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

「你恐惧它吗?」

等离子体的舌头舔舐集群心脏周遭的空虚黑暗。

「如果他吓到了你那也没事——它相当值得一看」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即使已经有足够的空气维持我的生命,我也感觉风景独自从我胸膛吸走浅浅的呼吸。

「……它也吓到了我,但它用了一种很有趣的方式吓到了我,你知道吗?这就像你抓着栏杆,紧紧盯着过山车的道的起伏,急切地期待着快些坠落下去。」

强光刺激我的双眼使其抽搐,将我的视野变得模糊。我已经无话可说。

「你无需多言,没事的。」

现在她离得越来越近;轻抚着星冕,亲吻着宇宙。

「你知道吗,Nadir,这与我想的有些出入。我妈妈总是说我会同群星共舞,尽管我怀疑从字面上看她就是指的现在这样。」

Aster,哦 Aster,是何令你有如此热情?

「所以……要在另一面抓住你是吧?」


生存难度:

等级:星体/等待分级

  • 宇宙异常
  • 有限宜居
  • 实体不足

Level 599 是后室的第 600 层。

描述

Level 599 类似于前厅中发现的球状星团,最常见的星体为 M 型主序恒星(红矮星),这一星体约占星团的 60%,但其他几类主序恒星也存在于其中。这些恒星无所施加的引力,与在太空中所发现的恒星相比,它们往往发出极少的热量1。但仍然也有其他类型的天体,如小行星或恒星碎片也可在 Level 599 找到。

尽管 Level 599 是一个类似星际空间的区域,但在无专业设备的情况下在该层级生存是可能的。然而由于完全缺乏合适的资源,长期可持续性的生活则是不可能的。

在该星团中心区域坐落了一颗蓝色的超巨型恒星,这颗恒星被称呼为「Nadir2」,它是在层级中唯一一个观测到具有预期引力的恒星,然而它并未相较于周边的恒星发出更多热量。

由于 Nadir 是唯一的大型引力来源,故此 Level 599 内的所有天体总是围绕其运行或向其坠落。如恒星这类较大的物体都保持在稳定的——尽管有时候是椭圆状的——围绕 Nadir 运行的轨道上。如小行星这类较小的物体反而会直接通向恒星。进入本层级后,个体将自动处于轨道围绕该恒星运行,但也有可能动力遭到改变,直接落向 Nadir。

尽管这些恒星不发热,然而根据推测,在非呼吸性气体的集中区域,过于接近任何一个恒星都可能致命。截至目前,Level 599 还没有死亡报告。

入口和出口

入口

Level 78的舷窗偶尔比平时的星星密度更大,打开气闸后即可进入 Level 599。

出口

出口还未被记录,层级探索仍在进行。


我注视着她坠入火焰的喧嚣之中,她的灵魂挥洒在电离的气体上。她无法转身冲着我,但是我知道她已经感受到了一个人能感受到的最高的喜悦。

天堂演变为一个具有放射性的唱诗班,为她坠入地狱无底深渊奏响小夜曲,原子核能炉紫罗兰色的手臂伸向她作最后的拥抱。

炽热的光芒使我陷入黑暗。

Aster,哦,Aster,是何让你如此多愁善感。

他们在观景台上等候,看着新星散落于恒心虚空的斑点画布上,用天堂般的光芒哺育它。而她在万物中心,同群星共舞。


收件: moc.liamkcab|adias#moc.liamkcab|adias
发件: moc.liamkcab|dnumhcirl#moc.liamkcab|dnumhcirl
标题: Level 599


老实说,我没有时间或者精力去讲什么邮件形式了,所以我就只说重点的事儿,599现在发生的事简直一团糟,Aster消亡了,Orion勉强坚持了下来,整个系统一塌糊涂。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Aida,你需要他妈停止在 Level 78 的工作,我要给「流浪癖」递交辞呈,直到另行通知。

收件: moc.liamkcab|dnumhcirl#moc.liamkcab|dnumhcirl
发件: moc.liamkcab|adias#moc.liamkcab|adias
标题 回复:Level 599


我理解你的担忧,但是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你要离开我们都会很想念你,然而我仍然希望你能够重新考虑一下。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deadzone

  • 环境性危害
  • 极度不宜居
  • 实体绝迹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Aster%20porthole.png

从 Lvel 78 舷窗透过去看到的 Level 599

Level 599 是后室的第 600 层。

描述

Level 599 类似于恒星内部;一个持续进行核聚变的超热等离子海洋,正因如此,该层级无法安全进入,只可以透过 Level 78 的舷窗从外部观察。

虽然舷窗视野十分明亮,但只要你不打开气闸,热量和辐射就不会袭来,所以站在它附近时安全的。由于设备的灵敏度有限,进行光谱分析时不可能的,但据信其温度达到了恒星核心的水平:几百万开尔文。

在 Level 599 处于在 Level 78 可见状态时,试图打开气闸将使得 Level 78 充满高温和辐射,这将几乎杀死附近的一切,故此对 Level 599 的观测只得从外部进行。该层级的大小是未知的,尽管我们假设该层级不存在重大地理性质偏差。

Level 599 最令人惊讶的一点是它发出的持续无线电信号,当一个无线电收发器被放置在舷窗附近时,尽管无线电频率有很大的偏差,它仍然会收到一个连续噪音流。偶尔,无线电信号会被转换为更清晰的东西,甚至被观测到类似于音乐甚至人类语言的信息传递。该层级是否存在意识还有待商榷。

记录开始

13/01/22 11:47

以下是 Aida Sangstorm 和 Simmons Creel(B.C.A. 的「流浪癖」探索小组)同 Level 599 内异常现象之间的试验采访,他们在舷窗附近放置了一个无线电收发机。


Aida:——抓住这个该死的东西。[她清了清嗓子]这里是 B.C.A. 探索小组“流浪癖”的 Aida Sangstorm,如果这个层级真的有某种形式的意识,那么现在是一个展示你自己个人能力的好时机。

[收发器继续接收静态噪声]

Aida:让我们再试试,我的名字是——

[接受的信号突然转变,开始播放The Stranglers低音频质量版本歌曲“Golden Brown”3,Aida对此看起来做出了明显地反应]

Aida:我说我的名字是 Aida Sangstorm,来自——

[无线电信号登时转换为静态,Simmons试图调整收发器以获得更清晰的信号]

Simmons:无线电波频率变化是随机的,我不确定是否我们可以……

Aida:相信我,我们需要打通联系。

[Simmons继续调整收发器,直到其收到连贯的声音,现在这些声音更接近于语言了。]

599: 唉,[?]落在星云状的突触上。

Aida: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吗?[她走近舷窗。]

599:软机器搅动天体之合成,我们以生物之活力以同光子斗争。

Simmons:我可以试着发送一个无线电信号,也许这样我们就可以沟通了。

Aida:你是说你还没这么做?

Simmons:抱歉,女士,我现在就做。

[一个约300Hz频率的信号被作为测试广播到层级中]

Simmons:好了,现在我们只——

记录结束


在采访被叫停前,记录突然结束。Aida解释说录音设备是在Level 11从舷窗可见的同时关闭的。另一项采访尝试提上日程,然而 Level 599 此后没有再被观察到。


空气仍然使人恶心。我跌跌撞撞地走过车站,直到我能感觉到我的脸沐浴在她天体的光芒中。

我笑了,哪怕只是一瞬间,紧接着我感到罪恶感如潮水向我涌来。

“不,我来这儿不是为了原谅你的”我叹道。

我告诉自己,她不是故意让这些事情发生的,但我的脑海中却有一种发痒欲望的感觉一直在提醒我她在与Nadir的宿命对唱中的表现。

Aster,哦,Aster,是什么让你如此凶猛?

无线电颤动着对生命说道:“我不指望你可以,讲真,我不确定你是否可以这么做。”

我摸出一个平坦的地方坐下,面对着热浪。我一点也看不到她了,但至少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存在。

“他们给了你多久?”Aster问道,她的声音里充满着遗憾。

我任凭潮湿的空气在我呼气前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几个星期,他们估计。我不能相信有多少人会在意——Aida甚至不忍看我。”屋子里一阵沉默:“虽然,倘若我是诚实的,我也不认为我足以这么做。”

“别这么说”她怜悯反驳道:“你现在只是……有些不同了”

“就如同我现在站在什么该死的核弹边上,Aster。我每天早上都会吐得一塌糊涂,紧接着是一阵可爱的癫痫发作。所以,他妈的,是的,我是不同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们两个都什么也没有说,我只是让我的皮肤吸收更多的辐射了——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

沉默被层级广播公告打破了——关于畸点的一些东西,或者别的什么。我没有注意它。

“你不能再待在这儿了”她对我说,一个声音明显的隆隆声振到了站点:“你会死的。”

“我已经将死了,Aster,我现在最多也就是希望死亡快些来临。”

我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了,在这一切之后。

尽管无线电接下来完全静默,但我仍能感受到她的犹豫:“嗯……我至少可以试着让一切回归正轨”

我停顿了以下,压抑愤怒的强大力量在我的身体中奔腾。

“即使再你所作一切之后”我说,这时候我的声音因着遗憾与怜悯而颤抖:“你仍然试图去修正你的错误。”

无线电的静音干扰声音变得更大——它现在越来越近了。

“我们没有时间再去辩论了,现在就有一个解决方案等在你面前,而且你知道这是对的。”

“可以做的对事”我打断道:“也许曾是如此,但现在只是……甚至我们不能通过放弃这些事去寻求解脱,你知道吗?这是屈尊降贵,再完美的苍蝇终究还是苍蝇。”

她的声音颤抖道:“我知道你讨厌我所成的形态,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我必须同意你的管带你。在人眼中我已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但在神眼中,我距衪最近,接近成神。”

我冲向收发器,将其摔到站点的墙壁上,“你不是神!Aster”我咆哮道,下巴上烧焦的皮肤裂开:“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还是‘Aster’了。”

“我更喜欢认为我是最好的自我,Orion”她通过收发器发出痛苦的声音:“最好的自我,来自宇宙之心脏中所锻造而出的什么东西。”

我低下头,伸手去拿收发器,我用手臂将其捧在胸前,痛苦的抽泣着:“Aster,请你别……我不能这样做,我们不是一路人,从来都不是。”

“或许的确如此”她耳语道:“但倘若这里还有一些希冀,你难道不愿意去带上这种希冀继续你的人生旅途吗?如果你继续待在这儿,你会死的,然后你就再也无法见到我了。”

“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了那一步”我停顿,热泪盈眶:“我想,我的终结也会是你的终结,这可以安慰到我。”

“他们不必要走到最终的……他们可以只是一个瞬间。”

我什么也没说,此刻——收发器仍然在我胳膊下塞着,闷在我的胸口前。我的双腿终于又有了精力把我抬起,拖着我自己走向气闸。

站点的晃动趋于平息,我的肺在临别时吸了一口新鲜的氧气,我的眼睛最后一次闭上。

“好。”


我们亲爱的 Aster 曾是后室的第600层——愿她的光芒继续燃烧当她回到 Nadir 的怀抱时,再会,Saltor Stella。

Aster Reeves

1999–2022

“我妈妈总是说我会同群星共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