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然后捡到浑身可乐的Kate小姐

日式的无限室内空间中,被称为“新万神殿”the New Pantheon失落者们中的一族正随着他们的神穿梭其中。

这群失落者们的穿着和外人的刻板印象有很大不同,要是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们全都穿着T恤和牛仔裤,款式还是一样的。领头的两人一个身着男性西装,一个穿了灰色连帽卫衣,那连帽卫衣用料很粗糙,唯一值得注意的是胸口还有一个类似门框的标识,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件烂衣服竟然是神性的延续。

圣女,我感觉『通行』的气息越来越近,我觉得我们将要找到这个代行者了。”

穿西装的男人向一旁的女性提醒道,他其实就是旁边那位的捍卫者,不过明面上的身份是2030年上任的速切逃脱者联盟主席,后面的人大多也是联盟成员。失落一族的身份并没妨碍他们与现代的后室社会接触,甚至已经接触得看不出来是后室古老种族的一员了。

随着人们切过最后一道墙,这支跨二个世纪的救援队找到了他们的“救援对象”:一只猫,和一个昏迷的人

那橘猫倒是很警惕,一直弓着身子,嘴里还叼着一台终端。女人戴着面具,穿着看上去样式很古老的服饰,被称作“圣女”的存在一眼便看出那是“寻钥族”的衣物和面具样式。

“小猫不是很友善啊,想咬我。”圣女边说边拎起了小猫的后脖颈,然后细细打量它身上还在冒泡的黑色液体,这些液体在发生着炼金学反应,并且有些发黏,闻着很香。

不出意外的话,这些黑色的液体就是被溶解的量产型斗篷,应该有不少斗篷溶在了猫和人的附近,让她们不可避免的与各种各样的密钥师融合了。小猫还好,接触不多,但那躺榻榻米上的全身都这玩意,估计就因为这个才晕过去的。

圣女舔了一口那个物质,果然是甜的,就习惯于在感官上迷惑密钥师们,让祂们食用同类时更好下口。老剋就喜欢这样干,毕竟孩子们不好吃可没法让自己保持力量。

“所以这玩意不仅看起来像可乐,尝起来也像可乐,那就叫Kei口可乐吧”圣女如是想道,但紧接着那液体突然开启了一段被锁住的记忆,把祂的思绪带离了……


一扇门打开,带来了蓝色的幽光,斗蓬下的面孔抬头,看向和自己同一张脸的凡人。

凡人手中的缸中脑散发着浓郁通行之力,但它被浸泡在了黑色的液体中苟活,那是“可乐”,也是曾高高在上的守门人的遗骸。

那位前密钥师用沉闷的声音喊道:“凡人,你又用那位的尸体切入我的思维中了。”

“对对对,但这其实是我的身体,我想我重复过好几遍吧,74号。”凡人不以为意的说着,随后搬了个凳子坐在祂面前,并不怎么在意祂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所以,你为何前来?”

“我要向你宣布一下我们近期的治疗方案。”


“嗯?”

“我们打算将你放出病院以进行后续观测。”

只是一瞬,这位前密钥师就感受到封锁自己权柄的那道锁撤除了,祂从病床上站起,转眼间便在那凡人身上留下了通行的印记,不过那凡人并没什么反应。

“无神的凡人们,你们总是做出错误的抉择”

“我需要提醒你一下,74号,你目前还没有办法杀伤我的精神。”


“正确的钥匙打开一把锁只需要时间,而你们把钥匙还给了我,这身躯终究会成为我的神躯。”

“那可不需您多费力气啦,我的这具身躯过会就送您。”

听到这话祂便愣住了,祂未曾设想过会发生这种事。

“先别急,让主治医生讲两句。”凡人边说又坐了下来:

“74号,你的代号是‘自由派’,你的神格相对其他守门人个体有相当大差异;在相似的时间点中你总会做出对信徒最有利的答案,同时坚定的认为通行权柄之力需要用于追求自由,故被Kei列成了失败品毒杀,残余神格也就是斗篷被蓝海收治。”

凡人慢慢向前倾,然后从白大褂的兜中拿出了一只画笔,继续说着:

“目前我们在对你的干预治疗下,认为你的神格已经完全被矫正,足以成为被启明者,尽管你看上去攻击性还很旺盛,但足以被信任。”

木星派认可你的存在,所以你到离院的时候了,你要去某个地方做为‘你自己’存在”。

“我……我自己?”沉默许久的斗蓬下人影有些迷茫。

“你是属于你自己的神,你不需要看Kei的意思活,因为我们洗去了你身上的守门人气息和与Kei的连结;你仍拥有你的通行权柄,但它会因你的信众缺失而慢慢衰弱,你要去人类社会里寻找信众,培养他们,直到铸出你自己的权柄,到这时你便得自由,而我们将得到坚实的盟友,一位善神。”

沉默,斗蓬下的存在继续沉默;而那画笔在斗篷上勾勒,一个红色的“T”跃于其上。

“好,天天说着通行的力量用于自由”,结果自己自由了也畏畏缩缩的哈。”那凡人笑着,然后起身。

“我走了哈,门我给你打开了,祝你有自己的‘神生’”。

新生的神一晃神,那个凡人便消失无踪了,毕竟她本来就不存在,那个图案也是一样。而病房的门此时也已开启,门后不是无尽蓝光,是日光。他走出门,走在了城市的阳光中。哪怕已经过去几个世纪,哪怕知道城市的光芒不属于落日,祂却仍然熟记着这个自由的时刻。

“嘿姑娘,以前没见过啊,家里来的?叫啥?”,大路上,一个中年人向这位刚刚自由的存在招呼着。

“.…..我?”神想起了自己还无凡间的姓名,祂思考了一下,然后看到了斗蓬下的白大褂,那里刚好有个姓名牌,是那个凡人的。

“我叫布里吉塔·罗丝,前厅来的”。

而此时,祂的斗篷上那三角形的纹路,此时也已慢慢褪色了。


“圣女,请问您还好吗?”

手持自由权柄的神这才从记忆中返回来:

“没什么,只是我突然想起来以前的事,那会我又帅又拽,现在是玩速切玩的。”

这位捍卫者早就习惯自己信仰之神的精神状态了,随便作出点回应后便继续干活。

这会儿躺地上的代行人已经被扒光了,那些黑色的东西对任何人都有害,但是失落者们知道如何利用它们,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要跟着来这段时间。

“圣女,我们会把残骸都带回去,您需要一并回去吗?”

“不必了,你们走之前把黑的东西都弄干净,再…给她盖个毯子吧,不然多少有伤风化”

捍卫者带领着人们切出层级,而神把小猫放下,让小猫自己去外面找这个时代的人求救。

来的人注定是速切玩家,因为他们早就通过论坛得到了消息,他们刚刚结束一个时代,也许也会立刻开始一个时代,或者终结它。

“斯宾塞,你不是说早就在找未来了吗?这是开始,还是结束?”

祂把女人连毯子举起,丢向墙让她切出到别的地方,然后去别的地方看看论坛上用户们的下一步动作,特别是看那个猫发的帖子下的跟帖们。

现场已处理完毕,现在就看速切人们如何保护这位了。


当时,SuperCuteCat虚弱无力,浑身脏臭,仅裹有破烂床单,似乎不吃不喝地胡乱游荡了许久。事后的进一步检查表明其患有嗜睡症,长期饮食不规律,且在当时有严重的激素紊乱及轻度脑损伤症状,这可能是SuperCuteCat在时饥时饱状况下生长到如此之高的原因。

……


据当时进入Level 178的速切玩家成员描述,发现此帖后十几分钟,他们在一只橘猫的指引下,于该层级的庭院中找到了昏迷的SuperCuteCat。事后,SuperCuteCat提及此事时表示:“要不是速切终端默认发帖开定位,Lucky也够机灵,我说不定早就死在那院子里了。”

——SuperCuteCat


评分: +23+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