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旅与神罚,始与末
评分: +9+x

“你好?”

大脑中沉静的声音响起,回音不断蔓延。脸部碰触到冰冷的水泥地面,你一脸迷茫的抬起头,是长长的走廊与空荡的混凝土墙壁。你恍惚间以为是自己的既视感作祟,但你扇了自己两巴掌之后,掏出速切终端,终于确定了两件事。

你不是在做梦,和,这里真的是Level 1.

“我尼玛……这他妈的……人呢?”

你下意识的拿出杏仁水,喝了一瓶之后又拿出一瓶往耳朵里灌。你可不知道这向你说话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

“冷静,你无法除掉我,我也并不在你的身躯之内。”

“速切玩家没搞啥竞赛啊……不是,我刚才还在速切中点怎么现在就到1层了?”

你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烬。“先回去再说,然后你这玩意啥啊?”

“我名古登。”声音似乎很有耐心,但说出的话却让你无比惊讶。

“古古古古古……古啥?”你抽出诺克立普贴的手猛然一顿,冷汗迅速从额头渗出,你想起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一篇后室的秘闻,那上传者至今无人知晓,但你知道那篇文章犹如叙事长诗般的最后一句话。

“但是,一个被遗忘名讳的神祇,祂又会变成什么呢?”

“古登,或者你可以叫我,Nostalgi Gaius。”

“你们是掌握了后室空间之理的人,虽然无法比得上凯,但不得不说,你们至少能从他的残余手中逃脱。这就是为什么我拣选你们,成为少数活下来的人。”

“凯?就是密钥师那货?”你的注意力并未放在“少数活下来的人”,反倒是凯这个字,引起了你的注意。你重新撕开诺克立普贴,贴在墙上。毕竟你知道他们都是万神殿的人,那么你现在在Nostalgi面前说关于密钥师的事情,自己估计也难逃一死;不过他们俩能力都已经十不存一,那么现在,你如果开始速切,大概还能捡回一条命。

“正是。”古登的声音依旧平静。

“他是掌控钥匙的人,正因如此,他打开了两个世界之间的大门。”祂的声音渐渐微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加焦急的女声。

“我可以作证,我亲眼看着他打开了那种通道!请相信我!”

你无比了解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你无比尊敬的前辈——也是,这种时刻之下,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了,你只能相信。

“请您冷静一点,Isle小姐。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E.Isle的声音逐渐放的平缓。“密钥师打开了两个世界间的门,还记得树海理论吗?不止一个的平行前厅你们能想到,你们应该也该知道……”

“混沌海也不止一个!”

无垠的海洋裂解了前厅,每片海水里浮着现实的碎片。而现在两片海洋碰在一起,浪花自然……

“他们会淹没整座后室……”你的思绪在此刻戛然而止。

“准确来说,不是‘淹没’,而是湮灭。”冷静的女声重新占据主导地位。

“我……我能怎么办?”你咽了一口口水,纵使你踏过整片后室的土地,曾经能够找到无数条横穿层群的路,但现在,当你想到层级逐渐崩解湮灭的情形,你仍旧会感到惊恐,手指会不自觉地抖动。

“很简单。”Nostalgi的声音无比平静。

“我们找到凯,然后让他停止这一切傻逼的行为。”

“那最后一个问题,”你的手里出现了一个缸中之脑,那是你不得不用的底牌,“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斯宾塞,你才是那个唯一的能够带我找到密钥师的人。”

Nostalgi的声音里终于有了一点安慰的意思。

“你够快,而且你的东西也足够。”

“十分钟,要么枢纽,要么古登堡之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