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1000
  • 评分: +227+x

错误警告


检测到网络已更改。是否继续浏览?
免责声明:同意本提示将表明您自愿承担相关风险。


.
.
.
[Y/N]
.
.
.
.
.
.
[文件读取中……]
.
.
.
.
.
.




FILE NAME: ANNEX_100B_EDB.FLV
采访者(A):波恩·林德曼教授/ Prof. Born Lindeman1
受访者(B):提奥·林恩/Theo Lynn【应当事人要求已隐去】
时间:5 Mar 2023
地点:六角阁


【无关片段已略去】

A:我很好奇您是如何从色彩层逃离的。

B:您是指……Level C-5?或者Structure C-5?

A:是的,不过现在已经没多少人用数字编号称呼层级了……说两句题外话吧,或许就像在周期律发现之前给元素排序号一样,过去的编号顺序只停留在一种局限的认知上。

B:好的,色彩层……我想想,我似乎不小心触碰到了赤色的墙壁,随即眼前就被殷红色晕染了。就像你微微闭上眼睛,将头对向阳光时看到的景象……

【受访者的目光望向一旁的白板,上面贴着的几张照片吸引了他。】

B:恕我直言,这几张景象我有点熟悉。

A:哦?那是之前派送的无人机拍摄的,内环境层级的样貌。你之前了解过这个层级吗?

B:这么看来我切入了一个新层级,而我却浑然不知。

A:有意思。说说看,你遇见了什么?

B:(若有所思)殷红的血雾..…..大概……我说不清它们的质感,像水流一般奔涌,却像风一般轻盈。

A:(小声)这应该是超临界流体的特征,与之前的情报相符。(抬头望向受访者)你还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

B:我看到一些饼状和球状的庞然大物在我的身边漂浮游走……我当时以为自己置身梦境,或者整个景象不过是与色彩层融合过程的一步。然后我的大脑经历了一段空档期,身体仿佛是被血雾裹挟着送到了很远的地方……

A:(做记录)饼状物和球状物应与记录中提及的红血球白血球吻合。(抬头示意)您请继续。

B:(使劲闭了两下眼睛)……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身边的血雾还没有散去。它们的液体特征变得更弱,我几乎可以在其中穿行无阻,就像在蓝色通道里“游泳”一般。

A:(思考着记下)应当是到达了“脑脊液”区域,但是与现有记录不完全相符。(望向受访者)除了流体性质的变化外,周围的景象与之前的是否有所差异?

B:那些圆盘和圆球消失了……我看到空间中漂浮着许多碎块,其中一些有棱有角,就像是从某些层级的墙上砸下来的一样。但是环境光照过于昏暗,我很难看清它们到底是什么。似乎是……来自其他层级的残片。

【林德曼教授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但很快熄灭下去。】

A:你确定当时自己还停留在同一个层级中吗?

B:很遗憾,教授先生。我觉得我能活着回来已经是莫大的幸事了。我无暇顾及那些。整个经历就像是一场幻梦一般。
   在这场梦的最后时分,我失控撞上了其中的一块残片,似乎是一个六边形的玻璃结构……后面的事情就不用我说了:当我醒来的时候眼前竟然是六角阁的大厅,随后就被带到了这里。我以为你们的安保工作会更严密些,不会随便让外人混进来的……

A:实话说,您这种情况在E.P.B.现有的安防预案之外。倘若您提供的信息价值被证实,我们将不会追究您过多的责任。感谢您的配合。

【记录结束。】


附加信息:本资料部分内容未被相关部门采信。




FILE NAME: ANNEX_100A_EDB.DOC

moshed-internal-pool.jpg
内环境部分融合的泳池房

很多时候,事情往往并非我们表面所见那般简单。通过细胞层初来乍到之时,人们便想当然地将这个层级与生物体的生理环境联系起来。直到那次不寻常的遭遇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层级的真正面貌。

彼时我正徜徉在泳池房内,沉浸于“景”的梦幻与空灵之中。洁白的瓷砖墙壁与淡蓝色的水体让人安心,得以抛下一切杂念。向往常一样,我正常地穿过一个拐角,走过一段黑暗的拱形洞穴,尽管心中仍有一丝被转角淹没的恐惧,无数次的探索经历却告诉我,那之后的空间仍是一片宁静祥和。

可在庞杂而变幻莫测的后室中,并无什么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当我进入一扇黑暗的拱门,再次见到光亮时,先前的蓝白色调却变成了殷红色:从环境光到脚下的水体,无一不透露着诡异的气息。此时此刻,本应平静澄澈的池水变得仿佛血流一般,被一股无形的脉冲驱动着,颇有规律地拍打着池壁。

不知是哪来的胆量驱使着我,我俯下身来,用双手捧起一汪“血水”——我以为那水体只是换了样貌,其本身仍保有着和这个层级一致的澄净与圣洁,直到一阵浓烈的铁锈味夹杂着不可名状的腥香冲进我的鼻腔,包裹着我心中那点虚妄幻想的泡沫破碎得无影无踪。可那水体的触感分明是更轻盈的、更柔和的,有如液氮一般缥缈,旋即化作一团红色的薄雾四散开去。

本以为自己误入了泳池房的某个子层级,可当我转过身去,望向方才穿过的拱门,外面洁白的瓷砖、湛蓝的池水清晰可见,水体和光线只不过是自然地延伸,然后在我的脚下发生了自然的过渡,红与蓝、黑与白自然地混合在一起,如同黄昏时分的天空一般。

我淌水穿过拱门,重新回到湛蓝的池水中。我鬼使神差地打开背包,拿出一瓶不知何时装入的重溟精粹,以最快的速度将其倾倒入身前的池水中。我惊奇地发现,散发着蓝色荧光的汁液并未顺着水体扩散开来,而是沿着常态下不可见的水流的路径,向着拱门尽头的“血水”流去,最终混于殷红的流体之中分解殆尽,仿佛它从未出现过一般。我在泳池房的其余区域从未见过此般情景,我若有所思地站在齐膝深的水中,等待着水流将我送走、降解,它却只是轻柔地荡起涟漪。

……

几个月很快过去,那次经历的大部分细节我已淡忘,唯独关于那捧“血水”的触感与气息的记忆恍如昨日。也正是这段时间里,不断有人宣称自己曾置身于一片殷红的流体之中,声称他们活着从内环境,曾经那个无人能够离开的地方回来。他们几乎无一例外接受了生化科学部的调查采访。令我惊奇的是,尽管各种不同的描述层出不穷,其中一个共同点竟是他们遭遇的流体的特征——与我记忆中的那汪“血水”如出一辙……




FILE NAME: ANNEX_100Ω_EDB.MP4

internal-astronaut.jpg

红光来自远处星体的映射。

【视频开启】

镜头画面显示出一段废弃太空城的景象,头顶的舷窗外是漆黑无垠的外层空间,画面左侧的舷窗外一颗不可名状的巨型星体散发着幽蓝的光芒,透过不知是何种复合材料做成的玻璃,投射到太空城内部的地面上。画面的右侧,地面上映射着一缕令人不安的红光,与左半侧的蓝光在中间冲撞在一起,略显颓势,向右侧退让了三分。


(沉稳的男声,伴随着电流音)

“自从星体PSR BR-B011+24的脉冲消失之后,E.P.B.的电磁波和引力波接收装置已经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到过来自伊苏林尼克超空间的异常信号,对外界而言,这意味着这个层级已经丧失了探索的意义,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死层级’。

“可就在不久前出现的一股信号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这股信号随着时间流逝不断增强,目前为止已达到层级主体背景信号2的约2.7%,未来仍有继续上升的趋势。在确认安全后我们派遣了相关部门的专业干员前往层级内部实地勘察……”


镜头一转,一位身着宇航服的人正面朝散发着红光的另一边舷窗,白色的服装被染成了淡红色,头盔上浅浅映出远处星体的倒影。

摄像头进一步转向右侧舷窗,舷窗外本应漆黑一片的太空中赫然悬浮着一片红晕。随着镜头的放大,红晕逐渐显现出更清晰的轮廓,一颗散发着暗弱红光的新生恒星正浸泡在一团殷红色的浓密圆盘状雾霭之中——类似前厅宇宙中恒星形成时围绕其的原行星盘3,但其形状并不完全在一个平面内,其厚度在中央恒星附近更薄,两侧向内凹陷,而靠近外围的部分则更加厚一些。圆盘状雾霭的表面正以一种特殊而奇异的方式波动着,让人难以分清液体与气体的界限。


“我们将这颗新生恒星命名为Leuko-1,目前我们对它及其周围所谓殷红色原行星盘的了解甚少。为数不多的高倍观测表明,Leuko-1的外形极不规则,但有时则会保持近似于球体的结构。尚且未知是否为层级部分空间发生蜷曲引起的。

“最新的光谱分析结果显示,中心恒星Leuko-1的特征谱线更类似于A型主序星4,但可能由于原行星盘中的介质吸收了部分波段光线,因而肉眼所见为淡红色光芒。”


【视频中止】




FILE NAME: ANNEX_100Ω_EDB(2).TXT


【文档开启】

自从我们第一次实地观测到Leuko-1以来,它就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朝向超空间的中心移动。起初我们认为那只是因为中心黑洞(Isulinniq)强大的引力效应导致的,但不论是超出计算值的移速还是不符合常理的运动轨迹都在向我们传递一个信息:Leuko-1似乎拥有自主感知和运动的能力。

随着Leuko-1不断向中心黑洞Isulinniq靠近,其体积也在反常地增长,可能与它吸收原行星盘物质的行为有关。Leuko-1运动切割黑洞产生的磁感线,造成的强烈干扰导致整个层级内部通讯瘫痪,那段时间里我们无法实时得知层级内部发生了什么,为数不多的资料由一部提前置于层级内部的摄像设备记录——很幸运地是它在如此大规模的天文事件之下得以幸存——可能是这个层级所经历的最猛烈的事件之一。

由于视频数据受损,我们只能设法提取事发最后25小时的影像资料。根据其他区域部署的传感器数据推算,Leuko-1在急速靠近Isulinniq后发生了剧烈的形变,在最后时刻几乎包裹住了Isulinniq的整个光子球——或言之与其融为一体——就像巨噬细胞吞噬癌细胞那样,但“癌细胞”的个头显然大上了很多。影像资料显示,这一时段中黑洞的事件视界几乎完全被Leuko-1的质体遮蔽,以至于整个黑洞连同吸积盘都是光亮的一片,反倒像是一颗“白洞”一般。


然而,在Isulinniq巨大的质量和难以估量的引力面前,Leuko-1终究还是败下阵来。散发着耀眼白光的恒星物质被撕碎,露出事件视界原本深不见底的黑色。随着Leuko-1的残骸一点点消逝,这场壮观到令人后怕的天文事件终于渐渐平息下来,超空间又恢复了往日的死寂。

在确认层级内部安全后,我们重新派遣相关人员进入。我们采集并分析了相关数据,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一点是,明明Isulinniq“吞噬”了如此大质量的一颗星体,它自身的质量却不增反降了。


【节选结束】












FILE NAME: INTERNAL-MILIEU(6).TEX


危险度:3
空间可靠度:介稳态
实体可靠度:区域性实体
等待提供信息


内环境是后室C层群的一个层级。最初被认为属于细胞层的外围部分,后经勘察确定后成为一个独立的层级。5内环境被认为是维持层级稳定存在及协助层级内部物质更替的场所。

大量勘测结果表明,内环境的特性可能与蓝色通道类似。但受其影响的层级范围略小于蓝色通道,可能包括了目前已发现的绝大部分C层群层级和少部分与C层群关联紧密的外部层级6


描述

内环境表现为一片充满殷红色超流态介质的空间,其大小尚无定论7。该层级内部超过90%空间由该种介质组成,其余部分则为各式各样的悬浮物。该种流体及其中的悬浮物在小尺度上表现出均一稳定的特性,但在整个层级尺度上则体现出极大的差异性。悬浮物的大小不等,从微观尺度的细胞体、人类或实体的躯体遗留物、与层级某个区域大小相当的残片,乃至到天文尺度的星体皆有分布。

内环境显著区别于其他层级的一点特征是,其对于不同的对象拥有不同的切行特性,为表述方便,下文中以“通透性”一词称呼。默认情况下内环境表现为低通透性。

  • 对于人类、有自主意识的实体及部分人造智能物体(如搭载有人工智能的无人机),内环境的通透性将在生命性较强的活体层级大大增加8,上述对象在这些层级区域切入内环境的概率将增大。这些对象进入内环境后将进入同样是生物活性较强的区域,首先接触到的悬浮物通常为类细胞状实体9。尚且不知道这些实体的准确来源,但有说法认为它们来自本应组成细胞层的边角部分。相对地,从内环境切出时,上述对象需处于层级内生命活性较低的区域,以便增大切出的可能性。
  • 对于无生命的一般物体,内环境的通透性将在无机属性较强的层级显著增加10,这意味着它们更容易在这些区域切入内环境。这些对象进入内环境后同样会位于无机质比例较高的环境中,出没在附近的悬浮物多以其他物体或层级残片为主。
  • 特别地,对于与内环境关联的层级而言,层级环境自身的一部分也将体现出切行特性,它们通常遵循上述无生命物体的通透性规律。例如,大厅内一面破损的墙壁将可能短暂切入内环境,接受后者内部介质输运物质修补后重新切回大厅,对于观察者而言就仿佛墙壁有自动修复功能一般。然而并非所有的层级修复更新都与此机制有关。

更新:由于不明原因,内环境的通透性在近期内显著增强,这意味着任何对象将更容易切入和切出内环境。尽管基于物质通量11测算,各层级仍将维持近似平衡的稳定状态,对于流浪者而言仍会带来诸多不便。

二次更新:基于最新的测算结果,由于内环境通透性的持续改变,其内部的物质丰度正处于逐步增加的状态。增加的部分物质可能来自于其他层级的流失。具体原因及影响仍在调查中。


跨层级同化效应

sch-endomi

七岭中学的一条走廊,受到内环境同化效应影响。同化区域堆满损坏的桌椅,等待交换进入内环境完成修复更新。

内环境影响的层级部分区域将出现同化现象,即该区域将体现出部分内环境的特征,可被视为内环境的延伸。目前普遍认为此种区域为内环境与层级物质集中交换的场所,尚且不明此种区域是否会发生传播扩散现象。

现有的实例表明,偶然进入同化区域的人员通常不会受到内环境效应的负面影响,但仍不建议贸然进入该种区域,因为这可能加大切入内环境层级本身的几率。


特征区域

根据内环境对于不同切入对象的通透性,内环境的层级环境可分为下述几种特征区域。需要注意的是,以下各区域名称在保留了基本特征的前提下沿袭了历史文档称呼,其实际含义已与名词原义相去甚远。


基地、前哨与社区

E.P.B.生化科学部“朱素”监测采样站

  • 设立于“组织液”区域的一处较大的层级残片中。采样站装配有多种传感器及通讯传输装置,负责实时采集内环境的特征信息并发送回六角阁以供分析处理。无常驻人员,仅定期派遣少量维护人员前往。

更新:由于近期内环境的通透性的显著增加,已难以维持采样站结构和功能的完备性。经决定,将以不定期派遣小型流动式监测设备进入层级的方式代替原有采样站的功能。

此外,有滞留的流浪者在其他层级残片内部建立了小型聚居地。由于层级尺度过大,各聚居地间隔距离不明,难以估计其具体数量。

入口和出口

入口

  • 在生命性较强的活体层级切出将有概率来到内环境
  • 在任意一个受内环境影响层级的同化区域停留过久,将有概率来到本层级




以下文字信息发现于六角阁的一间档案室内,由档案员记录于智能终端设备中。与其一同被发现的还有一份未完成的内环境层级文档。档案员下落不明。


我从未遭遇过如此恼人的情况:层级环境不是一成不变——这本该是每个人的共识,但内环境的剧变速度仍然远超我们的想象,快到记录文档尚来不及更新完毕,颠覆性的新结论便匆匆而来——兴许那也只是一时的答案。我们自认为数字式的编号无法反映层级真实排列的方式,于是便改以层级的某种特征规制新的名称。但这样同样带来了新的麻烦: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这种特征就是一成不变的呢?当新的层级环境与原来相去甚远时,这个名称又将沦为一个无意义的代号;为了不破坏既有的共识,我们不可能再频繁地更改名称——就像化学里的“芳香化合物”12,反倒是徒增了记忆与交流成本。

回到内环境本身,从最初认知中单纯的生物体环境,到如今类似蓝色通道般由各个层级的碎片组成的高维原汤;从起初认为的只进不出,到如今随时都有切入切出的风险……再回想起近来在各个层级发生一系列反常的事件,无一不指向这个谜一般千变万化的层级。我的心中隐隐升起一阵恐惧感,这一切改变的根源背后,究竟是何种力量在驱使?

我不愿白费些力气去记录一些已经过时的信息。我渴望早点等到能够尘埃落定的那一天。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先休息一阵子了。


【未知记录】


你说,真有人会用那个新的命名系统吗,那么多名字谁会记得住啊……


现在档案里面都这么写,不用也得用咯。说实话我觉得挺低效的,搜索起来也不如数字方便。


我不觉得一两个词语就能概括一个层级的所有特征。况且层级也不是一成不变,他们还不让随便改名字,这样下去不是又变回一个单纯的代号了吗?


上面一群人吃饱了没事撑的,整天在那里想些什么后室的本质之类的问题,说什么现行编号系统有缺陷,不能真实反映后室运作逻辑什么的……


他们没想过我们这些流浪者最关心的是什么。我们才不思考那些一时半会得不出个所以然的狗屁问题。我们只是图个方便,在探索、搬家或者逃命的时候,怎么才能最快地记住我们想要的信息。


是啊,他们对后室的理解比我们深刻多了……这些档案真正需要照顾的,恰恰是我们这些有“认知缺陷”的人。因此比起那些无用的改动,原有的一点缺陷又算得了什么呢?


想好了?咱们多拉些人,试着给上面写封联名信,要求恢复旧的编号吧。至于改不改就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了。


那就行动吧。诚然,我们不能只活在过去,但念旧是为了更好地着眼将来啊。


.
.
.
[网络环境出现异常,是否重新连接?]
.
.
.
.
.
.
[Y/N]
.
.
.
.
.
.

成功


已通过网络环境检测。
>继续浏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