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944

除了有进无出之外,我们尚未明确有关这一层级的任何信息。几乎我们所掌握的全部内容都是由一个名叫Gani的人提供的。尽管无法证实内容的真实性,但鉴于之前与他的交流来看,我没理由质疑。

—监督者 Stretch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unknown

  • {$one}
  • {$two}
  • {$three}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只是提醒,我给你写这封信的原因只是想让你别再把人往那扇门里送了,因为我不想去那儿了。我的事儿已经够多了,而你却想探索这恐怖地方的每一处边边角角。你已经送了五个人进去。五个。你能承受多少就这样被扔进未知领域的损失?这种活计都让我困惑为什么还有人愿意给你干。你现在应该知道了,有些事情最好别掺和。

描述:

想要准确描述这个地方应该蛮难的,因为我怀疑它的样子可能因人而异,但我起码可以告诉你它在我看来的模样。

我在一艘位于海上的小船上醒来,身边围绕这刮骨寒风和倾盆大雨。狂躁的风和水裹挟着我,偶尔有电闪雷鸣乍起。海浪拍打摇晃我的船舷,随时都可能将其倾覆。我很确信,这样的经历对我来说独一无二,虽然我在风暴中什么都看不见看不清,但我知道自己以前坐过这艘船,区别是这次只有我一个人。

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船了,实际上我一直竭力避免这样,但过去总会追上来,你跑不远。尽管我中断了航海生涯,但很多技能永远不会生疏。肌肉记忆促使我冲向船舷,扯住船帆,拼命地想要抢回控制权。我把身体全部重量都压在上面,希望自己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承受这场风暴。但无论怎么努力都是徒劳,风暴并没有给我多少操作的空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三十分钟?四十分钟?又或者只有十分钟?后来我甚至放弃了去掌控船帆,只是坚持着活下去。

最后,我的手臂屈服了,我被甩了下去。当我陷入冰冷的深渊时,风雨被汹涌的波涛所取代。我懂水性,但在这样的波浪下完全无计可施。我用力挣扎,心里尽是无助恐慌的感觉。我的脑袋渐渐在水下呆的越来越久,直到再也浮不起来。精疲力尽的我被拽到更深处,而我对此无能为力。

我确实死过几次,但最痛苦的还是溺水。我屏住呼吸直到肺部燃烧,喉咙抽搐。我的身体如此渴望呼吸,以至于仿佛无视了这样的事实:我张开嘴的话,只有海水灌进来。有人跟我说过,一个叫Houdini的人可以憋气整整四分钟。我想我肯定没有坚持那么久,但感觉上好像过了几个小时。视线渐渐昏花,海水最后还是流进了我的肺里。

海面距离我如此遥远,感觉非常不真实。随着我越沉越深,某种诡异的平静感席卷了我。我甚至不再尝试去自救了,只是感到累。

我合上眼。

我醒了,大口地喘息着。身体上的疼痛虽然消失,但恐惧依然麻痹着我的头脑。这就是我葬身之地吗?我难道注定要一次次地重复死去?这是为什么?我为之奋斗了如此之久,而这就是我获得的回报?我并不总是诅咒我的不死之身,但那天我确实这么做了。我几乎希望老板就这样让我自生自灭,那样事情应该会简单很多。我实在没有力气和那船帆搏斗了,所以我只是躺着,等着狂风把我卷走。

我不知道是层级觉得我死透了还是我通过了某种测试,反正就在那时,船的甲板裂开,露出了一块连黑暗都不存在的虚空。宇宙自我坍塌,我感觉自己的思维被撕扯成一千块,又被粗暴地缝合。我的意识被某种伟力所掌控,它猛烈地摇晃着我,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把我放在柔软、潮湿的地毯上。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再次看到那黄色墙纸时那么高兴,尽管我曾在这里追踪过不少尸体,但我还是庆幸自己又能脚踏实地了。盯着天花板刚看了几分钟,就有一个想法在我的脑海里升起:“得加薪。”

剩下的你可以自己补完,我还有些工作要做,但请你,请你别让其他人靠近那扇门了。

实体:

该层级没有已知实体。

社区和前哨站:

该层级没有已知的社区或前哨。

入口和出口:

入口:

Level 944偶尔可经由Level 18某扇风化的木门进入。

出口:

未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