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水龙城
评分: +48+x


自我在这无序的世界出生的那天起,父母就给我的名字取为龙,因为他们希望我如同龙一样坚韧、强大。但我始终未曾真正见过龙,也从未知晓龙究竟为何如此强大。

在我有机会开口询问父母龙究竟为何物之前,湛蓝色的海洋便从四面八方灌满了我的房间。


浸水龙城岛屿
生存难度:
变化
环境安全度:
动荡
实体威胁度:
交通便利度:
困难
定居信息:
少量定居点。
资源情况:
极度丰富。
信号强度:
none-placeholder


岛屿基本情况

backupKowloon.png

龙城岛的示意图

jiulongmiwu

笼罩于龙城外围的迷雾。

在迷雾丛生的海域之中,有着一座不断下沉的城市岛屿,他便是“龙城”岛。龙城是一个无比重要的资源岛屿,其名字源自城市内诸多店铺的名称中有着龙城二字。

整体上看,龙城岛是一座遭到严重水浸的岛屿城市,其内总共有着四个主要的区域。岛屿的最外围是交错的沙滩与滩涂地,向着沙滩的中心走去便可到达内城区。城区早已被蓝色通道浸润,并且仍在不断下沉,无数建筑的碎块伴随着沙土沉积在岛中心巨大的地坑中,而一些新生的建筑则如同浮萍一般悬浮于蓝色通道之上,为向着内城区前进之人提供了落足之处。

我问向老人,“龙城为什么要叫做龙城?”,他只笑笑不说话。

我又问道:“这里有龙么?”,忽然间,他那沧桑的面庞下浮现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有,等你养好了去城里面看看吧。”,他如是说,为我盖好缝缝补补的被子便佝偻着背离开了。

外围海滩

jiulongrabbish

堆满各种垃圾的海滩。

不同于危机四伏、不断变化的内城区,外围海滩相对安全、平稳,也是大多数拾荒者们生活的地方。大量的建筑碎块与垃圾在湛蓝色的海洋上漂流,最终都在潮汐的推搡下沉积在了海滩之上,拾荒者们便在这些垃圾之中寻找着尚有价值的物品。然而,这样的工作一直是徒劳的、低效的,在经过海水的浸泡后,这些垃圾又还能有多少价值?

jiulongbox

为探险者准备的饭盒与饮料(捡来的)。

除了随处可见的垃圾外,海滩处还可见拾荒者们搭建的一个个营地,他们以垃圾中的建筑碎块搭建出尚且可避风挡雨的帐篷或是小屋以供居住。由于海滩上可获取的资源实在有限,绝大多数年轻力壮的拾荒者们仍需进入内城区搜寻物资,留在营地内的大都是老人与孩子。通常而言,进入内城区的探索者们会在邻近营地的高楼活动,每天晚上他们都会将今天搜得的物资装在竹篮或帆布包内,再绑上绳索,通过高楼的窗户将这些物资绳降至地面层,家里的其他人会在地面层接过物资拿去售卖或交换,并将装有晚餐的食盒和日用品放进包内,随后探索者们会把这些装有补给的包裹拉回去。每到傍晚,在邻近营地的高楼内就能看到一条条绳索宛若升降机一般上下浮动,在楼内的探索者与留于营地的家属们会大声喊话交流,而一些收到不错物资的家庭也可能就地售卖他们的物品,届时这些高楼下就宛如集市一般热闹。

我在海滩附近捡到了一个相机,它居然还能用,令人惊讶。这让我对于这些湿漉漉的垃圾堆刮目相看了。

jiulongfood

我的第一张照片拍给了这些为远行者准备餐食的人们,不知为何,我想到了我曾经的父母。

接我养伤的老人家的孩子也回来了,明天我可以跟着他一起去内城区看看了。

我真的能看到龙么?

龙城的内部城区

考虑到内城区的危险,并没有人在内城区定居,但拾荒者们每天都会深入内城区探寻资源以便生存和交易。由于过度潮湿的环境,这里的食物大多已经腐败,但那些日用品和小型电子/机械设备大多尚可使用,一些不易腐败、耐存储的罐头和袋装佐料也可在此处寻得,在交易市场中,这些都是极受欢迎的货物。但我真正想看到的,仍然是龙。

不同于相对安全、平稳的外围海滩,内城区一直处于变化与塌缩之中,既往的路线或者经验随时可能失效,原本安全的街道也可能在一阵暴风雨后变得逼仄、危险。对于内城区之中的路线和区域的记载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我们仍需了解这个区域的显著特点才能在探索过程中保证自身的安全。

建筑特点

jiulongalley

白天也如黑夜一般的狭窄小巷。

从沙滩之中的浮桥便可一路走向内城区之中,期间需不断注意不要踏空,否则便会一头坠入无底的蓝色通道之中。很快无数居民楼与平房开始从视野中出现,脚下的道路也由浮桥变成了一条条街道和巷道,此时便不再那么容易一脚踏空至深水之中。诸多楼栋的高层林立着大量不知名的广告牌,牌子上的字迹均因未经维护和雨水的冲刷而无法辨认,混乱的电线网络以这些广告牌为中心,在城区上空织起了一张巨大的网,其上还悬挂着许多未干的衣物,伴随着浓雾的阻拦,即便在晴天,也不会有一丝阳光透射过这广告牌和电线织成的大网,内城区维持着死亡一般的黑暗与寂静。

在穿越过一个又一个街道与门厅之后,已经难以分辨自己到底处于内城区哪个方位,又是在哪一楼层,甚至连自己在室内还是室外都无法辨清。唯一的感觉便是,不知是室外的街道还是楼层内的楼道变得越来越窄,原先并排行走的众人此时也侧着身子穿过一个又一个小巷,无数遭到随意弃置的建材、垃圾阻塞了通道,而那些扩建出来的菜园、神庙更是让队伍寸步难行。无言的沉默与窒息感灌满了每个人的肺部,即便是看起来尚且宽敞的房间,进去之后可能也塞满了各种集装箱与生活垃圾,稍有不慎便会被压在其下不得动弹。

当众人都快感到喘不过来气时,一排透着光线的窗户在眼前浮现,大家倚靠着窗户歇息,交流着今天的收获。靠着窗户便能看到下方的营地,此处便是拾荒者们歇息与吃饭的休息站,他们每天在压抑的城区内穿行,试图在成山的垃圾堆中宛若大海捞针一般搜寻到一点物资,最后在这个靠着窗户、略显透亮的狭窄空间小憩,和家里人、队友们闲聊几句,这便是他们一成不变的生活。

气候特点

jiulonghuinan

遭遇返潮现象的房间。

在我们熟睡时,淅淅沥沥的雨声逐渐响起,即便身着厚衣,我却也感到了一丝凉意。波动的温度与频繁的降水使得内部城区极度潮湿,终年笼罩于迷雾之中。我依稀记得这样气候被称之为“回南天”或是“返潮”。仅仅是倚靠着墙壁小憩了一会,周遭的墙壁上、天花板上以及背后的玻璃窗上就蒙上了厚厚的水雾,一些水滴滴在了熟睡的人头上,大家这才意识到该返程了。

淅淅沥沥的雨声逐渐被呼啸的风声掩盖住,从天花板上滴下的不再是水滴,而是成股的水流,所有人在看到排水口处的漩涡之后便更进一步加快了脚步,谁知道这栋楼在什么时候会被彻底淹没?然而下楼的路却不会那么一帆风顺,原先畅通无阻的楼道在灌水之后变得危机四伏,铺着瓷砖的房间开始变得湿滑,而下楼的楼梯却被肮脏的污水淹没,任谁都不想也不敢潜入其中。当我们在看似户外的步道中快步前行时,下水井盖都已被上升的水位顶开,稍有不慎踏入其中便不可能再爬出来;一根根裸露的电线在大风的撕扯下掉落在水中,形成了一个个强电压区,阻止着我们的前进,迫使我们不断绕行。

当一声惊雷响起之时,狂风夹杂着暴雨向着我们袭来。我的衣服开始在这暴雨中逐渐融化,那些雨水溅在我的皮肤上如同灼伤一般疼痛;无数高楼在我们面前倒塌,地面也开始布满裂痕,仅仅是轻踏其上便会陷入一个坑洞之中,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躲进一个在风雨中不断颤抖的小平房之中不断祈祷。面对这样疯狂的灾害,我们又能做到什么呢?

在暴风雨之中,我们只能无助地祈祷。

jiulongheavyrain

但在强大的龙城庇佑之下,我们得以度过风暴。

生长的建筑

我曾有过疑惑,纵使不断下沉,龙城也没有完全坠入蓝色通道之中,那些高耸入云的楼房即便下沉了三十多层也没有彻底沉入海中,难道他们真是通天的巨塔?但在暴风雨过后,在我们颤抖着推开小房的门后,我的疑虑烟消云散了。

在那些倒塌建筑的残骸上,无数的平房、小楼房如同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茁壮生长,他们就如同一个个蘑菇般大小,用手便可托举起,甚是可爱;然而当我回头望向庇佑了我们的平房后,我却发现他竟是如此高大,不,他在风雨之中变得更高、更稳固了,那些在风雨之中发出异响的钢筋、木梁都已断裂,但那些新生的骨架填补了空缺,同行的人告诉我,这栋小房子是个好苗子,他迟早会生长成直插云天的高楼。

风暴与酸蚀,未曾打倒他。

即便一度残缺与下沉,无论被毁灭多少次,龙城也能在废墟之中重获新生。

而那些未曾彻底杀死他的,只会让他在一次次的重生中更加强大。

龙城的其他部分

此去一行,出行者有十数人,而回来的却只有五人,我们都希望我们只是走散了,但大家都知道世上不会有如此幸运之事。在略做休整之后,所有从龙城内获取的资源都要拿出去售卖、交换,因为龙城几乎不产出食物,因此只能通过和其他岛屿的住民交易获取粮食。我有幸也跟随商队前往了龙城的几条商旅要道。

龙城街市

tongqing

龙城生产的香料包,价格不菲。

龙城街市原名高楼街市,位于龙城东部沙滩与沉积层的交界处,是一座由倒塌的高楼构成的跨海桥梁,现如今主要用于进行各种贸易活动。这座倒塌的高楼可能有着数百层楼高,以至于他跨越海洋直接坠倒在了另一座岛屿之上,也正因如此,他成为了连接两座岛屿的桥梁。

由于高楼内的房屋结构受损不是非常严重,两座岛屿内的居民会利用保存尚且完好的房间摆摊设铺,售卖着各种商品。龙城的居民会在此售卖各种加工后的食物与建材,叉烧、鱼丸、腊肠、罐头以及各种调味料是这里最受欢迎加工食品,各种利用回收材料制成的小刀、菜刀、钢管斧、铁铲也十分常见,这都得益于龙城内发掘出的各种现代化的小型器械;而其他岛屿的食材也会通过这一道路运送至街市内的饭店和食品加工作坊,以弥补龙城紧缺的食物。

在这里摆摊开店的居民们喜欢从龙城内部取下原有商家的挂牌进行使用,这些挂牌无一例外都用汉语书写着“龙城某某商铺”或是“龙城饭店”等字样。随着龙城岛的居民与其他岛屿的居民交流日益增多,龙城的名号便这样广为传播,龙城也成为了这座岛屿的正式名称,而这座街市也由原来的高楼街市被更名为了龙城街市。

我为在这里辛勤劳作的居民们拍了一张照片,他们之中很多人都在前几日的风暴中丧失了亲人或伴侣。

jiulongzuofang

我拿着照片,心中的情绪仿若拧成了一团,难以言表。

“在想什么呢,小伙子?”,老人看着我的面庞发问。

“他们都丧失了亲人…为什么?”

“因为这里的生活就是这样,向前看吧,小伙子。”

铁树雨林

jiulongirontree

在海边生长的铁树(尚未成群)。

龙城的东南部是整个龙城唯一有着植物生长的地区,但这些植物却似乎和我们正常认知中的“绿植”不太相同。这些植物从沙滩一路生长至远海处,树木之间彼此紧挨在一起阻断了水流的通过,在蓝色通道之中形成了类似于堤坝的结构。搀扶着这些树木,小心地踩在堤坝上,便可向远海处走去,最终能走到一片热带雨林之中。这里已是另一座岛的边缘处,有一些岛民会租用或购买雨林居民的特制小船往返两座岛屿之间,但在堤坝上背货、运货的居民也不在少数。

然而若仔细观察这些树木便可察觉出不对劲,这些树木的硬度极高,树皮里面全是钢管和钢筋,有一些铁树上甚至会长出窗户。拾荒者戏称这些树木为“铁树”,他们会在铁树还在幼苗的阶段,尚没有那么高大之时就将整棵铁树连根拔起,运到街市内烧制成各种铁器,通过这样的方式得到的器材在各方面都要优于用回收材料制成的铁器。

然而铁树的扩张却给另一岛屿的居民带来了困扰,只因铁树也在他们的热带雨林中肆意生长,并严重干扰了其他树木以及作物的生长。雨林区生长的作物正是龙城急需的粮食资源,因而龙城的居民正在收集内城区的酸雨帮助雨林的居民们控制铁树的无序扩张。

高空悬索

jiulongsuodao

通向浮空岛的索道。

在龙城的北部高楼,有着由数十条钢筋组成的空中铁索桥,沿着这些空中索桥便可到达一座浮空的神秘岛屿。这些钢筋在浮空中数次交汇,形成了交联的网状结构,部分钢筋的汇聚点可用于暂时歇息。据传这些离奇的索道源自这座浮空岛屿与龙城的数次撞击事件,当时龙城的钢筋在撞击后嵌入了浮空岛内,在浮岛飘走后跟随着浮岛被逐渐拉扯到浓雾之中。

龙城与浮岛的居民需要通过这条索桥往来,为了方便交易,行商们会背上厚厚的背包装上货物,双手紧握着钢索宛若走着钢丝般前进,在遇到铁索交汇处时暂歇。整个过程都在高悬的天空之中进行,若没有过人的胆识与极佳的体力,断然难以负重走完这段路程。回程时这些行商们则会装着满满的订单闲庭信步地快步走回,全然不似向上攀爬一般的举步维艰。对于不在街市经商的北部居民来说,在此处由浮空岛运来的食物便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关键。

“小伙子,就送到这吧,前面的路你别走了,太危险了。”

“大哥,既然这么危险,你为什么天天走都不怕呢?”

“怕?怕也要吃饭啊。再说了,前面的风景可好看着呢。”

“怎么好看?”

“只要向前看,一切风景都是美的。”

祭奠与送行

在龙城,拾荒者从来不是一个轻易的工作,谁也不敢保证明天还能不能从城区中安然归来。每到月底,各个社区会聚在一起祭奠那些在龙城中消逝的亲属们,并在家中陪伴他们走完最后一程。对于龙城的居民而言,没有细致繁琐的流程,各家各户只需献上些微的贡品,一杯酒、几粒米甚至是一朵纸花足矣。老者们会将贡品摆放在简易的祭台之上,点上香,各家各户各取一根带回家,就算是带着死者的亡魂归家了。

归家后,拾荒者们会端上早已准备好的少量餐食与几张黄纸,在简单的交代完生前未曾说的话后,餐食抛于龙城的水中,黄纸焚尽,便算是为亡者送行了。一切从简,尽可能不浪费,这便是拾荒者们朴素的祭奠。第二天,大家便会继续回归正常的生活,而那些逝去者,便如同那些燃尽的黄纸一般,仿若烟消云散,不见踪影。

自我收拾行李离开前,我再去那日的小房子处看了一眼,很不幸,他没撑过新来的一场风暴,化作了一片废墟。

在和老人告别后,他的儿子送我到街市之后便转身又走向了龙城。我望向他的背影,不知我下次再来龙城时,是否还能见到他?

jiulongzijing

在倒塌小房子的废墟上,铁树花恣意盛开。

我远远望向龙城,我想,龙城美丽又强大,风暴与酸蚀都无法打败他,或许他就是真正的龙。

但这份美丽,却又是如此残酷而又沉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