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登堡之都


权限类别:α/Alpha 前厅相关 <
层级属性:+1/E 重要观测 <
评分: +50+x



ef345540dd4c2316173e726bb1b5bd09f95ec02c

2022.3.4 于 奥陶沙基地 外围拍摄


古登堡之都是后室的一个隐秘层级,其切口确认为前厅地下2900千米左右的不连续面,既人类认知中的古登堡界面(Gutenberg discontinuity)。

描述:古登堡之都是一系列相连的洞穴和泡形空间。有着稳定的温度和引力场,~31℃和1.56G。磁场稳定,据此于层内设立大量观测定位台。

洞穴壁面构成主要为铁和锰混合的高密度硅酸盐。图中(FIG 1)灰白色覆盖面物质并非石灰,而是由多糖和针状矿物盐1组成,这种结构分布极为广泛且会缓慢生长,可视为一种辨认古登堡之都的环境特征。即使该层引力场稳定,但是光学效应却表现出反常:一,该层实际光源极少,但是总有微弱的无源光于空间内。二,在部分泡形空间,无源光的亮度急剧增大,但是并不过渡到其他区域,边界分明。三,断层的现象更为频繁地发生,触发时壁面光线的漫反射将逐步向失真的镜面反射过渡,可能会产生视觉不适。白噪音在该层常见,频率总体平缓,部分段甚至临近次声波频段。

更新:已证明,该层噪音大部频段并非属于白噪音所定义,而是源自前厅地核,详见附录

洞穴主要为折叠方式进行延伸,折叠处会形成巨大的嵴。2一条洞穴可延伸达10km左右,于路径尽头或嵴转角处通向毗邻洞穴。洞穴总体高度起伏不大,但少部分区域斜度陡变并直接抵到层级界限——高度差~890米的两面构成一致的重金属壳。该界限结构异常坚固,且表现出极强的自我修复力,成分检测几乎无法进行。表面温度高达500℃,推测这属于该界限结构的最外围温度,因为测算发现内里的温度呈指数倍增,且本身表现出层级入口性质的不稳定系。

水以浅水湖的方式集中于低洼地带。基本不存在循环,蒸发的水极大概率液化后顺着岩壁重新聚集原处。水中溶解了大量矿物质,多糖则被水解,3一套生态系统因此诞生。巨型的类管虫身长2m,通体血红,和体内的细菌共生;得益于无源光,部分藻类已用光合作用生产。而其余的生物基本处于初级脊索动物的水平,但演化史推断不少于5亿年,并在基层结构上有着和动物界很大的分岔,更类似于古菌。这样的浅水湖会替代低位面的洞穴存在,不建议任何人涉水或者饮用,多次实验证明水中过量的无机盐是有害于人体的,流浪者可以通过较潮湿的裸露壁面辨认环境。


underworld.jpg

托德·艾登对古登堡之都的画作描述

古登堡之都最重要的结构是泡形空间:面积可达5km²。大量空心岩块环绕空间中心分布,外表衍化出类似古城堡或原始堡垒的特点,却不具备任何人为干涉痕迹。已知所有地质历史的古动物实体化石被发现嵌入于空心岩块内,部分裸露或完全和结构融为一体。化石种类和地质历史成反比关系,以古生代代表动物奇虾、菊石、三叶虫最常见,而古人猿仅为几分散个例。木本植物化石均以硅化木的形式林立于空地,少许成为类似支撑柱的结构。

于空间中心,一条巨型岩柱贯穿上下,顶部为数条辐射排列的板状物,一颗巨型晶体球嵌入柱上段,在无源光下折射浅紫色的光,周围缀生着相似的小型晶体球。晶体球之下柱体逐渐变宽,展现出类似岩浆的流动痕迹,外表面被大量铜合金管器械环绕,机械排列方式呈自我循环,但管节点位置完全随机。这些机械一直蔓延到柱底部,并和周围空心岩块融合,主要形式为将管伸入并完全占据内部空间。这些机械在构造上同样没有任何人为痕迹,纹理与自然结晶无异。中心柱的底部最终会化为类似树根的隆起结构,向远处蜿蜒深入。据目前已知,共有4145处泡形空间存在于层级内,它们以阵列布局,该阵列模型可完美控制层级内常发生的“震颤事件”(E.P.-GD)

在古登堡之都部分地点发现未知用途的巨型机械碎片,似乎以高密度铁,镍和未知金属的合金制成。从外观上有齿轮、轴承等结构。本身有异常高温,不低于80℃,但是检测发现其散热时间已经不少于10亿年,更详细的数据无法取读。


dzb.png

前厅 地震波 速度变化示意图 可见速度变化和资料描述吻合(约2900Km骤变处)

古登堡之都被证明和前厅密切相关,不仅在于切口位置上:当一次E.P.-GD发生时,一定范围内流浪者可以明显察觉到地面晃动。同范围内的所有泡形空间阵列将进入状态,中心柱上的晶体球不停振动,于球中心发出电火花 —— 所有的器械运转,可听见明显的机械噪音,同时管内流淌不明油状液体。每次E.P.-GD结束后,泡形空间空地处可能会产生新的空心石块和化石,同时距中心远处结构体略下沉。

自根据前厅联络"Pre"站点资料,前厅回收报纸和地震勘测数据制作的统计学归纳模型看,E.P.-GD与前厅发生过的所有地震均吻合,振动波的频率也符合对应地震记录变化曲线。E.P.-GD本质其实为前厅的地震波切入古登堡之都,其被泡形空间内的中心柱传导,经过一系列复杂改变后在再从界限传出,在过程中纵波(P)4被削弱,横波(S)5被完全阻挡。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前厅中地震波进入古登堡界面后对应的变化特点。

正因为上述事实,一直以来有关前厅地核的猜想均被推翻,现在不能确定前厅地核为液态。E.P.B.目前进行有关前厅地核可行的研究,以及和机械碎片的联系。

更新:一个新的前厅地下模型已经由Dr.Eiquon作出提案,详见附录


出入口:事实证明,少部分实例可以通过层外切口进入古登堡之都,但反向则无法实现。理论上,流浪者面对的也是能瞬间毙命的极端压力和超高温。就目前而言,古登堡之都绝无反向可能。

在E.P.-GD发生期间,可能会有前厅人切入层级。根据口述排查,发现他们大部分描述自己当时在经历地震场景,部分意识模糊体则说出了“奇怪的街角”、“无止境向下的楼梯”、“不熟悉的展览馆”等异常场景,暂不知其联系。

从层级切出有概率到达Level 8Level C-20,对着层级界限概率会更大。


目前,奥淘沙基地和盘古跬特别观测站内均有稳定双向门径,流浪者可以尝试联系其负责人。

层级最早的切入口发现于Level C-8一斜下进入的洞穴,由作家托德·艾登发现,至今仍在。


更多切口调查中。




cavemen

1998.9.13. 时E.P.B.重要人士于古登堡之都入口处(Level C-8)的合影 部分信息编辑




提醒:以下附录为Dr.Eiquon归纳整理,按潜在逻辑顺序排序。

E.P.B.在此



古登堡之都 组织设施 档案 #1

bfpf%281%29.svg

B.F.P.F.


简介:奥淘沙基地是一座综合基地,常驻200人,常负责层内地质勘测和开采价值矿物。在E.P.-GD发生期间将组织成员救援可能切入的前厅人,目前和E.P.B.盘古跬特别观测站保持合作。

建造时间:2000.2.1

职务:地质探测、矿物开采、地震救援

联系:moor.PP|TA120002fpfp#moor.PP|TA120002fpfp(邮箱)012-232312-3344-98(电话)

层内地理位置和特征:位于一泡形空间内,环绕中心柱建设。临近一巨型浅水湖。半径10公里内都设立有标志灯具和路牌,也可通过壁面切割开采后的痕迹辨认。


古登堡之都 组织设施 档案 #2

E.P.B.BLACK%28SVG%29.svg

E.P.B.


简介:盘古跬特别观测站是一座主要负责勘探数据/样本分析和层内实验的基地,常驻140人。目前在层内设立无人地震波勘测器,于编号泡形空间附近(1-560)

建造时间:1998.12.12

职务:样本分析、数据处理、实验、资料库

联系:tob.RE|CAQ128809bpe#tob.RE|CAQ128809bpe(邮箱)004-234411-334499-22(电话)

层内地理位置和特征:无人地震波勘测器构成为高1.8米的机械锚和雷达系统,顶端有编号。流浪者可以通过外壳上的无线通讯器联系观测站。此外,探测器为热发电,流浪者需注意附近的高温岩体。


文献摘要 - 《闲笔32:下行》
作家 托德·艾登 ,1964.4.8


……但此刻面对这原始如创世纪的场景,先前那些拙劣的人造体都显得无比渺小。霎时,我仿佛感知到石和铁本身的呼唤。那呼唤我们的先祖也曾感知过,指引着他们“到洞穴里去”。于是赤裸的猿猴首次得到自然的庇护,对其由衷的佩服和感叹被刻在岩壁上。而现在,这自然的威望就笼罩在我头上,也许,我就像那猿猴,或者湖里那些不知餍足的蠕虫,从来没有离开过自然的支配,更不谈什么超越。

那些机械绝非人造,相反,我认定那是自然演化的产物。世俗的观念先前总是束缚着我的世界观,在经历2年的洗牌后,我已经撕碎了所谓“自然”和“人造”的界限。当我们津津自喜超越“自然”,躲在机械、油罐、齿轮的房子里时,殊不知“自然”一直笼罩着我们,我们还从未走出过阴影……

视频记录 - E.P.B. 装载无人地震波勘测器
E.P.B.,2005.11.1


提要:2005年初,E.P.B.于(保密层级)回收到大量前厅地质勘测机械,尝试将其利用。第一季度后,总部决定于古登堡之都设立地震勘测阵列,以便很好了解这个被发现将近半个世纪的特殊层级。

d1faa90909a53d9c9c8d2b786fa01d6cd615259c

面对镜头的Lambda

[无用信息删除]

Qian:所以说,你们的队长Dr.Eiquon在哪里?

(一个浑身矿物灰尘的人起身,举起手)

Dr.Eiquon:我就是。

Qian:那么Lambda呢?

(一个人从岩壁沟壑里探出脑袋)

Lambda:这!

Qian:嗯,好吧。目前情况怎么样了?

Dr.Eiquon:第300处。按计划快完事了。

Dr.Eiquon:我们现在的眼线遍布整个华东,6我们迟早会让E.P.-GD的真相浮出水面的。

Qian:恭喜啊。但是有一点,最近外界对你们这边的研究计划争议很大。你怎么看?

Dr.Eiquon:能怪他们?我坦诚,一开始我也认为这件事是无意义且枯燥的。但研究就是建立在繁琐的基础上的。我们现在还能怪爱因斯坦花了几年写了没人看得懂的相对论吗?

Dr.Eiquon:不被理解是一直存在的,总部之前还被流浪者小团体诋毁过我们是把铁疙瘩用来打水漂,而不是把心思放在他们死活和回家上。

Lambda:那边俩别吐槽了,我这边把勘测器的热电机装好了,下边可热了,岩石烫人。

Lambda:还有,底下临近层级界限,不知道资料库里有没有提过——

Dr.Eiquon:有什么?

Lambda:金属壳的纹理,和被车碾过一样。

Lambda:还有,底下能听见轰隆隆的响声,像是工厂!

[播放结束]

文献摘要 - 《回忆录:下界四十年》
Dr.Eiquon ,盘古跬员工合编


起初,我们度过了累人中带点乐趣的基建工作。303处探测点,就等待它们中哪一个先报出数据。4年之后,等我们把这一堆数据分析图,时间列表和前厅时事资料做信息捕捉时,我们还在期待那一丝丝的巧合和概率。

但当我们核对到地震类资料时,每个人神色都变了,从诧异到肃穆。那些切入者没一个人在说胡话。

文献摘要 - 奥陶沙基地 员工笔记
Zhang He,TIME DELETED


又是一次震颤,多亏正电子的勘测器,我们得到了预测和震源位置。

矿石粉末像雪花一样下落,抖动不停的岩体上回荡着那几十颗晶体球的火花爆炸声。长期救人的经验告诉我们,越是震颤,前厅人的状况越是岌岌可危。

事后,我还是忘不了那些粗糙,红色的脸庞上恐惧的眼神。其中一双淌着泪水问我“这是哪?”

我想不出合适的话,却还是脱口而出“这里是后室。”

“我好怕……”

“没事,我们也曾经怕过。”

我把他抱住,轻轻拍颤抖的背。

有时候,我真的感觉,后室和前厅绝非割裂的世界,它们是彼此相关的。

甚至从未分离。

书信记录 - 有关勘测器数据分析
Dr.Eiquon,2009.1.6


Mez主管:

如你所见,从06年到08年,每一次数据都能和前厅东亚地区的地震对得上。

之前,我们就从切入者的口述和校队部传来的报告推测——古登堡之都,和前厅密切相关。而现在,最后的证据也已经确凿,这个一直震颤的洞穴就是前厅的子层。

莫种意义上讲,前厅发生过的事,我们也都经历着,而后室(古登堡之都)更是把它记录了下来。

Dr.Eiquon

古登堡之都 特殊区域 档案 #1

83079ac172fdb58399433b29a785b6af24da9497


简介:落拓泊是古登堡之都最大的浅水湖,长达25公里,合并了两条洞穴。壁面上的多糖全部溶于水。落拓泊有最大的生态群落被,流浪者时常可以看见水下的类管虫蠕动的场景。类似鱼的脊索动物在落拓江中生活,被认为是演化的有力证据。

层内地理位置和特征:奥淘沙基地旁。即组织设施中所提及。


古登堡之都 特殊区域 档案 #2

2e21bb2dae099dd18a133dfea49bc916b95d2434

M.E.G.


简介:寒武山曾今为M.E.G.于古登堡之都设立的大型钻井(2010.2.4),目的在于寻找层级返乡的可能。一度常驻400人。现在为面积达12km²的废墟和中心处半径900m的圆形坑洞。在8号事故中(2013.3.1),成员意外在层级下界限凿穿了一道缺口,2秒后,超高温笼罩整个基地,岩浆和火焰引发了爆炸。在事故后3个月内,寒武山范围内温度一直无法下降。

根据事故分析,发现一些在物理学上不合理的事实,包括高温一直固定于一定区域内等现象。这后来被认为是层级自我调节的一种性质。

此外,还在基地中心附近发现一个巨型齿轮,推测和器械碎片同属一类,目前表面温度2100℃,呈红热状。

层内地理位置和特征:位于Level C-8的入口前方40公里处,可通过一系列洞穴近直线到达。附近的岩壁为焦黑状。


文献摘要 - 《回忆录:下界四十年》
Dr.Eiquon ,盘古跬员工合编


……回忆起寒武山,那可真是一段浩劫。

自从我们宣布了古登堡之都是前厅子层,无数流浪者纷涌而至,穷尽一起方法尝试返乡。切行、诺贴、粉末、稿子、爆炸……返乡的呼唤最终变成了混乱派对的遮掩。Meg也无法理智看待“界限无法突破,外界更是无法通行”的事实——装满火焰、炸药的箱子源源不断地从矿车轨道运送,其中居然还有珍贵的铀和西班牙炸弹。

直到最后,Meg其实也没有打穿界限,那次事故的真相是:区域金属壳突然变得无稳定,但和人工爆破无关,只是那次敲击恰好突破了临界值。

事故3个月后,高温终于退下,当时的痕迹已经所剩无几,金属蒸气凝华后的结晶体仿佛一处诡妙的地理奇观。我们从仅存的迹象发现,爆炸竟是以倾斜的轨道进行的,中心路径更是保留着还未散去的余温,只是总体上太过模糊,无从推断更多。事故夺取几乎在场所有人的生命,但我们还是采访到了在之前就退出计划的人员。

他们退出的理由只有一个,当时归结于白噪音的幻觉影响。

他们听见了很机械的,地狱的声音。

文献摘要 - 《回忆录:下界四十年》
Dr.Eiquon ,盘古跬员工合编


那段时间,种种疑惑围绕在我们心里,这都源自那些之前不显眼的机械碎片。

我们之前认为那是远古文明的痕迹。却又在寒武山看见崭新的例子,这不由地给它的身份变得更加扑朔迷离。科学其实在后室很难进行,因为离谱且不合理的东西太多了,曾经是真的有前厅科学家在后室发疯而死,就因为他的世界观全部崩塌。

我们这些后室搞科研的,倒也像黑暗中的提灯,照不亮黑暗的世界解释不了全部,却也试图照亮眼前的一点路。

经过商讨,我们认为那些机械碎片来自层级下界限,也就是地核。我们打算扩大一下勘测阵列并修改其功能,让它去勘测地核的结构。按我们水平,在基建装修上,这可能只需要3个月,而长期勘测数据分析到模型建立要至少12年。

不管怎样,前方的未知仍是迷人。

文献摘要 - 《回忆录:下界四十年》
Dr.Eiquon ,盘古跬员工合编


最初的三万小时,我们从勘测器里拔出的数据如同真随机,毫无顺序可言。我们只能把它们打印到纸上,尝试破译一丁点的联系,却还是一无所获。6个月内,站里就放弃了一半以上的人,有所谓名望学者曾断言“你们的工作很棒,这完全证明了地核是不断流动的液态,没有规律的。”

一时间,我们仿佛又回到了起点,找不到前行的路,亦不被人认同。

但项目研究终归要进行下去。“工厂的声音”、“地狱的声音”、“齿轮”、“轴承”、“中心柱”……每次入梦,诸此诸彼的意象不断刺激大脑的感知,宛若超现实的画,却总是在混乱间显得秩序,仿佛无论什么样的荒诞都在背后彼此相连——构成更宏大的概念。渐渐地,我自己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枯燥或者失望,数据抄录和验算变成日常的一部分,或者说,我也把自己和某个宏大概念连接起来了,但我们还不清楚那是什么。

不知怎么就再过去了8年,站里也只剩我和一个研究生在搞这个项目了。他一副前厅山村孩子的脸庞,眼里却像流淌的冰块,显得十分坚毅。休息间隙,他谈到自己其实是当年在古登堡之都被救下的前厅孩子,认的干爹姓张(zhang),现在退休于11层卖冷饮。

他的一句话,我自己至今印象深刻。

“看来命运真的像齿轮一样把我们咬合在一起,终究会重逢于原点啊。”

对话记录 - 盘古跬特别观测站——生活区内
E.P.B.,2020.11.2


7ee8aa1bd25eab8e9d9c2accc734f9affe9983db

背对镜头的Lambda,带假发

[无用信息删除]

Lambda:老伙计,好久不见。十几年了,你们这基地怎么没见长啊?

Dr.Eiquon:财政收入不佳,总部不看好项目,哎,无所谓。

Lambda:呵,搞科研的都这个境地,更何况后室。

Dr.Eiquon:话说你怎么坐上轮椅了,老兄。

Lambda:骨折。我本来认为我会和洞穴抗争一辈子的。

Dr.Eiquon:啊,对不起,冒犯。

Lambda:无所谓,烂在C600还不错,B.F.P.F.的抚慰金是真的存在的。

Lambda:凑过来——

Lambda:C600,去003中转站,一个铁门上面标有你的名字,里面的房间里有紫珀石,皇家口粮,这些卖了换财务。还有20个高强度数据处理器,我试过,能适配你们E.P.B.的主机。

Lambda:听闻你们开始搞这个项目后,我就开始攒这些东西。

Lambda:C70来的二流子不老实,脏手脏脚的,中转站管的也不严。我每天就守在铁门门口,生怕前功尽弃。

(Lambda伸出左手,舒展开。)

Lambda:这是铁门的钥匙。

Lambda:快去。

[播放结束]

文献摘要 - 《手记 #81》
Zhang Zhang,2021.5.8


耗时几年,我们终于要成功了。那些数据根本不是随机数列表,而是以极其复杂的周期函数交替进行着,当我们转录进处理器时,真的如拨云见日——我坦言,科学有一瞬间确实是美的,当乱成麻线的数据逐步转换为图像,清晰的几何阵列描绘着谜团的答案时,再多的等待也不为过。

然儿它描绘出来的东西,也确实让人难以置信,我屏息,不断告诉我这是事实,Eiquon老师浑身的颤抖不禁让我回忆起那个发疯而死的科学家——斩钉截铁的事实击碎了我们一直以来对地核的猜想,却显得荒谬戏谑。地核,根本不是液态的金属球,它是一个巨型电转。

gear.jpg

文献摘要 - 《新前厅地核理论 演讲转录》
Dr.Eiquon,2021.6.12


……

现在,让我们重新构建一下前厅的地下世界。

我们知道地震横波无法穿越液体,所以当看见横波消失于古登堡面时,我们理所应当认为它碰到了液体。古登堡之都的发现扭转了这一认知,横波并非介质改变,而是被层级吸收,被削弱的纵波则传过层级直达地核。前厅人的研究到2900米也就结束了,而通过我们在“地幔之下”的优势和年复一年的研究发现——地核,是一个巨型的自转机械结构。

它的原动力来自内核的原子核聚变,转化为促动主轴旋转的机械能。层层嵌套又复杂的齿轮在我们无法想象的高温和空间密度下跟着旋转,带动我们的前厅。这其中有电磁作用,磁场便是这么诞生的。那些机械残骸,也就是从地核中蹦出的微小结构体,可能是因为远古的灾难,也可能是因为一次次偶然。而那屡次报告的噪音——根本不是白噪音,那是地核的机械在运转。

宏观上看古登堡之都像什么,它像一个滑槽,一个中间处理结构。根据我们的测算,地核实际的温度远比我们在前厅测算的高,这完全能把前厅变成自热鸡蛋,而地震波对地核机械的运转是否有影响也是未知数。但已知事实上,古登堡之都在源源不断地吸收地核的热量,缓冲着地震波,更可能抵挡更多来自地幔上方的不定因素。古登堡之都在前厅一侧是个口袋空间:它没有实际的占地,却如同处理器一样把地核的运行调和到没有干扰的最佳状态,同时保护着地核之外的世界。从后室和前厅的交互上看,两者从来不是分离、独立的个体,它们是互相联系,互相塑造的。

[一位女性发言]

克莱尔小姐,您的打趣不错,这新的地核模型确实表明我们的科技不过是前厅本身玩剩下的。怪不得当年托德老爷子感叹我们没有走出“自然”的阴影,殊不知这阴影还是自下而上的,我们走到哪都逃不掉。

[笑声]

[咳嗽]

[掌声]

[计时表齿轮运转的声音]

[转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