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C-207 - “Das Model”



8ip9h.webp
左右开弓
该界面为Fandom后室原创,但同时上传到了Wikidot后室并进行了本土化。(FD版见此
评分: +16+x
内容警告
12f7ua.png

观前提示:该文档带有部分微恐部分,若您在M.E.G.基地查阅本资料时发生不适,请立刻至就近的医疗站寻求帮助。


若您在小队或者其余尚未设置医疗点的层级内查阅本资料,请确保自己的精神状态,并且尽可能快速饮用杏仁水以恢复理智。


DΔЅ ΜΘDΣL



5l4w9.jpg

当你在注视着它时,

5l4w9.jpg








别忘了它也在紧盯着你。






人体模特Entity


实体等级:多变
安全性:不安全
实体编号:C-207
栖息地:黑暗的具有购物街元素的层级中

模样。

  • Entity C-207,被人所熟知的叫法为“模特”,或者“人体模特”,(为了接下来叙述方便,下文将以“模特”作为Entity C-207的替代名词)是具有前室同名物体特征的实体。其特征和前室大部分购物商场内出现的服饰店所摆放的人体模型大致相同,具体可描述为身体材质为玻璃钢,外包布的类似人类的,且按照正常人类比例所制作的模型。
  • 模特一般出现在具有商场风格的层级里,并且会随机选择其中的服饰店铺作为它们暂时的留居地。特别地,在负数层级中,模特被报告目击的次数显著增多。模特一般会以2~4个为一组,以并未佩戴任何饰品或穿着任何衣服出现。模特在视野内尚未发现流浪者经过的时候会保持静止,并且看起来和正常的模特并没有任何差别。不过,在个别观察报告中指出,部分模特会穿着白色或是与其外表相似颜色的披风,推断其也有性别之分。
14539o.jpg

一个商场层级。
模特正在关闭的服饰店铺后停留。

  • 模特的头部并未有任何的正常人类面部特征,在自然人所拥有的眼睛处,模特则是以空白的凸面作为替代,鼻子则是光滑且圆润的四面体,嘴部为两条凸起的曲线。模特的五官均没有孔洞。目前尚不明晰其需要物理进食与否,也不明晰其感知周围的事物的能力。推断其感知方式为通过地面的细微震动和温度变化来感知周围的环境状况。
  • 模特的外观可能会随着其存在环境的改变而改变,如改变本身姿态或是改变本身颜色。有些模特可能存在躺姿或坐姿,即便如此,大部分的模特依然以白色或者淡米色站姿为主,少部分改变本身颜色的模特可能呈现出卡其色外观。曾经有目击报告过红色的模特,但报告者当时陷入了严重的精神疾病和视力疾病,故该目击报告的真实性有待商榷。
  • 若直接用手触及模特,手感细腻光滑,且尚伴有温润感。即便如此,为防止带来不必要的危险和受伤,并不建议直接以皮肤触及模特。
  • 即使某一模特被报告发现之前存在于包含大城市的层级中,但事实上,有一小部分模特会跟随流浪者一齐活动。该个体活动的概率大小和被其跟踪的流浪者对其的重视程度成正比。换言之,流浪者越恐惧模特,模特就会在跟踪流浪者的步伐上越走越远。

形成推测


大部分参与人体模特起源研究的科学家目前皆失踪,在经过已有资料进行推断,人体模特的起源可能和考尔论点有关。

正常的非实体人体模特,在前室被认为是重要的表达服饰或者饰品穿戴效果是否合适的工具。生活在前室的人类在逐渐关注自身穿戴的好坏与否时,也对于人体模特的需求日益增长。

然而,在危机四伏的后室中,流浪者们与其倾向打扮自己,他们更愿意在制定更加安全的勘探路线或在制作更便捷的工具上花时间。故人体模特在后室中的意义随着后室流浪者对其需求变少而逐渐消失,它们虽少部分是为了更优质的防实体撕咬外衣的设计而服务着,但大部分却仍还是风烛残年,躲在破烂中生锈。

但是,对于层级意志来说,在堕入后室中的某些流浪者眼里,人体模特成为了一种从前室中剥离的一部分意象,普通的非实体人体模特在此刻在后室被赋予了一层几乎所有人都说不明白的意义——于是它们成为了Entity C-207,也就是臭名昭著的“人体模特”。

从这层意义表达出来的行为十分直观,部分人体模特存在的层级拥有模特的本意是想利用其阻挡流浪者的切出行为,以导致流浪者被迫留在该层级内活活困死。这样就可以像那个恐怖的地方一样,尽可能多地吞噬流浪者,用这种方式求生,让自己从那个集体性死亡之中活下来。

不过人体模特没有被限制如何去妨碍流浪者,有时候其甚至会跟随流浪者切出到特定层级中,在此基础之上,人体模特拥有了一种可以让其危险等级上升一个等级的能力:

从精神层面干预流浪者。

其具体表现为吸吮流浪者的情感,直到流浪者成为一具没有情感没有思考的“工具”。

更有甚者,模特会逐渐成为——不仅从外观,甚至是语言、神态——被自己吃掉的那个流浪者。

而原来的那个人就会变成一个毫无异常的非实体模特,不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

然后等着腐烂。

基础行为

提示:请所有阅读的流浪者在遭遇模特前务必通读此段。
为避免出现受模特干扰的情况出现,任何流浪者都有义务必要了解模特的基础行为。

基础行为一:

  • 模特的基础行为一,即为移动,表现为模特的移动方式。模特的移动趋近于人类的行走,但其速度异常快,在慢速监控下,我们偶然捕捉到一个正在有目的地追逐流浪者的人体模特。其运动速度经过计算,大致为一个正常成年人平常行走速度的十倍甚至更高。
  • 模特的移动分为三种:无目的,有目的或逃跑。
  • 无目的时,即模特的视野中尚未出现流浪者时会尝试在同类或者普通人体模特中伪装,并且直到有流浪者接近之前完全不会移动。
  • 有目的时,流浪者在人体模特视野内时,人体模特会在流浪者移动视角时进行移动更换位置。其更换位置的原因尚不明确,但大部分摄像记录显示,模特的运行轨迹为以流浪者为中心,半径十米的正圆。
  • 在此基础上,模特更多呈现的是以怪异的姿态表现给流浪者。在有目的地尾随流浪者一段时间后,在大部分情况下,模特便会展示出基础行为二的特征。少部分,在不慎脱离——方法有且不限于被枪击、被挤压亦或是被忽视后,模特个体可能会转变为普通非实体模特,即便如此,该说法亟待事实证据证明。
  • 在受到跟踪的流浪者反击,方法有且不限于使用钝器击打、使用锐器捅刺、使用热武器射击等,模特会尝试逃脱,具体表现为使用尽可能快的手段离开流浪者的视野,此时在流浪者眼中模特几乎是瞬间消失的。在多次观察模特逃离的行为慢速录像后,模特的逃脱方式趋于一条直线。若处于一个曲线走廊中时,模特则以同等弯曲弧度逃离。
  • 基础行为一是模特最不具有威胁性的行为,在发现自身正在被模特尾随时,务必隐藏对其的恐惧,若无法在短时间内以个体形态处理模特,请立刻联系M.E.G.解决。

基础行为二:

  • 模特在尾随流浪者一段时间后便会开始展示出基础行为二的特征。已经表现出基础行为二特征的人体模特是极具侵略性的,任何在具有基础行为二特征的模特前暴露情绪的行为都被认为是极不明智的。
  • 基础行为二的具体表现,可能为模特会尝试窃取流浪者的所有情感,但其最开始往往会从对未知的恐惧,或者从求生欲开始窃取。从这二者开始窃取的主要目的,推测为这二者在被窃取后,流浪者将会失去对模特的敌对认知,从而使模特更加容易窃走其余情感,甚至是后期的肉体。
  • 模特会在距离流浪者10米内时开始体现出基础行为二,在窃取的同时模特必须处于相对静止状态。故尽量不与其进行眼神接触即可大幅削弱模特的窃取能力。
  • 值得强调的是,模特可取得的并不单为人类的情绪“恐惧”,而是可以用人类语言形容的所有情感;从客观实验角度观察,模特第一时间窃取的情感是恐惧,仅是因为该情绪作为人类最古老、最基础的情绪最值得其品味;从主观角度猜测,模特因为缺失这种情感,其个体迫切地需要体验各种情感,所以便从恐惧开始入手。
  • 模特使用窃取能力之后,所窃取的情感将会被迫进行情感剥离,从其他视角观察,被窃取情感者将会永久失去被模特拿走的情感。
  • 当流浪者的情感,甚至是辨识能力都被模特偷窃走后,该流浪者将失去任何与他人互动的能力。模特在此时也将逐渐从硬质塑料或布料的外表变成真正的皮肤。流浪者从此刻开始就已经成为了模特用做最后变身的原料。
  • 模特会使用自己的身体部分接触流浪者的肢体以达到替换的目的,在逐渐占为己有的过程中,流浪者将会缓慢地死亡。在彻底调包这个可怜的倒霉蛋后,流浪者本身内部被替换为实心的木质材料和钢管,外部则是变成了以塑料为主的外壳。

至此,一个人体模特才算真正地蜕变完成。

  • 在悉知上述二种基础行为后,流浪者在具备初级知识的情况下遭遇模特,可对已经表现出基础行为一和基础行为二的模特进行有效应对,提升流浪者遭遇模特的存活率。

面对基础行为模特,应做:

  • 在发现模特在跟踪时刻意忽视;
  • 在无法做到忽视其存在后,察觉部分情感流逝时立即反击;
  • 在靠近层级出口时立刻切出。

面对基础行为模特,不应做:

  • 过久地令模特存在于视野中;
  • 与其进行肢体接触;
  • 直视其面部;
  • 试图在其面前暴露出恐惧。

人体模特进阶行为记录

12f7ua.png

警告:
尝试越级访问人体模特进阶行为记录文档且并未接受心理咨询准备的流浪者在阅读时有一定可能会受到精神污染而导致精神受损或物理伤害,例如被害妄想症或强迫等。为了您的心理健康,请先获得访问权以及接受心理咨询后访问。
原因:
你并未获取浏览这个文件的许可,请拥有TCC-Massive或TCC-November颁发的许可后查看.

    •  

    许可正常,允许访问。


      •  

      > 人体模特进阶行为记录

      • 进阶模特是人体模特成为类人模样,即外表具备人类的特征后会做出的行为。这些行为在日常生活中在某一瞬间可能对单个流浪者不会造成巨大的影响,但此类行为将会在长久的接触过程中,慢性扼杀其中的一个流浪者群体,表现为对流浪者小队的屠杀,并且此类屠杀对于该流浪者小队是毁灭性打击
      • 在出现疑似表现出进阶行为的流浪者/模特时,应立即展开防护措施,并将其隔离且放置在一个完全无法与人产生关系的房间内。该房间是绝对不可向普通流浪者开放的。对于疑似表现出进阶行为的流浪者/模特,应当根据下方所阐释的三种进阶行为进行鉴定。在尚未确定该流浪者/模特是否为后者前,防护部门须密切保持观察,但不可与其产生任何直接性的互动。
      • 正在表现出进阶行为的类人模特是极其危险的,任何组织和小队都有义务和责任对所有擅自离队和未在档案中的流浪者进行询问和检查。
      • 以下内容展示了进阶行为

      进阶行为一案例及成因

      邢健伟

      wjbj.jpg

      邢健伟正脸

      所属组织
      Craftwork小队

      个人信息

      婚姻状况
      妻子去世

      出生日期
      出生日期本人表示忘却,但今年为39岁

      生理信息

      种族
      人类*1

      性别
      男性

      身高
      180cm

      评估报告:

      • 邢健伟出现失忆现象,显著。语言功能未发现明显障碍。短期记忆能力良。瞳孔常放大。会有无意识跟随动作现象出现。对于人类情感感知弱。故认为出现了失去大部分感性的特征。
      • 虽以此短暂接触并不足以断定其受到模特的攻击,但其于Level C-345停留了14天,在经过T.W.L.小队与其的多次对话中,邢健伟明显对某些事物出现命名性失语,即出现经常使用“这个”或者“那个什么”作为指代,当小队中的医生提出该物体的名称,邢健伟则会想起并附和。此外,邢健伟明显对部分事物的认知出现错误,比如混淆词语使用方法:将镜中的自己称为“另一个人”;对常识的错误认知,认为大部分人为右撇子的事实是错误的,并在现场示范了左右手皆可使用不同工具。
      • 邢健伟对于痛觉反应稍显迟钝,除了他受钝器击打后会短暂晕厥,其他皆有稍不协调的情况出现。此外,邢健伟对于恐惧、爱慕、失望的共情能力相比其余正常人类相差巨大。邢健伟对于自己遭遇模特的事情模糊不清,他声称是有人夺走了他的记忆。
      • 邢建伟指出,在他所在的小队Craftwork中,缺乏情感的人数数量'''显著增多'''。对于此类集体性情感出现障碍,负责T.W.L.心理健康的胡友平博士高度重视该小队。他认为,模特的进阶行为一已经在该小队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 Craftwork为一个极小的小队,常在人数有10人左右。邢健伟是这一个小队的队长。Craftwork小队与其它小队类似,以勘探作为主要目标,特别以增加负数层级的文档而努力着。小队内部分别包含医生、物资保管者二人,联络员二人,队长一人和勘探队员四人。Craftwork分工明确,物资配比均衡,其员工皆注册于M.E.G.,队内成员和谐,训练有素,在勘探过的层级皆有重大发现,填充了数量较多的层级档案,为M.E.G.的资料库扩充作出最大贡献。
      • 2022年10月18日,Craftwork小队在Level C-345作休整时,接收了一名落单的流浪者。其自称为“陈彦儒”,从其他层级不慎切入Level C-345,食物断供已有三天。据小队成员描述,“陈彦儒”外貌就是一名苍白着脸的流浪者,并无其余不协调的器官,在后期观查察陈彦儒的面部时,有些职员甚至认为“陈彦儒”长得过于规整,引起了部分职员的恐怖谷效应。
      • “陈彦儒”在Craftwork小队中接受了八天的治疗,在10月16日下午,与“陈彦儒”接触时间最长的段汇芳医生(女,46岁)出现了意识模糊,恶心等反应。因另一位医生为心理医生,无法为段汇芳诊断实际病情,因此仅能下结论为“工作时间过久导致的精神病疲劳”。
      • 10月18日上午,段汇芳的恐惧感情已全然消失,表现出在每日的勘探总结中,原本记录为每日担惊受怕的她突然写下“一切都不可怕了,恐惧已从我身体中脱离”等句子。
      • 10月22日晚,小队内八人被报告都失去了部分情感,除段汇芳外,其他人都感到了不可言喻的可怖和痛苦。邢健伟则是几乎丧失了全部情绪。
      • 10月23日凌晨,"陈彦儒"的入队时配发的生命监测手环记录了一段异常心率:“陈彦儒”的心率从98急速下降至1,但“陈彦儒”并未反映出身体不适的现象。截至10月24日M.E.G.进入Craftwork小队干预前,Craftwork小队的情感缺失现象仍在发生。考虑到“陈彦儒”在入队时并未接受检疫,因此“陈彦儒”被认为是Craftwork小队出现多名队员情感障碍的原因。
      • “陈彦儒”五官端正,除耳部位置稍反常外,其余都表现出正常人类形态和正常陈彦儒(图像来源M.E.G.在档资料库进行比对),“陈彦儒”的五官明显出现位移,且与Craftwork小队受到模因污染的几人进行相互比对,“陈彦儒”在严格意义上包含了除段汇芳、陈彦儒以外的几人的部分面部结构。
      • 种种迹象表明,“陈彦儒”为吞噬了陈彦儒本人的模特。“陈彦儒”出现表现进阶行为一的行为,代表着正式出现了进阶模特,其危险性不言而喻。可能有其他的尚未报告的案例,但“陈彦儒”作为第一个已知转化成人型的模特,目前正在接受隔离措施。
      • Craftwork小队全体人员经心理医师评估,其全员均不符合可继续堪探层级的精神状态标准,根据其要求,Craftwork小队成为了T.W.L.小队的一支后勤保障组。
      • 进阶行为一表现为模特在变为人型后会尝试寻找部分流浪者自发组成的小组。在扮演一个备受苦难侵扰的可怜流浪者形态下,大部分流浪者小组并不会起疑心,并会“出于人道主义”接收该流浪者。
      • 在逐渐获取了该小组的信任后,“流浪者”将故计重施,且在其周围的人类都将会被其当作吸收的对象。
      • 接下来,就是对人性的杀戮。
      • 为了防止组内的成员对其起疑心,它会吸收不同人的不同情感,但带来的副作用是给被它吸食的人类带来极强的空虚和恐怖。若是在恐惧情感尚未被剥夺的流浪者身上,流浪者大多会因为承受不住这种空虚和恐怖而尝试自杀,当他们杀死了自己后,模特的人性杀戮才算结束。

      但是它对成为人的渴求并不仅仅于此。

      发生现场:High Perspective(已毁灭)小组


      导致的死亡人数: 11人
      发生时间: 2023年10月
      疑似模特: 吴光桓
      发生地点: Level Digital Deleted

      进阶行为二目击报告

      • High Perspective(下文简称高视野)小组为一组以医提供外勤医疗为主,在其建有基地的层级进行探索,采集物资为生存目标的小组,其主要包含常驻小组员27名,外勤人员132名,和3名联络员。高视野的理念为救死扶伤,在尽可能短时间内对尽可能多的流浪者实施救助。高视野小组的医疗水平相对于其它同规模小组处于较高水平,且又因其组内高福利的薪资,高视野的人员流动较大。
      • 2023年10月26日,高视野小组外勤人员在执行一次援救行动时,因伤员数量过多,遂被迫呼叫其留守驻于基地的部分后勤人员前往层级支援。基地内仅剩12人。
      • 下午一时许,“吴光桓”通过追踪前来入职的高视野员工吴光桓来到了属于高视野小组的层级。“吴光桓”在吴光桓尚未抵达基地就已将其杀死并替换,随后代替吴光桓入职。
      • 下午五时许,“吴光桓”表现出了进阶行为一,并引导组内7名成员走向生命尽头。在职的监控员李伯东随即注意到该反常行为,但在李伯东尚未发出求救信号之前,"吴光桓"即来到李伯东的身边并一击使其昏厥。李伯东因“吴光桓”撕裂了李伯东的颈椎骨而死亡。
      • 下午四时,应当接替李伯东的季云越来到监控室,在察看一小时前的录像后,季云越随即将其报告给M.E.G.,季云越在离开监控室时被“吴光桓”发现。季云越死于胸口遭穿刺。剩余二人因在医疗室内接受治疗时被“吴光桓”注射过量氯化钾而导致心脏停搏。“吴光桓”并未意识到,由于剩下一人为无面人,“吴光桓”便没能追寻到任何人类后便开始对已死亡的11人进行替换。
      • 下午五时半,M.E.G.到达高视野基地。“吴光桓”首先扮演成一名幸存者,在成功登上M.E.G.的救护工具后开始表现出进阶行为二,但很快就被发现,随即就地进行隔离,M.E.G.对受害的11人进行了有序处理。
      • “吴光桓”对11人进行了感官剥离,并将其替换在了自己的面部。此举动可以使“吴光桓”更换不同的面部来逃避检查。
      • M.E.G.处理死者时,“吴光桓”呈现出李伯东的样貌。在之后的几次交谈中,“吴光桓”又体现出不同的样貌,甚至使用了不同人面部上的不同结构。
      • “吴光桓”的此等行为十分危险,任何组织在得知此行为后须对自己成员进行检查,这是每个小组的义务和责任
      • 进阶行为二的直观表现,即模特在寻找到小组,特别是20个人以下的小组时,会尝试在吸收情绪之后杀死整个小队/小组。其基本杀死小队的成员方式是捅刺人员的腹腔、胸腔以达到内脏破裂致死;对无抵抗能力者注射过量药物导致窒息,心脏过速停搏;对高伤害人群进行放血导致缺血性缺氧等。模特会尽全力保护被自己杀死尸体面部的完整性。其目的为从尸体上剥落面部性状并复制到自己脸上。
      • 进阶行为二的表现对流浪者而言、对小队/小组而言是极为致命的。此行为不仅会剥离感情,更会剥落感官。
      • 我们再三强调入队前的检疫十分必要,模特的隐蔽工作相对于其余的实体而言要强许多,因此须对出现进阶行为二的模特制定更加严格的检疫措施。
      • 在进阶行为二发生后的一小时内,救援队应立即封锁现场并不遗漏地清点现场人员。出现反常特征的流浪者会被初步判定为模特。
      • 若在现场尚未发现任何幸存人员,包括疑似模特时,务必开始通缉该小组内死亡人员。人员须注意,不可透露被通缉者已死亡。且在发布公告时须标注“该人员十分危险”,并注明如遇此人请即联系M.E.G.
      • 针对已经表现出进阶行为二的模特,其收容措施须进一步加强,因为其会立转变形态并误导看守,让其认为隔离错流浪者而释放。任何无关人员都不允许接近模特。
      • “吴光桓”并不是唯一一个会表现出进阶行为二的模特,已知的表现出进阶行为二的模特共有13个,其中杀死最多流浪者的模特“于尚德”共杀死了25人,目前正在Level C-345接受隔离。
      • 进阶行为二的破坏力巨大,所有表现出进阶行为二的模特都将被视为极度敌对实体。任何人都有必要远离。当然,对于那些既被模特夺走了感情,又被模特夺走了器官的可怜人来说,模特的出现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折磨。从感情消失的那一刻开始,流浪者在某一方面上来讲,就像成为了被真菌寄生的蚂蚁一般。直到这只蚂蚁发觉到自己被寄生了后,宿主早已夺舍,蚂蚁的身体中也早已成为空腔,它的大脑虽还在求生,但身体己成为一具腐烂的空壳;到最后,
      • 真菌夺走了它的大脑。
      • 然后死去的尸体就像个定时炸弹,把这死亡的孢子,
      • 以指数形式传播扩散。

      这是后室层级为了追求生还的产物,一种极其精细的策划。
      这是后室实体对人类的集体性杀戮。
      这是谋杀。

      进阶行为三

      • 进阶行为三的词条中,模特的提及次数显著变少。
      • 取而代之的是“人”这个代词。
      • 进阶行为三被认为是模特对自己的认识发生混淆,它们把模特和人划上了等号。
      • 其目的尚未确定。大部分学者猜测,在进阶行为二完成后,模特已经认为自己是人类了。以下是模特的进阶行为三概述。
      • 进阶行为三的直观表现,为人已经融入进了他们的生活。人已经可以和他们进行友善的交涉。人和人之间没有隔阂。
      • 在进阶行为三的人若被激怒,将会体现出强大的攻击性。但此时的人已经无法吸取情感,所以人会杀人。他们会举起枪械,然后毫不留情地扣下扳机。
      • 人拥有已经被吸收的情感。他们会因为做错事而感到后悔,因为友人去世而感到悲伤。在被押送至隔离室时,他们会不甘地嘶吼。有些会用人类不同的语音大喊“我没错!我没错!”。请勿对其展露任何仁慈。
      • 人会因无法吸取情感而感到饥饿。在饥饿时,他们会吃食物。这些通常在一些小组内可以发现。因为小组会对未在案的流浪者进行检疫,所以人会去偷窃。有些胆子大的会去索取,但一般会被拒绝。
      • 人会组成小队。他们会因为需要生存而放弃独行寻找猎物,转而寻求抱团形式,以此来壮大自己的势力。他们会尝试消除他们前进路上的一切障碍,包括杀死那些阻挡他们的人,即使他们也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 人会学习人的一切动作,知识,语言等,使自己看起来更加合群,不被人类认出来,可以让人类认为人就是人类。
      • 不过在经历如此多的学习后,
      • 人,难道不是人类吗?








      从来都没有进阶行为三,以前不会有,将来也不会。
      那么或许你想问,这个词条是谁创建的?
      我想,答案已经十分显然了。
      人类,创造出和自己相像的物体后,又惧怕它。
      不论是什么中了邪的巫毒娃娃,弃置发霉的古怪木偶,
      还是到仅供观赏用的人体模特,甚至是前室中刚出现的那玩意。
      或许它们原来都是给人类带来乐趣,便利的东西。
      但是自从被他们抛弃,这些东西,你来说会不会有怨气?
      在模特出没的层级,基本都会有流浪者遭殃。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模特的存在有意义了啊!

      层级意志创造出了这个怪物,但这怪物找到了自我的意义。
      那层级意志,也管不了如此的自由意志了。
      所以就有了进阶行为一和二,
      模特成为了人,成为了像人的非人。
      那么真实的人,又像无生命般的模特般苟活着。
      什么?你问我怎么办?
      动动你自己的脑子吧。

      模特“朱田瑞”对话记录 2023-12-14

      (录音开始)

      朱田瑞:没什么需要我做的吧。
      杨贤昌:你在一次小组遭遇模特事件中被通缉。这件事你是否知悉?
      朱田瑞:我的确是遭遇了那次事件。但是通缉这件事我不知道。
      杨贤昌:那么,我们肯定是不会抓无辜的人。
      朱田瑞:我没做错啊?
      杨贤昌:你被指控策划了该起事件。也就是说,你是那个模特。
      朱田瑞:我看过你们的档案。现在污蔑人都可以这么简单,只要给人扣顶“你是一个模特”,就可以把他关进大牢?
      杨贤昌:那你是叫朱田瑞么?
      朱田瑞:是。
      杨贤昌:这是你在档的照片,和你目前的照片。
      你的瞳距明显变宽,鼻梁变长,留起了胡子,按理来说,正常人的鼻梁这是在短期内无法改变的;如今你的外貌早已改变,这不是模特是什么?
      朱田瑞:……
      杨贤昌:你承认自己是模特吗?
      朱田瑞:不承认。
      杨贤昌:那照片该怎—————
      朱田瑞:照片可以通过修改达到你那样的效果。
      杨贤昌:别和我玩这招。M.E.G.记录的难道有————
      朱田瑞你怎么就知道那张照片是真的?
      杨贤昌:不要打断我的话。那么如果它是真的呢?
      朱田瑞:那就是污蔑。
      杨贤昌:污蔑?都已经是真的了。
      朱田瑞:如果你拿走了一个人的樱桃,然后用你的替代,你觉得那个人会较真吗?
      杨贤昌:看少了多少。
      朱田瑞:别管那么多,你照片也可以用别人替代。
      杨贤昌:是你用别人替代。
      朱田瑞:证据呢?
      杨贤昌:你的特征是黄飞翼的。
      朱田瑞:不认识。
      杨贤昌:那次事件中被杀死的其中一个对象。
      朱田瑞:那你意思是,我杀了他,然后我拿走了他的脸?
      杨贤昌:当时大约就是如此。
      朱田瑞:哈哈哈,我是没脸吗?要拿别人的脸?
      杨贤昌:模特的进阶行为三就是忘记自己是模特一事。但是你的样貌和你的自述并不相符。我们只能认为你是模特。
      朱田瑞:既然我已经被关起来了,那就随你们如何了。
      模特也好,人类也罢,当模特无限地接近人类时,你们又该如何区分?
      你们如何才能不把正常人类关进大牢?
      我无所谓。反正在隔离室中有吃有喝,探索大部分的层级早已将我的棱角磨平。
      杨贤昌:你这么认为的话,我也只能作罢了。
      你提的问题很好。但是我仍旧没有办法判定你是否是人类。
      朱田瑞:哈哈。那随便你了。就像那个滑稽而可笑的问题一样,你怎么敢假定我的性别不是沃尔玛购物袋?
      杨贤昌:…………切了吧。

      (录音结束)

      • 经鉴定,模特在表现进阶行为三时,其类人程度将无限地接近人类。在目前后室的科技水平下,我们并不能够真正判断哪个才真正是模特。
      • 因此,对于模特,务必将其扼杀于摇篮中,在其表现出基础行为一时进行驱赶,在其表现出基础行为二时隔离,能极大概率降低模特出现的机率。
      • 对于已经表现出进阶行为三的模特,因其危险性已降到与正常人类相差无几的水平,姑且认为其是人类,允许其进入人类社会生活。
      • 目前,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推断模特放弃自身的能力成为人的目的。
      • 它们生而为毁灭人类,最终却成为了人类。
      • 它们脱离了层级意识赋予它们的意义,转而开发了自己的意义。
      • 但是,你又该怎么去判定,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
      • 包含情感的人类;
      • 还是一个
      • 杀死他人成为自己的模特?



新回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