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73

你于虚无的深渊之中睁开双目,黑暗笼罩着你的视野,你的大脑感到困惑,好似正经历人生中最糟糕的宿醉。

你检查着周围的区域。到处都是黑暗,你看不到任何墙壁。深渊延伸至所能目及的一切地方,仿佛颜色因畏惧而逃避。你低下头来注视着你的手,令你惊讶的是,你能像在白天一样清晰的看到它们。

见鬼, 你想着。

你谨慎的向前走了几步,脚步声回荡在平面的虚空之中。

凭借着回声,你下意识的认为地面是实心的。

……

……

踏入一个小水坑打断了你的前行。由于你在黑暗之中无法窥见任何,因而无从知晓其的组成。

当你把脚从淤泥中收回时,你在脑海中听到了一个声音。

“嘿!看看你要去哪里。我就在那坐着!”

什么?你在想。

这难道……我在自己的脑海之中?Entity 73的受影响者被完全控制后会来到这里吗?

在你进一步整理思绪之前,几个蓝白色的球体出现在你的视野当中。最初只有一个大的,随即出现了多个小的。

你在想自己是否会被某种能量攻击所抹杀。

你突然意识到这听起来有多荒谬。

更加荒谬的是,这些球体似乎开始……眨眼?

“我很抱歉,我们在这种不幸的情况下见面。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访客了。我不像我亲爱的兄弟姐妹那样……受到欢迎,尽管有着可以理解的缘由。请允许我打开几盏灯,以便我们可以像文明人一样进行适当的交谈。”

随即,黑色的深渊变成了繁星的景色。你发现你正站在一个扁平的圆盘之上。漂浮在一个类似于外太空的地方。你发现你所站的那个“水坑”实际是眼前之物的触须。

虽然站立并不准确,其更像是……盘旋。

一团扭曲的太空尘埃、血肉以及无法辨别的物质以一种简陋的方式附着在一起。在团块的中心,最大的球体在你眼前闪耀。一个巨大的新生天体大小的眼睛用淡蓝的光芒色照亮了平台。

你感觉你就像50年代的电影角色,即将被外星人绑架。

把自己幼稚的想法先抛之脑后,把目光放回眼前的生物。

它的大小实在有些超乎想象。一团扭曲的血肉在其中心的“头部”顶端形成尖顶,就像一顶王冠。在中心似乎居住着什么……

“那是……黑洞吗?”,你对着面前的团块询问道。

这个生物发出了一阵响亮的笑声,震动了你周围的地形。

“是吗?没错!这些小玩意很古怪,不是吗?当我年轻时漂浮于汤水之中时,我发现了一个如此美丽的事物,只要我拥有它,我就能让夜晚变得更加明亮,你觉得呢?”

你恐惧得说不出话来。这到底是为何?开什么玩笑?你真的一路走来,将生命最后的献给恐惧和痛苦献给M.E.G.,只为了……被一个孩子气的骇人存在占用身体?

"我能听见你的想法, Ben。"

这个生物接近你所处的平台,将自己缩小成一个更容易被你识别的形态——Entity 73的形态,尽管看起来略有不同——其不像通常的黑色肤色,而且由先前你眼前的紫色血肉组成。

“我太无礼了,我没有适当的进行自我介绍。”

这个生物伸出一只手。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这更多是我兄弟Pi的作风。”

你向前伸出手,并小心翼翼的握着这个生物的手

“Pi?你和万神殿有亲属关系?”

“拜托。别自欺欺人了。你早就知晓这些了。毕竟,从什么时候起,被失落一族提及的一些奇怪人物不是我们这个小神俱乐部的一员?”

你耸耸肩,他说的没错。

“此外,在这个地方,或任何其他地方,什么时候会有一个与万神殿无关的神呢?我们都知道,作者们喜欢通过把他们最新的“不要窃取我的oc”搞进一个宇宙中最大的集体组织中来获得毫无意义的叙事影响力。他们就是喜欢这样做,以此为借口让他们的小动漫角色在没有任何真正理由的情况下变得强大起来,不是吗?”

“你他妈的在说什么?”你不敢相信的问道。

这个生物朝你眨了眨眼睛。他的双眼紧盯着你的灵魂。

“你很快就会明白的,或者说你的世界里有几个幸运儿会明白。但更重要的是,我想我欠你一个解释——毕竟我刚刚劫持了你的身体。顺便说一句,我真的非常抱歉,但我有一些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你明白的。”

你慢慢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现在认为‘Kirai’只是你和你的组织在这个地狱之中所不得不对付的另一种占有性病毒,但我向你保证,我更喜欢尽可能地避免无意义的死亡。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始便去占用身体。”

“等一下——你用第三人称提到了‘Kirai’,但紧接着好像是占有了我的身体一样。到底哪个是哪个?你们是一体的还是分离的?”

“……没错。我忘了解释清楚。我是札尔克拉伊1,或者Omega,如果你喜欢用我的正式头衔而不是名字来称呼我的话。而且别忘了,我也是你们友好的邻家太空肉球。”

“为什么你不以真实的形态表现自己呢?就像Blanche女士以及其他一些人那样做。”

“……”

“你知道我的兄弟,我确信你们称呼他为‘Null-06’。”

“我们知道他在这里,没错。”

“他是个有着嫉妒之心的混蛋,不过包裹在我王冠之中的黑洞大概是他的三倍。”

“"我不认为一个仅仅通过存在就将现实扭曲成一团浆糊的巨大神明会对你的现实非常认同。更不用说他在头上植入了一个两倍于Ton-618的超大质量黑洞,对吧 Ben?”

你感到荒谬,于是笑了笑。

“我猜不是。”

“你的团队称我是邪恶的,”这个生物笑着说。

“你是怎么……变得如此巨大的?得到了存在于此的方式?为何你的存在会扭曲现实?”

你有许多问题要问。札尔克拉伊虽然是混沌之神,但似乎很乐意与你聊天。你决定好好利用你的时间——希望如果M.E.G.找到了治愈方法,你就能在重新控制你的思想后给他们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哇哇哇!我不能泄露我所有的秘密!你没听说过剧情吗?”

这个生物叹了口气。

“我要告诉你:几分钟前,你刚离开那个宇宙不久,你所处的宇宙(你们人类将其称作‘后室’)是我的领域。虽然其他神可能会让你相信‘我们都是好朋友,我们决定为人类和我们自己创造一个和谐的天堂,巴拉巴拉’,但这些都是放屁。”

“但是你问了,因为我的好心。我们毕竟是朋友!不要把我说的话告诉给别人。”

穿越牢笼力量自由超灵意识最高天终点轮回札尔克拉伊在你的大脑中低声说出秘密。

你觉得你的思维开始崩溃。

感官、知觉、理解、思想,都开始融为一体。

你终于看到了现实的真相,它使你感到恐惧。

“你……为什么?”

这个生物笑了。

“拜托, Ben。你不会觉得我是美好积极的吧?”

“我是此处变成这样的原因。我是你们这些小种族因为贪婪而互相吞噬的原因。我是M.E.G.自身腐败的原因,他们声称创造了自称更好的组织,却陷入了比先前更加糟糕的境地。”

“我是阿尔戈斯之眼追求他们虚假的正义形象的原因,以他们的神的名义清除有罪和无罪的人。”

“你有没有想过,后室为何如此……混乱?”

“……”

“在这段时间里,你从来没有弄清楚你在那个不起眼的躯体中述说的是什么概念?”

“我是札尔克拉伊,我是混沌之本源。”

你伫立着,面对摆动躯体的柱子。

“仅此而已?”

“当然,你以为我们的讨论结束后,我们就不复存在了吗?”

“我只想说清楚一件事。我可能不是这个故事的反派,但不要误以为我是你的盟友。我只为自己的利益服务,而且只为自己服务。我的兄弟姐妹们,除了其中一个,都是他们所能想象的更大的宇宙棋局中的棋子。我可能无法像他们现在这样直接与现实互动,但这是一个年轻的宇宙。任何事情都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而当它发生时…我将以我认为合适的方式统治这个地方。”

“不再有任性的神明,不再有更多的规则。”

“只有这样,我才能不受干扰地休息。而我确实喜欢睡眠。”

“……”

“但为何要做这些事?你难道不满足于你已经做的所有搞砸我们家园的事情吗?”

“你的家本该在外边”我的王国,我可以住在远离我所有兄弟姐妹的天堂。我可以像我自己一样真正存在的地方。

“但后来,他不得不去打开那道该死的门,并且致使你来到了后室。并且我无法关上了。人类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进入后室的走廊之中。真他妈的的让人震惊。”

这个生物深深的叹了口气。

“等到我们再次见面 Ben!不幸的是,我必须回去睡觉了。这是我最喜欢的生物的发明之一,我仅仅需要自己去尝试一下!”

"我想我已经说得够多了。现在是你离开的时候了。但如果我兄弟出现在你要抵达的地方,请随时让他再次送你到我这里来!很高兴能与你交谈。 Ben!再见!"

札尔克拉伊摇了摇他的手腕,你便被击飞了,你甚至无法感到自己的身体落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