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室电台-主播有约(国庆特档) 第二期:克莱尔

43 回复帖,共 1

xQgivD.jpg

刚刚 IP属地:后室电台工作室螺丝 

f7246b600c33874467ae63ad140fd9f9d62aa0fc.jpg

backrooms吧关注:3,590 帖子:10,979

后室电台
主播有约


本档节目在后室电台台长Ralph的大力支持下创办,并通过了后室电台节目局Backrooms Radio Show Bureau, BRSB的考核,得以为全体使用M.E.G.数据库的流浪者和工作人员播出。目前每档节目一经播出,其文字稿就将在全数据库范围以CC BY-SA 3.0协议释出,使您不需要长耳朵也能了解到后室访谈的最新资讯。谁是您最喜欢的主播?您希望后室电台招募谁来做主播?赶快来IntVoRBR官方网站为您喜欢的明星流浪者投上一票吧!


本期电台主播
螺丝Dr dayy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本期连线人
克莱尔LovesickerLovesicker
作者页
本期特邀嘉宾(们)

鸟鸟HOMESICKHOMESICK

电台特点的歌!1


螺丝
克姐好!虽然我相信听众们大多都很熟悉你,但还是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克莱尔
好啊。各位站友好,我的ID是Cryer,圈名叫做克莱尔,是后室维基以及隔壁的基金会维基曾经的活跃用户之一。很荣幸受邀参加这种性质的访谈,谢谢(

螺丝
先插句闲话,大家都很想你(包括我),跟大家聊几句吧。

克莱尔
诚惶诚恐,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承蒙错爱…感谢那些喜欢我文章的人们,也感谢他们愿意因此对我自身附上一份认可。虽然我自认只有三脚猫功夫,但是依旧很感谢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读者向我给予了又真诚又友善的赞美。谢谢你们,那一直是我记忆中最宝贵最珍重的部分之一。

后面的退圈呢实是因为精力不足,抱歉挖坑不填(超小声)

螺丝
非常感谢克姐!坑我们都会填的啦。那么我们正式开始我们今天的采访。首先老生常谈,是通过什么契机了解后室并开始写作的呢?

克莱尔
我记得当时是今年的年初,B站那边突然火了一波和后室相关的视频。大致的来龙去脉我已经记不清了,现在只记得有看见一个视频内容好像是“从Level 0列到Level 999”的,然后弹幕和评论都在刷一些我看不懂的术语或者说梗话。但它们很有意思,我也对视频中提及的“Level”一物颇为好奇。在零碎的信息中得知“它有Wikidot网站”之后我立即就顺藤摸瓜找到了网站。当时人还很少,申请机制也还是一键入站,稍微翻阅了一些翻译文章(当时已有的是真的少哇,看得我依然一知半解)、观摩了一阵子后,我就按下了加入键,来到了这里。

至于开始在这边写作嘛…起初我是没有想过做原创的,只想帮忙做点在SCP维基那边的老本行:翻译。但是也不怕说出来被你们笑啊,其实我注册账号最开始的想法就一直是“一定要成为一个厉害的原创君”orz…之所以做翻译,是自觉笔力匮乏但是又想给网站做贡献、然后跳进翻译的大坑后也确实觉得这事有意义,就坚持做了下去。起初我也在后室维基这里发布了几篇翻译,当时那种接触到一个全新的概念并尝试去逐步熟悉它的感觉,真的很让我满足。

再往后,中分开放了原创。这一环其实没有什么好回忆的:既然我就在这里,新天地也在这里,为什么不去试试看呢?

螺丝
对了,我注意到你曾用wiki用户名是“Claire Walker”。但你现在用的名称是“Cryer Walker”。我有些好奇,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更改呢?

克莱尔
啊,因为我那天久违地掉眼泪了(

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儿,毕竟谁没哭过呢是吧(目移)…然后当时的情绪波动也蛮大的,就莫名“狠心”改掉了自己沿用了很久的老ID。最后让我舍得按下去手的想法是“反正发音还是克莱尔”,哈哈。

螺丝
说实话这个cryer我真不知道咋读(小声)那我们现在来谈谈文章创作。你觉得一篇好的文章需要具备哪些因素?你又是怎样看待自己的文章呢?有写出过令自己满意的文章吗?

克莱尔
这三个全部精准地问在了我的矛盾区耶…我好像有很多想说,但又在出口之前反复否定自己。大概是因为我的感悟其实还不够纯粹和到位吧。

个人感觉若是有一篇文章能被称之为“好”,那对于整个读者群体而言它大致是拥有“正当”的主旨、合理的架构,精彩的情节,流畅的呈现等种种要素。但是尚且不论不同读者之间的参差不齐,包括作者本身为何执笔、如何运笔这一层面,也是我很看重的地方。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能会在后面展开阐述我个人对写作的更多感想。

至于怎么看待自己的文章嘛…除了某些有那么一点剑走偏锋导致我其实没什么底气的,其余的文章在出炉时我都是越看越喜欢,仿佛端详自己呱呱坠地的小孩(其实不就是吗)。随着时间流逝,虽然文章还是那个文章,我却逐渐发觉它们存在的缺陷,并感觉越来越显眼了。大概是当初在发布时我身为作者本身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吧,又可能是心态发生了变化?更可能二者兼有?

结合上一条的回答:关于有没有让我自己满意的文章,或许满意于我而言只是某一阶段的事情。随着时间变化,我好像会越来越觉得从前的文章写的很有问题,大大小小的问题。我一直把最高的期望和最好的精力寄托在下一次动笔上,或许正是应了那句话吧:“最好的永远是下一个”。

螺丝
那我们再聊最后一个宽泛的问题,你写文是否有什么习惯呢?有点子就写?还是等它沉淀一下?还是咕呢

克莱尔
写文习惯啊…喜欢一边听着能对上自己电波的音乐一边裹着被子滚来滚去不然就不在写文状态算吗?咳,前面这句描述的情景姑且算是“让这个作者感到舒适的创作环境”(

其他的话,由于我本人撰写文章的核心驱动力不止一种,包括而不限于“点子驱动”,所以要看情况。当我有了一个点子时我应该是会选择沉淀一会儿,但如果它绝妙到能让我自己都觉得“哇我要赶紧把它写出来”,那我自然是立即动笔了。

螺丝
裹着被子滚来滚去,好可爱(bushi)OK,那我们闲话少叙,把目光放在单篇文章上吧!冲呀!

阅读须知
以下内容涉及具体作品的内容和评价,建议读者阅读完对应作品之后再阅读相应的访谈,以免剧透。读者可以通过下面的目录直接跳转到自己想要看的作品的访谈,稍后读完所有此受访者作品后再继续读完其他内容。



-
-
-
-
-
-
-
-
-
-
-
-


螺丝
我翻阅了一下,发现这是你的第一篇文章。在谈文章内容前,我想问问克姐,为什么选这个编号呢?是有受到基金会起源SCP-173影响吗?

克莱尔
emmm姑且算?那天是中分正式开放原创,我本来早几天的时候还在想着要不要屯个文,到时候可以拿个心仪的编号,但是也没往深处想。结果开放当天涌现了好几个原创文档,我还记得第一个活下来的是Level C-123。我突然就被气氛带动了,决定立刻打造出自己的第一篇原创后室文章。

私心而言,我想要尽可能靠前的编号。但不知道为什么啊,我总感觉靠前的编号会比较影响网站读者对中分原创(以及后室本身)的最初印象以及认知,而以我当时对后室的浅薄理解,我的文章真的担得起吗?于是,我一开始就把目光放在了101~199这个部分。在写好之后,我也没多想,随便挑了一个看着顺眼(至于为什么顺眼,本质当然还是因为那个雕像咳咳)的位置,就那样发布了。

螺丝
这篇很有阈限感。也是我个人感觉你的文章里最阈限的一篇。你对阈限创作有什么经验,或是建议吗?

克莱尔
谈到阈限,这个词汇一直是我对后室最初的认知,相信也是很多人最初的认知。惭愧的是我并不知道如何在文字中打造阈限感,我也一直都没有刻意尝试过去写一篇阈限文档。唯一有过这种想法的是Level C-244,我尝试着写出一种入梦般的迷离。单以评分反馈和评论的冷清来看,这次试验大概是失败了吧。

Level C-173的成品长成这个模样,很大程度上只是取决于我对后室最开始的体会与认识。说起来,我构想的大致环境是“一座悬浮在虚空里的密闭公寓,往上往下无限延伸”。虽然碍于笔力没有很好的呈现这点,但当初的那个后室小白写的很高兴,这便足够了。

螺丝
并且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出口处为Level C-174,入口处为Level C-172。这两篇文章的创作时间都比C173要晚。这样的排列很规整,也符合主站早期文档的逐层连通性质。但按照目前的创作风向,大家似乎已经对这个性质有所摒弃了。请问克姐对这种趋向的看法是什么呢?

克莱尔
啊,当初这么安排是因为一来并没有什么原创文章给我连、二来是我对出入口这一部分的撰写其实没把握。逐层相连应该是最容易想到和最容易安排的方法之一,所以我就这么采用了。虽然后室到底有没有稳定的空间顺序还暂且存疑,但编号是人定的嘛,所以当时也就觉得无所谓啦。

至于你描述的这种趋向…我倒确实有点隐隐的担忧。后室最初吸引到我的一大要素就是层级之间的出入法则,让我有种玩解谜/密室游戏的快乐感。然而不仅是现在,哪怕是从前都好像有人在编写一些有点离奇有点刁钻的出入方式,简直比隐秘层级还隐秘层级(吐槽)。虽然一切都为文章服务,但我还是不太喜欢以这种形式存在的出入方法。讲真啊,纵观那些奇奇怪怪的出入方法,在后室里好像连点喜怒哀乐都不敢有(

可惜我对出入口的安排也没有什么心得,包括我自己的一些文章同样存在这一方面的问题。我不清楚如今的写作情形是怎样,但我觉得,这一趋向一定是会朝着更加良好的方向发展的。

说起来,我后期总是习惯在出入口部分加上“更多入/出口尚待探查”,其实就是等待着日后的完善与修改。咕了(√)

螺丝
草,写的早没文可连可还行。


-
-
-
-
-
-
-
-
-
-
-
-


螺丝
毫不夸张的说,这篇文档是目前CN分部最知名,也是最优秀的文档之一。它是C-100“对立”竞赛中的第一名,也是一篇精品文章。因为我没拿过冠军,所以在采访文章本身之前,我想先问问克姐拿到冠军时的心情是怎样的?看到它又上了精品时心情又是怎样的呢?

克莱尔
我那段时间事情有点多,还在闹牙疼,最后的那几天又在和Level C-102胶着,所以决定竞赛结果的那最后一点时间里我是没敢看赛况的…身为参赛者之一,说不想赢那是假的(

心情的话,我理所当然是高兴的,但同时也带有“文不配位”的惭愧感。Wikidot所采用的评分其实无法完全反映文章的质量,在我看来竞赛里还有太多太多比员峤优秀的文章了。无论是《恶质天演》还是《何方圜之能周兮》,都是值得一读的佳作。写出员峤并且敢发出来我当然有我的自信,但这份自信在看到更多的好文之后越来越小,最后变成泡泡炸掉了(

总的来说,就是在开心的同时有些愧疚。至于精品感受嘛,在竞赛时大家就已经知道冠军会被列为精品了,所以我没有对此事感想太多。只是依然觉得受之有愧。

螺丝
没有啦,就我个人而言,员峤确实是我最看好的作品。同时,这篇的架构也不小,那么跟大家谈谈创作经过之类吧。

克莱尔
这篇文章成文很快,直到发布期开始的前一天我还在构思“对立”这一主题可以写点什么。

然后就被B站评论区里后室Wikidot和后室Fandom的骂战弄生气了然后就突然发现了后室社区当初的痛点:两大站点的矛盾。不知为何,我总感觉那些挑起矛盾的人在默认对方存在恶意,默认对方对自己这边有意见。但我真的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好争,并在惊觉“这不就是对立吗”之后当即决定把它写入我的参赛文章。

我刚刚有提到“点子驱动”对吧?这就要算一例。这个点子让我跃跃欲试,于是我马上决定了剧情和大致的编排。点子、构想、精力全部到位,写起来自是很快的。我用半天时间写完了第一部分(交代层级环境和铺垫后文),然后歇了一会儿,又用晚上写完了第二迭代(所谓伪人),简单地检查了一遍,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就踩着起跑线发布了。

螺丝
还有,我注意到原先这篇文是没有版式的,但是后来你又给它加上了MEG归档版式,并且很多你创作的文章也是如此,这是为啥呢?

克莱尔
这是我和朋友讨论之后决定采取的行为。大体意思就是这里不比隔壁,隔壁叫“SCP基金会”,但这里不叫“探险者总署”。不只是我,好像很多人都已经默认数据库是M.E.G.独家。我不知道这到底对不对,但我个人已经不支持这个想法了。M.E.G.只是诸多团体里的一个,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我曾经还在默认版式的文章里写过“我署”这种字眼,现在怎么看怎么别扭。

于是,我就决定为那些明显是M.E.G.视角的文章添加M.E.G.版式(还有标签),以此表示起码就以这篇文章的视角而言,它确实归属M.E.G.数据库。而其他的,就未必了。

以上纯属个人考量哈!orz

螺丝
这篇文章以战国神话“员峤”命名,克姐在文章内也对此进行了解释。

克莱尔
哈哈,其实这个设定脱胎于我已经弃掉的Level C-1构想:“蓬莱”。

只是个名字和模糊的构想而已,没有多的内容。我当初想把C1写成一个宜居的基地型层级,并很快就把地点安排成“古代仙山”这种情景,还想着可以塞入一些中国特色的实体…山是很好的舞台,能够承载很多形式的故事。而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神话从来不缺素材,所以我很快就想到了五仙山。

在确认点子之后,我来回查询了五仙山的资料,最终决定以比较冷门的“员峤”作为故事发生地,把这一新鲜的素材进行“后室适配”以后,转而展示给广大读者。在我心底的最深最深层,我的确还留了这么一个若有若无的要素:神话是不是真的存在过?它们只是……“离开世界”了?

鸟鸟HOMESICKHOMESICK在创作《演化机制》之前,曾经与我进行过相关的讨论,他以另一种方式涉足了我想写却没有写的这一点。在此顺带感谢他。

鸟鸟
You're welcome()

其实我原本想针对这点和员峤进行更多的联动和阐述,奈何设计不到位,就没有再加笔墨了。有在担心自己会弄巧成拙。

螺丝
这篇文章的立意也很高,不同于Level C-102的组织对立或是中 Level C-104常识与事实的对立。这篇文章将立意放在了现实角度,也就是Fandom与Wikidot的长期矛盾上。并且其内还有善与恶的对立。

克莱尔
“因为此文”不敢当呀,社区的日渐和睦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

对立减少是后室中分的喜事,大家原本就是因为喜欢这个题材才走到一起的,原本就不该在无谓的争斗上面白白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我相信在所有原创君、翻译君、管理君的更多努力之下,两方社区一定都会愈来愈繁华的!

螺丝
对了,还有为啥C-100的标题是红色的,原谅我的无知与好奇()

克莱尔
我不知道诶…好像是因为代码吧…可我是代码白痴,阿巴(

螺丝
草,原来是其他人干的()最后插一句,C100即将300分啦,在这里提前预祝克姐!


-
-
-
-
-
-
-
-
-
-
-
-


螺丝
砸砸砸砸砸。这篇文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篇。能聊聊当时是如何想到这个点子的吗?

克莱尔
忘了(捂脸)。唯一记得的是我那天心情非常糟糕,有种窒息般的难受。滑稽的是我甚至也忘了那天是为什么心情不好。

螺丝
这篇的附录很有绝望感,一个人一直在那里砸墙,砸空后后方还是一堵墙,尤其是空的那一条,表现出了深深的无力感和主角已然倦怠的感觉。让我想起了一部电影,主角也是被困在了一个密闭空间,最后绝望而死2。这篇文章和那部电影有异曲同工之妙。并且文章结尾,另一个流浪者切进了本层,上传了文件。留下“祝我好运”这样一句话,很有冲击力。怎么想到这种安排的呢?

克莱尔
如你所见,我意在呈现一个绝望的环境(和我当天的心情脱不了干系)。能让人感到绝望的环境很多,密闭环境就是其中之一。更别说我就是作者自身,我可以直接将其一步到位的设定为“根本无法解除的密闭”…我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这些要素:无限延伸的封闭空间(墙套着墙)、没有可以琢磨的出入要点(被剥夺掉来时记忆)、始终没有盼到奇迹出现的希望(有把锤子;但实际上对逃离此地完全没有起到作用)…以及一个水到渠成的结局(不会损失生命能量,将永恒受苦;却最终莫名死亡)。

碍于文章叙述视角而没能交代出来的设定是,这个层级就是挨个折磨人的:上一个人没死,下一个人不进;而一旦进去就会被剥离与出入相关的记忆。附录二是第二个人类被吸入此地后用尚且保有的理智镇定写下的,在看到这样一具尸体以及尸体留下的绝望信息后,他会想些什么,其实就自然而然了。

“祝我好运”。如上所述,我撰写这篇文章的方式其实就是截取了几个非常简单的意象,然后把它们直接融合为一个性质并不特别、但足够困死一颗孤立无援的心…的地方。我把自己剥离出去,“冷眼旁观”这两个困于此地的人会自己做出什么,说出什么。接着,再忠实地“转述”为文本,成为此文。

螺丝
对了,我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蔷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墙

我真没找到不一样的字在哪草。

克莱尔
认真!不认真打手板!

螺丝
终于是在朋友的努力下我的努力下找到了!第二排第十八个。我好聪明


-
-
-
-
-
-
-
-
-
-
-
-


螺丝
生神小天使来啦!这篇是克姐的第一篇精品呢!也是中分原创实体里非常著名的一篇。这个“救回自杀流浪者”的设定很有意思,怎么想到的呢?

我看你在讨论区说的是:

试图断掉在后室里自s以一了百了的这条解脱之路(

能不能更详细些呢?当然如果实在没有也行(

克莱尔
喔,那句话的意思是:一死解千愁,在后室坚持不下去时,紫砂就好了…不行,哪能就这么简单潦草地迎来终局!我这就写一个不让人紫砂的实体!

一番魔改后,生神就这么诞生了。

螺丝
这篇文的创作历程是怎样的?它写了多长时间?

克莱尔
和员峤差不多吧,也是点子驱动型,属于灵感上来了什么都拦不住那种。当我处于这种状态时我会做什么都做不下去,非得把文写完再说;于是生神也是从点子成型到文章成篇并没有耗费很久,大约也是一天出头。

螺丝
速 写 大 师。

从生神说的话里,我感觉生神是有点..傲娇的意思?)克姐在创作的时候有去刻意给予它什么性格特点吗?他看待生死是否像我们看待日出和日落一样稀松平常,只是偶尔会生出感慨?还是说像我们看待屠宰场里牛羊的生死一样,实际上并不以之为意呢?

克莱尔
生神的原文中非常直接地阐述了它的需求:干饭进食。尽管把紫砂的流浪者赶回后室是某种规则使然,但它的确可以从中获得让自己饱腹的食粮,也就是文中所言的“绝望和希望”。勇一点的流浪者会有希望,怂一点的流浪者会有绝望,无论哪种,它都不亏。

而我的确是有意赋予它更复杂的性格特征的,不过在生神原文的文档体裁里无从展示更多。在故事《冥府门前》中,我让生神和冥府默客共同出场,想要旁敲侧击地点出一点所谓“冥府”的设定,以及补全二人性格。在文中,你应该能看见生神实是一个轻佻、略不正经的性格…而这其实是它某种程度上的伪装。生神不像默客,它从来不和人类有进一步交流,而是蛮不讲理地将其直接送回。那是因为他不想交流,也不敢交流。

起初,超脱生死、直接掌控复活之力的它并不能理解芸芸众生的死亡观,并不知道死亡对普通人而言象征着终点、象征着永别、象征着再也摸不到的脸颊再也看不到的双眼再也无法说出口的“谢谢你”或是“对不起”。它一开始只知道人逝去的越多,它越要挨饿,仅此而已。

和最初几批死者有过交流之后,它才迟钝地发觉生命之重,才发觉生命对于天地众生的无上意义。但是,它没有选择像默客那样的深度倾听,而是粗暴地拒绝了接下来所有的交流。因为这会让它多愁善感,让它被不必要的情感拖累,接着这就会影响它做出“正确”选择,就会影响它做出“正确”判断,就会影响它行使自己的“正确”使命。

所以,不去想就好了。“来一个我赶一个。”

但它真的没有再想了吗?…真的没有吗?

螺丝
生神经常在其他文章中出现,比如我与露露Donuts ExusiaiDonuts Exusiai写的C490,还有以生神展开的原创团体B.A.G.你怎样看待此类文章呢?

克莱尔
我家生神真是劳模啊看到生神或是我的其他设定在其他文章中迎来全新的拓展与演绎,这总是让人感到荣幸与快乐的。这也是Wikidot这种共创体系的魅力,不是吗?我很期待不单是生神,还有广大写手创作出的更多优秀设定都能持续焕发出全新的生命力!

螺丝
芦苇荡,羊头面具,清冷又神秘。真是有一种美感。


-
-
-
-
-
-
-
-
-
-
-
-


螺丝
翻了翻历史记录(们),这篇竟然是龙血族的第一篇。龙血族的想法是否也来源于此呢?

克莱尔
嗯,当然是的。我起初对欧米伽的构思还没有那么全面,但我已经知道我想借他引出一个怎样的故事线了。

螺丝
这篇的安排好棒啊。在第一迭代写出一个热衷于破坏的欧米伽。第二迭代则通过德尔塔与监督者的对话揭露出了龙血族与其族群内不可抑制的矛盾。这样的安排也常在你的文中出现,即较为急速但又无叙事不足的描述。为什么大多文章都喜欢这样安排呢?有什么经验所在吗?

克莱尔
算…个人习惯所迫?急速是因为我其实没有太多空暇时间可以投入写作,而我上面有说过要是不写完的话会导致我做什么都做不进去,所以需要快速成篇…这非常的不好(捂脸),这样的文章会显而易见的欠打磨,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还不好调整。

至于不会叙事不足,我觉得就是身为创作者最基本的素养了。创作之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如何去做、最终善始善终地将构思的作品有头有尾地呈现。这其实就是“胸有成竹”了,算不上什么经验之谈。


-
-
-
-
-
-
-
-
-
-
-
-


螺丝
哦,龙血族是很经典的团体!龙类血脉的生物们组成的团体。它的想法是否有取自一些中国文化呢?

克莱尔
这怎么敢啊,龙血族的定位可是后室带恶人(

从第一篇相关作品开始,我脑中的龙血族形象就一直是经典的西方恶龙,而非中国龙。事实上我对中国龙有过另外一个特别的构想,可惜没能去写。(手动艾特鸟鸟)

鸟鸟
假以时日,我的后续作品应该会帮克莱尔把那个构想补上。事实上,铺垫已经开始了(意味深)。

克莱尔
那就请大家期待鸟鸟的后续创作吧!

鸟鸟
压力陡增.jpg

螺丝
龙血族的基础设定都非常完善。我觉得在这点上确实可以给目前的团体提供好的例子。中分目前面临着团体创作热情大,但设定残缺的问题,你在这点上对这些热衷于团体创作的作者们有什么建议呢?克姐有什么比较看好的团体吗?

克莱尔
事实上不单是团体创作吧,我感觉目前的后室依然有着相当一部分的空白区和薄弱区正待完善。包括龙血族在内,其实它们都有大大小小的一些设定硬伤,只是在很多时候没什么人去特意追究而已(

热衷于创作是好事。而在团体方面的话,我个人觉得组织定位是比较重要的一环。虽然并不是说定位重复的团体就一定不能写了,但我更想看到存在自身鲜明特色的团体,更想看到能和其他事物擦出更多火花的有趣内在。就算定位重复,但若能写出自己的独特那也未尝不可一试,作者写的高兴、读者看的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而这势必仰仗于一个完善的搭建。团体的分量比单篇文章重的多,不是一人之力和一文之辞可以solo的。在各位确信自己有了一个合适的团体点子后,绝对不能操之过急,绝对不要为了凑够合格线而狂写一些平平无奇甚至根本不着调的文章。先静下心,好好打磨一个完备的设定。把设定设计到位后还不用担心作者数的问题了,因为有趣的设定自然会吸引志同道合的伙伴。我们可不就是都被“后室”这个玩意儿吸引来的吗?

至于看好的团体…我已经退环境了,看的太少,不敢妄言orz(

螺丝
看了一下,龙血族是目前中分文章最多的团体,对于这点有什么感想吗?

克莱尔
真的吗?这个破设定何德何能呀(

其实我起初是不想把龙血族转为正式团体的。因为我自认这种“战争狂人”、“征战后室”的东西非常让人眼前一黑,不符合很多人对后室的印象…我的设想仅仅是打造一条独有的时间线,把后室做为世界框架,撰写一串自己想要去写的故事链(这么说起来好像原创设定更合适)。最后之所以还是转为了团体,是因为vallerbackvallerback好心地主动帮我整理了相关文章,并高高兴兴地鼓励与提醒我记得转正。我简单地思索了一下后,觉得应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于是就摸出了中心页,正式升级为原创团体。

之所以创作龙血族,是有大致两个方面的想法。一来是意在打造一个后室公敌,为文章“需要一个反派”时提供合适的小怪和Boss(x)。这一点我寄托在了龙血族成员的多样性上,只要作者需要,他就可以在龙血族内部塑造一个合适的敌人。龙血族的空白部分至今仍然很多,仍然还有很大的自由空间可供渲染。

二来…是欧米伽本人。出于“重量级角色怎么能随意动笔破坏感觉呢”的古怪想法,我始终没有正面描写过这个暴君。其实他是我比较看重的一个角色,我在他的性格成分内寄予了很多的想法…以防歪楼,这里我就不展开说了。简单来说,他也不过是个被后室监禁的囚犯,他也只是个内心空虚的可怜人。他和人类唯一的不同仅仅只是比较强而已——要是你想,并且你能,你可能也会做些什么的。

但是全部咕掉啦!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不要随便挖坑还有画大饼(


-
-
-
-
-
-
-
-
-
-
-
-


螺丝
½竞赛的文章耶!当时看到作者信息里的克姐真的莫名兴奋()

克莱尔
某人软磨硬泡把我拉来的(盯)

鸟鸟
大气不敢出.jpg

螺丝
这篇是和鸟鸟的合著。这个想法是谁想出的呢?两位在创作上又有何分工呢?

克莱尔
“是谁想出”这个表述不太吻合。当时又是心情不好的一天,而他在疏导我,我们忽然就一齐顺势想到要是后室也有这样一个“无条件倾听你,陪伴你”的地方该多好啊。

我们当时还在纠结“阈限”主题该如何呈现,后来一致同意阈限的重点是引起某种感受。我们陷入了难题,因为悲欢并不相通,我们即便写的再完善也写不进部分读者的心坎里。

鸟鸟
再后来我们就想通了。既然无论如何都会有不能get到的人,那就用直截了当的第一人称(同时决定了格式错乱)把想说的话一股脑倒出来就行了。

克莱尔
嗯。于是我们设立了这样一个地方、这样一个驻足点。纯粹的善意,纯粹的陪伴,它确实不能感同身受,确实不能对世界观的“你”或是现实层面的“你”起到任何实质帮助,它甚至不能理解你的痛苦。我们毕竟不是你。

但它愿意花时间陪你,告诉你“我在”。

你有过心里下着暴雨却没人能倾述的时刻吗?有过即便有人听了却嗤笑着说“就这”或是他觉得压根无关痛痒的日子吗?

写出Level C-998实是因为,我和这位合著者都无比期望谁都有机会拥有一个“它”那样的同伴。

鸟鸟
还有个分工问题。

克莱尔
噢,对。我们其实没有明确的分工,几乎句句都是一起琢磨出来的。当然,成品没有多么完美,但我们写的很舒畅。这已经很让我们自己感到开心了。

螺丝
这篇名叫“雾里”。但表面的表达只有一张图片符合标题。而文章内容却很好的弥补了格式错乱所带来的描述缺失,又提升了立意。这很克莱尔jpg.

克姐对上述的创作风格有何经验谈谈呢?

克莱尔
这篇其实写的比较意识流,我和鸟鸟也是云里雾里地就写完了(

这种情况我没法分享什么经验呀,抱歉www

螺丝

克莱尔
宜居欺骗是一种写作手段,而且是相比之下比较好想以及似乎有点俗套的手段。但事在人为,一个题裁无论多么陈旧也总是能玩出新花样的。要是有人在写了宜居欺骗后而被说写的不好,那我觉得重点绝对不是因为他涉及了宜居欺骗,而仅仅是因为“没有写好”。

尽管我的体悟不算很多,但我始终坚信没有不好的食材,只有不会烹饪的厨师。

螺丝
赞同!这些话太适合送给目前的“焦虑者们”了!


-
-
-
-
-
-
-
-
-
-
-
-


螺丝
这篇也是我很喜欢的一篇!尤其是那张手握罐子,星点上升的图片。很美,很有意境。并且后面的附录也很有启示性。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呢?

克莱尔
当时是晚上,我有点发烧,脑袋昏昏沉沉的,那时就忽然希望要是睡着后能做个美梦该多好啊。点子这就来了。我立即在入睡前摸完了这篇文章。

螺丝
这篇很有启示性。后室并不是适合安眠的地方,流浪者应时刻保持警惕。后来也有很多文章提到了这方面的内容。例如破碎红茶Smashing Black TeaSmashing Black Tea“课程 防御性探索”。当然,两篇文风格不同。所以,我想问一下克姐对“后室”写作概念的看法是什么呢?它应该是突出风险重重的感觉,还是偏温情,亦或其他呢?

克莱尔
我觉得后室的创作应当是多元化的,从来就不应该有谁对谁说“你应该写什么什么样的东西”。后室是另一方天地,是人类涉足的另一个和宇宙同样辽阔甚至更显混沌的地方。这里同样存在悲欢离合,存在勾心斗角,存在世态炎凉。记录着世间百态的故事总会不断涌现,而它们的面孔当然不会一模一样。


-
-
-
-
-
-
-
-
-
-
-
-


螺丝
首先我想说的是这篇真的笑死我了。首先是豆子soybean-hysoybean-hy在讨论区发的“乐尸乐到一定程度时头部会不会吸引子弹”。

然后是这个:

克姐果然全能哒!这篇很有笑点,并且不尬。提到尬,现在不少新搞笑文档的观感都很不好,没有笑点,堆砌奇怪。还请克姐给后辈们传递一下经验吧。

克莱尔
全能是谬赞了。而且真的不尬吗(惶恐)

谈起搞笑文档,其实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得对上电波吧…?玩梗要适度,融梗要自然,不能为了打造一个自认为绝妙的桥段而生搬硬套。还有一个通用的建议:态度要端正,写完了还要通读一遍。我总感觉有些一看就很蹩脚的J文作者完全就没有认真对待文章,毕竟是J(

但这不是发布不合格文章的挡箭牌。J文其实不好写,因为要逗乐读者:所以,还请“认真的搞笑”!嗯。


-
-
-
-
-
-
-
-
-
-
-
-


螺丝
宏观的架构,极棒的表述。这篇充斥着大量附录,但层级本身并不空。怎么想到“影署”这个设定的呢?文章的点子又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克莱尔
这篇是退圈前的最后一文,所以我的写作目的有很大一部分是想着“整个大活”。影署是前置文章《影域》的延伸、主要人物是某对cp在另一时间线的后代、同时文章内容连接有多篇文档…如此这般,都是我在试图“整个大活”的同时自然而然牵连起的种种联结。

相比之下,点子本身反而平淡无奇:就是一个连接着不同时间线的通道罢了。而这已经足够,这一层级特性已经完成了对剧情的服务。

螺丝
另外,我很中意于这篇的人物刻画。残忍阴险的影署诸众,办事干练,头脑精明但又透露着一丝俏皮可爱的林清芝,牵挂家人,忍辱负重的林清诸。这篇文章内对人物的刻画是我个人感觉克姐的文章中最成功的一篇。对人物的心理刻画细致清晰。克姐真的很擅长这种方面呢。谈一下在人物刻画方面的经验吧。

克莱尔
首先真的非常感谢你的喜欢!

由于篇幅问题和精力问题,这篇文章我好像是写了一周有余,破了自己的单篇创作时间记录。这是我最近一次尝试用超出一天的时间去打磨一篇文章,也是突然有勇气直面我自己在从前的创作经历中被人诟病过的语言描写。虽然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我做到了,我大胆尝试了以对话为主体的足足五六份附录,成功把我在大纲中想要交代的所有设定与剧情尽数呈现。我写的很累,也很过瘾。我想说的是,状态真的很重要。

我不是一个擅长写作的人,所以不敢妄言所谓的经验而误导他人,以下这些权作个人感受:一个人物不能只生活在他出场的那段文字里。他们不是活在提笔、死在收尾的傀儡,他们是真正在另外一个世界存在着的,活生生的人类。要成功塑造一个人,那就得塑造他的全部,就得去构思他经历过什么、学习过什么、遭受过什么,并最终出现在你的文段中时,将会在你编排的故事中做出些什么。这样构思出来的人物可能会比较有生气,而不是一具没有自主的牵线木偶。

同时,还要放眼生活,多去接触不一样的人。自己有储备了,那才能有输出。精神贫瘠的人大概写不出饱满的文字。

螺丝


-
-
-
-
-
-
-
-
-
-
-
-


螺丝
文章聊完啦,接下来是闲谈时间~

首先先感谢克姐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

然后是代替大家问问克姐,近日过得如何?还顺心吗?

克莱尔
还好,顺心。

螺丝
放心了jpg.

然后呢….我想说克姐真的很棒,如同克姐作者页的一条评论一样:

我只能说
真正的奠基者

包括我在内的各位,都很赞同这一点。清道夫、罐装龙肉、车兽、龙血族、逐尸鸟….一篇又一篇有关CN后室基石的文章,为CN分部创作出了许多优秀又实用的文章。

谢谢你。

克莱尔
再次承蒙错爱,真的非常非常惶惶不安…

我其实很害怕直球的情感表达,无论是别人对于我还是我对于别人。从事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的写作既是为了给社区添砖加瓦,同时也是在尝试实现自己的价值。这个过程中我产出了很多蹩脚的文章,却收获了很多赞扬。尽管我时至今日依然觉得自己远远比不上你们称赞中的我,但…我很感谢你们能够喜欢我的文章,并因此认可我这个其实没什么本事的人。谢谢。

螺丝

克姐退圈的那天,主交流群仿佛炸了锅,人人都不想让这么一位优秀、可爱又谦卑的作者离开。但就如同威廉·沃克·阿特金森所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是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无需多言。

在此,我与Br维基中分的写手们,祝克姐每一日都过得愉快,身体健康,事事顺心!

然后是,克姐有什么想说的吗?

克莱尔
我只是路人,不值得在大家的心中留有太多份量。网站里还有很多很多优秀的写手,他们还在为了后室这个世界而不断地打造精彩纷呈的文章。人要向前看,大家理所应当地应该把目光投向网站…还有自己人生的未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好的情节也会慢慢腻烦,再棒的构思也会渐渐过时。但永恒不变的,是我们决定再写一字时那颗赤诚的,对网站、对后室、对创作的心。

加油。

螺丝
谢谢克姐的祝福,我相信,网站上的各位,热爱这个圈子的各位,会秉着这些祝福向前进的,这里会越来越光明。

已到尾声了,请让我用这句话作结。

(林清诸不再回头,而是紧握着收起的雨伞跃入翌日之影。他的身影浮动着消失在湖水的波涛里,不再可见。)

今天的节目到此为止,克姐再见,各位听众再见。祝你早安,午安,晚安。我们下期再会。


评分: +100+x


收起回复


IP属地:后室电台工作室 来自贴吧电脑端 1楼 刚刚  

新回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