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寰屿
评分: +19+x
星海寰屿岛屿
生存难度:
不适用
环境安全度:
不适用
实体威胁度:
不适用
交通便利度:
不适用
定居信息:
none-placeholder
资源情况:
none-placeholder
信号强度:
none-placeholder

星海寰屿是一系列存疑岛屿的总称。由于其奇异特性,蓝色沧海上的诸人,都有多次机会单独进入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但并不能肯定自己于恍惚中真正踏入了此岛,抑或是因不明现象而患上集体癔症。但也有人声称,自己因此确实得到了其本不应该知晓的信息,或者与其他岛屿的人产生了交集。所以请阅读这份文件之人,姑且信其有,也像这片沧海的传统那样,总是随身携带一支笔和几张三两拃长宽的空白纸。

入口

坊间流传此般说法:急切求索的探险者,在乘舟渡蓝海,试图于重重迷雾中寻得彼岸之时;或已然踏上岛屿,徒步探索四方以测绘地形图,却迷失于道的那一刻。若此时身处开阔空间,空间有明显的方向性,可看到似有柱状阴影蔓延到自身附近,听到低沉的兽鸣。转身一看,却并不觑得什么,只望见青色亮斑一粒,高悬远空之上,始终不随观察者的移动而位移。其投下渐渐扩大的黯光1,穿过蛇一般翻滚的八重圆环。圆环旋转,亮点随之闪烁,时清时朦,忽大忽小。

等到亮斑不复变化,圆环扭合诸影并一之时,八条锥形光芒即从中刺出。这八芒星好似一枚八角,漂于星界天穹这碗倒扣的稠汤。稠汤摇晃却不飞撒,只有浓雾沿着边缘缓缓流下,拌随幽秘的香风。香风不可闻嗅,唯有心能感受其常在,便生起迷醉杂绪,引人不自觉循向而往。

循向而往之人,若是一心念想,便在恍惚之中摔向雾中,惊醒于睡卧姿势,而后站立于一方浮槎。浮槎由原木相续排成,不受任何系缚,但依然紧贴不分离,漂于寂寥虚空。虚空无今无昔,无往无前,无有无无,独浮此槎。

浮槎上没有桨,也无其他外物,其他外物也无法使用。幸而浮槎中间仍悬浮一片直角三角船帆。船帆股棱贴近筏身,勾棱与人几乎等高,表面出现明显的明暗分部。推掌靠近,掌心无光泽,知是帆面不发光;亦无阴影挂在帆面上,仅仅是亮着,好似不在此处的光源照于帆面上,并不时变化入射角,令明暗部随之变化。摩挲帆面,干燥发脆如触纸张。沿一方平推按压,明暗部亦如纸张般随力卷曲和移动。

当明部逐渐从边角处,逐渐翘曲为弧形,缓缓挤下暗部之事,会感觉有股暖风从一侧棱边吹起,随着明部面积越大力度越强。特别是在占一半时,力度会跨越式增进,直至几乎占满帆面。此时,纵使没有参考系,也可明显感到浮槎顺着三角帆弦股夹角的方向“前进”。只要一直调整帆面的明暗部,一直确保明部几近占满,那么便能感到浮槎一直在“前进”,而无放缓或停滞之感,就如其上浮现的文字所说的那样。

浮槎在“前进”中,于前方无物之处划开了虚空,泛出锥形烟光。烟光湛蓝如海,似乎会随着人的呼与吸,变亮与变暗。想那大船航行于沧海之上,尖尖的船艏剪破晚涛,掠起闪烁的夜光藻。夜光藻涂抹在海面之上,画出了夜空的光明之路。若偷闲侧身瞥几下湛蓝烟光,会发现其中涌流着星星点点的颗粒,颗粒在快速的颤抖烁动与随机游移着,但又被约束到一定范围之间。而诸多颗粒忽而靠拢忽而远离,在分分合合之间,共同勾勒了一个模糊轮廓,似乎是之前所在的岛屿。

虚空之中不记时,忽然船帆被亮部完全占满,两侧生出狂风,磕磕之声震耳欲聋;浮槎下的烟光蒸腾汩起,伴着虚空裂角快速往前延伸。而前方也似有什么喷涌过来,如散飞烟雾,像阵阵波涛,将浮槎淹没。其中不时闪跃的光斑,有如鼠窜于乌云中的雷蛇,又骨碌碌如玻璃球。

此时浮槎在大浪之间剧烈摇晃,浮槎逐渐解体仅馀一根原木,原木向远方生长,藤蔓从枝桠断口处绞出, 缠绕在原木上,钻开了前方的洪流。而原先堪堪能扶着船帆站立的流浪者,一个踉跄,似乎撕下了什么,便头昏目眩地倒在吊桥之上。

长长的吊桥散发着蔚蓝柔光,直贯于一片黑雾之中。其由诸多几何体拼合而成,表面有许多切截口,大小不一形态各异,仿佛经受了粗糙的雕凿,其截角与棱线处正是光线的来源。偶尔感到吊桥大幅摇曳和扭动,似在变化位置。

流浪者起身后,虽是行于平面,但无论朝何方前进,每走一步,都感到自身的腿如一把钝刀砸向地面,发出沉重的碰撞声,又有如登梯一般劳累。而且,虽然缓慢移动,也出现了快速转圈后的眩晕呕吐感。往后看,吊桥总体渐发虚化模糊,淡淡地消失在远处;往前看,吊桥形态越发精细,每根丝线翘起、每个木板纹理都清晰可见,甚至有限的视力,本不应该看见那么多细节。只是抓握缆绳之时,感觉磕手而滑腻,有如捋过一簇虾须拧成的长索;而摩过木板上的年轮,又似抠起了细鱼鳞,细鱼鳞密铺而成此片割纹路。

岛屿

一直走下去,吊桥尽头之下,是一块巨大的玄环,浮于幽邃之上。跳向玄环时,听闻后方响起剧烈的碰撞声和砍骨声,一颗骊珠曳着弦光,大概是吊桥断了吧。而一点星光闪现于远方,不久胀大为骊珠,自下方螺旋浮上,尾曳细细光弦,如电话线绕指勾出。其纵使远在圆心,也能跨越时空的距离,分毫毕现地映入眼中。骊珠在如撞破无形冰晶之顶后,震动了寒静的玄环,旋起涡流,扬出一层层胶粘的浊浪。浊浪在某处凝滞,随后又被后续的浊浪覆盖,反复涂抹修改于虚空,形成一层层覆瓦状堆叠的大地。

大地起初空无所有,随后地面沉降、皴皱,并鼓起一个个小土块,从中抽出根根细刺。细刺干硬如剪影,从倒伏变为挺立。忽而沾染了露水,其边缘侧裂出一枚枚绿叶。叶儿高拱着红色花苞,丛丛摇曳在如水夜色之下,随着月光的潮汐,时而浮出时而沦没,漾起丝丝涟漪,伴着泄露出的油墨芬芳,荡向天际的正阴晴变化着的月亮。但与其称之为月亮,毋宁说像侧看一截矗立的山脊,山脊一侧成断崖。

从黑曜石砂滩走向这片大地,折下一簇脆枝的花后,呵一口气向花苞,花苞顺着气流旋转而开,开舒展出湛蓝的玫瑰花瓣。花瓣忽而覆盖一层火焰,但不焚焦燃灭,似乎伤不到里面的花瓣,只是一直在沙沙地响着,散发幽蓝荧光,微亮而略微泛油的清水自花萼流下。烛花离手后,上述现象会消失,变为普通的落花。

手持烛花,漫步在岛屿上,烛花的光芒掠过其他花苞,花苞里面萌发出星星点点的微光,直至远离后沉寂。走到岛屿中心那片未生有花卉的空地上,举起烛花扫过四周,一块光斑浮于空中,也随其移动。

仔细观察,便能发现那块光斑其实就是烛花的倒影,倒影于镜壁之上。此处应有一间镜屋,只能通过照明而出现。反复找几次,就会发现有一处地方的镜面碎成几块,倒影出许许多多个自己。在唯独照出自己背部镜像的那块玻璃上,门就藏在其中,只需要对着倒影一推。

将门关闭后,可看到幽蓝方框悬挂墙壁一侧,翻涌的雾气如光化学烟雾般,将荧光摽落屋内,照见室内中央处放有几个空灯笼2,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将烛花放入灯笼内,走向方框,或者可称之为窗户。

窗户外面依旧是无限的薄雾,深不见底,四周茫茫一片,除了远方那繁星的广天。远远望去,似乎飘在空中的点点星光,也是从窗户中散发,光中也有一个朦胧的人影,拿着灯笼。

你也应该拿着灯笼。将其放在窗户旁,里面的光线往外照射,部分照射得特别远。可以觑得遥远的彼方,有颗流星趁着这光曳出一条长长的彗尾,渐渐淡化没入虚空。而在其完全消失之处,又出现了一扇窗,一个人影,一盏灯笼。

若想对外沟通,用手遮盖灯笼以图形成灯语,这一方法是没有效果的。要么其他窗户之人灯光闪烁太快,无法辩识;要么完全无反应,或遮盖很长时间。唯一可能有效的,则是向窗外抛掷物体。物体质量不能太大,太大会如撞墙般直接下坠,就如把装着烛花的灯笼扔出去,直接下坠消失于雾气中。

纸张最好,折为纸飞机,对着尖头哈气后扔出去,晃晃悠悠地飞在虚空之上。尽管令人担心其或将突然动力衰减而坠毁,但它依旧缓缓飞行,仿佛不受阻力,仅在第一个推动力下无限前行。

不知何时,窗户外部渐渐变亮。一轮通红的太阳,或者说一只巨大的竖瞳眼球升起,无喜无悲的竖瞳中淌下了极为明亮的晨曦。晨曦淹没了周围景象,将其变得有如被过曝一般,一切即将消弭在光明之中。暖风吹动晨曦,荡漾洸波弥漫广天,光彻上下,可以看到窗外某个方向下方有座未曾见过的新岛屿之全景。

晨曦渐渐升至窗户,溢出窗台而小股流下,带着温热之气打湿了黑暗,烧出许多明亮的洞。传说可在晨曦泛起之时,跳出窗外游向其他窗户,自然,未有人宣称自己成功横渡晨曦。

晨曦越发炽热,越发高涨,直至窗棂决堤,冲散烛花的梗叶,冲开房门,一直冲往吊桥。其所涌流之处,皆是幽幽蓝光,从被白色晨曦淹没的红色花苞上爆开,烧尽月光。不久熳延为一片火海,将整座岛屿点亮。

岛屿在凋零,一片一片地蜷曲揉缩。你你所能做的,只剩下跟着残片坠入虚空,直至见到那时仰望星空的你。

出口

出离恍惚之后的探索者,将发现自己正在提一支笔,将方才所见的岛屿,画在空白大开幅海图用纸的某个角落,在最后勾勒外部轮廓的收笔处打了一个X。而旁边放了几罐空的龙肉罐头,已食用得差不多了,似乎是从恍惚中带出来的。细细回想起来,自己应未迷失于彼方,也未必见过那班同行之人,尽管已有前往计划。

此时我们应当按下疑惑,还记得曾无意间见过的这份文件吗?严格遵循每个步骤,继续画下去。现在从口袋中抽出纸张并打开看时,一片玫瑰三角残瓣便飘了下来,在不知何处吹来的风儿推动下,落在了海图上。现在,先把纸张放下,再以残瓣所在作为圆心,以其最锐端朝向为正北,画一个标准的罗盘玫瑰compass rose,用铅笔打稿,随后再用水笔勾勒。

接下来,向四周望望并较快眨眼,眼睛则在某一方位拓上矇眬的小光斑,像是视觉残留那样,在频繁眨眼后变得更为清晰。直至光斑内部泛出黑点,而后侵蚀掉光亮后,馀下的轮廓如飞蚊症般游移消失。

以罗盘玫瑰为中心,顺着光斑方向画一条线,再画一条线连接新岛屿的X标记。接下来以X标记为端点,画一条与光斑线相交的垂线。最后所得的交点,便是我们目前所在地了。若作图无法作出一个三角形,说明可能通往所见岛屿或其航道,处于非欧几里得空间之中。这份新岛的海图,以后必然会有用。

将刚才放到一边的纸张拿起,发现已经不知何时写有了东西。我看了看,上面写的一句话,“相信自己点的灯”,似乎是自己的笔迹,但想不起来是进入星海寰屿之前写就,抑或是在里面收到的纸飞机传信。不过无论如何,我也将继续把这张纸放入衣袋里。

线条交于此处,叙述已到尽头。最后,将这份文件上传到数据库,或抄录后装入瓶子里,出去后便抛向沧海。是的,可以出去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