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你可以吃芝士汉堡

女人的记忆开启于一场梦境;梦中,女人坐在一扇铁门板上,一群穿着腐臭皮革衣的男人扛着巨大的石雕插进了一个像是锁孔的洞,人们缓缓转动石像,女人缓缓看到石像的脸——那是自己的脸配上了两米高的身躯。

蜡烛吹熄,门径开启,女人下坠,梦境崩碎。

醒来后,一些粘稠的玩意长进了脑中,让某些记忆流了回来,女人首先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是SuperCuteCat,像是个现编的名字,然后她想起了床边的橘猫,那是她的猫,叫啥忘了。

SuperCuteCat环顾四周,这里好像是她的房子,但她从来没有这里的印象,她感觉家在别的地方。不过,在去找家之前应该先应付掉面前这个像混混的家伙。

“你是什么人?”

“我觉得我是人。”


“你去哪里?”

“去找欠钱的。”


“你在干什么?”

“找你拿钱。”

记忆又开始生长,让SuperCuteCat感觉有些恍惚,她忽然幻视到了一张长桌,然后对它恐惧,那是自己灵魂对这长桌的恐惧,好像有什么曾发生过的不愉快事件要发生在房间里了。

“不急,你的债务也不止是你一个人欠的,先喝点水。”男人这么说着,但不经意间露出了手上的拳头状纹身

操,想起来了,这堆人是万维网上的狗屎,专业杀妈的S1恶俗神拳。

跑!不要留下来!

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那长桌渐渐凝实,显露出了其上的杆盏。当她抱着猫逃跑时,长桌上那最普通,铭刻着"SOL"的酒杯翻落,流淌出没有厚度的无色液体。

男人盯着SuperCuteCat,像千年前的弑神者那样看似卑微却坚定;她无视那能杀人的目光,通行着、奔逃着。她知道那液体是剧毒之物,是手持『通行』权柄者最畏惧的腐蚀液,也是太阳派用的最久的武器。

她通行到破碎的万门廊,无数的存在从残破的水泥中涌出,有些是梦中类似穿着的男人,有些是并无身躯的斗篷,她们挡在她身后相继溶于液体,阻挡着虚无之毒的蔓延。

SuperCuteCat继续跑着,直到她看见了必然属于自己的斗篷,那斗篷上写着CHI,挂着它的衣柜上有一个三角形的图案,中间写着她不认识的汉字“”。

SaperCuteCat无法抗拒的拿起那斗篷,但旋即又再次切出下坠,那件衣物自己缩水,成了一个有点小的电子设备。她继续下坠,无视上方惊呼的人们与稍微切出了一点的斗篷们。

SuperCuteCat这才感觉疲惫,她在下坠中昏睡,平静的摔进了一张榻榻米上,那是她和她的小猫未来无法分割的家

至于小猫呢?它解锁了终端然后在上面随意的乱按,竟然组成了一段话:


SuperCuteCat 当前位置:Level 178

头晕没劲饿动不了有人吗

发表于2252/9/1


随后,无信仰的通行者们,迎接了新的通行之神,其为『速切』之神。


Kate的自述结束了,认真听着的金发女人看着她的脸,又把图书馆赠送的布兰奇智能修改录音公仔扩充的精彩史诗风录音返了回去,特别是反复聆听了最后那句速切之神之后表现得相当不满,好像没有看够。

“没了,说完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滚。”


诶那怪了,你连太阳派和他们用毒用了多久都知道,为什么不记得那次毒杀还有铁拳?

“你妈了个逼的,我看古书看到的不行吗?”

Kate1回怼完后她就后悔了,她理论上不应该和救命恩人呛火的,但她忍不了,好像这是她的本能似的。

那救了Kate的女人像看傻子一样看了她一眼,然后冷冷的边打字边说:

“得了,你们门酱的代行人都会对我这样,不要自责,保持原状哈。”

然后,她又眉头一挑,举起终端给Kate看:


匿名管理员_01

你找着那倒霉玩意了?快迅速投喂快餐吧:D

[ERROR!]发表于2300/5/11


Kate沉默了一小会,她发现自己好像真想吃点东西,比如……汉堡?

“好好好,小猫,你可以吃芝士汉堡。”

女人一边白眼一边给了两个汉堡,一个给猫,一个给人。

Kate和她的猫是真饿了,她们几乎瞬间就“速嚼”了汉堡,甚至能感受到这两家伙用了通行的力量。


在一个阴暗的小角落,看热闹的摄影师傅拍了两个女人吃汉堡的照片,并配文:


LCR524ti

flj与刚入会的青年女性在大家的大喜之日时约会捏

发表于2252/9/1


不出意外的话,fljlus又可以带一个人享受封禁套餐,虽然看上去她没犯啥事,但这是她的一部分。

另一个阴暗的大角落,一位被冷落的柱神看着热火朝天的枢纽,决定换点别的方式抓住那个代行者。

“在那之前,我们等。”柱神想到,牠的造物也一并想到。

无论那些非人存在躲角落里干什么,在二二五二年九月一日后,人类将开始驱离那些曾神圣或者曾强大之物的锁链,成为一方世界的掌控者。

而枢纽,将在这样的转变中重生,同密钥师们一起。

评分: +30+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