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315 - “火边故事”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猎场

  • 高度敌视
  • 在劫难逃
  • 危机四伏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Level 315 是一个诡异的、有界限的露营地,营地隐匿在黑影之中,为一片巨大的林地所环绕。 听从我的忠告吧!在熊熊燃烧的篝火旁,请注意聆听你所深爱之人讲述的故事,因为它们或许昭示着即将发生之事。

描述:

640px-Family_Camping_Kalisawah.jpg

Level 315的露营地给予了流浪者慰藉与庇护,你的深爱之人在此为露营搭建起他们的帐篷。

Level 315——以“火边故事”之称而声名狼藉——此层级作为一处有边界的、四周环绕着向八方蔓延的林地的反常露营地而存在。1林中弥漫着不祥的气息,吸引着每一位敢于穿过它潜藏危机的边界的流浪者。

Level 315的露营地恒久地为一片深深的黑暗笼罩着,而它幽暗的环境更加剧了压抑的气氛。由于树木本身并不能提供任何光照,所以一个人若想要穿越树林间深邃的黑暗,只能依靠点点光亮和一丝微弱的希望的指引,冲破那些试图吞噬掉他的阴影,冒着危险勇敢地向前。

通常认为,Level 315的露营地位于本层级危险地形的中央地带,是这片人迹罕至而又处处充满危险的不毛之地中唯一的安全而稳定的庇护所。尽管并没有任何野兽在这片荒林内游荡,但营地内仍摆放着诱人的食物,作为吸引无所顾忌的猎物的陷阱。尽管如此,露营仍是这危险、而又充满不确定性的层级中唯一的一点希望。

Level 315神秘莫测的天空缓缓坠向地面,目光所及之处不存在任何星体。死一般的不祥寂静如浓雾般飘浮在空中,整片广阔的天穹全然没有一点微弱的光亮。这里的一切都充斥着黑暗,而寒冷也深深渗透入夜气之中,仿佛空间与时间都凝固在这看似永恒的虚无之中。


纪实:

从进入Level 315那一刻起,便会陷入林间彻底的黑暗与绝望之中,2只能依靠从遥远的露营地中穿透出的微弱光线的指引,走上那通往希望与安全之地的道路。为了穿行过压抑的黑暗,流浪者必须长途跋涉,走向目标所指的微光,为寻求脱困勇敢前行。在进入层级后放弃继续冒险深入树林是被极力鼓励的,因为每一位尝试深入的冒险者都已经莫名地失踪了,没留下一点他们的下落与踪迹。

当接近Level 315的露营地时,一种厌恶与恐惧——就像是在被某个邪恶但无形的存在跟踪着的感受,将自人内心生发出来。愈接近,这份恐惧便会愈深,随之产生一种足以完全束缚住自身的强烈妄想和逐渐增长的焦虑。黑暗、不祥的树木整齐排列在小道上,投射下像是正凝视着流浪者的压抑暗影。凝固的寂静充斥在空气中,偶有像是远方的飞鸟或走兽发出的声音打破沉默。迈出的每一步都将加增内心的不安感,仿佛是预感到有某些可怕的灾厄将要降临。

People_sitting_around_a_camp_fire.jpg

“你们有兴趣分享一些源于真实事件的恐怖故事吗?细细品味这些能令你毛骨悚然的故事可比那虚构的故事要刺激。”


当流浪者最终从夜晚的幽暗深渊中解脱,抵达露营地,他将会受到来自前厅的深爱之人3热情迎接。他那日思暮想的面庞的幻象就如同从这原本荒凉与凄芜的深渊中蹿出的光,牵动着他的步伐。流浪者的挚爱团聚在一丛燃烧的篝火旁,坐在圆木上或是待在一个帆布篷里,而聚在火边的那些人都正讲述着他们自己的传说与故事,即便永恒的暗影覆盖着他们的营地。他们似乎忘记了压抑的黑暗,他们故事带来了这绝望中的片刻的喘息。

无论流浪者在Level 315与世隔绝的露营地中停留了多久,他的挚爱们仍会一直喋喋不休着那些故事,时常会遗忘了流浪者的存在。即使是在这对不幸者来说离家最遥远的地方,乡思依旧会在脑中游荡,从来都无法淡忘,却也从未能够紧紧抓牢。他将一直思念着、怀念着,滞留在一段渴望得到他们亲近之人的真心抚慰的遥不可及的时光。虽然流浪者可能会与他的亲人分隔开,他也必须胸怀对他们之间亘古不变的爱的希望——时间与距离无法侵蚀他们间的纽带,他们的身影将在彼此脑海中得到恒久的铭记,永不被忘记。

在聆听他人中渡过了数个小时后,需做好进入故事中某个奇异而梦幻、超乎想象的世界的准备。这场旅程将带领流浪者前往他们内心深处。在那里,未知的事物静候着,句句发出的话语都如同从远方传来的萦绕不去的低语般回响。

当某位亲人讲述故事时,所有的光源都同关灯一样瞬间熄灭,使周围的环境陷入笼罩一切的黑暗之中。在恐惧占据一切的那一刻,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会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随后仓惶逃入昏暗的林间,对他们面前突如其来的恐怖一无所知。他们歇斯底里的行为使流浪者别无选择,只得被强行拽入诡异的密林中,被吞噬他们的窒息的黑暗所淹没,而这一切皆在他的亲人们作出抉择之后发生。

迷失在令人窒息、同迷宫一般的树林的深渊中,只有一丝残存的希望引诱着敢于冒险的勇敢者继续向前。那些试图逃脱异常植被的围困的人在尝试了约15分钟后,将突然间进入一处极易辨认、但又陌生地可怕的地方——一个在篝火深处,由某位亲人讲述的骇人故事中去。而从那无情的荒野中幸存下来的短暂的瞬间清楚地重申着,前方等候着我们的,是一段处处充满了危险的苦旅。


篝火边的故事:

如前文所述,Level 315的其他呈现形式已以寓言故事的形式由那些亲人们道出。据推测,那些还不为人知的故事种类之多对人们来说是超越认知的;而每个故事都拥有着无数种未被记载和证实的版本,只是它们已然都被遗忘在了历史与记忆的迷雾中了。虽然经历了许多次的探索与调查,但显然,Level 315营地内还是有着很多广为流传的故事在被经常讲述着。

夜跑者

2023-01-03_18_42_04_View_northeast_along_Lochatong_Road_between_Seven_Oaks_Lane_and_Twining_Lane_in_the_Mountainview_section_of_Ewing_Township%2C_Mercer_County%2C_New_Jersey_during_a_foggy_night.jpg

在夜空中冷漠的眩光下,夜跑者孤独地奔跑着,正在穿越荒芜的林荫大道。


令人背脊发凉的“夜跑者”是聚在Level 315营地熊熊烈火旁的人们间最广为传述的传说。它可怖的情节将深深的恐惧与不安揉杂在一起,搅乱每一位冒险进入这个黑暗故事的人的心绪。


我呆站在原地,全身的肌肉都因恐惧而紧绷。这不可能——就在几分钟前,我刚在那些毫无生气的树木间失去了方向。一种发自内心的原始的恐惧占据了我,就像我是一只猎物,正被某个凶恶的野兽所盯上。我凝视着周围的食物,发觉自己正被困在一座由蜿蜒曲折的街道与高耸的楼房筑成的看不到尽头的迷宫。这里的气氛如此沉闷,如同整个世界之重都一并压在了这座小镇上,致使绝望的情感在空气中弥漫、扩散。我感到像是被这混沌的无尽迷宫所吞没了,并且我越是试图去突破困境,越多难以克服的障碍就会横在我面前。

我站在那,站在午夜的幕布下,环视着组成小镇的高耸建筑物。一阵寒意渗入我的骨髓,我突然意识到这些建筑早已被遗弃,感觉就像是早在时间之外便已是如此。这里是一片震耳欲聋的死寂,唯能听见我踩在脚下的碎玻璃和废弃物时发出的声响。当走过那些残破不堪的围墙和损毁的窗户时,我不禁对究竟是什么导致这样一个曾经繁荣的社区沦为一座凄冷萧索的死城感到好奇,仿佛这座小镇遭到了诅咒,注定将被这个世界永久地遗忘。

我沿着道路行走时,从远方渐浮现出的脚步声打破了此不幸之地的沉寂,这是我首次听见有类似于一个人有节奏地运动而发出的声音从这荒凉的深渊中传出。脚步的嘈杂声在黑暗中回响,不知何故,这使我不寒而栗。我期望能与这群人中的一个——哪怕只是一个实体亲眼见上一面,然而前路的那些无可预料之事仍使我战战兢兢。究竟是什么神秘力量统治着这里,以不安与惶恐的情绪占据了我的内心?

我顺着先前的路折返回去,不久便看见了一个依稀的轮廓——好像是人类!至少我能从这缥缈的影子中辨认出人的模样。我的心脏因我明白这一发现意味着什么而极速跳动,这不仅仅是巧合,更是有命运将我推向这诡秘之中。我绝不可能对它视若无睹——我必须深入调查!然而我又突然停下了脚步,眼前之景令我神经紧绷起来,这被我认作是“人类”的事物,竟是如此异常地消瘦——可谓形销骨立。它在我的方向上慢跑着,瞳孔散发出一缕超现实的光彩,如同一盏信标照射出的盲光穿透黑暗。此情此景荒诞至极,却又恐怖至真,我完全无法将视线从它身上挪开一寸。

我逃,伴随着心脏因恐惧而悸动,我拼尽全力地迈开双腿奔跑,但这不祥之物仍不停地追逐我,它的步幅竟与我的步幅以惊人地精确相匹!于是我更加奋力,以我先前难以置信的速度冲刺着,但那个实体全然未受到我试图逃脱的努力干扰,依旧保持着对我的追赶。身后不停息的脚步声威胁着逼近,我拼命驱动着我的身体去继续奔跑,狂奔向未定的命运。

我跑得更快了,我可以感到那个陌生的“人类”紧随不舍,拼命地想要追上我。突然间,它们的手爪凶残地缠上了我的颈脖,眼前天旋地转,我拼了命地想要呼吸。我奋力挣扎,但周围的世界黑了下来,自己惊慌而杂乱的呼吸声逐渐减弱至消失。那一刻,我明白我的性命已经全盘交由它们手中,因此为了存活,我必须用尽我的每一分力气来抵抗。当我与这位不相识的攻击者扭打在一块时,我的每一寸皮肉都恐惧地尖叫起来,拼命地尝试使它们的束缚在一切都太迟之前松开。而当我为着像是灵魂的某些被原始而坚固的、对将至之事的恐惧所占据的东西而抗争时,流逝的每一秒便都觉同永恒一般长久。


托儿所

IMG_8361.jpg

这座恢宏大气的建筑物上挂着一面天蓝色的横幅,上面赫然写着“托儿所”,散发出令人敬畏的宏伟气息。


Level 315民间传说的世界中,坐落着一栋令人望而生畏,以“托儿所”之名著称的建筑。这栋建筑的独特外表掩盖了其内部扭曲的非欧几里得结构的疯狂;一个迷宫般错综复杂的房间网络,每一间房都复刻了幼儿园或托儿所内部的幽闭而狭小的空间。那些足够勇敢或是足够愚蠢而进入者所讲述的常是一段骇人的经历,因为他们进入后发现自己的躯体在这座超现实建筑的广阔环境中竟显得如此渺小。然而,这里的真正威胁并不在于建筑本身,而是那些认此地为家的邪恶实体。众所周知,任何胆敢涉足这片被诅咒的土地的人,都将被烙上永恒的印纪与伤疤。他们的命运早在大胆闯入此地的那一刻便已注定——倘若他们能身而退的话。


当我自黑暗深渊踏入这个世界时,一曲交响乐正迎接着我——乐音般美妙的鸟鸣声、微风拂中树叶轻柔的沙沙声、以及轻抚我肤的温暖阳光。而后,仿佛是上天的安排,我的目光被一座若隐若现的黑色建筑吸引住了,它耀眼的光芒正向我招手。正面入口处,一条天蓝色横幅随风摇曳,上面印着的“托儿所”一词简洁而有力,向我灵魂深处直诉着甜言蜜语。我内心涌起一阵强烈的欲望,随后走近那扇大气的门,使尽全身之力动用我的小手推开它。接着,一阵情感的浪潮席卷了我,一种温馨与渴切险些将我完全吞没。

环顾四周,我看见房间中被各种童年的装饰填满:闪烁的鲜艳色彩、玩具、毛绒绒的动物玩偶,还有与我身高相仿的桌子,然而,眼前这幅景象却透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空洞;我孤身一人在这个本应充满孩童欢笑与嬉戏声的空间里。屋内的孤寂本应使我望而却步,但恰恰相反,一股强烈的渴望在我心中翻腾着,催促着我在各种小玩物里找个位置坐下画画。这种难以言表而又极度强烈的情感将我完全吞没了,就在我观察着周遭的奇特景象,决心要占有这个无比吸引我的空间时。

房间突然安静下来,方才持续发响的嗡鸣声戛然而止。我将目光从眼前杂乱散落着的五颜六色的蜡笔和画纸上移开,只见于阴影间又出现了一个入口。随即门被推开,一个奇异的景象呈现在我眼前:红与黄的缤纷色彩、由圆点和粗条纹构成的幕布,它们猛烈地碰撞开来。而这一切都簇拥在一个气势汹汹、透过黑暗朝我呲牙咧嘴的大笑脸。

当我坐在那儿,全神贯注在我的创作上时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寒浸透骨髓。脖颈上汗毛竖立了起来,我顿悟了事情的严重性。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一群小丑一个接一个从阴影中接踵而至,他们五彩的妆扮与奇大无比的鞋子在墙上投下可怖的黑影。他们仿佛是凭空出现的,围着桌子转起了圈,他们用极具穿透力的明亮瞳孔锁定在了我身上。我尽可能地不去理会而继续写作,但当他们跪了下来紧紧死盯着我时,我却不得不感到他们美杜莎般的目光将我压得喘不过气。空气越发地寒冷起来,我可以听见他们急促的呼吸声,每一次喘气都会我脊背发凉。我知道我必须尽早逃离这里。

我尽我双腿所能拼命地奔跑,胸中的那颗心脏怦怦直跳。在恐惧中,时间仿佛慢下了脚步,每一秒都似若永恒。然后,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安全的时候,他们的手从后方伸来,抓住了我,指头像钢钳一样深深地扎入了我的皮肉之中。我惊声尖叫,但声音却卡在嗓门,被恐惧所阻塞,我拼命挣扎以求解脱,但他们却抓得更紧,像逮住只无助的小动物一样将我控制在原地。绝望中,我用目光扫视房间,找寻逃跑的路。但无论看向哪里,却都只是房间、房间、房间;目光所及之处只是更多的、同方才一模一样的房间。

笑声混杂着可怕的、玩笑般的喇叭声在托儿所的中央回荡,预示着“他们”正在逼近。我明白我必须躲起来,而且要快。我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作为掩体的身旁的桌子下,我害怕地蹲躲着,目睹着他们超大号的鞋子为寻找我而四处疾走来又飞跑去。灯光渐暗,向屋内投下了深重的暗影。我屏住呼吸,心怦怦直跳——他们接连从黑暗中走出,聚在我的藏身处咯咯笑着,嘲笑着我的窘境。他们的目光中闪着恶意的喜悦,我能感受到他们靠近、嘲弄我时呼出的气息扑在我的脸上,我就像是被因于某种扭曲的狂欢节上,而身旁是群疯狂的小丑。

再一次,危急感如血液的脉冲般涌动在血管中,我站起身,开始狂奔……不知尽头地向前方冲刺着……我体内每一寸神经都在助推我冲向来知的前路。心脏同擂鼓般跳动着,我的喘息急促,将身体机能逼向了极限的极限。


西蒙的绿洲

Swimming_pool_at_Hotel_Terra_Barichara.jpg

西蒙的泳池空空荡荡,如遭弃置般荒凉,这里没有任何人类的存在或是他们的身影,来为蔚蓝的池水增添生机。


“西蒙的绿洲”,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故事,近日再此由Level 315露营地里的居民作为一个民间传说道出。那些珍视它的人在讲述这段惊险的故事时都是战战兢兢的,因为其本身就给人以灾厄将至之感与不安的不确定感。


我从近乎无尽的那片遭到诅咒的森林迷宫中走出时,映入眼帘之景简直美好得令人难以置信:一个波光粼粼的泳池,一池清澈透明的池水反射着阳光,呈现出耀眼的蔚蓝色。然而,当我发现泳池里没有生命体留下的一点痕迹时,一种不安感悄然袭来。没有孩童在水中嬉戏,没有人在露台上悠闲地沐浴着日光,也没有欢声笑语在空气中往来。如同人类的本质于此处已被剥离,仅余留阴森的空壳,让人不寒而栗。不过生灵的缺失反而更能衬托出泳池的壮美,使其在这原始、未经雕琢的状态下显得近乎超脱常世之外。

随着探索的继续,一座宏大的宅子吸引住了我的目光,这正对着那宁静而闪着粼粼波光的泳池。屋内挂着一面华丽的横幅,上面精美地装饰着喜庆而欢快的图案,更衬出这座房子的宏伟壮观。横幅上用鲜艳的色彩和复杂精细的修饰写着“生日快乐,西蒙!”,这似乎是对生日的主人公最恰如其分的祝福。整个泳池仿佛全然成为了一片桃花源般的欢乐绿洲,这就像是对西蒙本人的一个奢侈却又恰到好处的生日奖励。

我走至房前,突然间一阵杂乱无章的交响乐打破了宁静,喧闹的笑声和哗哗的泼水声响成一片。就像是天空打开了大门,让满载欢乐和喜悦的大雨倾盆而下。当我把目光投向这欢乐骚动的源头时,我惊奇地发现了一片浩瀚无垠、闪烁夺目的儿童海洋,他们灿烂的笑容和精神世界中的无忧无虑与外面世界中充满的忧愁焦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那片清澈见底的绿洲里,他们尽情地游泳、嬉戏,而警觉的大人们则用警惕的目光保护着他们的安全,使他们免受伤害。我从未见过如此纯粹而无拘无束的幸福景象,这是对人类精神中坚韧和美好的见证。

在找了许久也未见那位不见行踪的西蒙之后,我开始失去希望。尽管我向泳池附近的每个孩子询问了他们的名字,但都并非西蒙。他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但我不肯放弃,坚持不懈地问了更多的孩子,漫无目的地在游泳池周围徘徊。最后,我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远处有一个身影。那正是西蒙,他穿着黑色泳裤,带着潜水装备,像是正准备潜入大洋深处。我走近他时,我的内心欢呼雀跃,如同终尽半生寻觅的宝藏终于找到了一样。仿佛是命运指引我找到了他;当我终于知晓他的身份时,那种欣慰之情几乎难以言表。

我走近西蒙,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周围的一切都奇怪地停滞了。身旁的人,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都接连倒在地上,就像被一颗藏在暗处的子弹击中了一样。唯一站着的是可怜的小西蒙,他勇敢地开始调查这个神秘而令人不安的事件的起因。他怀着不屈不挠的决心,深入研究了在场的孩子和大人的本性,试图弄明白他们为什么会遭受这种不可估测的厄运。

但是,情况突然发生了转变,他突然停止了对游泳池的调查,留下孩子们和他们的监护人自生自灭。当我战战兢兢地转过身去面向西蒙时,我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他的笑脸大大地咧开,显得阴险却又凄惨,既不露齿也不吐舌,目光中透出令人不安的亮光,仿佛要把我贯穿。我貌似成了他唯一的关注目标,而泳池附近的其他人则任由一股未知的力量摆布。他用狠辣的目光看着我,手里拿着一把玩具刀,刀刃甚至比我牙齿还要锋利。那一刻,我们间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极易察觉到的危机感弥漫在四周——它随时都有可能燃起熊熊烈火,随着它的苏醒吞噬一切。

当我打算逃离时,一种窒息的感觉将我淹没,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我束缚住,我被自己的情绪和恐惧的海啸压得动弹不得。无法抵抗的瘫痪状态使我动弹不得,那一刻,我仿佛被定格了。突然,我转过头来,西蒙正凶险地逼近我,手里还挥舞着那把像是致命的武器小小的玩具刀。我的内心燃起了坚不可摧的自卫决心,但我的每一次反抗都是徒劳的——西蒙的力气实在太大了。鲜血从我的伤口涌出,剧痛袭遍了我的整条腿,无法忍受的痛苦使得我睁不开眼。我的意识开始模糊,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漆黑一片——我知道我的命运已经成定局,无可改变。


催眠

Hyatt_Regency_Lake_Tahoe_Resort%2C_Spa_and_Casino_-_2021-10-17_-_Sarah_Stierch_02.jpg

故事“催眠”中,卧室内平平无奇的景象仅仅是表象,房间平庸的本质掩盖了正在上演的关键性转变。


Level 315的营地里篝火的木柴爆裂声中,一段令人毛骨悚然、惴惴不安的传说就此展开。“催眠”,一个奇怪而诡异的故事,由那些最最亲近的人轻声道出,它这萦绕心头的虚影若隐若现,让人不寒而栗。


我的意识逐渐苏醒,而后震惊地意识到我不再受困于那片诡异之林中。我发觉正躺在床上,依偎在被褥间舒适的怀抱中。这一切就像是那邪恶的树林将我催眠后,掷入某个我并不熟悉的家中。我无法驱散弥漫在周遭,如浓雾般阻滞了感官的担忧。从床上起身后,我环视了一圈这间屋子,打量着屋内大量的典型卧室物件。这其中有一个堆满了小装饰物的床头架,一个用摆设装点起来的梳妆台,以及一个由整齐陈列的华服填满的衣橱。

当我企图离开这间单调的屋子时,我才猛地发现门竟已被牢牢封死,坚不可摧的窗户也丝毫不给予一点逃离的希望。我的心脏激烈地跳动起来,我发了疯似的寻找着出路,但只可寻得屋内冰冷而亘古不变的沉寂。尽管疲劳感汩汩地涌入我的体内,但我还是将房间的四角清理得干干净净,只因内心无比渴望通过某种能够消遣方式来度过漫长的时间。

不久,如命运使然般,我游离的目光看落在了一个小小的设备上——这是一个看上去无害的遥控器。它正躺在床头堆放的杂物里。一丝希望闪过我的脑海,遥控器被攥在我的手中,我按下电源键,将信将疑地等候某事发生。我惊呆了,电视启动了,发出了设置稳定底噪前的静电的响声。好比一只将要饿死的猛兽终于有猎物落入了手中,我如饥似渴地接受这电视所必须提供的一切;以一种野性的狂热切换着频道,以寻觅哪怕一星一毫的刺激。嗡嗡作响的空调、周期地发出咯吱声的床,相比于屏幕中闪现变换的画面都显得无足轻重,尽管那些显示出来的画质都差得离谱。

电视屏幕中无止尽的闪烁开始使我的头脑逐渐沉重,我近乎不顾一切地抓起遥控器。当握住这个光滑的设备时,手已因预料中将要发生之事而颤抖,随后有准备地迅速按下电源键。在随之而来的寂静中,窗外的世界似乎焕发了新生,昼时明亮鲜艳的色调转而代以深邃、浓厚的蓝紫色,展现出了夜之神秘。凝望着窗外的黑暗,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感受,就像某种新奇、陌生的事物在空气中涌动。没有丝毫的犹豫,我本能地回到了床上,内心恐惧地悸动着。

当我从漫长的睡眠中醒来时,我的四肢拒绝做出反应,就像被一个牢不可破的咒语锁定了一样。我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僵住了,只有锐利的目光无比紧张地巡视周围。我那因绝望而闪动的双目拥有着唯一一点聊胜于无的自由,它们正以同千百条奔流不息的河流般的速度四处游走,寻找着逃脱这个难以忍受的陷阱的方法。我周围的世界逐渐变为形态和颜色都难以言喻的朦胧一片,梦境和现实之间的界限也变得模糊,化成了一片不可为人理解的雾霾。眨眼间,一个突如其来的动静把我从平静的休息中惊醒,打破了平和的状态。那里,有一个神秘而不祥的身影潜伏在角落里——隐隐的身形投影在墙壁上,它似乎同屋顶等高。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在思考着这个潜伏的不速之客潜藏于黑暗之中的未知意图,担忧着自己的处境是否真的安全。

我躺在那,拼命地试着对那些如同凭空出现的爬行的影视而不见,但眼睛却被迫睁得大大的,不屈地企图去反抗。黑暗似乎在嘲弄我,讥讽我在它阴毒的进攻面前的无能为力。阴影接连出现,随时间流逝而愈发强大、愈发众多,直到它们将要把我的整个形体都吞没在漆黑之中。尽管我竭力顽抗,却还是无力阻止它们势不可挡的侵略步伐,在它们令人窒息的掌控之下,注定要遭受无尽的折磨和绝望。在我觉同永恒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抵抗着那些阴影,在围困着我的骨感的黑暗中挣扎,寻找哪怕最微弱的一线生机。


这些隐藏在森林的飞地之中的寓言中的不祥幽灵,以回避不及的态势向Level 315露营地的不幸居民显露出来。这地点熟悉的装饰在这之后便会被完全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令人难以忘怀的超凡脱俗的表现形式,这种表现形式似乎脱胎于宇宙本身的结构。每一种感官都被一种强大而令人不安的能量所淹没,仿佛空气中充满了一种超越人类理解能力的能量。

有趣的是,这些Level 315的故事中的“凶手”据推测其实就是过去的那些流浪者们,他们在故事中遭遇了悲惨的结局,但结果只是重新蜕变为他们原本就是的那些恶魔与野兽。更糟糕的是,这些人发现他们的亲人是此类命运多舛的遭遇的完美观众,尽管他们自己从未经历过这些故事的其中之一。尽管背负着这种难以承受的负担,这些人必须保持其仍然坚韧不拔的假象,即使这意味着要去憎恶他们最亲近的人。

如命运使然,倘若流浪者们再次发现自己身处Level 315,并再次与他们所爱的人团聚,这些人将不会讲述之前与流浪者们分享的相同故事。事实上,就好像这个故事已经从他们的记忆中抹去,消失在时间的风中。即使这个人生动地回忆起他们最亲爱的人在刚才讲述的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并与现在的亲人分享同样的故事,他们也只会感到难以置信和对流浪者们的蔑视,仿佛这个挥之不去的故事只是一个谎言,抑或是处于完全不存在的状态。试图警告和启发他们所珍视的流浪者们会遭到嘲笑和羞辱,而当这些流浪者们意识到他们所讲述的故事被置若罔闻,这种刺痛变得更加剧烈难忍。


基地,前哨与社区:

无数诡谲的杀人生物存在于此,它们无情地捕食毫无戒心的受害者,全无顾忌体面或正义,导致在Level 315的所有这些故事中,哪怕是一个孤立的基地或前哨都未曾能够建立起来。4事实上,他们那手段彻底而数量巨大的骇人听闻的行径,使得任何试图建立安全避难所的企图都完全是徒劳和绝望的。


入口与出口:

入口

  • 倘若某人因命中注定在后室的室外层级中偶然发现了单独一张的帐篷,须得知晓的是,只要进入这个避难所,他们就会因其无与伦比的流动性被带到Level 315的那难以捉摸的险恶森林。在不起眼的外表下,一股强大而令人不安而不可抗拒的力量召唤着流浪者们来到它的身边。抵抗是徒劳的,因为这帐篷的吸引力极其强烈,以致完全无法抵抗。
  • 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但如果流浪者们在任意森林层级的深处之中迷路,他们会奇迹般地发现自己被传送到Level 315那难以捉摸的露营地之中。这种转变不留痕迹且神秘,以致让流浪者会对这一十万火急的情态之下及时引导他们的超越人类理解的力量感到好奇。

出口

要想摆脱Level 315的那些欺骗性故事的魔掌,就需要采取有策略的规避手段,以对抗这些故事的阴险影响。将自身的思想从它们的控制中解放出来需要一种敏锐的、有计划的,也是不会被他们狡猾的阴谋所动摇的方法。

  • “夜跑者” 这个扣人心弦的故事中,流浪者们会发现自己完全无助地被困,而无法找到任何显而易见的逃生手段。尽管这些人拼尽全力寻找出口,但他们永远也发现不了,只得让可怜的灵魂任由残酷无情的命运摆布。
  • 如果流浪者们因命运所愿偶然发现了最初让其得以进入的饱含敌意的“托儿所”的那同一扇门,并敢于再次转动它的把手的话,他们就会发现自己不情愿地被推入了Level 18其不详的倒影的领域之中。
  • 如果于“西蒙的绿洲”的水体之中溺水,流浪者们会在克莱门特的泳池的最深处喘着粗气醒来。
  • 进入“催眠”这一故事的人注定要永远与幽冥的幻影相伴,在那会被强行压迫在床上的那一个区域里备受煎熬,而毫无摆脱这个可怕的房间的办法。受害者被困在恐怖和悲惨的永恒深渊中,绝无从无情袭击他们的撕心裂肺的折磨中解脱出来的任何希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