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S B-109 - “活性字符”
评分: +27+x

——« 记录文献 · 一 »——

事件Ω,最初的记录已被对象影响而无法搜寻,目前掌握的记录最早仅可追溯至1934年3月5日;该事件于1940年1月1日由M.E.G.倡导归纳入“恶性事件”,正式名称为“广域文本缺乏事件”,在大部分流浪者中称为“大痴愚”。

依据M.E.G.推出的官方汇编资料显示,共计2,483,291多本来自于前厅的书籍因受到影响而完全失去效用,更多书籍可能无法找回,部分书籍文本缺乏失去可通顺阅读性——造成多个相关学术性组织利益受到严重侵害而宣告解散,后室整体科研进度降缓至原本的30%左右。

为维护后室整体流浪者社会安定及提升科研进度,以M.E.G.为首,共百个相关组织展开紧急会议,同时U.E.C.向联合会议承诺在会议期间不展开任何行动。

会议于1941年3月4日开展,直至同年4月1日。一份关于事件Ω的协议被共同签署,后室的流浪者及相关实体团体在一定时间段内迎来和平期。直至今日,该协议仍在生效,保障了后室的社会稳定性及科研合作的可能性。

……

—— 记录者图书馆
《后室各项恶性事件后续结果简述》


·
·
·
·
·
·
·
·
·
·
·

plant.png

PLS B-109

情报控制 ▲▼▲▼
可控等级 ▲▼▲▼

PALLAS

当前位于 帕拉斯12LAB实体培育与管制部门

in-control.png

In Control

%E6%96%87%E4%BB%B61.jpg

一只处于控制中的B-109

对象正处于P.R.I.与M.E.G.的联合控制之下。P.R.I.负责控制对象使其能为流浪者所用,以便在面对特定威胁时反击或撤离。直至目前,对象尚能在可控范围内,对此,M.E.G.及大部分以流浪者的安全为要务的相关组织表现出满意的态度。

当前,对象的正式名称暂定为“活性字符”;P.R.I.预测,对象将在最近8~10个月内通过控制阶段,转进样本测试阶段——若对象成功在该阶段向各组织证明其可控性、便利性、有利性,将正式出售给有需求的相关组织。

值得注意的是,若对象在该阶段未成功被人为控制,则将重回控制阶段。于此过程中造成的一切后果将由P.R.I.的应急对策部协助M.E.G.相关部门承担;除此之外,P.R.I.全权负责测试阶段中造成的伤亡事故及赔偿。

unsafe.png

Un Safe

对象曾造成过多次小范围的局部文本侵蚀现象,对象的不可控性仍然位于可控阈值附近。截至今日,对象仍在尝试脱离控制;尽管在大部分失控事件内,对象表现出了对流浪者的友好态度并积极捕食研究所内可能的片人与该印等高危害实体,但为维持实验项目的可控评估级,防范对象的下一次逃脱是必要的。

令研究所各人员欣慰的是,对象在面对再控制时无明显抗拒,相比1934年发生的“广域文本缺乏事件”中的集群而言,对象的野性已在漫长的控制阶段中基本消磨殆尽。

尽管如此,每次失控时,研究所内部分纸质文件依旧受到影响,但该类文件均已失去时效性,未对研究所的发展造成可见影响,原因尚在调查中。

—— 摘自《B-109习性调查报告》

observation-keep.png

Observation Keep

%E6%96%87%E4%BB%B62.jpg

一只正在进食中的B-109

活性字符为一类仅活跃在二维平面的拟态生物群,每个个体呈现出错综复杂的枝条状触手,但种群中存在多种颜色、多种字体、多种语种的亚种种群,其中还包含有使用暂未破译的文字进行书写的品种。据观察,对象依靠枝条固定自身在二维平面的位置并借此进行移动。此外,对象的体型亦与其生长时间成正比,目前控制的最大的对象个体的平摊面积约为一张A0纸的大小。

对象本体位于各触手的集中交点处,表现为不规则的类滴状污渍,据推测,对象的大部分生理活动场所皆位于其中。

依据对象的行动过程、生理体征及活动周期判断,对象兼备着植物与动物的特点,并以非刻印的文字、图画、字符等为主要食物,此类字符/图画在接触到对象的触手时被其吸收并消失于原位置;除此之外,活性字符会主动尝试捕食片人与该印等二维实体——在大部分情况下,活性字符会与此类实体进行缠斗,但结果无一例外的均是活性字符的胜利,失去体征的被捕食者会在其所在的二维平面上溶解为一滩黑色污渍并最终被对象吸收。

目前,活性字符表现出与流浪者交流的强烈渴望,并会试图从触手末端喷射出与自身颜色相同的二维污渍并将之形成字符或文字;起初,活性字符所使用的语言杂乱,其中包含了对象吞食的所有文字并将之随机组合排列,但在长时间地与人员的互动下逐渐能够正确使用文字并进行最基本的沟通。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观测到的、掌握语言数量最多的对象可与至少12名来自前厅不同语种的国家的人员无障碍沟通。与最初捕获活性字符时相比,目前仅存的活性字符似乎将与其他实体对话视作个体或种群成长的一种重要途径。

[特殊事例编辑,请查阅相关附录]

harmful.png

Harmful

——« 记录文献 · 二 »——

对象表现出的危害是有目共睹的,除去1934年左右爆发的“广域文本缺乏事件”,后室中少数层级同样发生过局部的“大痴愚”事件,大量书籍被毁;但值得庆幸的是,片人与该印曾一度遭受毁灭性打击。为此,M.E.G.倡议各组织尽可能放弃传统的书面记录方式,转而大力研发电子记录设备。

倡议一经推出,后室整体科研方向发生改变。同时U.E.C.开始捕获并杀灭后室中的活性字符,确信破坏对象本体可使得其失去生命体征,其尸体将从二维向三维过度成沸腾的乌黑色液体,散发出墨水味,并迅速蒸发;直至1947年,除去U.E.C.出售给M.E.G.的极少数对象样本外,流浪者已知的层级之中不再存有活性字符——这使得片人该印等二维敌意实体再次出现在流浪者视野之中。

鉴于此,于帕拉斯研究所成立后,M.E.G.与P.R.I.展开合作,以求能够人为控制活性字符的活动轨迹,保障流浪者不受到二维敌意实体的侵害。幸存的对象样本于2003年成功转交至帕拉斯12LAB,目前在人工干涉下,活性字符已脱离“CR(极危)级濒临灭绝的实体”的范畴。

……

—— 帕拉斯研究所
《B-109的种群活跃度阶段性汇报》

infectious.png

Reproduction

  • 自然繁殖方式 - 无人工干涉的无性繁殖方式或异常的类自我分裂方式。

对象的繁殖周期约为每6天发生一次,在此过程中活性字符的本体总面积会突然增大触手不再活动并包围自身本体,从外观察,对象形成了一类边缘小幅度起伏的墨黑色圆形。

3~4小时内,可观察到圆形中出现顺滑的裂痕,逐渐延申至边缘;5小时后,圆形分裂为两部分,分裂处可明显看到乌黑细小的连结丝线;完全分裂后丝线消失,两个个体面积均小于繁殖前的面积。

  • 人工繁殖方式 - 人工干涉的强制繁殖方式。

经过严密研究确定对象本体分为三个部分:活动盘、生理盘、组织盘,从左往右依次包含。组织盘即为对象维持生命体征的核心区域,生理盘主要维护自身各类营养物质与能量的转换,活动盘则连结着对象的枝条状触手。

多次实验后发现,在对象吞食大量字符后,在进行下一次活动前会进入短暂的休眠期(通常为1~2分钟),于此时使用锋利工具切割其所在平面的对象活动盘部分组织后将之转移至其它平面,可明显观察到该活动盘出现极其缓慢的修复活动;约3~4日后,该活动盘组织再生出生理盘和组织盘,并可进行自由移动。

  • 于早期活性字符数量较少时,P.R.I.主要采取人工繁殖方式,强制对象种群扩大以便进入下一阶段实验。目前,繁殖方针已转变为自然繁殖方式
text-influence.png

Text Log

未知笔记#0001
……

后室实体交友会的成员南斑 · 史万 · 澈(Nanban · Nvzhuang · Zhe)告诉我们,他们曾在Level C-633的一处墙壁上亲眼看到了一个活性字符尝试向他们沟通,而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

我们其实并不相信他们所说的,因为依照我们的观察而言,这些活性字符十分好动,跟所谓的“文静”、“礼貌”没有任何联系。或许这是一种应激反应,但我不相信这么一群野兽会向流浪者示好——大痴愚事件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对它们恨之入骨。

它们破坏了后室最为宝贵的书籍,导致大部分科研组织被迫解散——我原本的那个组织就因此而消亡,而我也不得不重新踏上危机重重的流浪者生活。

而如今,我们部门每个人甚至得每天写一本杂乱章练字簿以便让这群畜生继续活下去——若非研究所在后室中的发展需要M.E.G.的协助,这些该死的畜生早就被我手刃千万遍了。

……

—— 未知
一张从垃圾桶中拾取出来的纸团,部分文字被对象侵蚀而无法阅读


未知笔记#0002

这是一次重大突破,但在确定之前我还不能轻举妄动——看啊,我的手激动到停不下来了,如果埃尔塔兰斯在这里就好了,他一定会比我还要激动。

实验很成功,不,这不算实验,这只是我的一次小尝试、一次灵机一动,又或是一次偶然,不管怎样,它成功了。那只B-109记住了我这个人,并且与我关系颇好,为此我布局了几个月,总算是能让它和我进行更进一步的沟通了:

我问它,它是否还记得自己今天早上吞食的文字。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我试着让它表现出来,而它却不再回应我的指令——我当时就放弃了,毕竟我也知道“吐出文字”这种东西可并不简单,吐出过多的文字很可能会导致B-109的死亡。

但这不是重点,惊喜往往令人意想不到:在我隔了6天之后再去看它时,它的置存室的三面墙壁上洋洋洒洒地写满了异样的字符,虽然和所认知的文字不完全一样,但相近的结构却能让我辨别出每个文字。

我终于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以及我眼前的这一幕象征着什么。这将是一段历史,一段被我们每个人都遗忘的历史。

而在我面前的它,则是一本活生生的书。

—— 克里斯 · 埃夫特华生
《随写笔记》

should.png

Should

  • 每周投放四至五本10页厚的练字簿;
  • 积极地与对象进行沟通;
  • 维护对象的生命体征;
  • 控制对象种群整体规模,防止出现大规模失控事件。
shouldnt.png

Should Not

  • 出于私心破坏对象使其失去生命体征;
  • 在非指定时间段内进入置存室中;
  • 对其进行冒犯,或在沟通中使用侮辱性词汇。

更多请查询部门手册《对被动合作性实体的标准应对指导》,违反者将依照《帕拉斯研究所员工守则》第293大项第93类第23条所示,将其停职观察并在此期间不得参与部门的任何研究,同时勒令其成为勘探小组的随行研究者。

——« 记录文献 · 三 »——

……

2003年11月9日,因对对象的了解度不足而导致帕拉斯12LAB在工作时出现管理上的错误,不慎使得三分之一的B-109逃逸,并在短时间内扩散至研究所所在层级的大部分记录有图画或文字的二维平面上。

应急控制小组迅速出动,成功追回失控的B-109,但在后续统计中发现有一例样本失踪,地毯式搜寻层级的每一处角落均未追回该样本。后续观察,确认后室整体未有再发生“大痴愚”事件,推测该样本已死亡或逃离至流浪者尚未踏足之地。

尽管如此,追回该失踪样本依旧是应急控制部门的首要任务,以期阻止后室再次出现“广域文本缺乏事件”。帕拉斯12LAB负责人克里斯 · 埃夫特华生对此表示歉意,并承诺会竭尽自己所能抑制其可能带来的危害。

截至上述记录编撰完成,后室依旧未有出现可能的“大痴愚”事件。

……

—— 记录者图书馆
《大痴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