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晖卷
评分: +34+x
prisvg1

帕拉斯研究所实体追踪报告PLS-T-10


目标名称:“墨人” / “墨者”
追踪时间:2010.08.14 - 2010.09.27
派遣小队:PSD-24 - “斧皴”


任务简报:自2010年始,后室C层群内的宜居地带(包括但不限于层级及层级的宜居部分)便开始不断出现原因未知的人口失踪事件,鉴于失联时间较长,所有已无音讯的流浪者及救援人员皆已被M.E.G.官方假定为罹难。但随着调查记录的不断更新,我们便开始察觉到通用公共数据库(GPD)内出现的异常和一种全新实体的踪迹。

很不幸,我们无法将GPD内如此支离破碎的各种异常信息乃至其中出现的和蓝色通道与所谓“岛屿”的求救信息进行有效串联。唯一可以肯定的事实是,它们所描述的岛屿都有着以下共同点:

  • 在蓝色通道广阔无垠的“大洋”中,这些“岛屿”皆与任何已知的层级碎片或是层级区块相隔绝;
  • 岛屿边境迷雾满溢,但其中渗透的幽蓝色与层级定位系统(LPS)的测定皆表明其位于蓝色通道内;
  • 不少求援信息声称该“群岛”内疑似拥有一座作为中心的枢纽性质岛屿,并且切入其中的流浪者已形成小型聚落,并利用一可能存在的封闭网络建立了独立数据库;
  • 不论如何,任何具有强切行性质的切行工具在“群岛”中皆已失去了效力,包括诺克立普贴

此外,罹难者的随身摄影设备与数据库异常中都出现了一种通身黑白且略显透明之实体的相片,而多数接手了含有该实体照片的人员在不等的时间内也凭空消失。我们推测:与这些异常设备进行长时间的接触极有可能会致使人员强制切入与失踪者所在区域相同的区块,而对该实体(又唤作“墨人”、“墨者”)的追踪或许有益于我们对“群岛”相关谜团的破解。


切行方式:与含“墨人” / “墨者”照片的电子设备进行接触
切入点:不明
……
状况回报:小队失联

unfinishedarea.jpg

浮游于虚空中……



访问群岛局域数据库:
请求通过……


Island
05

生存等级生存等級
syntax error near `∞)/3 < 0`syntax error near `∞)/3 >= `syntax error near `∞)/3 >= `syntax error near `∞)/3 >= `syntax error near `∞)/3 >= `syntax error near `∞)/3 >= `

逃离逃離:∞/5
syntax error near `∞ == 0`syntax error near `∞ == 1`syntax error near `∞ == 2`syntax error near `∞ == 3`syntax error near `∞ == 4`syntax error near `∞ == 5`syntax error near `∞ == 0`syntax error near `∞ == 1`syntax error near `∞ == 2`syntax error near `∞ == 3`syntax error near `∞ == 4`syntax error near `∞ == 5`

环境環境:5/5
死区死區

实体實體:3/5
大量敌意存在大量敵意存在

岛屿概览:

墨卷岛,亦称作“元晖卷”是后室内“蓝色通道”域中一封闭区块内的大型“岛屿”,与“群岛局域数据库”Archipelago Local Database(A.L.D.)内已记录各岛屿不同的是,该岛屿拥有更为广阔的面积和晕染全境的黑白色调,且与“群岛”内的各已知岛屿相去甚远。

“元晖卷”岛及附属其的“皎白洋”区域全境氧气水平低于0.5%,相对而言,空气成分中最多的当属氮气(98%以上);其相对湿度在50%至60%上下浮动。尽管其中的气氛组成显然不适合前厅生物的生存,但一种名为“墨迹化”(见“岛屿特征”一栏)的不可逆生物机体重构过程让包含人类在内的一些非原生生命体得以在此存在。

自“元晖卷”的部分海岸线观察,结合其自身并未拥有非欧几里得性质的事实可以确定:该岛屿比其他任何隶属于“蓝色通道诸岛”的岛屿都更接近“群岛”迷雾边境的幕墙,而且在该岛屿范围内,使用任何观察设备无一例外地都可以远眺到迷雾幕墙处若隐若现的闪烁灯火,曾有隶属于“元晖卷”最大流浪者聚落——“早春道”的探索小队与原生实体之中的“楫舟子”沟通,意图探索幕墙处的灯火来自何方,但在小队穿过幕墙的那一刻,他们便回到了“楫舟子”的泊船处。

除外围部分区域外,“元晖卷”岛屿自身表观上皆呈现着中国古典水墨画的状貌,不过其中各事物的形体维度仍维持在三维的状态。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元晖卷”岛屿的中央存在一呈圆环状的石质飘浮区块,该区块下存在着极为湍急的液氮瀑布,此瀑布夹杂着稀薄水汽构成了规模庞大的冰雾,并随着液氮瀑布的冲刷被带入下方的“无底白洞”中,任何对该“白洞”内物质去向的观测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因为现有的设备都在这处“岛屿”内最低温区域(-196°C)内停止了运转。但“早春道”聚落内的原帕拉斯研究所M.E.G.的研究人员皆表示其中的冰雾很有可能被此“白洞”抛射至了“岛屿”上方,并最终因升温形成了沉降水雾,构成了紧密挟裹着整个“元晖卷”岛屿乃至所有“蓝色通道诸岛”的迷雾幕墙。


岛屿特征

作为一座大型“岛屿”,“元晖卷”上已经诞生了诸如“早春道”的大型聚落及数个小型聚落,但与“岛屿”上已存留恒久的原生实体——真正的“墨人”所构成的“林泉路”相比,这些新生的聚落对“元晖卷”的了解尚属初识鸿蒙。而属于“前厅”乃至他们原来所在的宜居层级的多数生活方式,在这里皆遭颠覆。但在空间的无序程度上,这里却不及后室的他处,即便它有着自己的独特地形和“林泉路”的黎民们对这里的地理特征所赋予的全新描述体系。

岛内大型结构

皎白洋

作为“岛屿”内最为庞大,占地最广的一片水域,“皎白洋”并未像水墨画中所绘一般如此广阔无垠,浩荡茫然,伴随湖中水位的升降,不少黑如发丝,与前厅同类无异却更为硕大的荇菜簇会浮现于奶白色的湖中波涛中。当然,这样的荇菜是可供食用的,其自身无需调味,便已渗透着类似贻贝的鲜香。这一点或许从皎白洋自身湖水的水质得到解答,因为皎白洋自身的湖水确乎与某些哺乳动物所熬制的“高汤”存在相似之处——泛奶白色,具备咸香。尽管“早春道”的研究部门仍未明确这些湖水的真正来处,但流浪者对其长期饮用而无大碍的事实已证明了它的无害性。

坐落于湖中央的便是石质圆环与液氮瀑布,在此,骨汤质的湖水便消失不见,变为了物质全然不同的液氮。伫立于为汉白玉色雕栏环抱的石环,远眺而目所得皆为冰雾与银浆四合的世界,唯有俯身所见放为一泻千里,奔流无涯的清冷银河。但圆环下的深井并非单调的白色,而伴有被焦墨枯墨斑驳了的白云石壁。

“早春道”聚落中的人们中的传言曾道:这口满眼白色的深井之尽头便是诸如白也无涯乳白天空创世巨擘的全新世界,曾有“思乡心切”亦或是想念外部世界的流浪者试图跃入其中以逃离迷雾包围的“元晖卷”岛,但最终却落得了重返原点并精神失常的下场。

窠石平远

窠石平远是“林泉路”中的“墨人”们对“元晖卷”岛内最为平坦的陆地部分的称呼,不同于一般平原的是,窠石平远上不规则地出现了大量相对面积很小却分布极为广泛密集的开口石笋状凹凼。这些凹凼被“墨人们”称作“元晖”,亦即本“岛屿”之名称的由来。“墨人们”会择“元晖”数目更多的地方而居,因为它们是“元晖卷”中最为重要的发热器材。

窠石平远的表面近八成区域皆为生有苔藓,尚待演化的山岩构成,其之前是否为某座巨型山体的一部分已无从知晓,但在苔藓层上却滋生了“元晖卷”上绝大多数的粮食作物,进而蕴育了各色从未在“群岛”外部发现过的“水墨物种”,最终,养育了整个“林泉路”的“墨人”们,并为他们提供了各类肉食、原料与弥足珍贵的燃料——碧血

登攀至诸皴林的顶峰,视野所获的景致便不再如初见皎白洋’那般空旷虚幻,窠石平远上钩心斗角、错落摩肩的房舍把平夷的石面堆砌成了繁荣的城陌,制衡着意欲蚕食干岸,虚无的白色。

在帕拉斯研究所“群岛”记录部门“斧皴”(现隶属“早春道”聚落)对“林泉路”聚居处的调查报告中,不难发现这些“墨人”房舍都依照这一种“外方内圆”的营造法式而建,一般规模者的目测高度在7米至12米不等,与其说它们与古时砖瓦房屋相似,倒不如将其看作用作城防的塔楼。因为它们都有着梯形状的单面外观与驼峰状的内在空腔,以作容纳“元晖”之用。在这些建筑的下方则凸起了其余部分,称“垣裙”,垣裙的建构,或开或阖,又可亦开亦阖,在闭合结构上方遮盖的物体——视“墨人”的地位或财产而定,从苔衣到黛瓦,不一而足。

伪天气现象——落琉璃

尽管岛屿内的比湿常年远低于正常情况下触发降水事件的所需水平,也从未出现过影响生产的天气现象,窠石平远的建筑群中仍然出现了延伸出建筑本体之外的屋檐结构。据“墨人”们所述,在该岛屿的特定时令中,广泛存在,数量庞大的苔衣种群会自其表面生成体积远大于其内核,密度极小的孢子团,这些孢子团内的机构疑似会利用“元晖卷”岛屿内极为丰富的氮资源为自己构造蛋白质外壳和填充基质,随后因“岛屿”内固有的重力而被塑造成水滴状物体,并从一定高度开始降落,最终形成了一种伪降雨现象——“落琉璃”。与降水的相似之处在于,“落琉璃”会促进苔衣的繁殖增生,进而被其他物种消费或是利用,成为更高级的资源。每当“落琉璃”的季节来临,“林泉路”的“墨人”们亦会来到诸皴林所在的“郊野”举行独属于其社会体系的仪式,以对一年中万物滋长,气象更新的时令表示欢庆。

诸皴林

诸皴林作为“元晖卷”与“外海”相接的边缘地带,具备最为显著,且有别于现实自然景致的地理特征。从山石、树林再到各种以“水墨生物”为动态要素的生态系统,浑然一体,而独立于世外。自环抱着“林泉路”所为“泼漓城”的女墙往背离皎白洋的方向而行,“兔毫渠”的终焉之处,便可看见耸立在前的黝黑山门,其间人迹,除了“咫尺天”酒家的三面望子,六轴轮毂和九持并列于兵器架上的墨菱精戈外便再无他物。

郊野人迹——“咫尺天”酒家

据常参加“落琉祭”的成年“墨人”们所述,“咫尺天”酒家自窠石平远的“林泉路”聚落造成前便已存在于“元晖卷”的郊野边缘,因此掌管此酒家的同一族群的“墨人”们自然也流传下了不少有关本岛屿自身演化及其中文明发展的掌故。
曾有“林泉路”中的“司渠”意图将“兔毫渠”修筑至诸皴林所在的郊野之外,但“咫尺天”酒家的掌控者以未知手段阻断了其修筑计划。而究其行为与性质,“咫尺天”酒家对流浪者们所构成的“早春道”聚落并不感兴趣,也未表现出任何威胁。
有关“咫尺天”这一酒家名称的来源,最广为接受的说法是“与它所处的位置”有关,因为酒家正好坐落于诸皴林门户所在的“一线天”形高山下。
对于“咫尺天”酒家自身的产品,他们最常售卖的是用一种墨猴所丢的各色莓果酿造成的什锦淡酒,该什锦淡酒并不具有任何特殊性质,但或许有治疗风寒、活络筋骨的作用。在“落琉璃”的时令过后,随着诸皴林外不活跃的接驳口的开放,来自其他蓝色通道“岛屿”的货物会由“楫舟子”送至“元晖卷”内(尽管这并非“林泉路”官方所使用的最大港口,但其所接收的货物往往是最为珍惜的)。随后,“咫尺天”酒家便会开始售卖杏仁水等非本土生产的各类食品。

photo-1577083639236-0f560d3d771c?q=80&w=1967&auto=format&fit=crop&ixlib=rb-4.0.3&ixid=M3wxMjA3fDB8MHxwaG90by1wYWdlfHx8fGVufDB8fHx8fA%3D%3D

诸皴林的部分景致。

进入诸皴林后,视野亦会豁然开阔,各种突显着中国古典山水画技法抑或是特征的景象在其中应接不暇,较为显眼的是纵贯于整个山体上的“卷云皴”与“鬼面皴”,从山脚下被树林遮盖的阴暗区域开始,“鬼面皴”的出现频率开始随高度增加而递减,“卷云皴”则伴随光线的增加而开始变得愈发密集,进而使山体由嶙峋料峭的样貌转变为飘逸流云的姿态。这一现象在诸皴林的最高峰“道子岳”上最为明显,整体彰显着一种协调感,据年老“墨人”所述,“鬼面皴”成群堆积与地势较低处是因为山体所塑的类似道人外观的形状将俏皮捣乱的鬼面镇压在了山下。不过从其实用价值而言,它是一处可用于观察苔衣整体繁殖态势的绝佳地点,因此“林泉路”亦特意设立了“司岳”一职用以观察这一和岛屿生产活动密切相关的自然现象。

自较为细致的视角观察,其间的树木,亦展现出了好似经过艺术化处理的外观,其枝条细长而渐趋尖锐,最终形成了类似“鹰爪”或是“蟹爪”的枝簇。这些枝条被折下后仅需略微加工,便是上佳的箭矢。而在人迹罕至的诸皴林中,取代了“墨人”发出动静的是包括“墨猴”在内的多种“水墨生物”,其中已有不少种类被“墨人”们驯化为了家畜或是家禽,主要是用作生产“碧血”,其肉质的食用,反而是其次的。

主要现象

人体墨迹化

“人体墨迹化”是切入了“蓝色通道诸岛”该区域的流浪者无法避免的一种不可逆现象,即便携带了供氧设备也仅能将人体转化的趋势延缓片刻。显然,当你胸腔中已有的氧气逐渐耗尽,最终吸入了本层级的氮气后,人体便会开始如下的转化进程:
吸入时间 人体表现
0min-5min 体内氧气耗尽的那一刻,转变过程便已悄然开始,流浪者面部出现明显紫绀,胸腔剧烈起伏,同时除皮肤外接触了岛屿内氮气的部分开始褪色,以内脏为甚。
5min-10min 流浪者的痛苦程度自此达到顶峰,瞳孔部分扩散,其脊髓及中枢神经系统开始被替换为墨汁质地的全黑结构,但功能不受影响。
10min-20min 流浪者此时除痛觉和极少知觉外已经失去了对外界的完全感知,其皮肤开始逐层脱落,直至纸张厚度,并如水墨画中人物仅分布有浓重不同的墨色(以白底为参照);与此同时,其多数内脏及感知器官也在发生着变换。
20min-30min 痛感减轻,其外表已与“墨人”几乎无异,肺部和肠道是最后被替换的部分,流浪者自此逐渐恢复思考能力,但其胸腔前,肺部所在的位置会出现两条独立于这片水墨岛屿的例外——血痕

就目前已收集记录而言,所有未穿戴呼吸设备的流浪者都成功在“元晖卷”上完成了转化,而相对地,携带了呼吸设备的流浪者则或多或少出现了转化异常的症状,使得其转化过程相比常人更为痛苦。更有甚者在此过程中不幸死亡,而幸存者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后遗症。

究其本质,“人体墨迹化”并不会实际性地影响到流浪者的生活,即便其前往其他有着正常氧气水平的蓝色通道诸岛,仅是外观上发生了变化,融入了“元晖卷”岛的整体风格之中,而流浪者获得的在氮气气氛中生存的能力则是其有利性的一种证明。

元晖奔涌与见血化碧

“元晖奔涌”是岛屿内聚落得以存在所赖的最为基础的现象,将碧血投入“元晖”的水蜡液面中,原本清冷淡漠的液体便开始沸腾起来,并伴随着致密等离子态物质的冒出(经证实,这样的等离子态物质并非传统意义上所言的“火”)。在“元晖”中的水蜡被蒸腾散出后,它们便会快速充满整个空间,并散发着热气,根据水蜡的性质,“林泉路”的黎民们或用空墨竹,或用硬化了的苔衣制成管道,将水蜡导向自己的住处,使其起到了供暖物质的作用。

为了获取充足的“元晖”燃料,“林泉路”的黎民们一直以来都在利用着“见血化碧”的现象,不管是“元晖卷”本土的生物还是被其同化的实体,在其血液或是类似血液的物质暴露于外在气氛下时,都会在三日内化为玉璧质地的物质,此即碧血,其中唯一的不同之处是:那些被同化者的血液仍有机会短暂地保留其原属物种的血液颜色,这也是“元晖卷”岛上为数不多的可见色彩的时刻。

目前“林泉路”的居民们已经建立起了较为完整的“碧血”生产体系,他们一般会通过圈养已被驯化的本土生物并定期宰杀放血,以得到弥足珍贵的“元晖”燃料,尤其是在对“元晖”依赖程度最高的岛屿“冬季”。

岛屿聚落

“早春道”流浪者聚落

“早春道”由最早一批意外来到“蓝色通道诸岛”的流浪者及帕拉斯研究所PSD-24探索小队领导组建,在帕拉斯研究所小队与岛屿上唯一智能实体“墨人”交涉后在窠石平远的空旷区域建立了独立定居点,并通过他们了解到了“元晖卷”之外的其他遥远岛屿及“远海诸岛信息站”的存在。最终基于信息站建成了“群岛局域数据库”,由于聚落内流浪者与“楫舟子”互动频繁,因此本聚落理论上除核心成员外不存常住人口。目前该聚落每个月都会向“林泉路”的原生“墨人”们根据其自主圈养的家畜数缴纳所生产的15%的碧血丝匹

“林泉路”与“泼漓城”

坐落于窠石平远中央,物产最为丰饶处的便是“林泉路墨人”最大,人口最密集的聚落,就其规模而言,“林泉路”指代的很可能是一种行政区划,而该区划是否有其上级和对应的空间则不甚明了。相对地,“泼漓城”的定位和表示倒更为明确;可以确定的是,即便脱离了上层区划,“泼漓城”内也俨然形成了一套独立于整个“群岛”,乃至整个后室的社会体系。


岛屿附记

昼与夜

虽然“元晖卷”岛屿上的昼夜极其难以肉眼区分,但其中“水墨生物”的作息却对其间昼夜的光强变化极为敏感,这大抵是位于皎白洋下方的“江心狼牙月”的周期性运动所致,以同为灵长类动物的“墨猴”作为基准,其在受轻微刺激的情况下,岛屿上的昼长为17小时,夜长为7小时。但不论昼夜,其室外光强也不会低于3000lux的水平,建议暂居于本岛屿的流浪者寻找具备良好遮光条件的房屋,规划并适应全新的作息时间。

不推荐流浪者在夜间游荡至“泼漓城”周边,在短暂的夜间七小时内“司戈”所带领的宵禁部队会高强度在城墙便巡逻,被误捉的流浪者往往会面临严重后果,包括但不限于被其关押、遣送徭役乃至成为“落璃祭”的歃血祭品

季节流转

根据岛屿本身的自然环境和生产需要,“元晖卷”岛上仅存在“璃季”与“坤季”两种季节:

“璃季”,顾名思义发生在“落琉璃”的时令,此时广布于窠石平远上的苔衣会开始将孢子与表面的微气管进行连接,充入氮气及少量水分,最终形成孢子团,等待沉降。此时相对而言的“母体”株便会在一周的时间内失去活力,“林泉路墨人”们的畜户会开始成片收割这些苔衣,并混合皎白洋的骨汤制成饲料,就所有的饲料而言,这是最为上乘的品类。同时,“元晖卷”岛上的粮食作物墨狼尾草会依靠苔衣层,以一种近似“计生”的方式从中汲取无机养料,一些水果灌木亦自它们之上丛生起来,一般持续7-9个月。

“坤季”,归还给窠石大地的季节,由于上一季节大片苔衣的死亡和新生苔衣的尚在生长,窠石平远出现了大片裸露,“林泉路墨人”会在这几个月内谨慎规划,统一调配碧血丝匹至各家各户,“司缫”会从“泼漓城”内的各大缫丝作转运库存,并利用“毫渠”逐根运送碧血丝匹的捆堆。于此同时,岛屿上的温度因地表湿气的散失而开始降低,也对应着传统意义上的“冬季”。

“落璃祭”

据勘探备忘录勘探备忘录162-2,“咫尺天”酒家与“林泉路”官方对“落璃祭”的起源和庆祝仪式的说法似乎存在的较大差别。

我们先前所一直采用的“庆祝‘落琉璃’时令”一说在因收集有关“九司”其余二司的有关信息而导致A.L.D.崩溃后开始广受质疑,虽然我们暂未明白所谓的二司究竟想要对我们和其他的“墨人”们隐藏什么,但对这些数据进一步深挖必将会导致严重后果,在势力单薄时收手或许是更为明智的选择。

尽管“咫尺天”酒家对此讳莫如深,我们仍可以推测二司、斩杀██之人乃至██自身与“落璃祭”可能都有着不小的渊源,较为年老的“林泉路墨人”也声称自己从“上面的区划”迁居至此时,也见过同样的仪式,但作用却是镇压██所带来的邪祟。换言之,如今出现于“林泉路”的年度盛典“落璃祭”或许除了名字外,其形式、意义与内容已经完全被另一个被晦藏许久的仪式所替代了。

银雾津

除身居诸皴林,转为“咫尺天”酒家及“司岳邸”供给货物的小型接驳口外,参照“九司楼”与迷雾幕墙的西南方位有着一处大型深水港口,结合位于岛屿东部的迷雾幕墙,也就不难猜测“楫舟子”是从何方的蓝色通道诸岛获取岛屿外货物的了。

作为“元晖卷”岛内唯一大型港口,其中汤汤的白水似乎自皎白湖蔓延至了岛屿边缘外,充斥着银雾津所处的暖水“海洋”,作为一处优良的深水港口,居住于此的“楫舟子”久而久之亦形成了独属于该群体的小型聚落,其中除航海之人外也不乏渔夫、装卸工乃至经营酒家的居民。而不少居民也声称自己的确去到过非“元晖卷”岛地域的其他岛屿。许多自“元晖卷”迁出的流浪者皆是通过乘坐“楫舟子”之舟到达已被A.L.D.记录的“群岛”内其他岛屿。

立足浮沉不定的镶墨菱金边木渡口上,白天原本人声鼎沸的银雾津会在夜里沉寂下来,濒临更加深邃、更加幽蓝的“蓝色通道深海”的银雾津无疑是本岛屿昼夜流转特性的一个例外,在“江心狼牙月”随着无数芥荇菜所为的扁舟沉入茫然的银绸湖面之下后,银雾津便会显现出无比静谧而有着怪诞黯淡感的蔚蓝色,这是层级整体阴白色调与远方深海所发深蓝色中和的结果,不少已然对冒险习以为常的流浪者会自此再次出发,探索这个扭曲世界里的匣中之匣。

自此便可藉舟前往其他诸岛。

岛屿行动准则

应当

  • 在“人体墨迹化”过程保持清醒,顺利完成转化;
  • 接纳“元晖卷”岛上的食物,尊重并理解“林泉路墨人”的文化及社会体系;
  • 时刻保持自己与如“早春道”等流浪者聚落的联系,婉拒“林泉路”官员有关“落璃祭”的任何请求;
  • 保持与“元晖卷”之外蓝色通道诸岛的联系。

不应

  • 在“人体墨迹化”进程中佩戴任何呼吸设备;
  • 深入调查有关二司、██及其他作为“林泉路墨人”之禁忌的事物;
  • 不惜任何代价寻找“群岛”出口,那仅仅是种自残行为;
  • 成为镇压██的牺牲
  • 试图前往灯火若隐若现处。










































photo-1536159185344-1638a76a140b?q=80&w=1770&auto=format&fit=crop&ixlib=rb-4.0.3&ixid=M3wxMjA3fDB8MHxwaG90by1wYWdlfHx8fGVufDB8fHx8fA%3D%3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