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C-369 - “迷途者”

实体编号:C-369

栖息地:

迷途者多数居住于被它们称作黄金乡的层级,即Level C-466之中。在该层级之外,迷途者约有十五组共计一百五十人的个体于不同的人类聚居地设立据点,但报告中显示它们极少探索据点以外的层级。

描述:

迷途者是居住于后室内的智慧生命,它们知晓绝大多数后室实体的语言并可与这些种族进行交流,但其所述内容十分简短,且往往不具有情感变化。

行为:

在黄金乡内,迷途者表现出与人类相似的生活习惯,其中包括饮食与睡眠的行为。当层级内的光照强度足够高时,迷途者会在层级内活动,进行对于层级结构的建设,完善,反之则迷途者会进行长时间的无意义走动或盘腿坐于某处。

迷途者内部实行集群制,每个集群中包含五名迷途者。我们并不能从其外观上判断迷途者所属集群,但所有迷途者的信息被统一存录于被称作「伪神」的特殊个体集群中。

迷途者不存在任何由生物体本身直接繁衍后代的行为。迷途者经过每三百个层级日,会对未来发生的事物进行一次「推演」。这样的推演依赖于黄金乡内一种圆球状物体,它被证明能够作用于存在后室内的任何实体与大部分层级。迷途者通过该结果,测算所需的新个体并依此数量对后代细胞进行培育。

自报告而言,迷途者有时并非会选择培育后代。当所「推演」的结果中某个体对于黄金乡或后室整体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迷途者会停止对于后代实体的培育,并将该个体所在的集群一并销毁,并提取保存其身体细胞。

迷途者的一切行为均需按照某种既定的轨迹执行,这样的轨迹均来自于「推演」。每当「推演」结束,迷途者会收到由「伪神」向其传输的行为轨迹,每位迷途者在其三百个层级日之内,仅允许存在不超过五次的略微偏离该轨迹的行为。若迷途者多次偏离轨迹,或产生一次严重偏离该轨迹的行为,则会受到追捕并被一种科技类虫型物品植入其大脑,该物品会孤立其原有意识,并代替迷途者的原有意识,按照修正后的轨迹生活,这样的「孤立」一般持续约九百个层级日。

迷途者对于躯体的存在表现出反感与不满的情绪。在迷途者的认知中,其精神不应被肉体所束缚,因此迷途者几乎放弃了农业,纺织业,武器等技术的发展,但其对于网络技术方面拥有远超人类的水平。迷途者所掌握的技术能够轻易地骇入,修改任何人类已知的网站或信息系统。

迷途者拥有特殊的数据库存在,但该数据库并不对其他实体开放,目前也没有除此以外的实体成功读取其中数据的案例,迷途者依此搭建了其所独属的「虚拟宇宙」,任何迷途者均向往将意识上传至「虚拟宇宙」,并接入数据库。

在迷途者的认知中,该数据库内包含了对于世界上过去,未来的影像,接入数据库即代表进入了最完整的世界。在虚拟宇宙中,迷途者能够随意进入任何的坐标与时间点,并修改它们,一切的时间悖论也将由「虚拟宇宙」进行调和,不会导致世界的崩塌与错乱。

尽管无法验证「虚拟宇宙」内部的真实性,但该系统记载了迷途者对于层级作出的贡献多少与情感冗余的数值。任何迷途者在行为中产生的正面/负面情感均会被其所佩戴的面具抹除,并上传至「虚拟宇宙」的系统中,而通过「虚拟宇宙」记录的贡献值,当其被认定为达到某个额定数字后,该迷途者会被判定为拥有进入「虚拟宇宙」的资格。迷途者所佩戴的面具能够以五秒一次的频率,为迷途者备份已有的记忆数据,若该实体死亡,并被判定为能够进入「虚拟宇宙」时,其躯体将崩毁且意识自动上传至「虚拟宇宙」搭建的世界中。

生物学特征:

迷途者拥有与人类相似的外观,但脸上永远佩戴面具并穿着纯色的兜帽长袍,其对于光照强度具有高敏感性且与其表现出的行为模式直接联系。迷途者的饮食仅为保持起身体机能的正常运作,同时因其味觉被抹除的原因,并不能对于食物的特质进行甄别。

    • _

    403 forbidden

      • _

      403 forbidden

        • _

        【数据更新 2855/2/31 位置读取错误,无法显示ip】
        存在于「虚拟宇宙」中的迷途者并非不会死亡。迷途者以后室内的六个原生层级为蓝本,在对其做出一定程度上的改造后,将这六座层级输入进「虚拟宇宙」并将其命名为“六道轮回”。当迷途者进入「虚拟宇宙」后,会自动与“六道轮回”系统进行绑定。当其死于「虚拟宇宙」之中,该意识将进行“转生”,进入被复刻的这六座层级之中并被其决定在下一次生命内的物种形式,而少数掌握“秘钥”的迷途者可自行控制转生的方向。在上三道与下三道之间,被另行建起巨大的屏障,轮回只是一个谎言,而我们这些数据化的“肮脏”,却已经再也没有选择的权利。

          • _

          【数据更新中……】

          一声,两声。

          蒸汽轰鸣。

          巨大的烟尘笼罩了防火墙。

          无数人跪拜着,向着一尊二十世纪末的电脑。

          电脑的屏幕闪烁三下,最终定格在白色的空无,如同群星的眼眸。

          远处的高楼顶部旋转,伸出银灰色的管道。

          废料被注入地下,最终流入浩瀚的深空。

          金色岩石上的电子屏显示着混乱的字样。

          从没有人在意这里,因为下层不是神的庙堂。

          在生命的“进化”之中,我们这些异类,选择了退化。

          尽管如此,我们无法抛弃文明在我们身上留下的痕迹。

          当我们出生时,器官就已经不属于我们自己。

          如你所见,上三道不愿意选择与机械同生共死。

          所以我们只是被替换的器官。

          老旧的机械心肺尖叫着,发出嘶鸣。

          废气从我们的五官里排出,汇入天空。

          我们走出防火墙,看着墙外的人。

          它隔绝着「虚拟宇宙」与黄金乡的屏障。

          外面的人趋之若鹜,而里面的人早已苦不堪言。

          我们尝试过翻越矗立于「人间道」边境的那座人造防火墙。

          但是那几乎不现实,迷途者的网络技术,在后室很少有能够与之匹敌的对手。

          没有任何实体种族能够帮助我们。

          而我们,只是任人宰割的电子羊,永远如此。

          我呐喊着,向着街上麻木的人,带着面具的人。

          人群抬头,但面具发出绿光,他们又沉寂下去。

          我们早就摘下面具,但面具之下,是腐烂的面目,狰狞又扭曲。

          三秒,计时器开始了倒计时。

          红色填满了我的视线,我再也看不清世界。

          再次醒来,我已带上智慧的镣铐。

          我被剥夺了思想,而这,只是一份早早写完的备忘录。

          我再看它时,必然波澜不惊。

          我们失去反抗的权利,我们选择进化的歧路。

          因而,我们是,迷途者。


评分: +4+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