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头灯
  • 评分: +10+x

我曾孑然一身。现在仍是清晨,可能都还没到 5 点。那轮秀丽的明月还挂在我的头顶,这洁白的弹珠球与深蓝色的天空形成了鲜明对比,在看似无尽的黄色草原上投下柔和的亮光。


草长得很高,已能掩藏住我那双老旧的徒步靴。露出草面的腿也被草上的露水和汗液打湿,变得黏滑。每一步踩在干草与荆棘上,都会发出刺耳的嘎吱声。


空气冰冷,我发现自己每踏出一步,双腿都在颤抖。今日凌晨来了一丁点阵雨,打湿了我的棕色羊毛外套。要是我早知道会下雨,我肯定会走得再早点;不过现在来考虑早知道已经太晚了。


自我离开谷仓起肯定已经过了几个小时,我终于看见了林木线。这里充其量只能掩盖点暴风雨。在我来的路上,我路过过某些被遗忘的旧时遗迹——结满了蛛网的腐烂谷仓、一座可能几个小时后就要倒塌了的哨塔、几辆锈迹斑斑无法修复散落各处的汽车,还有被数不尽年月的雨水和尘土摧毁的墓碑——只有墓主这样的幽灵才可能会来这里吧。


天空好像没有变得更亮,但云却变得更厚重了。微弱发着亮光的月球几乎完全消失,被已经明显变大的雨水给遮住了。虽然我只能勉强看到面前两米左右的东西,但我还是稳稳地朝着树林走去。


这里除了野草和雨滴之外,没有东西能够为我的伤心事而流泪。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我脑海里的思绪像白噪声一样,淹没了外面的倾盆大雨。我所仅剩的想法就只有沉闷与空洞了。


正当最后一点感觉被抽离我的脚趾时,我停下来了,我精疲力尽了。我的大脑模糊不清,还没等我能再踏出一步,我就摔倒了,大哭着,摔倒在深邃的泥泞土地中。我才躺在那不过一会,汗水和雨滴就遮盖了我的视野。躺在草丛的深处,我感觉自己好……渺小。这外面有这么大的一个世界,有这么多几十亿人生活着,而我就只能在这里,只是一个在被浸湿的黄色刀刃下呜咽的陌路人而已。


我艰难地站起身来,紧张地迈出一大步,我的腿踩下,溅起一滩新转变的泥巴。迈出两步。三步。四。五。六。七……


过了好一阵子,我的头脑才从这种恍惚的状态中回转过来,我注意到身后传来尖锐的吱吱声,像是没上润滑油的轮子一样。我没转身,我的注意力还集中在思绪中的嗡鸣声上。


而就在我近乎要转过身去时,两束光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这两束光带给了我似乎能够解冻我疼痛的身体以及将我拉回清醒状态的温暖感觉。我身后的生物活过来了,一种低沉的「啪啪啪啪」声传进了我冻得生疼的耳朵里。


新得到的温暖并没给我带来希望,但却带给了我恩惠将临的信号。我透过连绵不断的雨滴,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它看起来更小了,更瘦弱了。我大概已经有 4 天没吃东西了,上次喝水的时候可能也是在一天前了。


我缓慢地转过身来,面对着这恩惠的光束。一个套着老式皮卡车外壳的生物正无言地回望着我。在我研究这耐心十足的生物时,我能看到自己的气息离开身体的样子。这生物有着蜘蛛网般布满裂痕的窗户,车顶盖上凹陷的部分比平直的多,它绿色的油漆被层层铁锈蚀去了,还从后方翻腾起一股刺鼻的气味,经由微风吹到我脸上,烧灼着我的鼻孔。


明亮的灯泡将我致盲,照亮了我周围的草地。据我所知,雨已经差不多要停了。这里只有我,和它,两方对峙,等待对方先动一步。不过,我的视线又被闪烁的灯泡所发出的灼热光芒所吸引走了。


有时候人们会说,你能在死之前看到明亮的灯光,我也曾经喜欢想象,在我死的时候会有一只手从我头顶伸下来,将我带到某个地方。就在那个机械怪物准备杀了我的时候,我开始陷入它的凝视与热量之中。甚至连时间都好像静止了下来,等待着我做点什么事情来拯救我自己。


我们都知道,生命是短暂的。我们中的大多数从来都不会对这个世界产生任何长期影响。大部分的人都不是那十亿里挑一,但有一部分人的存在将在他们死后几年变得无关紧要。


我没有后裔,没有朋友,没有联系人,没有一个人会一直记得我。我只是无名小卒而已。


我对自己来说不是一个人吗?我是无价值的人吗?是除了死之外什么用都没有的人吗?我是就这么难以置信的渺小,以至于我像这样从生活中消失之后——


——世界还会继续运行下去?


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自己身处的地方,但只有那么一瞬间。那个怪物还在那里,天上的雨还在愤怒地洋洒着,寒冷还在让我浑身颤抖,而车头的两盏灯发出的邪恶又引人好奇的强光还在邀请着我再靠近一些。这两盏灯在邀请我回归自我意识,来到一个温暖的可以休息的空间。


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即使在我死后,我也还存留在这里,思虑着我们所称为生活的疾病。每天都有数百万条生命逝去。受害于谋杀、火灾、车祸、淹溺、疾病、自然以及年老的人每一秒钟都在死去。死亡是生活的一部分,而最终说来,我们活着就是我们会死的根本原因。但当人类的灵魂之光熄灭之时,生活却还得继续。


我不可能走到林木线那了。我的身体还躺在这里,被那机器锈蚀的钢铁锯片撕裂扯碎。谁知道呢,几个月前的那个寒冷又命中注定的夜晚,我本来是可以逃出来的。但我又能改变什么呢?如果死亡来得没那么早,我会活得更开心吗?最重要的是,我会觉得我自己曾经做过任何事情吗?现在无论如何都没关系了。我被困在自己的思想中,被无法疗愈的好奇心所诅咒。我可能会像头鹿一样死在这金色的——


可怕的——


美妙的——


引人的——


明亮的——


闪烁的——

车头灯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