的话……”

“不用了,就这样吧。”

你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门子的深夜电台,但至少也算沾点烟火气。你已经很久没有听见过有人用这么轻松的语气讲话了。

街道依旧在向着远处的黑暗延伸,司机再度陷入缄默。你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瘫下来,静静地注视着窗外。一层蒙蒙的雾气已经笼罩住了车窗。


附录

M.E.G.通报


日期:2022/04/22


Level C-305中的许多报告指出,随着与“中心楼”的距离增加,建筑物内的物资数量与刷新周期会逐渐下降。

经过长达四个月的实验,我署现已确认这一状况属实。经检测,在离开“中心楼”约50公里之后,物资的数量与刷新周期将会降至一半左右(参考数据由新康商城提供)。而在离开约70公里之后,建筑内几乎不会出现物资,通电状况与Wi-Fi信号也大幅减弱。

与“物资衰退”同时出现的另一情况为建筑物的破败。随着远离“中心楼”,建筑物的外观与内饰也会出现变化,通常会变得越来越破旧、内饰越来越少。

与我们合作的“司机”不愿意继续远离,因此我们的调查到此中止。可以推测的是,继续推进只会发现建筑物更加破败、甚至有可能成为断壁残垣。M.E.G.建议所有流浪者不要离开“中心楼”超过30公里,如有意外,可尝试向“司机”求助。


M.E.G.通报


日期:2022/06/19


近两年内出现了多起流浪者失踪事件的上报,具体原因不明。

M.E.G.再次强调:请流浪者不要离开“中心楼”及大型聚居点过远。如有意外,可尝试向“司机”求助。


车上的广播似乎是从不同时间、不同频道的深夜电台里剪出来的。你听到几个主持人报出了完全不同的频道,提及的时间也差异巨大——有2012年的,还有2016年的。

这也是创世神的恶趣味?不过对你来说倒也无所谓了。虽然是过去电台的重播,但好歹是活生生的人在说话。你半合眼睛,假装自己还在现实世界。这么做多少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但你心甘情愿让自己休息一会儿。

窗上的水汽越来越浓,已经看不清窗外的招牌了。橙黄色的灯光在窗上晕开,两侧的路灯隐隐约约地闪过。微弱的光线在你的眼里模糊了起来,好像一个有一个个小球在面前飘过。

“近日,我省教育局局长……莅临第一实验中学,开展检查指导工作。……书记指出,教书育人是国家百年大业,也是培养未来栋梁的基石事业,必须务实‘细心学’、‘用心教’、‘开心玩’的教育理念,做好祖国园丁的伟大工作。在会后,第一实验中学将继续……”

女人的声音在沙沙的噪声中温和地叙述着。你听着那些话语,却觉得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潮湿暖和的空气裹住了你的全身,像是躺在久违的被褥里一样。

上一次这么放松是什么时候?是在掉入这片地狱之前吗?还是更早?记忆随着意识一同模糊了起来。你还记得自己坠入地狱的前一刻,完全称不上轻松。那同样是一个晴朗无云的夜晚,你开着自己的轿车——就像当年的父亲一样。又是加班到快十点,疲惫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脸上。理解了父亲当年接自己时的寡言少语,却已经过了能开口原谅的时候。

你累了。













父亲关上了广播里的音乐声,这使得你渐渐回过神来。

“睡着了?”他一边问着,一边拉起手刹,让这台老车熄火。

你迷迷糊糊点了点头。

“我好像……我好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很长很长。”

父亲回过头来,面孔在顶灯的光线下显得有些模糊,但依旧能看出几分疲态。

“你太累了。赶紧回家吧。”

他拔掉车钥匙,打开车门钻了出去。你晃了晃脑袋,跟着一起推开了后座的车门。

父亲牵起了你的手,与你一同走入夜色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