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C-156
评分: +21+x
IETS:0A
IETS
:0
智能:A

实体编号:C-156

栖息地:N/A

描述:

梦灵为一类存在于梦境中、外形近似于人类的意识体,目前已证明其存在的真实性。

到现在为止,该类实体未对流浪者造成过任何伤害,推测其对人类并无敌意。

行为:

梦灵常在流浪者做梦时随机出现在其梦中,这种过程一般被称为入梦

在该类实体成功入梦的1~2星期前,部分流浪者将会在梦中观察到一张即将入梦梦灵个体附有签名的自画像,这类现象被称为预示梦。尚未知晓该类实体是如何找到目标流浪者,并将自画像在梦境中传递给流浪者。

根据调查,目前发现梦灵的行为遵循一定的规律,在成功入梦后,梦灵一般会在随机时间点插入流浪者的梦境,此时流浪者会发现周围环境突然被纯白色的无尽空间代替,梦灵将在正前方突然出现,在进行持续10~20分钟1的交流后,梦灵将消失,随后梦境恢复正常。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由同一梦灵个体进行的入梦行为时,流浪者在对话中得到的信息通常与其他流浪者相同。

在经历入梦后,流浪者的精神状态似乎有所改善。经调查,这些体验过入梦的流浪者在回忆起某一创伤片段后,情绪体验明显稳定于入梦前,且该流浪者无法与这段记忆内的人物共情。2

目前证明该实体存在的证据包括但不限于:

  • 同一个体多次反复的出现在不同时间不同层级不同流浪者的梦中。
  • 上述个体在不同流浪者的梦中行为模式保持一致,尽管这些流浪者此前并不认识,甚至部分流浪者未曾阅览过有关该实体的文档或与其他流浪者交换有关该实体的信息。
  • 部分个体疑似拥有部分干涉现实的能力,如醒来后床头上突然出现糖果。
  • 不同流浪者梦中出现的同一个体所提供的信息基本相同。

生物学特征:

梦灵为一类存在于梦境中的意识体,目前尚无证据直接证明其是否存在。该类实体中的不同个体可通过外形区分,大部分个体之间的外形具有较大差别。梦灵通常以类人的形态出现在流浪者的梦中,一般表现为为6~12岁的女性,但大多拥有违反常理的发色与瞳色,似乎与其性质有关,一般外貌一致的个体为同一个体,但仍有少部分例外存在。

目前梦灵的存在性已被基本证实,目前正在进行对进一步采访的计划。

发现记录:

在流浪者自发形成大规模组织前,便已经有疑似该实体的记录。

行为准则:

应当:

  • 在出现预示梦的时候做好准备
  • 与该实体友好交流的同时记录高价值的信息。

不应:

  • 透露任何机密信息。
  • 攻击该实体。


















实体编号:C-156

栖息地:N/A

描述:

梦灵为一类存在于梦境中、外形近似于人类的意识体,目前尚无证据直接证明其是否存在。

到现在为止,该类实体未对流浪者造成过任何伤害,推测其对人类并无敌意。

行为:

梦灵常在流浪者做梦时随机出现在其梦中,这种过程一般被称为入梦

在该类实体成功入梦的1~2星期前,部分流浪者将会在梦中观察到一张即将入梦梦灵个体附有签名的自画像,这类现象被称为预示梦。尚未知晓该类实体是如何找到目标流浪者,并将自画像在梦境中传递给流浪者。

根据调查,目前发现梦灵的行为遵循一定的规律,在成功入梦后,梦灵一般会在随机时间点插入流浪者的梦境,此时流浪者会发现周围环境突然被纯白色的无尽空间代替,梦灵将在正前方突然出现,在进行持续10~20分钟1的交流后,梦灵将消失,随后梦境恢复正常。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由同一梦灵个体进行的入梦行为时,流浪者在对话中得到的信息通常与其他流浪者相同。

在经历入梦后,流浪者的精神状态似乎有所改善。经调查,这些体验过入梦的流浪者在回忆起某一创伤片段后,情绪体验明显稳定于入梦前,且该流浪者无法与这段记忆内的人物共情。2

目前证明该实体存在的证据包括但不限于:

  • 外形一致的个体多次反复的出现在不同时间不同层级不同流浪者的梦中。
  • 上述个体在不同流浪者的梦中行为模式保持一致,尽管这些流浪者此前并不认识,甚至部分流浪者未曾阅览过有关该实体的文档或与其他流浪者交换有关该实体的信息。
  • 部分个体疑似拥有部分干涉现实的能力,如醒来后床头上突然出现糖果。
  • 不同流浪者梦中出现的同一个体所提供的信息基本相同。

生物学特征:

梦灵为一类存在于梦境中的意识体,目前尚无证据直接证明其是否存在。该类实体中的不同个体可通过外形区分,大部分个体之间的外形具有较大差别。梦灵通常以类人的形态出现在流浪者的梦中,一般表现为为6~12岁的女性,但大多拥有违反常理的发色与瞳色,似乎与其性质有关。

由于梦灵存在的非物质性,无法对其进行解剖,但目前对其存在有两种假说:

  • 该实体与超自然现象无关,流浪者提供给调查人员的梦中内容可用提前接触过相关信息或在调查过程中无意识接受的心理暗示解释,而消除心理创伤可能为安慰剂效应所致,而梦醒后出现的物品为他人所赠。
  • 该实体存在,能够消除流浪者的心理创伤,并与流浪者交流。

发现记录:

在流浪者自发形成大规模组织前,便已经有疑似该实体的记录。

行为准则:

应当:

  • 在出现预示梦的时候做好准备
  • 与该实体友好交流的同时记录高价值的信息。

不应:

  • 透露任何机密信息。
  • 攻击该实体。

附录:

从你梦到过那张画像那天开始算起,今天是第二天,一切还来得及。


你在经历这场梦之前读过相关的文档,所以你选择上报给M.E.G.,因为你住在Level 11,所以最后你选择去Beta基地。


你还记得咨询窗口的玻璃上贴满了黑色的塑料片,挡住了窗口内的景象。不知为何,相比旁边的其他窗口,站在这里排队的人并不多,所以很快便排到了你,你紧张地在窗口前的扶手椅上坐下,被轮子带着向后退去。


“看起来你已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正好缺一个采访,你愿意帮忙吗?”


从咨询窗口传来了回应,从声音来看,对方似乎是一位20岁左右的女性。在后室里这样的人并不多见,能够在M.E.G.谋得一个稳定的工作这件事已经强过了大部分的流浪者。


犹豫片刻后,出于对M.E.G.的信任,你轻轻点了点头。那女人好像看到了你的动作,轻轻敲了敲玻璃板示意。


“如果你愿意接受采访的话,事后我们会给你一些补偿。一斤火盐,够吗?”


那个女人如此承诺道。虽然报酬丰厚的有点可疑,但你相信M.E.G.不会在这种事上欺骗流浪者,因此,你接受了这份委托。在得到你肯定的回答后,从咨询窗口的玻璃缝中滑出了一本清醒梦训练手册。


“七天后的19:00到Beta基地大门右手边第4根电线杆下等接头人找你。如果你没有在1:00前到达,接头人就会离开,这次委托视为自动解除,补偿也不会交到你手里,既然你愿意接受委托,那么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不知是否是错觉,在你走出大门时,似乎听到一丝惬意的笑声从那咨询窗口中钻出。


你需要在接下来的七天里尽可能的按照手册上的内容进行训练,便于M.E.G.的档案记录人员写档案。


至少那个女人是这么说的。


回家的路上,你翻了翻手中的那本手册,你觉得手册上的内容并不复杂,因此,你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你很快便牢牢记住了那些注意事项,能够轻松的按照书中内容进行清醒梦实践。


约定的日子到了,你如约来到Beta基地大门旁右手第三根电线杆处。你看到电线杆旁接头人的背影,他乱糟糟的橙色的长发在阳光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你望着他的背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片刻过后,他转过身来,正好面对着你。她似乎被你的出现吓了一跳,但很快便恢复平静。这时,你才看到女人的正面,接头人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她看起来瘦瘦高高的,最外面套着一件橙色的格纹无袖夹克,里面穿着灰扑扑的白色衬衫,在夹克上别着一枚方形的金色胸针,胸针上刻有几行字:


M.E.G.

V.O.F.合作组 14号员工

P4R4D1SE




你抬头看向她的脸,她那双明亮的眼睛映射着你的面容,在绿色的虹膜中蒙上了一层薄纱,你在尴尬中与女人四目相对,但她似乎只是在看着。


“待会我们要去采访室,如果方便的话,你可以在那里睡一觉,然后在醒来后告诉我们你们在梦里都聊了什么。”


你记得那女人在带你走进基地前是这样说的。你不知道对方的职位是什么,也并不在乎,因为你认为先前提出的承诺远比对方的身份更加诱人。


女人带着你走进了一个狭小且空无一人的走廊,脚步声带着回响在寂静的走廊中回荡着。你感到疑惑,因此,你决定向她询问这条通道为何空无一人。


“这里是员工通道,普通流浪者进不来的,放心吧。”


在得到对方的回答后,你放下心来,开始为接下来的采访做足必要的心理准备。


“我们到了。”女人说道,拉开了走廊尽头的黑色门,示意你和她一起进去。


你的运气总是好的可疑,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你现在能够在Beta基地的某个小房间里准备接受采访,你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们在一周之后还能想起这件事来。


M.E.G.为他准备的采访房间相当不错,至少摆在正中央的那张床看起来很松软,使你想起了卡入后室前的平常生活。床的旁边,是早已准备好的蜡烛和眼罩,它们被摆放在一个四方的实木制床头柜上,而在床头柜的旁边,立着一根半人多高的金色烛台。蜡烛是白色的,混有丝丝蓝色,而眼罩则是纯黑色的,没有丝毫图案。你看向一旁站着的女人,她似乎注意到了你的目光,对着你微笑示意。


你点燃了蜡烛,摆在床头柜上面事先就准备好的烛台上。融化的蜡液顺着烛台流下,落在床头柜上。


“可不可以麻烦您把衣服脱了再上床,这里没有摄像头,放心吧。”


在女人的注视下,你略带一丝尴尬的按照指示脱下外套,只留下贴身衣物,随后一溜烟钻进了被子里。床垫和被子如同看上去的那般柔软,体温使你周围的织物逐渐变热,在温暖的包裹中,你很快便产生了困意。你拿起一旁的眼罩,戴在了脸上。


…………


………


……





你的意识沉入了无色的睡梦之海。


视野逐渐从虚无中升起,随后在可见与不可见中不断切换着。


最后,无色逐渐变得有色,一片绿的亮眼的草坪显现在你眼前。你从地上爬了起来,习惯性的伸手准备拍灰,却又放了下来,因为你突然想起在梦里沾不沾灰区别不大。


一些橙色的红色的紫色的蓝色的细藤从草坪中伸出,缠住了你的衣摆,但你却并没有感到被拉扯,似乎这些细藤并非物质上的存在。你认为眼前的景象有一种自然的奇幻感,尽管这一切并不符合常理,但你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违和感。


你抬起头,望向四周,看不清脸的人们在黑色的高楼中像游戏中的NPC一样,按照预定的程序般行走着。他们有些穿着羽绒服,有些穿着短袖,但总体来说还是穿羽绒服的人更多,所以你觉得在梦里现在是冬天,尽管梦境本身并不存在四季的概念。


天空是蓝色的,就像是深秋的天空一样,蓝的发黑,一些羽毛状的云在天空中飘着,它们移动时并不遵循一个固定的规律,漫无目的的朝着各个方向飘去。


你朝着高楼间的夹缝处的小巷走去。走着走着,小巷变得狭窄,两侧的墙壁上涂满了像是儿童乐园一样的风景画,天空不知何时变成了单调的灰色天花板,巷子变成了走廊。


走廊十分昏暗,悬挂在天花板上的灯发出嗡鸣声,时不时的闪烁着。在走廊的尽头,一扇白色的门隐隐露出其后的灯光。你到达了尽头,随后推开了那扇门,门后是一片类似于商场里的海洋主题室内游乐场的密闭空间,被笼罩在深绿色的高饱和色调与不知从何而来的水光中。


这里空无一人,你扶着墙壁,朝着前方走去。


脚步声带着回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响着。


在某个拐角处,你发现了一节只能向上不能向下的扶梯。所以你走上了扶梯,前往更上面的一层。


到了下一层,你走下了扶梯。午后金色的阳光穿过头顶的巨型玻璃天花板,投射在地面上,紫红色的晚霞静静的飘在天空中,边缘泛着金色的光。


似乎是商场顶楼的大厅现在空无一人,大理石瓷砖铺成的地面映射着流动着的彩色天空,大厅里,在你的左右两侧各种店铺已经锁了门,却依旧开着灯,招牌上的字迹工整却无法辨认,小盆的盆栽摆在角落里,正前方的白色金属框架中填充着玻璃,透过玻璃,你看到紧闭着的电梯门反射着着光。你站在地板中央,不知所措。


你转过头去,笔直的两条墙壁围成一条看不到尽头的步行街,与大厅中一样的是,无数看不清招牌的店铺锁着门,坐落在步行街两侧。在步行街中央,地板是镂空的,围着玻璃护栏,镂空的部分里填满了水,但你看不清水里有什么。


“你好。初次见面,你可以叫我↶↺。”


从你的背后传来一个你并不认识的女孩的声音。你回头看去,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似乎是女孩的人形生物飘在半空中。


“你就是███吧。你在小时候被噩梦吓到尿裤子过,不是吗?”


对方歪了歪头,说道,语气中带着不可置疑。你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又点了点头,表示确认。随后,对方朝着你飘来,在离你只剩十厘米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挽起了你的手。


“你还记得我吗?上一次,我在你的梦里和你一起玩捉迷藏,等了很久也没被你找到,所以我自己溜出来找你了,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对方眯起眼睛,笑着说道。我以我能想到的最诚恳的话语向对方道歉,但对方只是摇了摇头。


“我们的时间流速可能与你们的不同步,对我来说,你梦醒之后我这里只过了几个小时。不过找到这里还是很麻烦的,我定位了很久才定位到你这。和以前相比,你的变化还是很大的,差点没认出来。”


对方松开手,摸了摸下巴,又睁开眼睛看向我。我被盯得有些害怕,不自觉向后退了半步,幸好对方看起来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


“嘛,不说那些没用的了。现在,要不要和我一起玩?”


对方朝你伸出了手,你犹豫片刻,伸手握了上去。你终于想起来它是谁了,它是童年时梦境中的被你忘记名字的伙伴,在你还没有跌入后室时,你曾经与它在梦中重复着相聚而后分离的循环,你已经忘记了到底做了多少个有它的梦。


“见到你我很开心,就像以前一样,我们还能一起玩耍,直到天明。”


说着,伙伴抓住了我的手臂,朝天空飞去。我们穿过了玻璃天花板,穿过了多云的天空,最后穿过了大气,我们在宇宙里无尽的星空中手拉着手,一边飞一边笑着。


时间似乎在此刻停止了,但很快,你便发现这只是个错觉。因为你看到星空正在逐渐的开裂,就像一张贴图。


“时间到了。虽然我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变得很想你,但现在已经到了离开的时候。再见,我的朋友,再见。”


裂缝逐渐扩大,最后盖住了你目所能及的一切。星空逐渐裂成碎片,显露出背后无色的虚无。


该醒了。


……





你猛的坐起身,随后一把抓下了脸上的眼罩。


“感觉如何?你还清楚的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你摇了摇头,表示你对梦境的内容记忆不深,甚至忘记了在梦里说过什么。


“哦……那可真可惜,看来我们不得不再找另一个人采访了。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这个实体是否真实存在?”


你表现得很困惑,因为你无法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你认为这个实体存在,因为你不相信在这么多人身上都会发生如此罕见的巧合是正常的。你认为这个实体不存在,因为梦境本身从科学意义上来说并非一个实际存在的空间,而是大脑营造的幻觉。但这一切又如此真实。或许,她在问的人不是我,而是在某个屏幕背后的读者,而我只是一个用来让读者阅读时产生代入感的工具。


“一个简单的测试罢了,看看你有没有彻底醒过来。所以,现在你可以带着那些补偿走了,你是安全的,如果不放心你可以让我带你回去。”


似乎是看出了你的疑惑,对方说道。你还是无法理解对方的意思,带着火盐独自离开了采访室,顺着来时的道路朝大门走去。


真怪啊。你这样想着,一只脚跨出了基地大门。或许你所见过的一切都是个互联网上持续更新的接力小说,但这对你来说并不重要。现在,你需要从这迷狂的体验中抽出,回归原本的生活。


…………


………


……





采访室内,女人的目光似乎透过了屏幕,直直的盯着屏幕外的你。


“现在才是真正的采访,读者,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现在你大概觉得自己已经读完了这篇文。所以,我要给你两个选择,你必须选一个,不然你就无法真正读完这篇文。”





清醒梦指南

从入门到精通














序言:

如果你能看到这本书,那就一定见过了梦里的那群家伙,并且去过基地里那个黑色的咨询窗口。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接受了他们的邀请,请一定要记住,只有遵守本手册内的规则并通过本手册提供的方法进行清醒梦的实践,才能获得安全且舒适的清醒梦体验。

——███ █████,V.O.F.梦境馆 3号研究员







守则:


守则一:不要告诉其他人你经历过预示梦,如果已经告诉了,请尽量让他以为这是个玩笑。3


守则二:请确保接头人为V.O.F.M.E.G.员工,否则我们无法对你的人身安全进行保障。


守则三:不要好奇窗口后面是什么,如果看到了,请尽快忘记。


守则四:请不要把梦境与现实搞混。4




指南:

请确定你已阅读并熟记守则中的内容后,遵循本指南内容进行实践,违者后果自负。






准备:在入睡前准备好接下来会用到的物品,包括:
  • 一个掺有维罗妮卡婆婆蓝花瓣的蜡烛。
  • 一本有空白页的笔记与笔。
  • 一个强烈的想要获得清醒梦的念头。
  • 你自己。



接下来,你需要在19点到21点之间的某个时刻,完成以下步骤:

第一步:寻找一处安静的密闭空间,确保空间内有一张床,并保证在十个小时内不会有另一位流浪者出现。

第二步:在床的附近点燃蜡烛5,闭上双眼,放空身心。

第三步:不断在脑海中重复有关清醒梦的内容,坚定你的念头,直到进入梦境。

第四步:接下来,你将会进入梦境。如果你还能意识到你在做梦,并且能够正常操纵自身行为,请记住:在梦中请严格遵守守则四,请勿违反守则四。

第五步:若您能够正常醒来,请尽快用笔记本与笔记录梦境内容,梦很容易被遗忘。










一张被伸展拉平的糖果纸夹在手册的末页,上面印着:

请不要忘记自己是谁,███。

——P4R4D1SE

IETS:0A
IETS
:0
智能:A

实体编号:C-156

栖息地:N/A

描述:

梦灵为一类存在于梦境中、外形近似于人类的意识体,目前已证明其存在的真实性。

到现在为止,该类实体未对流浪者造成过任何伤害,推测其对人类并无敌意。

行为:

梦灵常在流浪者做梦时随机出现在其梦中,这种过程一般被称为入梦

在该类实体成功入梦的1~2星期前,部分流浪者将会在梦中观察到一张即将入梦梦灵个体附有签名的自画像,这类现象被称为预示梦。尚未知晓该类实体是如何找到目标流浪者,并将自画像在梦境中传递给流浪者。

根据调查,目前发现梦灵的行为遵循一定的规律,在成功入梦后,梦灵一般会在随机时间点插入流浪者的梦境,此时流浪者会发现周围环境突然被纯白色的无尽空间代替,梦灵将在正前方突然出现,在进行持续10~20分钟6的交流后,梦灵将消失,随后梦境恢复正常。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由同一梦灵个体进行的入梦行为时,流浪者在对话中得到的信息通常与其他流浪者相同。

在经历入梦后,流浪者的精神状态似乎有所改善。经调查,这些体验过入梦的流浪者在回忆起某一创伤片段后,情绪体验明显稳定于入梦前,且该流浪者无法与这段记忆内的人物共情。7

目前证明该实体存在的证据包括但不限于:

  • 同一个体多次反复的出现在不同时间不同层级不同流浪者的梦中。
  • 上述个体在不同流浪者的梦中行为模式保持一致,尽管这些流浪者此前并不认识,甚至部分流浪者未曾阅览过有关该实体的文档或与其他流浪者交换有关该实体的信息。
  • 部分个体疑似拥有部分干涉现实的能力,如醒来后床头上突然出现糖果。
  • 不同流浪者梦中出现的同一个体所提供的信息基本相同。

生物学特征:

梦灵为一类存在于梦境中的意识体,目前尚无证据直接证明其是否存在。该类实体中的不同个体可通过外形区分,大部分个体之间的外形具有较大差别。梦灵通常以类人的形态出现在流浪者的梦中,一般表现为为6~12岁的女性,但大多拥有违反常理的发色与瞳色,似乎与其性质有关,一般外貌一致的个体为同一个体,但仍有少部分例外存在。

目前梦灵的存在性已被基本证实,目前正在进行对进一步采访的计划。

发现记录:

在流浪者自发形成大规模组织前,便已经有疑似该实体的记录。

行为准则:

应当:

  • 在出现预示梦的时候做好准备
  • 与该实体友好交流的同时记录高价值的信息。

不应:

  • 透露任何机密信息。
  • 攻击该实体。


















现象编号 C-███

等级 1

分类:低概率

区域:全境

形式:影响流浪者自身

现象编号:暂定为███
影响位置:全境

描述:

该现象为一种在快速眼动睡眠期间发生的现象,表现为在醒来后失去对特定创伤记忆的情感体验,且目前暂时无法被证实。

该现象曾被认为是由一种名为梦灵的实体制造,目前已有证伪其真实性的疑似证据,仍在详细调查中。

应对方式:

缓解:

  • 像平时一样应对梦境。

加剧:

  • 混淆现实与梦境。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