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都
:root {
    --lh-red: #c0392b;
    --lh-blue: #2980b9;
    --lh-green: #27ae60;
    --lh-dark-green: #16a085;
    --lh-purple: #8e44ad;
    --lh-orange: #e67e22;
    --lh-yellow: #f1c40f;
 
    --lh-paper-bg: 255, 251, 240;
    --lh-string-color: 192, 57, 43;
    --lh-book-color: var(--gray-monochrome);
    --lh-tape-color: 90,90,90,0.3;
    --lh-white-bg: 249,249,249;
    --lh-dark-bg: 50, 50, 50;
    --lh-highlighter: var(--bright-accent);
    --lh-border-color: var(--gray-monochrome);
    --lh-wiki-note-color: var(--bright-accent)
}
 
/**
 *  旧代码合集
 *  为了向下兼容而保留
 */
 
.grid-container{display:flex;flex-direction:row;flex-wrap:wrap;width:100%}.grid-container,.grid-container [class*=grid]{box-sizing:border-box}[class*=grid]{padding:5px}.grid{width:100%}.grid-large{width:75%}.grid-big{width:50%}.grid-medium{width:33.33%}.grid-small{width:25%}@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wd-grid-large{width:75%}.wd-grid,.wd-grid-big{width:50%}.wd-grid-medium{width:33.33%}.wd-grid-small{width:25%}}.text-hover-hide{opacity:0;transition:opacity .3s}.text-hover-hide:hover{opacity:1}.text-block-hide{background:rgb(var(--black-monochrome));color:rgb(var(--black-monochrome));transition:background .3s}.text-block-hide:hover{background:0 0}.text-blur-hide,.text-blur-hover-hide{filter:blur(.3rem);-webkit-filter:blur(.3rem) transition: blur .3s}.text-blur-hover-hide:hover{filter:blur(0);-webkit-filter:blur(0)}.lyric-box{text-align:center;font-size:1.05rem;display:flex;flex-direction:column;flex-wrap:wrap;justify-content:center}.lyric-box p{margin:1.5em auto}.lyric-box.with-bigger-line p{margin:3em auto}
 
/**
 *  便签纸
 *  notepaper
 */
 
.notepaper {
    background: linear-gradient(rgb(var(--lh-paper-bg)) 95%, #ddd 0);
    line-height: 2em;
    background-size: 100% 2em;
    background-attachment: local;
    border: 2em solid rgb(var(--lh-paper-bg));
    box-shadow: 0 0.1rem 0.3rem rgba(0,0,0,0.2);
    padding: 0;
    margin: 1em auto;
    box-sizing: border-box;
    position: relative
}
.notepaper p {
    margin: 0;
    font-size: 1.05rem;
    letter-spacing: 0.1rem;
    line-height: inherit
}
.notepaper.narrow,
.notepaper.wide {
        width: 90%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
    .notepaper.narrow {
        width: 50%
    }
    .notepaper.wide {
        width: 75%
    }
}
 
.notepaper.tight {
    border-width: 1rem;
    border-left-width: 1.2rem;
    border-right-width: 1.2rem;
    line-height: 1.8em;
    background-size: 100% 1.8em;
    font-size: 13px
}
 
.notepaper.with-string::before {
    content: '';
    width: 0.5em;
    height: 6rem;
    background: rgb(var(--lh-string-color));
    top: -2rem; right: -1rem;
    display: block;
    position: absolute;
    box-shadow: 0 0.1em 0.2em rgba(0,0,0,0.2);
    clip-path: polygon(-100% -100%,100% 0%,100% 100%,50% 98%,0% 100%);
}
.notepaper.with-tape::before {
    content: '';
    border: 1px solid #ddd;
    background: rgba(var(--lh-tape-color));
    width: 1.5em;
    height: 4em;
    transform: rotate(45deg);
    display: block;
    position: absolute;
    top: -3em;
    left: -1.8em
}
 
.notepaper.tight.with-string::before {
    top: -1rem; 
    right: -0.25rem;
}
.notepaper.tight.with-tape::before {
    top: -2.5em;
    left: -1.3em
}
 
.notepaper.page {
    min-height: 36em;
    counter-increment: page;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column;
    justify-content: space-between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
    .notepaper.page {
        width: 70%
    }
}
.notepaper.page:after {
    content: counter(page);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
.notepaper-group {
    counter-reset: page;
}
 
.book-pattern {
    display: flex;
    flex-wrap: wrap;
    flex-direction: row
}
.book-pattern .notepaper.page:not(.notepaper > .notepaper) {
    width: 100%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book-pattern .notepaper.page:not(.notepaper > .notepaper) {
        width: 50%
    }
}
 
.book-wrapper {
    background: rgb(var(--lh-book-color));
    padding: 0.5rem;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2);
    border-radius: 5px;
    margin: 1rem auto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book-wrapper .notepaper {
        margin: 0
    }
}
 
/**
 *  文字修饰
 */
 
.text-highlighted {
    position: relative
}
.text-highlighted::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absolute;
    height: 0.9em;
    bottom: 2px;
    left: -2px;
    width: 105%;
    z-index: -1;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opacity: .6;
    transform: skew(-15deg);
    transition: opacity .2s ease;
    border-radius: 3px 8px 10px 6px;
    transition: 0.1s ease background-color;
}
 
.text-underlined {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text-underline-offset: 4px;
    text-decoration-thickness: 2px;
    text-decoration-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wavy {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wavy;
    text-underline-offset: 4px;
    text-decoration-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circled,
.text-squared {
    display: inline-block;
    border: 2px solid rgb(var(--lh-highlighter));
    border-radius: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
.text-squared { border-radius: 0 }
 
.text-shadow { text-shadow: 0.075em 0.075em 0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highlighted.td-red::before { background: var(--lh-red) }
.text-circled.td-red, .text-squared.td-red { border-color: var(--lh-red) }
.text-underlined.td-red, .text-wavy.td-red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red) }
 
.text-highlighted.td-blu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blue) }
.text-circled.td-blue, .text-squared.td-blue { border-color: var(--lh-blue) }
.text-underlined.td-blue, .text-wavy.td-blu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blue) }
 
.text-highlighted.td-green::before { background: var(--lh-green) }
.text-circled.td-green, .text-squared.td-green { border-color: var(--lh-green) }
.text-underlined.td-green, .text-wavy.td-green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green) }
 
.text-highlighted.td-darkgreen::before { background: var(--lh-dark-green) }
.text-circled.td-darkgreen, .text-squared.td-darkgreen { border-color: var(--lh-dark-green) }
.text-underlined.td-darkgreen, .text-wavy.td-darkgreen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dark-green) }
 
.text-highlighted.td-purpl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purple) }
.text-circled.td-purple, .text-squared.td-purple { border-color: var(--lh-purple) }
.text-underlined.td-purple, .text-wavy.td-purpl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purple) }
 
.text-highlighted.td-yellow::before { background: var(--lh-yellow) }
.text-circled.td-yellow, .text-squared.td-yellow { border-color: var(--lh-yellow) }
.text-underlined.td-yellow, .text-wavy.td-yellow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yellow) }
 
.text-highlighted.td-orang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orange) }
.text-circled.td-orange, .text-squared.td-orange { border-color: var(--lh-orange) }
.text-underlined.td-orange, .text-wavy.td-orang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orange) }
 
/* 隐藏文字 */
 
.text-blank { color: rgba(0,0,0,0) }
.text-block { 
    background: rgb(var(--black-monochrome));
    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
.text-blur { 
    filter: blur(0.3em);
    -webkit-filter: blur(0.3em)
}
 
.text-hoverback,
.text-selectback {
    transition-duration: 0.3s;
    transition-property: background, transform, color
}
 
.text-blank.text-hoverback:hover,
.text-blank.text-selectback::selection,
.text-blank.text-selectback *::selection { 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
 
.text-block.text-hoverback:hover { background: transparent!important }
.text-block.text-selectback::selection,
.text-block.text-selectback *::selection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255, 255, 255)) }
 
.text-blur.text-hoverback:hover { filter: blur(0)!important; -webkit-filter: blur(0)!important }
 
/**
 * 附加项
 */
.with-border, .with-box-style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bright-accent)) }
.with-border-dark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black-monochrome)) }
.with-border-light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white-monochrome)) }
.with-border-thick { border-width: 2px }
 
.with-shadow-sm { box-shadow: 0 0 0.1em rgba(0,0,0,0.2) }
.with-shadow { box-shadow: 0 0.1em 0.2em rgba(0,0,0,0.2) }
.with-shadow-lg { box-shadow: 0 0.15em 0.3em rgba(0,0,0,0.2) }
.with-shadow-xl { box-shadow: 0 0.2em 0.5em rgba(0,0,0,0.2) }
.with-shadow-xxl { box-shadow: 0 0.25em 0.8em rgba(0,0,0,0.2) }
 
.with-padding, .with-box-style { padding: 0.25em 1em }
.with-p-sm { padding: 0.125em 0.5em }
.with-p-lg { padding: 0.5em 2em }
 
.with-margin, .with-box-style { margin: 1em auto }
.with-m-sm { margin: 0.5em auto }
.with-m-lg { margin: 2em auto }
 
.with-narrow-width { 
    width: 90%!important; 
    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with-narrow-width { width: 75%!important }
}
[class*="with-bg-"], [class*="with-bg-"] h1 { color: #fff!important }
.with-bg-red { background: var(--lh-red)!important }
.with-bg-blue { background: var(--lh-blue)!important }
.with-bg-green { background: var(--lh-green)!important }
.with-bg-darkgreen { background: var(--lh-dark-green)!important }
.with-bg-yellow { background: var(--lh-yellow)!important }
.with-bg-orange { background: var(--lh-orange)!important }
.with-bg-purple { background: var(--lh-purple)!important }
 
/**
 * 删除类
 */
 
.offwith-shadow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offwith-border { border: none!important }
.offwith-padding, .offwith-pam { padding: 0!important }
.offwith-margin, .offwith-pam { margin: 0!important }
 
.offwith-width-limit {
    width: auto!important;
    margin-left: auto!important;
    margin-right: auto!important
}
 
div[class*="grider"].offwith-grid-gap { grid-gap: 0!important }
 
/**
 * 网格布局
 */
 
/* Gridder 容器 */
 
div[class*="gridder"] {
    display: grid;
    box-sizing: border-box;
    grid-gap: 1rem;
    padding: 0
}
div[class*="gridder"] * { box-sizing: border-box }
 
.gridder, .gridder-col-2 {
    grid-template-columns: 1fr 1fr;
}
.gridder-col-3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3, 1fr);
}
.gridder-col-4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4, 1fr);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pc-gridder, .pc-gridder-col-2 {
       grid-template-columns: 1fr 1fr;
   }
   .pc-gridder-col-3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3, 1fr);
   }
   .pc-gridder-col-4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4, 1fr);
   }
}
 
.spanner, .spanner-2 {
    grid-column-start: span 2;
}
.spanner-3 {
    grid-column-start: span 3;
}
 
/**
 * 告示组件
 */
.signblock,
.signblock-dark,
.signblock-warn {
    margin: 1rem auto;
    box-shadow: 0 0.1rem 0.3rem rgba(0,0,0,0.4);
    background: rgb(var(--lh-white-bg));
    font-size: 1.05rem;
    padding: 2rem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signblock,
    .signblock-dark,
    .signblock-warn {
        width: 75%
    }
}
.signblock-dark, 
.signblock-dark h1 {
    background: rgb(var(--lh-dark-bg));
    color: #fff
}
.signblock-warn, 
.signblock-warn h1 {
    background: var(--lh-red);
    color: #fff
}
 
.signblock h1,
.signblock-dark h1,
.signblock-warn h1 {
    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2rem;
    margin: 0;
    font-weight: 700
}
.signblock-img {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row;
    justify-content: center
}
.signblock-img img {
    width: 8em
}
.signblock-footer {
    font-size: 0.9em;
    text-align: center;
    margin: 0.5rem 0;
    font-weight: bolder;
    display: block
}
 
/**
 * 报告
 */
 
.reportblock,
.reportblock-dark {
    border: 2px solid rgb(var(--lh-border-color));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3);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padding: 0.8rem 1.5rem;
    padding-bottom: 0.4rem;
    margin: 1.5rem auto;
    margin-bottom: 1rem;
    position: relative
}
 
.reportblock hr,
.reportblock-dark h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border-color));
    margin-left: -1.5rem;
    margin-right: -1.5rem
}
 
.reportblock h1:first-child,
.reportblock-dark h1:first-chil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1rem;
    left: 1.5rem;
    font-size: 110%;
    font-weight: 600;
    background: rgb(var(--lh-border-color));
    color: #fff;
    padding: 0.2rem 0.5rem;
    margin: 0;
}
 
.reportblock-dark,
.reportblock-dark h1 {
    border-color: rgb(var(--lh-white-bg));
    background: rgb(var(--lh-dark-bg));
    color: #fff
}
 
.reportblock-dark h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white-bg));
}
 
/* 更好的折叠框 */
 
.bettercollap {
  margin: 1em 0;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width: auto;
  overflow: hidden;
  border: 1px solid rgb(var(--lh-border-color))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padding: 0.5em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
  padding-left: 1em;
  padding-right: 1em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rgb(var(--lh-border-color));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transition: .3s;
  display: block;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 .collapsible-block-link,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background: rgb(var(--lh-border-color))!important;
  text-decoration: none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a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before {
  content: "\25BC";
  display: inline-block;
  margin-right: 0.5em;
  transform: rotate(-90deg) scale(0.9)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 .collapsible-block-link::before {
   transform: rotate(0) scale(0.9)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collapsible-block { border-top: none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border-radius: 2px;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3)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
  background-color: rgb(var(--pale-gray-monochrome));
  border-width: 3px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
  background: rgba(var(--lh-border-color),0.95)!important;
}
 
/**
 * 提示框
 */
 
.infoblock {
    color: #f1f1f1;
    font-weight: bold;
    background: #424242;
    padding: 5px 5px 5px 5px;
    border-radius: 4px;
    margin: -0.5rem 0 1rem 0;
    display: block;
    width: fit-content;
    padding-right: 25px;
}
 
.infoblock::before {
    content: "ⓘ "
}
 
/**
 * 单页迭代 
 */
 
.offset-page:not(:target), .offset-page:target ~ div#u-default-page { display: none }
.offset-page:target { display: block }
评分: +13+x

欢迎来到雨都

如果你不小心从C层群坠落,那么你将来到雨都。
无论你来自前厅、后室或是其他岛屿,请不要惊慌,并接受无法切出群岛的事实。
请阅读以下文档,这会对你理解现状及驻留雨都有所帮助。

雨都临时互助小组,敬上1



正在访问临时数据库

……

数据载入成功


岛屿综合评估


生存难度:0/5 | 存在大量友善实体,环境适宜人类生存,地势陡峭。

嬗变速率:1/5 | 各项物理数据及空间结构基本稳定,生物自然演化。

封闭指数:5/5 | 难以连接外部网络,无法切入后室,切行工具失效。


|岛屿总览

雨都,亦称“洪都”,是对位于蓝色通道内的一正球形空泡及其内大型岛屿的统称。球形空泡的直径约内为180 ㎞,容积约为38.2 km3。球形空泡中央存在一颗代替日月的发光球体,具备调节气候的功能。岛屿大体呈正圆形,陆地面积约为720 k㎡,直径约为42 ㎞,平均海拔2约为20.2 ㎞。岛屿沿岸是近乎垂直的峭壁,向下延伸至雨都外部。岛屿地势较陡峭,地形以山地和平原为主,丘陵零散分布。岛屿气候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夏季炎热多雨,冬季温和湿润,可参考“明清小冰期”末闽粤地区的气候表现。

岛屿上存在定居人类(下称“雨都人”)及其构建的松散政治体系。最高权力机关称为御皇府,下设九司。据当地史料记载,雨都人的祖先来自明末清初时期(公元1616-1644年)的前厅。岛屿矿产资源丰富,植物种类多样。但岛上的原生哺乳动物仅有河鲸兽一种,现今岛上的哺乳动物多为雨都人祖先所带来。雨都通行语言为闽南话和南京语,方言种类众多;通行文字为天书繁体字3,与台标繁体字差异不大。雨都人以语言形成了“大杂居,小聚居,交错杂居”的分布格局。

20240217_123830_0000.png

重力示意图

我们参照地球经纬度系统对球形空泡进行了划分:规定过球心且垂直于重垂线的球形空泡横截面圆周线为赤道(0º纬线)。过球心的重垂线所在直线为中轴,其与球面的交点按重力方向分为天极(天纬90º)与地极(地纬90º)。天半球存在由发光实体组成的残缺前厅星图,雨都居民藉此在岛屿上划定了东西南北。规定正北方向球面上连接天地两极的大圆线上的半圆弧为本初子午线(0º经线)。

雨都的重力由两极(12 N/㎏)向赤道(0 N/㎏)递减,但重力方向一致向下。利用地磁仪测得雨都的重力实际上是由极其扭曲的电磁场造成,这也导致了雨都海面的诸多奇异现象。我们按照重力强弱在球形空泡上划分了五带。微重力带(天纬10º-地纬10º)的重力极微,这里的海面极易形成薄而高的巨浪,并且含有可供人呼吸的巨型气泡。低重力带(天纬70º-10º/地纬10º-70º)重力较小,海浪下落变慢,并且由于重力递减趋势,海水向重力低处运动。强重力带(天纬90º-70º/地纬70º-90º)重力与地球相差较小,海面运动亦如此。

地半球的海水成分除盐含量较低外与前厅相差无几,但味道明显更为清甜,据推测其成因是水中存在某种类似粪臭素的微量物质。自赤道往上海洋组成逐渐从海水渐变为蓝色通道中的“虚空”。因其包覆空泡的性质,雨都人将其命名为乾坤海。乾坤海的赤道位置上下漂浮的数量众多的白色纸帆船,帆船长度由2 m至31 m不等,在1×10-20及以上尺度4不存在微观结构,因此它无法以常规手段破坏。

IMG_20240214_162026.png

雨都内部拍摄的蓝色通道

多次海底勘测显示:在距海平面约5 ㎞深处,存在一面包裹雨都的球形迷雾屏障。迷雾本身具有极强的电磁干扰性,几乎达到全频段阻塞干扰。迷雾屏障在地纬98º(即岛屿下方约28 ㎞处)以下及天纬70º以上存在空缺。前者由于存在物质填充暂未调查,后者处存在一道无法破坏的弧形透明屏障。屏障显示出倒悬在蓝色通道内的建筑物,或者说:整个雨都都是倒悬在蓝色通道中的。因此我们推测雨都位于群岛与后室的交界处。S.N.探索队曾尝试从迷雾中绕过透明屏障,但因蓝色通道的非欧空间性质宣告失败。以外部建筑为参考系,雨都实质上正在进行间歇性的无规律逃逸。
中文名称 雨都 外文名称 Rainland 别名 洪都
类别 宜居岛屿 年均温 20℃(293.15K) 平均降水量 2000 ㎜
直径 90km 空气指数 Ⅰ级 昼夜循环 23小时56分4秒
四季循环 365天6小时 平均光强 1000流明 重力系数 12-0 N/㎏

|岛屿详情

异常现象:

落雨

雨都内的降雨具备类似“净化”的功效,可以将降雨区域内易传播病菌的生物、空气中细小的灰尘颗粒及垃圾完全溶解成微粒。这一判定极其主观,推测与Phenomenon C-1有关。与此同时,两种雨都特有实体会随大雨一同降下。

雨蜇

IMG_20240219_113646.jpg

滴加碘液的雨蜇解剖图

雨蜇是一种近似前厅幻想生物史莱姆的透明软体动物。它的身体构造可分为两层,消化层由张力极强的消化液及外翻为表皮的胃组成,内层由生殖巢、脑、肺及膀胱组成,中间填充富有弹性的凝胶物质。胃上存在呼吸孔、交换孔及生殖孔三孔。呼吸孔连通肺,为气体交换的场所。交换孔连通膀胱,用来进食及排泄。生殖孔连通生殖巢,用来排出子体。雨蜇是无性生殖动物,生命周期约为2-3年,母体仅能生育一名子体,因此作为可食用动物的它一般通过降雨补充种群数量。

雨蜇具有多种功能。它的消化液腐蚀性极弱,但其中含有多种消化酶,有较好的除菌除臭效果。因此雨都茅厕下的粪池通常会带有2-3只雨蜇处理排泄物,其中被稀释的粪臭素具备增香作用。除此之外,雨蜇的胃可以被制作成享誉雨都的特色食物雨蜇皮,其口感与海蜇皮类似。雨蜇体内的凝胶物质可以搭配多种果汁制成雨冻,形似前厅食物果冻;它也可以用来抽丝,凝固,制成雨都特色布料雨丝,用它制成的衣物比热容大,十分冰凉;雨丝也可以用来煮面。

长期接触雨蜇具备一定危险性。曾有一牧童在与雨蜇游玩期间不慎落水,待到两天两夜后被发现时已经全身透明软化,经抢救无效后化作一滩水在雨中消逝。后人根据其症状将其命名为化雨病

雨鳅
雨鳅是一种类似前厅鳗鱼的透明水生动物。一生可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 鱼苗期:这个时期的雨鳅体长在1-2 ㎝,生活在浅海区域,以水中的浮游生物为食。肉质十分鲜美,与雨丝搭配可制成雨都名菜——明玉面。
  • 成长期:雨鳅在长至1 m左右时便会跃入乾坤海并不断深潜。所有关于探寻雨鳅去向的研究全部宣告失败,目前最广泛的猜测是雨鳅进入了一个只有它们能进入的岛屿。这个时期的雨鳅肉煮熟后呈白色,鱼刺易脱,常用来制作盖饭或鱼汤。
  • 化龙期:在降雨的一年后,雨鳅会集体溯洄至清台山上的天然瀑布——龙门。此时的雨鳅普遍长至6-7 m,肉质极硬,一般被用作饲料。雨鳅会不顾一切冲刺龙门,由于龙门的地势,一般二三年只有一只雨鳅能有幸冲上龙门。此时天降滂雨,一道闪电霹在那只雨鳅身上。雨鳅瞬息疯长,蜕升成一只长达数十米,四爪三指的蛟龙,旋即盘上云间,再也不见踪影。

“天雨粟,春风饶”


每年除夕夜后,雨都居民都会举行祈雨仪式。雨都人将新年第一场雨称为“头春”,这场大雨降下的雨鳅数量几乎达到全年的30%,因此化龙也多在这时中进行。雨都人就在这场雨中一边哼着闽南民谣,一边用竹篮筛网承接上天的礼物。

影刻

准确来说,影刻是补匠会所掌握的特殊技艺。这一技艺脱胎于Phenomenon C-17Object C-29

流星
雨都史料统11共记载了11次降落在岛屿上的流星,这些流星实际上是Phenomenon C-17造成的破碎层级。其中总计3次流星坠落形成的遗址上保留有失落一族的痕迹,是研究失落一族的宝贵一手史料。最近一次坠落的流星是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在某层级的实验室,也是我们众多仪器的来源。

第8次流星坠落形成的遗址上因特殊原因形成了一个“原液喷泉”,喷泉具体表现为填充物质就会生成与其质量相等的原液。雨都历258年一位文人李川(236年-308年)发现了原液可以修复物体的性质,由此发明了影刻技术。

李川在此之后开了一家补匠铺,专为人家修补破损物品,这也是后来补匠会的雏形。声名大噪之后,许多人慕名前来求学,李川倾囊相授。但大多数人由于不能坚持半途而废,只有李川唯一亲传弟子温故应承袭了李川的影刻技术,加以改良,使得普通人也能学会;并创办补匠会,将这门技艺发扬光大。

李川死后,因其功高至伟,身化填星(详见 蜕升化形-擢星)。至今原液喷泉旁还刻有李川亲笔“星落成井治物遗,愿化彩石补天阙。”其弟子温故应死后化作暗裘星(土卫一),直至50年后才被奇才南流景所发明的天文望远镜观测到。


现代影刻技术需要使用者透过一枚灌注了原液稀释溶液的水透镜在阳光下观察破损物品,待视野内景象变为奇异的光影线条,再利用原液进行补充。初学者往往无法辨别光影线条传达的信息导致错漏百出。

若想精进影刻,达到修补精微零件,甚至修复生命体的水平,则需要练习古法影刻。古法影刻首先要将原液灌注双眼,这一步骤很可能导致双眼致盲。若第一步成功,影刻者双眼上会多出一层可活动的透明眼睑。补匠会每年都会召开补匠大比招募这些特殊人才。

虚空洋流

我们曾多次派遣探索队勘测雨都外部的蓝色通道,但探索队成员多次全体失踪。S.N深索队在一次勘测中发现了“虚空洋流”现象。

岛屿搜寻记录#编号:幺俩

日期:雨都历401年7月3日

目标:荷花渡

探索队伍:S.N.探索队-2组SpeedNoclippers

小队成员:陈秋池 焦青争

事先准备:两名队员各配备一对有线通讯耳机,胸前佩带便携式摄像头,穿戴深潜设备,并绑上60 ㎞的电榄,队员自赤道进入蓝色通道。


<视频记录开始>

焦青争&陈秋池:报告指挥部,我已出界,感觉良好。

雨都指挥部:通讯正常,请继续前进,尝试寻找白色亮光。

焦青争&陈秋池:收到!

<省略5小时23分3秒无用信息>

焦青争:发现前方存在白色亮光。

陈秋池:正在接近亮光中。

<画面定格在陈秋池的手攫住亮光>

雨都指挥部:呼叫探员,呼叫探员!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一阵乱码>

<视频记录结束>


任务结果:探员陈秋池失踪,推测其已切入荷花渡。探员焦青争安全返回。

取得成果:据当事人之一焦青争回忆:其在陈秋池接触亮光时观察到蓝色通道虚空空中产生了强烈波动,形状类似一条通道;并且同时感受到使用人造诺克立普贴时的眩晕感。其在察觉后迅速退出虚空洋流的覆盖范围,因此避免了切入荷花渡。据他亲口描述:“陈秋池应该也察觉到了,之所以没出来,大概率速切瘾犯了。”


有了这次的经验,我们又进行了多次勘测,总结出这一现象的规律:
虚空洋流是一种广泛发生于蓝色通道虚空中的现象,并且似乎仅在群岛外部存在。它会在蓝色通道中迅速形成一个涌道结构,并将身处其中的流浪者随机送入某个岛屿。流浪者在传送过程中会感受到强烈的眩晕。流浪者切入的岛屿与其在虚空洋流发生前身处的环境直接挂钩。
  • 无事件发生:随机切入某个岛屿
  • 虚空中存在白色亮光:荷花渡
  • 流浪者正在深潜:流奶与蜜之地
  • 更多情况有待探索

蜕升化形

“蜕升化形”是对该岛屿内生命形态改变现象的统称,可笼统分为三种。

化妖
化妖现象常发生于大雨中出生的动物身上,被认为是“落雨”现象的副产物,一共可分为三个阶段。

  • 胎化易形:胎儿在母体/卵内发育时有极小概率发生变异,使其生出鳞片、毛发变红并且体态逐渐朝人形靠近。这类妖胎通常会在降雨时出生。
  • 开光启智:在胎儿1岁时神经系统会开始大幅度生长,毛发逐渐被带有神经的结缔组织代替,这类变化通常持续到14岁。胎儿的智力在此阶段高速发展,达到24岁成年人的水平,并且可以操控自身绝大部分肌肉。
  • 结鳞生发:在胎儿16岁到20岁存在一段快速生长期。由于14岁以前绝大部分营养都供给神经系统,因此妖胎普遍较矮。16岁以后的快速生长期会使其身高、体格大幅增长,达到平均身高2.1 m;毛发生出血管、肌肉,可以自由操控;鳞片迅速变长变硬,并且分化成尖鳞与圆鳞;极少数非爬行类动物可能长出竖瞳以及第二眼睑。

妖无法生育,基因测序显示其多余基因可组成一个全新物种的一个个体。目前正在准备通过克隆技术还原其外貌。

掌管教育的科普司下设有妖灵学堂,专供每年新发现的零星妖族培优学习,相当于前厅中的少年班。雨都内对妖族平等对待,不存在种族歧视。妖族除人类所生继承姓氏外,一般取其母体种族首字作为姓氏。


妖族代表人物:

朱胖(253年-340年),字当康,号净坛居士。对雨都的医学与农业作出巨大贡献,死后化作箕宿。他从大蒜中提炼出葫油(即大蒜素),解决了大创口细菌感染必死的问题。他还在制取酒精的过程中发现了蒙汗酊(即乙醚),为麻醉手术打下基础;同时,他也精通育种技术,培育出了亩产更高的作物,同时也给后世留下宝贵经验。他一生倡导“见微知著”的医学观念,积极传播清创手术,为大众祛魅。

擢星
擢星现象发于对雨都发展存在重大贡献的人身上,其死后身体会化作一发光实体升入天半球,每个发光实体都对应一个前厅星空的星星。若接触发光实体则会浮现出死者生前所作巨大贡献的剪影。

从社会学角度分析,擢星现象看似简单,却为雨都现今淳朴至善的社会风貌奠定了基石。这里的人们相信:举头三尺不一定有神明,举头十里却有先祖的真知灼目。人们在群星熠熠之下,也拥有成为星辰的可能性。

衍怪
衍怪现象多发于动物,是一种长期性的组织异常增生现象。因其初期的微弱性往往被视为某种生理疾病。受影响者会拥有比同类更强大的身体素质以及某些方面的增强。


典型代表为鳞波远主。据古籍记载,鳞波远主生于雨都历102年,是一条雨鳅。在次年冲击龙门失败后并未死亡,而是溯游而下,入归大海。再次有关它的记载是在232年。

这一年,时任格物司监正,通过苏颂所传古籍复原天文钟,并研发出以吸涌(自吸泵)为核心的平面运水系统,功成名就的夕殉道(196年-232年),决定举行一次大航海。当地建筑业巨贾桃源商行的创立家族南家为其制造航船。夕殉道率领其副手田兴道(200年-276年)及一干船员向天进发。

行进途中,夕殉道发现船只变得越来越轻,坚定地认为可以抵达天半球。于是,在大船试图攀上赤道时——船翻了。因低重力并未散架的船罩在海面之上,徒劳的等待其内氧气耗尽。穷途末路之际,鳞波远主出现了。它直接撞烂船壁,将其中人员悉数吞入腹中游回岛屿后吐出,尽管如此,还是有半数船员因患风寒发烧去世了,其中就包括夕殉道。其副手田兴道将航行所得数据进行归纳总结,提出了重力的概念。

夕殉道和田兴道相继化为星辰。后人为了纪念他们的贡献,将这次航行称为“朝闻道”,这条航线称为“天行道”。

地区介绍:

珩山

珩山原名横行山,是一只岁数将近300年的寄居蟹怪。相传其曾在200年前为祸一方,后被鸡妖宫向道镇压,削断六肢,变成了今日的珩山。

山上存在排泄孔会排出珩山体内多余的有机物,因此这里还形成了颇具特色的珩山梯田产业。据说这里产出的作物不仅色泽饱满,还具备一种奇异的鲜甜味。

珩山背后的巨大岩壳与其连为一体,含有丰富的铁矿资源。此外,岩壳深处还存在大量可燃冰、干冰、硝石等资源。硝石可用来制冰以及玻璃,雨都特色冷饮古苏便仰赖于这两种技术。

珩蟹
除此之外,珩山还衍生出一个全新物种——珩蟹。珩蟹出生后无岩壳,需要自主寻找。装备第一个岩壳后,珩蟹便会逐渐与岩壳共生。其内部通道会与岩壳连通,并且形成一个排泄孔。在珩蟹长大的过程中会大量吸食金属元素,促进岩壳成长。珩蟹与岩壳连接的部位会形成一个独特的菌群,以保证岩壳始终与珩蟹背部形状贴合。

珩蟹嘴部唾液腺会高度分化,使其可以吐出泡泡。不同珩蟹生长环境不同,会导致其吐出泡泡的液体粘度,延展性,蒸发率与表面张力不同。珩蟹吐出的泡泡具备乳化作用,可以用来清洁衣物,清洗碗筷,同时也是一种玩具的原材料之一。

碧螺山

碧螺山是一只已经死去的福寿螺怪留下的尸体,螺壳右旋。其体内生物质经过长年累月的细菌分解及雨的净化作用逐渐析出,形成了肥沃的腐殖层。

雨都居民在碧螺山上广种茶树、桑树,每年这里都会出产大量的茶叶、桑椹、蚕丝等物品。山下设有茶室,供客人斗茶及传授茶道。

清台山

清台山是雨都三山之首。曾名青苔山,后因经纶先生许平嗔仙逝于此故化名清台山。

mount

清台垩岩

清台山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势崎岖,山体主要组成部分为白褐色的石灰岩。山上植物多为松柏竹林,菌种众多。每年春季都会有菌农带着猪上山采菌子。

半山腰建有道观栖霖观,其为许平嗔父亲及其好友所建,后经多次修缮,至今仍有道士居住。栖霖观前庭有一块巨石,刻有许先生亲笔“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后人称之为清台

道观外挂有介绍许平嗔生平的卷轴:许灼,字平嗔,号冀光,世称经纶先生。雨都历元年生人,93年溘逝,擢为文曲星。其在21岁下山加入草创阶段的御皇府,担任科普司监正。23岁将道观内万卷藏书悉数摘录出世,并复原了造纸术、活字印刷术等多项技术。36岁开办翰林学院,广纳学子,因材施教。许平嗔一生致力于推广教育,提倡“知行合一”的教学理念,有《灼论》传世。许平嗔下山时居住的晟景楼后来被改为图书馆,以纪念他对教育事业的卓越贡献。

夜明珠

夜明珠,又称“月娘”,是雨都中心代替日月作用的实心发光球体,直径约为3 ㎞。夜明珠具备直接控制雨都内部天气的能力。雨中内的所有水蒸气最终会汇聚到夜明珠内部,再由它形成降雨。我们怀疑它甚至具备一定智慧。

天半球大部分时候都由浓重的蓝色雾气覆盖,如同前厅的天空。惟有清晨及黄昏,夜明珠从雨都上方降至中心或从雨都中心升至上方的过程中,整片天空会由于我们尚未解明的反射路径折射出蓝色通道内的建筑群,如同海市蜃楼。

登月
南华,自号流景,取自古诗“愿为南流景,驰光见我君。”
相传其自小不言,至5岁时偷跑出南家大宛,在龙门上抓住蛟龙的大角,仰天大叫:“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今日我南流景乘龙袭月,除了你这孽障!”(详见《列星传•西方七宿•昴宿》)南流景与夜明珠的孽缘自此开始。

南流景18岁时从翰林学院取得丹士学位毕业,随即研发出望远镜及显微镜。因其广为流传的事迹,他得以召集格物司半数数学丹士共同演算,最终制造出了口径五米的天文望远镜,并且发现了暗裘星。南流景26岁时决定效仿前辈夕殉道到开展大航海,遭到家人强烈反对后,孤身踏着舢板前往天空。

谁曾想,他竟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奇迹般地行至赤道,并且发现了赤道面无重力的现象,借此漂游到了夜明珠上。据野史记载:南流景在抵达赤道时,曾握住一颗祖先的星辰,对着岛屿大喊:“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他后续又在40岁时提出了芥子学说,阐述了万物都是由微粒构成的观点,遭到了学术界强烈的打压与反对。最终在48岁郁郁而终,身化昴宿,一代天骄中道崩殂。相传其死前曾向天高呼:“何事悲酸泪满襟,浮生共是北邙尘!”

S

天南古寺

悬空寺

悬空寺是桃源商行为了显示自身建筑水平以及为僧人提供固定居所而修筑的奇观,位于岛屿正南的峭壁上。

悬空寺中大多为禅宗僧人,修有藏经洞。僧人平时会在藏经洞内种植真菌以供食用,许多雨都居民在佛教节日期间都会带大量素食前来拜谒。除此之外,寺内的生活物品补给都由南家提供。

其下建有船埠,同时也是南家的船体组装地点。目前,南家共建有三艘大船:求道号、飞天号和桃源号。其中,桃源号长期在外巡航,每年补充一次物资,另外两艘都停泊在悬空寺下。桃源号是南家与御皇府为防止人口过剩而进行的旅居生活实验的产物。

秘煌城

秘煌城是雨都当之无愧的经济文化政治中心,建于清台山上的一个巨大盆地之中。

秘煌城从内向外可分为三环,街道交错分布其中。最外环主要为居民区,建筑风格多样,主要为红砖古厝5。中环主要为各类娱乐场所及、餐饮店以及工农业生产基地,这一环的建筑多为桃园商行承包。最内环主要为各类宗教建筑及御皇府。在秘煌城中心,同时也是岛屿的几何中心存在一根雕有蛟龙的华表,是秘煌城的地标性建筑。

街道上有各类商贩游街叫卖,马车夫吆喝揽客,各类货物也多由四通八达的街道运入秘煌城内部。一条大江自东向西横贯秘煌城,大江两岸修有堤坝,江南徽派建筑沿此分布。值得一提的是,雨都内并不存在黄赌毒等黑灰产业。

御皇府

etonv

政治结构示意图

御皇府位于秘煌城中心,下设九司。

司的首领称监正,一正两副。各司总部设于不同厝中,分部广布雨都。

御皇府:实行议会制,负责制定法规,统筹政策。成员由各厝居民民主选举产生。

格物司:由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和生物学家组成。每年御皇府都会下批一定经费供其进行负责科研活动。其与科普司合作教学与人才引进,同时也和伏魔司合作研究奇物。狭义上奇物是指尚未缘明原理的物体、现象,也包括后室、群岛等概念。但目前雨都主流观点认为万物皆奇,只是遵循不同的自然运行。

伏魔司:由统一纲领、训练有素的军人组成,多为僧人。主要负责管理各厝治安、清除高危生物、消防救灾以及收容奇物。

科普司:由教职工组成,下有瀚林学院妖灵学堂两个附属机构。主要负责制定教育方向、编定教材和组织科举考试。雨都教育体系将学位分为白士、青士、墨士、丹士四学位,学科分为理学与心学。

元衡司:由深入民间的经济顾问组成,成员几乎涵盖所有行业。主要负责统一度量衡、宏观调控市场、印发货币(粮食本位)以及进行人口普查。雨都官方货币为雨贝,材质为粗纸,购买力约为4.2元人民币。上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包括流浪者在内雨都共有3502人。

横陌司:主要负责各类证件的颁发、交通线路的规划等。与元衡司联系紧密。

薰渠司:主要负责各类产品的合格性检测,建设及维护公共设施。同时设有工农意见反馈机构,可以一定程度上仲裁行业纠纷。

天宝司:主要负责保护珍稀动物、维护流星遗址、提供丧葬服务等,业务内容驳杂。下设银行,负责保护雨都居民私有财产。

地净司:主要负责保护环境、维护市容、将垃圾集中溶解。

神谛司:主要负责各类宗教事宜的交接。

定海神针

每年春夏之交,岛屿边缘的峭壁都会突然涌现出大量水生动物,包括各种虾蟹螺鱼。并且此时雨都逃逸的速度及频率都大大增加。我们在流星带来的失落一族遗址中发现了描绘相关现象的图文。

结合我们破译的流星遗址中的甲骨文变体古籍《禹书》中的描述,我们大致拼凑出了这支失落一族的历史。他们的祖先于先秦时期切入后室并在此开枝散叶,其传承的历史文化多为夏朝及三皇五帝时期的历史,他们认为先祖切入后室是某种惩罚。在《禹书》中他们将自己及雨都人称为巫觋6的后裔。其中详实地记载了雨都的建设过程及巫裔移民计划,但由于某种原因,这次计划被推迟到了明清时期且巫裔在传承中几乎完全丢失了关于移民计划的记录。为了便于称呼,我们将这支失落一族重编为: 失落巫觋

在一次地质勘测中,B.F.P.F.探索队发现岛屿表面2 ㎞以下埋藏着一根支撑着整个岛屿的巨大支柱。经过多次对比,我们猜测,这根巨大支柱即是当年大禹治水时所用的定海神针。巧合的是,雨都内流传至今的四大名著仅有《西游记》。这次发现与《禹书》中的内容大体贴合,我们据此展开下一步行动——寻找龙宫。

蛟龙入渊行动

日期:雨都历403年4月15日

目标:东海龙宫

队伍成员:驾驶员-M.E.G.探索队-潘幼安、莫桐,先锋探员-U.E.C探索队-沐妤安、苏梧,联络员-E.O.A.探索队-林惊羽

事先准备:技术人员为蛟龙号潜艇接驳电线,五名队员搭载蛟龙号潜艇于悬空寺下的船埠开始下潜。


<视频记录开始>

全体:报告指挥部,我已出界,状态良好。

雨都指挥部:保持下潜状态。

<下潜1000米>

<下潜2000米>

……

<下潜63000米>

林惊羽:报告总部,前方海域观测到大面积阴影。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雨都指挥部:总部收到,请先锋探员出舱侦测。

沐妤安&苏梧:收到!

<二人出舱向前行进>

<画面中出现一条自下而上向前延伸的巨大锁链>

沐妤安:前方出现状况,请求继续前进。

雨都指挥部:允许,请二位探员继续前进。

<沐妤安和苏梧保持前后队形沿锁链继续前进>

<大量海水扑来,巨大不明物体正在接近>

苏梧:侦测到可能存在危险,请求撤离。

沐妤安:不,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沐妤安的时间聚焦在前方形似章鱼的巨大红色阴影上>

<前方传来一阵古怪的声音>

沐妤安:祂在呼唤我,祂在呼唤……

<沐妤安径直向前游去,疑似受到某种精神影响>

雨都指挥部:探员沐妤安,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画面开始失真,出现大量噪点>

雨都指挥部:所有队员,立即撤离!立即撤离!

<巨大实体瞬间闪烁红光,画面黑屏>

<视频记录结束>


任务结果:沐妤安当场死亡,死因未知。苏梧双眼失明,罹患臆症。其余三名队员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身心损伤。
取得成果:跟据苏梧的军令状,U.E.C.技术人员已将其制作成赫尔墨斯装置并进行切行实验,遗憾的是,这次尝试依然失败。

视频资料显示,巨大实体外观为红色长发,身体覆盖鳞片的类人生物。而这些特征与妖族所携带变异特征高度相似。通过对那段怪异音频进行语言分析,我们发现其余古汉语的发音高度相似,大意为:灭。

该实体的特征与《禹书•神篇》中关于共工的描述基本一致,但不知为何,其中并未记载共工被囚禁在蓝色通道的原因。根据古代传说,我们大致拼凑出事情的脉络:共工与颛顼争夺帝位不成,又触动不周山,遂被联合囚禁在此处。

如此一来,很多现象都有了解释。雨都的逃逸是因为共工试图挣脱锁链,拖拽定海神针运动。大量水生动物上迁是因为共工运动过于剧烈。恐怕共工挣脱枷锁之日,就是雨都覆灭之时。出于种种考量,我们目前已严令禁止向下探索。


以下内容摘自潘幼安的任务报告
……
请允许我以极其主观的语言描述那个东西,祂根本没有理性而言。

最开始的时候,我感受到震动,如同地震前兆一般的震动。玻璃罩深处的那团乌云在不断扩散,前方的两个人影在阴影缓缓蠕动,直至消失不见。再后来,是一抹红色。一抹如同血一样渗人的红色,点燃了海洋。我的眼睛瞬间灼烧起来,血管组成的蛛网紧紧地勒住我的眼球,像是要把玻璃体挤出来。我无比清楚地意识到我必须转头,但我做不到。那个巨大而又古怪的生命体在我眼中逐渐崩溃。红色的触手,鳞片,人体,章鱼,鳞片……我的瞳孔好像瞬间分裂成了无数个,每个瞳孔都聚焦在不同的地方。我想闭眼,但是眼前一直有只嗡嗡乱叫的飞蚊,我要拍死它,所以我不能闭眼。

突然间,一片血光闪过,那个东西睁开了眼睛。我的瞳孔瞬间又变成一个,与祂对视。我发现自己又能移动了,但是驾驶舱里一片寂静。操作台,咖啡杯,椅子,氧气罐……一切都保持原来的模样,但我依然能感受到震动。我找遍一切的东西,最后发现,那个震动的东西,是我的眼睛。

就这样,再说下去我要疯了。
……


后续计划:继续解读甲骨文古籍,寻找巫觋。

|切行方式

入口:

  • 从C层级落入水面有概率直接切入雨都。
  • 在蓝色通道中上浮时遭遇虚空洋流会切入雨都。

流浪者切入雨都必定会伴随一场大雨。雨都文化认为大雨是吉兆,同时其祖先切入时也伴随大雨。在这两种文化因素的影响下,我们得以顺利与雨都官方建立合作关系。

出口:

  • 遭遇虚空洋流现象会切入其他岛屿。

|关于我们

关于名称:你好,我们是雨都临时互助小组the Team of Temporary Mutual Assistance in the Rainland

关于目标:我们的目标有且仅有两个:一、保护人类,二、探索群岛。

关于成员:如同初入后室那般,在群岛,人们再次联合起来。自2010年第一位流浪者坠入雨都至今,我们已成为一个成员超过400人,科研水平极强的组织。我们的成员来自不同层级,不同组织,M.E.G.,B.N.T.G.,B.F.P.F.,U.E.C.,正电子粒子科技有限公司,红星建筑队,速切玩家,躯,帕拉斯研究所……无论后室中存在多少恩怨纠纷,在全新的危机面前,我们再次成为一个整体。当然,即使你不隶属于任何组织,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成为我们的一员。

请容许我引用监督者A的话:人类之间的结合Combined between the Human。在后室,我们已经见证太多无所谓的纠纷、矛盾甚至战争。各大组织间因为不同的理念、利益相互争斗,对与错,是与非早已不再重要,只有刻骨铭心的仇恨。我们已经忘记了初心。

而在这里,我看到了新的可能性——别以为我是什么大人物,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文档编撰员,仅此而已。在这片未知的群岛,人们得放下隔阂,重新审视自己,探索世界。不论过去,不论后室,请在这里拥抱你的新家,拥抱全新的你,失去归途的流浪者。

总之,欢迎来到雨都

IMG_20240224_170903.jpg

春夜喜雨
















































速报

哈哈近期,我们开展“钓鱼”计划,将有线信号接收器投放至境外,旨在建立与其他群岛的稳定通讯网络。在一次虚空洋流现象中,我们收到了来自基站点的信息:广播 11:关于群岛信号及第二版岛屿分级组件。对此,文档编撰员许河严表示:你怎么不早点来,那个div块我搓了3个小时啊!!!

CN-logo-alt-white.png

雨都临时互助小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