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醒
评分: +37+x

流浪者在废墟里探索,一面镜子突然在眼前显现。

镜子的边框不知是何种名贵的木料,又或是比金银更稀有的金属,它闪闪发光,与周遭的末日景象格格不入。镜中的繁星若隐若现,吸引着流浪者靠近。

手指还未触及镜面,镜子的那头显现出一位少女的身影。

流浪者一时被固定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所见的景象,想要呼喊出的名字像是凝固了一样卡在咽喉,压得喘不过气。周遭的环境也重归寂静,只留下愈发急促的呼吸声持续轰鸣,像打蛋一样翻搅着流浪者的理智。

少女的眼角泛起泪光,伸出略显苍白的手,一点一点拭去流浪者脸上的灰尘。一行温热的浊泪缓缓地滑落,落入了少女的指间,顺着手臂继续流下,穿过了镜子,像是流入了少女的心房。

思念已不能自抑,流浪者突然惊醒,猛地伸出双手,紧紧抱住少女的头,手指穿过她的长发,鼻尖轻轻擦过脸颊,稳稳地落在了她的唇上。两人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拇指在洁白的面孔画出微红的印记,舌尖缠绵在一起狂乱地舞蹈,不止的泪水仍不减气氛的热烈。

与废土之上,流浪者似乎找回了遗失的珍宝。

流浪者下意识地前倾,将少女扑倒在地。当流浪者触及柔软的床垫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然来到了镜子的另一头。一股诡异的熟悉感扑面而来——他看到床头二人的合照,看到桌上成对的水杯,看到窗外相互碰撞的风铃。有什么令人不安的害虫爬上了脊背。

流浪者猛地从床上跳起,在房间里打转,死盯着每一个与自己记忆完全相同的细节,眼睛不规律地颤动,像是要跳出来一样。目光移动到屋角枯死的三色堇,流浪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抓起桌上的水瓶,大口灌入自己的口腔——不是杏仁味的。

然而这似乎还不足够,流浪者重重地将水瓶砸向了地面。在玻璃的破碎声中,蜷缩在床脚的女孩不安地颤抖着,流浪者魔怔一般地向她发出持续的嘶吼。

这是什么我没见过的把戏?!

流浪者一把推开女孩,发现镜子早已不见踪影,便狠狠地将身体撞向墙壁,一次,又一次,再一次。野兽般地撞击让整个房间都震动起来,年久失修的玻璃窗发出刺耳的砰砰声,风铃的响声也杂乱了起来。这些声音连同流浪者的吼叫,如洪钟般震碎了女孩的心。

女孩开始呼喊流浪者的名字,她伸出手想要将其拉回那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甜蜜中。而流浪者愈发癫狂,开始用头狠狠地砸向墙壁。

木板的咯吱声在数次重复后被头骨的碎裂声和女孩的尖叫声掩盖。鲜红的血液污染了白色的床单,污染了女孩的长裙,污染了女孩碧色的瞳。撞击的频率丝毫不减,墙壁的碎片刺入流浪者的头皮,戳破了流浪者的双眼。直到血液参杂着别的什么东西被甩出,这场歇斯底里的闹剧才得以终止,流浪者的脑袋一半深入了墙壁,不止的猩红的悲剧占据了舞台。

River 从梦中惊醒,口中还不断念叨着 James 的名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