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末漂流
评分: +22+x
雨幕到来,水声渐息

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后室角落,无云晴朗的天空下,是一片宁静无波的碧蓝海洋。这里的可见度良好,天空呈淡蓝色,放眼望去全是碧海蓝天,却没有任何可供标识的物件,甚至连太阳都无从寻觅,单调的海天交界线呈现出一片死气,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视野极限之外似乎存在着什么东西。

不知何时,本应渺无人烟的海面,自虚无中缓缓具现出一艘小型的游艇,通体呈银白,崭新而又闪亮,像是落入兔子洞的爱丽丝,为这碧蓝的海面添加了一抹奇异的风采。

【three hours later】


海面上虽仍是平静,但无风的碧镜上似有叮叮当当声隐约传来,不绝于耳。

不多时,一点黑影自那船头上探出,是一个背着巨大背包,但是明显能看出精神不佳的中分头帅哥。他用力地踩着游艇前边缘栏杆,一只手拿着望远镜,一只手拿着一根撬棍敲打着栏杆,疑惑地东张西望,同时还在自言自语。

“所以这里到底是哪?海水、海水、海水,到处都是海水……寂静无声?也没见着沙滩……藻海?也没见着藻类……”

正当他一边尝试破坏游艇,一边推测周围环境的归属时,自他的脚下传来轻微的震动,随后是一声惨叫。随即他回过头去,看向驾驶室前处于开启状态的船舱口。听着下方晃晃悠悠的脚步声,他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听着他的笑声,一个灰头土脸的壮汉骂骂咧咧地从船舱口翻出。他狠狠地白了中分帅哥一眼,随后瘫倒在地。

“乔瑟夫1,你这是在引擎室遭重了?”
“甭提了,我刚想拆开这船的引擎盖,就被电了个痛快。”
“看来是它不想你乱碰私密部位吧。”
“里昂2你少贫嘴,你搁这砸它脸怎么就没被电。”
“木质地板,绝缘手套,我就差带个劳保鞋了,哪像你,一个冒险家还毛毛躁躁的不做保护措施。”

名为里昂的男人走到乔瑟夫身边,一边损着他,一边席地而坐,并从背包中取出了一瓶水,递给了乔瑟夫。乔瑟夫也不客气,几乎一饮而尽。

“所以我们伟大的M.E.G.探员先生有没有折腾明白这是啥层级?”
“没戏,完全没法和我记忆里的水域层级对上,单就这三个小时的探索就否掉了几乎所有可能,不过至少确认了这里的水相对无害,甚至有些许的杏仁水性质。这么纯粹的海洋层级估摸着得潜下去看看。另外,是探员,毛毛躁躁的的冒险家先生。”
“这么说起来,我在休息室那里看到有氧气瓶,要不找找有没有全套的潜水设备?”
“嚯,还挺贴心,这不带我走起?”
“我刚被电完你就不能让我缓缓?”
“欸,我这边好像多一对绝缘手套……”
“义父在上,小的这就带你去。”

玩笑的谈话掩去了浓厚的不安与死气,乔瑟夫一跃而起,跟在里昂背后走向舱室口。翻下去前,乔瑟夫挠了挠下巴,轻佻地提出了严肃的问题。

“所以义父啊,如果那些横跨层级的暴雨真的导向这个层级的话,这里相当于是后室清洁系统里的下水道?”
“……你问我问问谁啊乖儿子?”
“也是,来来来义父这边请。”

两人不再多话,一同钻下了舱室口,静谧的大海又回归了一如既往的平静。

【two hours later】


平静的海面上再次泛起波澜,不过这次是由拖拽声与着装的悉悉索索声构成的交响乐。

船上较两个小时前又发生了些微的变化,本来空荡荡的甲板此刻却摆放了一大堆小型的物件,里昂站在那一堆物件中间,身上穿着戴脚蹼的全套湿式潜水服,看着周围大大小小的潜水配件啧啧称奇。配件堆外围则站着另一个相对来说算得上瘦弱的男人,他整理着配件,不时取出一个小型的PDA做着什么记录。

“我超,还有鱼叉枪,尼奥3你这是从哪找到的。”
“那个奇大的休息室里翻出来的,你和乔瑟夫过来前突然从我视野死角出现,可能是这船生成,也可能是层级刷新的,不管是哪种,都算是好消息。”
“(口哨声)还有安全绳和浮力背心,难得,我去月亮湾那边协助探索都没这待遇。”
“少贫嘴了,带上这些你也打不过那些强力水生实体,如果有的话。”
“放心放心,我还是很惜命的,何况还刚认了个新义子虽然他拿到手套和鞋子之后就翻脸不认爹了

两人一面闲聊一面娴熟地完成了装备的穿戴和整理,随后尼奥把较重的设备用安全绳串起,挂在船头吃水线位置左右,里昂抱着头盔跳入海面,掀起不小的水花。

看着里昂在水面上做好准备,尼奥抛下了安全绳的一头,示意里昂取下安全绳上的挂载,然后开始进行他的嘱咐。

“水温和水下洋流如何?”
“水温体感在二十摄氏度左右,水下无洋流”
“需要的汇报内容你应该还记得?”
“记得,至少写了百八十次了,虽然好些日子没写了但还是有点印象的。”
“记得就好,我PDA快没电了,记得大概四十分钟之内回来。”
“氧气瓶满的,我应该能撑到五十分钟左右,争取给你多整点东西。”
“呼……那我换个说法,M.E.G.前探员里昂先生,请在水中半径三十米的半球形区域中执行探索任务,探索时间要求为三十分钟至四十分钟,汇报内容需要为……”
“好好好我这就下去四十分钟以内是吧我知道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受不了现任M.E.G.文职人员的过分严谨,里昂急急忙忙地套上头盔,带齐设备向下钻去,身影很快消失在视野中,只留一根总长约40m的安全绳,一头连接在船头。尼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背身靠向栏杆,闭眸养起了神。

船舱口内不时传来金属敲击声、短暂的机械运转声还有男人的惨叫声,给这片死寂的美景添上了少许的滑稽色彩。

【four hours later】


虽然入夜,且天上无星无月,但不知为何,视线仍能投向远方。海面从碧蓝转为深蓝,与靛紫的天空相映,更显得整片天地死寂而幽深。

而深蓝的海面上,意外地掀起了波澜。世界的意外来客——那艘船,竟然开始在海面上缓慢而稳定地行驶着,其上甚至不知何时升起了一缕微斜的淡白色烟。定睛一看,木制甲板的中心架起了一口小型的行军锅,里面沸腾着浓白的汤与淡红的肉。里昂三人围坐在篝火旁,手里端着碗勺,一脸奇怪地聊着天。

杏仁水火盐、不知名的肉罐头、甚至是锅碗瓢盆……所以抓个活的实体扔到‘垃圾处理室’就能和交换这些东西,还能让它动起来,真是稀奇,是什么交易向实体吗。”里昂一边看着锅,一边啧啧称奇。

“得了吧,我宁愿当成是把我又打又电搞成这样的赔偿。”鼻青脸肿到快要看不出来面部特征的乔瑟夫没好气地搭话,“不就是检查一下引擎室吗,至于什么东西都用上来揍我吗4?说起来,里昂你怎么不多带点实体上来,发的补给也忒少了,还得咱们倒贴一些来做饭。”

尼奥不再拿着PDA,而是手持一个小本子,写了些东西,又抬起头看向里昂,插入了话题:“‘直接击杀的半机械实体在水中快速消散,疑似被溶解’,里昂之前是这么汇报的,能用鱼叉击杀体型与人体型相近的实体,甚至能打残一个样本带上来研究,没什么可以苛责的地方。”

“比起实体,我更在意,为什么我潜水的时候潜水服和鱼叉枪没有溶解……嘶,是不是火盐加多了。”里昂拿起大勺子搅拌了一下沸腾结束的锅,并舀了一勺到碗中,然后被烫了个激灵,忙不迭地吹凉。

“我觉着是被视作的一部分了吧,毕竟现在基本能确定那些东西是提供的‘打猎’补给了。”乔瑟夫也跟着打了一碗汤,倒是没急着喝,“倒是这个航向,你们有看过对应方向上的情况吗。”

尼奥收起本子,从身侧小包中掏出一个双筒望远镜挥了挥,又放了回去:“看过了,能确定那边有什么东西,但是超出视距范围,估计需要一段时间之后再行确认了……嗯,还有,乔瑟夫你火盐真的放多了,一股子辣味。”

“有啥不好,就当是吃水煮肉片呗!”
“你家水煮肉片猛放姜还没菜的吗!”
“乔瑟夫家特供!”
“所以这是什么肉,我记得罐头上没有描述。”
“不知道,反正看肉质不是人肉。”“好吃能吃没毒就行(比大拇指)!”
”……“

随着奇怪辣汤的冷却,众人也开始享受……额,进食起来。渺无人烟、前路未明,悠长又短暂的休憩总归能抚慰迷途旅人的心。

“所以说,要不合个影?相遇就是缘,我手头刚好有个拍立得。”
“OH,里昂你是什么万事屋吗?”
“当然可以。”

也许,旅人的心不需要太多的抚慰?毕竟生活在那个该死的后室,大家都习惯了。

【four days later】


漂浮在水中,只能看到无垠的幽绿与上方较远处的水面。因而,哪怕是在前厅后室中都极为少见的清澈水质,也难以让乔瑟夫放松下来。

”这怎么没猎物的,昨天还刚电了两只大块头来着……“手持一个奇形怪状的枪械,身着潜水服的乔瑟夫喃喃自语着,在水中打着转地寻找着可能出没的水生实体。

忽然间,数个一人高水生实体从乔瑟夫的视野边缘出现,快速地向他冲来。

“来的好!”乔瑟夫精神一振,手中怪枪似缓实快地举至身前。但奇怪的是,只有一只实体冲入了枪械的攻击范围,而剩下的实体完全无视了摆开架势的乔瑟夫,直勾勾地冲着某个方向直冲而去。

片刻之后,一手提着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仿佛被电晕一样的机械实体,一手把枪械挂在背后,乔瑟夫愣了愣神,看向了其余实体消失在视野中的方向。

“见了鬼了,那边有什么东……呃……这……是……”

乔瑟夫仿佛正从天空坠落,下方有着什么正在牵引着他。泛着迷醉的眼神缓缓凝视,那是……腐臭的潮湿地毯,令人发狂的单调黄色,荧光灯全力运作发出的永无止境的嗡鸣5……

忽然,坠落终止了,乔瑟夫满身冷汗地回过神来,手中提着的实体在身后的不远处缓缓飘起,腰间的安全绳绷得笔直,拉力还在快速增强,好像有什么人正在另一端快速地拉动。他摸了摸头盔上不存在的汗水,扯了扯安全绳做出回应,随后回身抄起今日的猎获向上游去。

不远处仍有新的实体出现又消失在视野中,仿若逐火的飞蛾,向往新生。

【several minutes later】


仍然是单调的天与海,但海面已然有所变化,微小的波浪开始在海面上不断出现,向着游艇的航向不断收拢。而在船头的指向上,已经隐约能够看见一道通天彻地的水旋涡扶摇直上。

乔瑟夫躺在甲板上,一副死里逃生的表情。身边摆放着他这次狩猎的收获,尚未搬运到“垃圾处理室”中。里昂在船头死死地抱住一脸入神要翻下栏杆的尼奥,然后一记抱摔把他打醒过来。

“见鬼,你也看到了Level-0?”
“咳咳咳……下手真狠……是的,和乔瑟夫的描述基本一致……”

里昂沉默了一下,不敢再往航向上看,而是走向甲板上摆放的今日的渔获。他抱起了那具奇形怪状的实体,走到了舱室口,跳入其中。

“所以我们是在后室外?”
“……”
“那个漩涡,是回到后室的通道?”
“……”
“尼奥,回答我。”
“我不知道……说真的……我不知道……可能那场雨之后我们就已经死了……那只是我们往生的起点……”
“那场雨……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暴雨发生的那天,我在Alpha基地中,WIFI一直撑到了最后一刻……乔瑟夫,你知道吗,当时的网上,我的朋友们一个个失去了联系,最后的留言不是没有发出来,就是绝望地汇报‘暴雨’的到来……无限城市速切中点,甚至那个澎湖湾的上传数据都宣告了沦陷……我真的……无法理解……”
“……谁不是呢,切出出口锁死,暴雨侵蚀着可见的一切,签名诺克立普贴全部失效,WIFI信号快速归零,甚至有人自杀成功……当时我真的觉得死定了,甚至来到这艘游艇之后我也只想把先前的一切当作一场梦,安慰自己说这一切都是切入新层级的精神影响……呵,兴许我们是真的死了一次吧。”

两个躺着的男人就地瘫着,不想动弹的同时还在肆意发散着悲观的情绪,仿佛被重新抛入一次后室的体验彻底撕毁了他们这些天来的伪装。他们哀叹着、诅咒着、绝望着,一直抱怨到陷入了如死亡般的沉默。

打破这沉默的,是从舱室口爬上来的里昂,他手中举着一个写着“前进?后撤?”的小板子,指了指甲板后的驾驶舱:“抱怨完了没,抱怨完了来驾驶舱讨论一下后面该怎么干。(嗤笑一声)在问我们是否要继续前进呢,我还以为我们只是单纯用来捕食的工具,呵……”

乔瑟夫听毕就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拍了拍里昂肩膀,一言不发地走向了驾驶舱。尼奥仍然躺在地上,但也作出了回应,示意里昂先去和乔瑟夫谈着。里昂耸了耸肩,跟在乔瑟夫身后走向了驾驶舱。

海面上已然不复之前的平静,大大小小的波浪连带着水面下的黑影都朝着那巨大的水旋风群集而去,一去不回的朝圣。

前进 还是 后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