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室电台 - 主播有约 第八期:优格

43 回复帖,共 1

5a0f770a0f9c6e9a.jpg

刚刚 IP属地:后室电台工作室流鸽 

f7246b600c33874467ae63ad140fd9f9d62aa0fc.jpg

backrooms吧关注:3,590 帖子:10,979

后室电台
主播有约


本档节目在后室电台台长Ralph的大力支持下创办,并通过了后室电台节目局Backrooms Radio Show Bureau, BRSB的考核,得以为全体使用M.E.G.数据库的流浪者和工作人员播出。目前每档节目一经播出,其文字稿就将在全数据库范围以CC BY-SA 3.0协议释出,使您不需要长耳朵也能了解到后室访谈的最新资讯。谁是您最喜欢的主播?您希望后室电台招募谁来做主播?赶快来IntVoRBR官方网站为您喜欢的明星流浪者投上一票吧!


本期电台主播
流鸽 rukatyanrukatyan ⭐️
夕夕 Romand0Romand0
狐狐 SaintafoxSaintafox

本期连线人
优格 Yoghurt_JinchougeYoghurt_Jinchouge

连线人优格推荐歌曲


流鸽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首先,尽管大家都对优格非常了解了,这边还是简单介绍一下:优格是在多个写作平台活跃的写手,作品也很多。

优格方便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么?

优格
这里是Yoghurt,叫我优格或者酸奶都行,就是个普通写手。

之前在 SCP 那边写文,后面被安利到后室这边,基本上三个网站都有在写文。

流鸽
好哦,我知道的是,优格在 Fandom 平台也是写手,同时也在基金会进行创作。不知优格是因为什么契机发现了后室呢?又是什么时间、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后室进行创作的呢?

优格
记得之前是在 SCP 的创作交流群里,每天都会有人在我刚好活跃的时候推销后室,连续一个多星期,我就因为好奇摸过来了。

流鸽
哈哈,这样,那是什么时候开始创作的呢?

优格
在发现了后室这个跟基金会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体验的写作社区后,基本上是没过几天就发布了自己的第一篇后室作品。

入站时恰好走在公路上,就顺势写出了第一篇文章。

流鸽
原来是这样。优格会觉得在这两个社区创作有什么不同之处么?

优格
氛围和写作倾向上的不同吧,SCP 那边已经发展了十多年,大家都在追求更加新颖的、没人写过的点子,以及更能引发共鸣的故事情节;反观后室,因为还很年轻,必然需要在写作上有更多新的探索,使得大家几乎什么题材都会写一写,什么都能看到,什么都很新奇。

而且不同于基金会,后室绝大多数文章都有一个隐含前提。

流鸽
是什么前提呢?

优格
就是以一批称为“流浪者”的人在这个地方如何生存作为主要内容,以至于大家写文时还是会或多或少的顾虑“生存指南”这个主题。

不至于太过光怪陆离,不然读者就要在评论区问你这个层级是怎么被发现的了。

流鸽
是这样,在这样的前提下,很多时候后室的文章其实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

那接下来让我们聊一聊优格在后室创作的具体的文章吧,通过文章,我想我们可以交流到更多的创作理念


阅读须知
以下内容涉及具体作品的内容和评价,建议读者阅读完对应作品之后再阅读相应的访谈,以免剧透。读者可以通过下面的目录直接跳转到自己想要看的作品的访谈,稍后读完所有此受访者作品后再继续读完其他内容。



-
-
-
-
-
-
-
-
-
-
-
-


流石滩

tinytoma1

-


流鸽
首先是这篇,生态竞赛的亚军作品——流石滩。

优格在创作这篇文章的时候,其实和我探讨过它。我注意到,流石滩是一个建筑主打的生态系统,优格是怎么想到这样的生态系统的?是在建筑癌的基础之上产生的想法么?

优格
对我而言,后室绝大多数的创作本应该是围绕着建筑本身进行的,但大多数人对于建筑的第一印象,是不变且坚硬的,这是难以避免的。所以,在我刚刚入坑那会儿,在其他人文中读到的建筑更多像是一个舞台和背景板。

我个人是更喜欢把建筑作为主角去展现这个思路的,因此在正好看到“生态系统竞赛”时,我就想着能不能把固有印象中对建筑的不变融入到不断变化的流动的生态系统当中。于是我就想到了流石滩这个主题,毕竟流石滩本身也是一种时刻在变化的特殊生态系统。

至于建筑癌,反而是跟这个没啥关系的。它是我在几乎同一时段另外独自设想的点子

流鸽
我知道的是,优格也在同期创作建筑相关的团体,尽管不是在这个平台。在流石滩中,优格也花了大量笔触来描写建筑的各种细节,其中涉及到了很多的专业名词,敢情优格是建筑学专业的么?是如何学习并了解这些词汇的呢?

优格
我是学室内设计的,但这些词汇反而是业余活动和在之后的工作中积累的。我个人有一个小习惯,每次遇到不理解的词就会抄在一个备忘录里,然后去查这个词相关的各种概念试图弄懂他,以前上课时老师照本宣科念PPT实在太无聊了,于是我都会在上课时去到处查这种在课本上看到但是老师不讲的内容,然后就莫名其妙地积累了很多,以至于之后如果想描写得更加细致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地都给写上去。

流鸽
原来如此,难怪优格的文章会对建筑的描写如此细致入微。

这篇文章中,优格采取了将流浪者的笔记和具体的层级描述结合的方式来展现其内的生态,当时我们也讨论过这样的写作模式,优格是怎么看待这样的写作方法呢?对于这样的创作方法有什么经验可以与大家分享么?因为我们都知道,在站点的作品中不乏将笔记和客观描述结合的写法,但这样的写法很容易导致喧宾夺主,或者是故事占文章非常大的比例,不知道优格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优格
这几乎没法避免吧,最重要的是在动笔之前就先确定好你想表达的主题。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俄罗斯的一句谚语:“没有有什么比临时措施持久了的”(没记错的话大概是这个意思),所以我这篇文都是围绕着营造这种“临时措施”感去写的。因此,我写那些建筑构件的细节,也是想着如何突出这种不稳定性,而笔记这种形式反而更像是作者以文中人的角度和口吻提醒读者这一段的重点是什么,这也是一种取巧的技巧吧——当你的文字内容有些抽象时,总是需要这么一个提示性的内容把读者的思绪拉回来,相当于作者给了读者一条明确的有迹可循的线索。

在写文时哪怕不会真的写大纲和其它辅助性的内容要点,但一定要心里对这篇文的主干有把握。很多时候,在写文的过程中,总是不可避免地临时蹦出更多新奇的、可能比原来更好的点子,很多人突然想到新点子就直接插入文章中间了,反而没有协调好整一篇文的叙事节奏,最重要的是,把这些点子放进去后也不应该影响你心中最开始预设好的对这篇文章的想法,以及协调好文章的衔接。在这篇文中,笔记里的内容都是我构思好了建筑描写以后,才突然想起可以加入的内容,所以我也会在加入时调整前后文的细节。

总而言之,我的想法是以剧中人心里的不安定来映衬这个层级本身的不稳定。

流鸽
没错,所有的附加内容都不应该干扰到文章主体的表达,否则就会显得文章十分混乱,这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写作技法。

优格
至于喧宾夺主的话,我反而觉得,如果可以最大限度地表现出角色身处于后室这样一片异地的不断挣扎和求生意志,这样写也不无不可,只是很多写手并没有协调好是该以前面的描述为主还是以后面的情节为主。

流鸽
也就是说,协调好两个部分的内容,这样才能使得各部分之间的内容不会相互干扰,而避免出现类似于喧宾夺主的现象。

优格
我写文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就是确定文眼,先过一遍整篇文的大致情节,然后确定好这一整篇文最重要的一句话或一个情节在哪里,也就是决定好文眼在哪儿,最后为了突出这个文眼而去描写其他部分。

对我来说,无论是什么角色主观的日记笔记还是客观的环境描述都无所谓。提出你这篇文章最重要的部分,围绕着中心展开。

流鸽
那优格觉得,流石滩的文眼是在哪呢?

优格
是第一个笔记里的“在这片混凝土与钢铁的流石滩上,我们建立的社区并不牢靠。”这句话。

这篇文就是先确定了这句话,才开始写其他部分的。

流鸽
原来如此,这样的写作模式确实对我有所启发。

那我们进入下一篇~


-
-
-
-
-
-
-
-
-
-
-
-


前室记忆

home1

-


流鸽
下一篇是——前室记忆。

前室记忆在创作观点上是一反常态的,我也曾在一些作品中有表达过对于前厅是否存在的怀疑。敢问优格觉得,在后室之中的流浪者会如何看待后室和前厅?会真如这篇文章中所说,逐渐把前厅当成一个虚构的传说么?

优格
我的设想中,流浪者群体当中不同想法的也很多吧,构成流浪者的主要群体大概是“从前厅切入的人”和“在后室出生的人”这两种,对前者而言,前厅可能是永远回不去的家、一段美好的童年记忆、一段不用担心受怕的安全时光,而对后者而言,前厅就仅仅只是一个长辈们口耳相传但永远看不到的传说。我认为哪怕后面还不断有流浪者从前厅切入,在后室土生土长的流浪者也终究只会把它当作某种现象或者无法进去的普通层级罢。

也正是因为那段时间看到的一些文章里开始对前厅这个概念动手了,我就在想与其旁敲侧击地猜测和怀疑,倒不如一开始就直接质疑前厅的存在本身。

流鸽
原来是这样,看起来对于前厅的这一概念,或许我们确实仍有很多角度可以接着发掘。

“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这是优格放在这篇文章的第一句话,能否请优格解释一下这句话的含义?这是否就是这篇文章的文眼?

优格
是的,这句话本身出自希伯来书11:1,原本是写信心所产生的作用。我这里引申出的是,这篇文中的流浪者们是否愿意承认前厅的存在,本身也意味着他们是否有一种信心——仍然承认前厅存在的,大抵在内心深处还藏着能回到前厅、回到现实的信心,而那些否决前厅存在的,也都是对此不再抱有信心的。

流鸽
果然是有出处的呢,那么这一点,是否就是优格之前推过的“相亲相爱一家人(误)”企划的起点呢?是否可以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个企划?

优格
其实这也是我的所谓后室观了,我认为的后室,尽管仍然存在大大小小的社区部落,但人们之间已经无法真正互通有无了。前厅人类进入后室后设立的各种各样的组织,面临着层级本身和实体的侵扰,但依旧分化成各个小团体各自生活,也许那些个组织都已经有了很大的规模,但在我这里一定不会有什么动不动就成千上万人的情况。

“流浪者”这一称呼也是基于前厅而言的,人们仍然对回到前厅抱有希望,从来没有对后室本身有过归属感,并自称为流浪者。但我设想中的社区并不应该完完全全都是由来自前厅的人类组成,也有部分生在后室、长在后室的人,这一类人群对虚无缥缈且可能一辈子都去不了的前厅没啥感触,并且对后室本身是有归属感的——对这群人而言 后室才是他们的家乡,而前厅只是一部分人的狂想。我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拓展下去,也就是我搞的这个组织企划的思路。

流鸽
也就是一个基于后室原生者的团体,不过这个团体,嗯,里面的成员可都不怎么正常()

优格
我希望他们可以正常一些,只是我好像开了个坏头()

流鸽
优格是故意写得不正常的么?

优格
是故意的,但也仅仅只是Entity C-58 - “妈妈”那篇是故意的。我感觉我其他的文也挺正常的,大概。

流鸽
或许优格可以为观众们介绍一下其他几篇?大部分人可能对此并不是很了解。

优格
层级房间目前有两篇:
畳縁町暗室,实体也有两篇:妈妈

流鸽
这个企划只差第三个作者了(忧郁猫猫头)。

优格
其实就你我俩人在写

流鸽
.好啦,我们继续看下一篇吧。


-
-
-
-
-
-
-
-
-
-
-
-


子宫

4e830964502bf3e6.webp

-


流鸽
下一篇是经典老文,
——子宫。

子宫是一篇非常有意思的层级,花了大量的时间来描述生产的过程,栩栩如生。我知道优格在别的创作平台也热衷于生产相关的写作,可以说说是为什么么?

优格
我写文喜欢在短时间内查一大堆资料,然后在一段时间内扎堆地构思大量相关点子,这几乎是我的一种习惯了。

只是不知道为啥这次这个主题让人印象深刻。

起因是看到了身边的同学有产后抑郁的情况,然后趁机了解了一些相关知识,点子自己就蹦出来了。

流鸽
优格真的很擅长捕捉身边的灵感捏。

尽管生产的过程是大家所熟知的,但是将其作为一个层级来创作却是不简单的。优格是怎样想到将子宫作为一个层级写出来的,又是怎样将生产的过程转化为层级描述的呢?

优格
灵感来源是被子植物的雌蕊下方的那个名叫子房的器官,可能是儿童读物带给我的印痕现象太深,我总是潜移默化地在大量出现“子宫”的地方都查找替换成“子房”,也望文生意地把子宫联系到某个房间的概念上去了——这是最开始构思点子时的思路。而在写这篇文的过程中,我先设立了一个文档撰写者的角色,也就是某个经过产道进入子宫的精子,所以就顺理成章地慢慢构建出了从外到内的架构。

这个精子也就是文章中总时不时出现的“我”这个角色。

流鸽
原来是这样。

我还注意到,这篇文里面还用简短的几句话勾勒出了一个小故事,并引出了妈妈的剧情,可否问一下这个妈妈和实体妈妈是一个人么?还有便是,优格怎么看待这样通过简短的描写来勾勒一个模糊的故事的写法呢?我发现在你的几篇文中都有着类似的手法。

优格
并不是同一个人,毕竟最开始发布的平台都不一样。

我个人是非常偏好那种简短情节的,只用几句话就搭设好舞台的能力也是我一直很推崇的。很多时候,在看一些其他文章时,长篇累牍却没有一个细致的故事脉络这件事会让我很苦恼,所以我写的时候也想过如果把这些地方展开会怎样。但后面想着,这样无节制地把所有细节都展开反而会让读者抓不住重点。文章中的这些粗体字,就好像“我”身处子宫中时偶然听到的一些来自房间以外的声音,孩子可能一开始还无法理解,从文中的第一视角来看也就没有必要展开了,所以也就用这样中间偶尔穿插几句的方式,时不时给读者来这么一下子,也不会太影响观感。

其实大多数时候我都是构想过把这些地方展开来会怎样的,但最后都因为自己觉得这样操作实在是影响文章的主干的表达和观感而放弃,又不舍得彻底抛弃这些小灵光,最后才呈现出这样的,所以倒也不是刻意地使用这种方法的。

流鸽
原来是这样的考虑,不过从最后的表现效果来看,这样的手法确实有一种画龙点睛的感觉。

说起来,优格似乎没有写过长篇的故事?至少在 The Backrooms 没有看到过。

优格
其实是自知没有驾驭长篇的能力,我的绝大多数文章都是在两三天之内就写好的,文章写好得越快就越顺畅,而那些因为卡文而搁置了的文章就会越写越糟,我构思过的大多数长篇点子都放弃了。

写得越久想法就越多,反而思路乱糟糟的没法真正地完成了。

流鸽
这一点和我一样,大长篇往往都很难把控好节奏,要是写写停停很容易就写崩了。

好,那让我们进入下一篇文章。


-
-
-
-
-
-
-
-
-
-
-
-


Entity C-58 - “妈妈”

mama1

-


流鸽
这篇妈妈有一个经典的反转写法,优格是在怎样的契机下选择构建这样的一个反转的呢?关于反转文的创作,是否有经验和大家分享?

优格
怎么说呢,其实我的初心还真不是想写什么 jumpscare 或者反转的。那时候看的文越来越多,我感觉很多文的风格都越来越性冷淡了,或者说都越来越冷冰冰的,我就在想能不能用幼教的口吻写出一篇粉嫩一些的文章。

最后的配图也是选了一个乍一看很奇怪,但其实也没那么吓人的图片,图片都跟上面的内容对得上的,只是我没想到很多人会被这个吓到。

就好像评论区里说的,我都想给它加一个积极标签。

流鸽
.

优格
结尾部分我设想的是妈妈慢慢从身后靠近你的那种感觉。

流鸽
确实。

正如优格所说,我们能注意到妈妈这篇文使用了粉粉的版式和温柔的语言,却勾勒出了一个略显病态、恐怖的母亲,在我之前和你的交流中,以及他人的评价中,这样的文常被称作“暖心”文,优格可否给大家讲述一下什么是你眼中的暖心?

优格
在很早的时候,温情暖心文在隔壁论坛盛行一时,也就是那种能感受到人文关怀的有温度的文章,对那时候刚刚开始尝试写作的我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但很多人笔下的“人文关怀”就是纯粹的圣母,甚至有一些文章为了迎合读者而写出了如同所谓“圣母婊”的形象。

我不喜欢这样为了温情而温情的做法,所以我设想中的暖心文,应该是劫后余生面对着夕阳的拥抱,是即便遭遇了很多的苦难也依旧坚定地活着的信念,也是一种能为自己还活着这一事实感到庆幸并为之欢呼雀跃的感受,为了承托出这种感受就总不可避免地描述前面遭遇的苦难。我本心是认为,这种哪怕遭了灾也会继续互相扶持前进的感觉才称得上是暖心罢。

只是不知道为啥大家都更关切我文章里遭遇苦难的部分、

我觉得在后室这种环境下艰难生存、互相搀扶着彼此前进的氛围更加暖心。

流鸽
所以,其实真正的暖心不该是苍白的关怀,而是在饱受苦难之后感受到的温暖,是这样对么?

优格
是的,在妈妈这篇文里我也有很隐晦的提到,不听话的孩子会被送去爸爸(也就是暗室那篇文里的角色)那里,然后继续找新的孩子。这对于那些被掠走的流浪者而言就是饱受苦难的过程。

或者说,选择迎合妈妈作为她的孩子,受到这样的对待,本身也是为了活着而妥协的艰难困境,但也不失为一种暖心。

人面对苦难本身的无力和妥协也是激励人心的。

流鸽
怎么感觉这些和老虚的作品有着一种异曲同工之妙呢?不过,总之是弄清楚了优格对于“暖心”的看法了呢。

对于想要进行这方面创作的写手来说,优格对他们有什么建议么?(我之前想写的时候就很迷茫)

优格
如果你的主题是猎奇就围绕平常生活去写。

不要为了暖心而暖心,不要只想着“我这次要写一篇暖心的文”,而是要构想一个暖心的情节,放进一个不那么暖心的语境里。

或者说,选择迎合妈妈作为她的孩子,受到这样的对待,本身也是为了活着而妥协的艰难困境,但也不失为一种暖心,通过外部的不协调来反衬你的主题。严肃的主题诙谐了写,诙谐的主题严肃了写。

优格
很多人在写的时候总会在自己的点子前面加很多修饰语,就好像什么“暖心的”“充满恶意的”“现代的”“古代的”“xx风格的”,修饰语越多只会越发影响你对真正的文眼的判断,尽可能去掉多余的修饰,试着用最平常的口吻去描述这些东西。

不过我自己也没写得很多,其实也提不出什么特别的建议。

流鸽
哈哈,总之有点建议就很好啦。


-
-
-
-
-
-
-
-
-
-
-
-


畳縁町

wabisabi1

-


流鸽
好,那让我们进入到最后一篇文章吧,也是一篇极其重量级的文章——畳縁町。

优格
怎么这次选的都是隐秘层级(汗颜)

流鸽
这是我的癖好 O(∩_∩)O哈哈~

流鸽
首先是这篇文章中有着很多奇特的文字,包括标题“畳縁町”,它们都突出了这篇文章的独特风格。优格可以为标题中的奇特文字做个介绍么?

优格
畳是叠的异体字,也特指榻榻米“たたみ”,又称迭席或叠席。縁是缘的异体字,即是缘分,也是边缘的意味。町就是常见的日本地名用字了。

流鸽
优格是特地去搜寻了这些异体字么?

优格
也没有特意,畳是我搜到的一个字形看起来比较方正的字,就用了这个;縁是在日本建筑名中就经常用的异体字,例如“濡れ縁”指的就是町屋外边没有遮雨的狭窄走廊。

流鸽
是这样,我发现优格在这篇文章中花了大量的脚注来解释日本建筑与文化领域的各种专有名词,这也加大了这篇文章的阅读难度。优格是花了大量精力查阅资料来写这篇层级么?如果读者因专业名词太多而读不懂文章,优格是否会感到困扰呢?

优格
其实写这篇的时候,使用的超过80%的专业词汇都是以前的积累。因为 3D 建模起来的现代的极简风格没那么复杂,而且在混凝土建筑中我比较喜欢的是安藤忠雄的作品,所以在学生时期为了 PPT 查过很多相关资料,写这篇的时候就都用上了,我在后期查得比较久的反而是一些意象或某个具体的构件名称。

还有就是写文的过程中,我完全没有考虑过读者观感这个事情,结果写完以后为了不误导读者而去加脚注时,反而查了比写文期间用到的还多的资料。哪怕删减了另一部分内容还是让人难懂,只能说是我还没有驾驭这些内容的能力吧。

优格
其实有一些文字如果转换成我们这边的用词的话,就总有着“没有那味”的感觉,反而造成了更大的阅读困难。

流鸽
在社群之中会有这样的看法,认为后室的文档中不应当出现太多专业性的词汇,因为在世界观中,这会致使流浪者难以理解,优格怎么看待这种观点呢?

优格
我也部分赞成这一观点,所以我个人在写作时都会有意地把“从流浪者角度出发”和“不是从流浪者角度出发”的文字区分开来,前者会作为普通层级发布,后者我都是作为隐秘层级发布。我认为普通层级会承担着一种生存指南的责任,而隐秘层级的文章是那些社群里已经没有生存困境的人才会阅读的,如果在专业性上(虽然我也没那么专业就是了)放飞自我的话我都会选择写成隐秘层级。

流鸽
这倒确实是不错的想法,感觉非常合理。

优格
我想尽量贴着生存这一主题,不然我都感觉不到我在写后室了。

流鸽
没错,生存还是后室之中的一个重要主题哇。

优格
不过叠缘町这篇确实放飞太过头了。

对了,最后补充几点:畳縁町的生存难度那里的“山·鉾·屋台行事”,说的是这整篇文都是一场祭祀活动;相闻来自万叶集之一的《相闻歌》,也是中岛美雪 42 张原创专辑的名称;藤壶来自《源氏物语》的藤壶妃子,藤壶在日本古代被视为一种神圣的象征,人们会使用藤壶进行祭祀活动;梦浮桥也来自《源氏物语》,浮生若梦,通过桥到达河对岸的另一个世界,右边的标志也是鸟居形象,在神社中经过了鸟居就意味着进入神域,也就是去到了另一个世界。

大概是这样。

流鸽
好,作品的部分我们就大致聊到这里啦()



-
-
-
-
-
-
-
-
-
-
-
-


流鸽
那接下来就是闲聊环节!

优格
好噢。

流鸽
我们都知道优格的 ID 是酸奶的意思,你也科普过两个酸奶的英文之间的区别,为此我还专门写了一篇酸奶号。不过优格还有另一个昵称,就是挂在优格作者页上的“沈丁花”,这个昵称有什么含义么?

优格
沈丁花也就是瑞香,这是以前一个一直帮助我的朋友的名字,也是我对她的一种纪念。

夕夕
据本人统计,优格在本站有整整 8 篇原创精品,能获得这样的成绩,优格也许在创作过程中总结出了自己创作心得,有没有什么给到广大写手的建议呢?

优格
我以前有一个写作方法,如果看到了某个人的文章很厉害时,就会去仿写他的某个段落,先大致过一遍情节,然后撇开书用自己的方式写一遍,再去比对二者的不同——在这种找茬式的对比中,就很容易发现自己的字词、语句的不足。如此往复的刻意练习。

假设其他作者在一段时间内可以构想出 10 个点子,大多数人都会自己先淘汰掉其中不少,最后可能只剩下 1 个点子会被正式写出来。我反而会选择试着把这 10 个点子全部都写一遍,再不济也可以在反馈中得到教训,我这属于是笨办法了。

优格
早在最开始 18 年写文的时候,我只想着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想法,因为我是一个在生活中非常容易胡思乱想的人,无论看到什么都会想出一大堆杂七杂八的,碰巧在网络上接触到了这样的写作社区才有机会写出来。一开始还是庆幸,后来写着写着人慢慢变得浮躁起来了,经常去翻评分栏看谁 downvote 了谁 upvote 了。在 19 年,我在 Wikidot 上写了约 70 篇文,最后也死掉了其中的 20 篇左右,这也给了我一个教训吧。之后我慢慢放宽了心态,其实写文最重要的还是一个开心,让自己开心,让读者开心。

对于这 8 篇精品我诚惶诚恐,一方面是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我放缓了写文的速度,降低了效率;另一方面是总觉得自己这些被选上的文其实还能做得更好,只是因为偷懒啊、咕咕咕啊各种各样的原因,最终写了个在我自己的评分体系中差不多七八十分的作品。

对于写作心得的话倒是没有多少,因为这毕竟只是个业余爱好,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无论写得好坏,都要坚持写下去。

夕夕
蛙趣,非常宝贵的经验。

流鸽
这就是为什么你写了一大堆草稿一个都没写完吗(嘀咕)

优格
对不起,闲下来就写()

我会先把你那篇写完的。

流鸽
优格会喜欢什么样的作品呢?

优格
我喜欢那种新奇有趣的小点子吧,完全设想不到后续发展的、出人意料的、需要跟作者对电波的文章。

对我而言氛围和情节是最重要的。

流鸽
后室里面会有对得上你的电波的么?

优格
我看文平时都不记编号的(倒)
我想想看……

狐狐
是某篇未知的好文……可以请观看者留意优格的➕

优格
我记得有一篇是主色调粉色的文章我蛮喜欢的,可能是因为我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粉色了吧,粉色调的文我都蛮喜欢的。是层级,而且标题都是英文的。

夕夕
Level C-588 - “Obsession” 吗?

优格
是这篇。

粉色对我而言就是加分项(x)

流鸽
原来如此。

优格
不过我看文只会对那些我觉得非常戳中我或无可救药的文评分,大多数文我都是 novote 的。

不评论不评分不说话,这样社区里的别人就会觉得我是高冷人设,维持酷哥的形象。

流鸽
请优格对站点群员说句话吧()

优格
应该是:

甲:那么最后,随便对大家说点啥吧!

乙:说点啥的话……恭喜发财?
想不到说啥(捂脸)

甲:就随便说点啥啊!对喜欢你和你的作品的朋友!

乙:感谢喜欢,感谢不嫌弃,我会继续写的。

流鸽
这下复刻了。

狐狐
*倒是还会好奇一个👀..

记得群里(之前的大群和床脚)优格很长时间的昵称都是“新人优格”的名字,🈶什么特别的意义嘛?

优格
因为我是新人(理直气壮)

当同时代的人慢慢地老去退坑和不活跃,新来的人都不认识我,我就可以是任何时代的新人了。

流鸽
是新登。

狐狐
常写常新,保持年轻!

优格
我一直都很年轻~

最后,认真地送给各位:哪怕有一天你不在后室这个社区里写作了,大概也不会放弃写作这件事吧。这里不会是你写作的终点,而是起点。

流鸽
那么,本次访谈就到此结束啦~感谢优格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与我们的访谈!(什么时候再上一个精品成为究极老登)

以后还会有更多精彩的后室电台访谈,敬请期待!


评分: +37+x


收起回复


IP属地:后室电台工作室 来自贴吧电脑端 1楼 刚刚  

新回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