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67 - “派对客 =)”

统合实体分类系统
编号:67
栖息地:未知
IETS
5BXX
分类:
嵌合
性质: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LA
UNQ
AGR
BNV
FUN
{$custom2-tag-name}
{$custom3-tag-name}
RAD
NRO
TXC
PYR

“慎重则必成,轻发则多败。”1

我们设下了完美陷阱,派对客Partygoers上钩了。归功于匿名人士提供的情报,我们的技术人员骇入了几个派对客网站,将其数据库中的文件转移至一安全而“秘密”的场所中放置的离线计算机上。两只派对客悄无声息地绕过了我们的锁,溜进了保险库里。我们以一比十包围了它们。

这场战斗结束很快。最近的派对客双臂被我们最好的剑士砍断,它既没发声也没退缩,而那对鳗鱼一般的副肢则在水泥地上痉挛,对空气愤怒地拍击。特工 TigerOperative Tiger随即猛地一击,却如同打在石头上一般,场面十分尴尬。

两只派对客胸前的隐藏甲壳洞开,一对异常的手臂弹了出来,肢端带着长长的指爪。特工们被它们挖去眼球、掏出内脏2。它们的躯壳内是梦魇般的人体、 恐惧蜈蚣和甲壳类动物的聚合体。队伍支离破碎,要么濒临死亡,要么在尖叫中等待死亡。纯粹靠运气,一把消防斧开了一只派对客的瓢,这才扭转局势。

看来流言非虚,派对客能把人类转换为它们的同类!仅有三人毫发无伤地逃出生天,我们不得不在此之前杀了六个自己人,以防他们完全转化。

Myra Oberlin
M.E.G.派对克Party Over3团队

Berserker.jpg

Myra Oberlyn 绘制的图片。
注意恐惧蜈蚣的头和尾巴。
M.E.G. 档案处

这幅功能性强过艺术性的画描绘了——据 Myra 描述——派对客在狂战士模式berserker mode下的形态。其恐惧蜈蚣部分的手臂具有异常性质,而剃刀般锋利的指爪能以惊人的速度和精度移动。她报告称它的头部扭转过来,与其已故的姑母无论形象还是声音都如出一辙,嘲讽地讲道:“他们都死啦,你就是下一个!”直到一把斧头终结了局面。


已知信息:

仅有的审查完毕并获认可的信息来自以下三(3)个来源:

  1. M.E.G. 人员在涉及派对客的关键事件之后的报告。
  2. Daniel Kebab 的采访和日志,因其声称观察到了 Deacon Duncan 转变为零号派对客的那可怕的十日。首只派对客的产生是切行失败的悲剧性结果。
  3. 我们也将派对客网站中题为“制造历史”和“趣味派对点子”的文件纳入此列。

M.E.G. 文档内容不断核实,确保实体副本同其一致。


发现:

致流浪者的道歉信

你最后一次垂涎于多汁汉堡或把蛋糕和糖霜吃得满脸都是是什么时候?答案或许是”自从我来这儿就没有过了。”食物在后室是宝贵的资源。

这正是几年前我被探险者总署选为“派对克”小队创建者和领导者时的想法。就我的执法背景来看,派对客一事完全是显而易见的人吃人行为。食人邪教导致凡人相食,没有什么别的可能性了。

有十分明确且令人信服的证据指出肇事者是人类。绘制海报、装饰派对、编辑官方网站,另外还有那些陷阱,完全是人类的行为。派对客们化装起来隐藏身份、制造恐慌。目击者声称在面具背后有人类的眼睛和嘴唇,而那些蛇一样的胳膊估计是某种保护套,用来遮掩手上拿着的切割工具。报告中的超常现象可以用受害者的假设和幻觉来解释,我们需要的就是逮捕和讯问其中一名邪教徒,然后游戏结束。

甚至 Daniel Kebab 提出了零号派对客的悲惨故事也没能让我相信他的证言。我完全没考虑那些说法,尽管我手头确实没有驳斥的证据。

近期的事件体现了我作法的错误。看着我那些经历了不同阶段变化的已死的队友,还有那些派对客的尸体,这无疑令人恐慌。我固执的狭隘思维给了敌人我们承担不起的反应时间。这封信同时也作为我从 M.E.G. 以及“派对克”团队辞职的说明。

原谅我,
David Overbrook

请注意“派对克”团队曾有严格政策不予认可所有暗示派对客是实体而非人类邪教徒的报告,许多早期遭遇事件的精确记录已经佚失。


描述:

这些高大的两脚梦魇皮肤光滑似皮革,一般呈现金黄色,虽然确实有人称存在其他颜色的实例。值得关注的有红色、蓝色、绿色和白色的派对客。所有变体中一致的成分是,它们脸上都刻着涂着鲜血的笑脸,和恐惧蜈蚣的奸笑如出一辙。

派对客基本上是人形生物,腿部的形状是个粗块。其胸部区域被不易察觉的甲壳保护。它们还具有长长的面条般的手臂,末端是满是钩状牙齿的吸盘嘴。若是手臂钩住了你,那你能保持人类身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只有死亡能够中止转变。

partygoerdarla.jpg

首次对派对客作出的描绘。
来自 Daniel Kebab 的日志
M.E.G. 档案处


行为:

派对客认为自身是后室的顶级捕食者。它们捕猎人类是为了进食、做运动,另外还有通过将我们转变为派对客的方式增加其数量。敌对实体不在少数,其突出的特征是较高智力和社会性有组织存在。它们成群行动,对猎物设下陷阱,遑论其对机械、电脑编程和写代码的深入了解。它们也十分了解人体结构,并藉此折磨猎物——和恐惧蜈蚣类似,派对客也享受折磨自己的受害者。

尽管和人类十分相似,派对客憎恶人类。它们对人类的知识和感想似乎从零号派对客处习得,后者是这些实体的领导者。


栖息地:

虽然我们最近确认了派对客的可能起源,但尚未确认其称为家园的庇护所。和我们一样,它们能够藉由出入口在层级间移动,因此会在后室中遇到这些实体。派对饰品一般是一面大红旗。

它们使用海报和假造数据库条目引诱流浪者至其死地。

FUNposter.jpg

8.5" x 11"4
Time 4 Fun =)5
海报上可见派对客“手印”。
M.E.G. 档案处

无数流言声称存在进入“享乐层”的恒定入口,例如切入 Level 1 的天花板,但均被证实为虚假传言。大量虚假信息无疑由派对客散布。

我们当前对派对客的认识来自于最近对其网站的骇入。"享乐层“是一充满派对房间的邮轮,看起来派对客网站有意省略了该层级的许多细节,例如出入口。由于该场所的真实情形仍然成谜,搜索仍在进行中。


击败派对客:

杀死派对客需要采取有严格顺序的步骤。那些外部的“七鳃鳗”手臂是其身体最灵活的部分,但皮肉很薄,得以成为最脆弱的目标。砍下手臂有两个目的:使其无法转变人类,另外也促使其进入狂战士模式来继续战斗。

正如鳄鱼的颚一样,派对客的胸甲被极大的力量锁紧。这种状态下,打开它的肌肉要相对弱得多。当胸部洞开时,攻击其次要弱点:脸部和头部区域。这将使合成其的人类组件失去活性。派对客将陷入静止,暴露胸腔。

现场解剖:

在上述“派对客之争Partygoer Skirmish”中,一四人医疗小队在现场待命。实际上,倒不如多给几个裹尸袋。当场临时决定在等待援军时对两具派对客尸体进行解剖检查。这些检查报告正在通过无线电形式发送给站长,以免援军来得太迟。探险者总署需要这些答案。

我们首先注意到,恐惧蜈蚣发出的黑烟散发出硫(俗称硫磺)燃烧的臭味。

我们也证实了,恐惧蜈蚣头部的五官并未执行其对应的功能,它仅仅是对人类的诱饵。

第三件观察事实是,派对客的尸体面朝下倒在地上,慢慢以很小的蜈蚣足离开。

Myra Oberlyn 展示了这一流程。她将地上怪物的尸体翻过来正面向上,趁它复苏之前正朝那些蠕动的蜈蚣足之间发射了一枚燃烧弹。

小心爆炸!Fire in the hole!”她尖叫道,然后踢开甲壳。蜈蚣在滚烫的黄色皮肉边痛苦地扭动着,气味直到它死后都经久不散。

我们以相同的方式处理了其他派对客。燃料和氧化剂的组合使其甚至能在真空或水下燃烧。

Harry Jenkins
M.E.G. “派对克”团队


生物学特征(已更新):

尽管缺乏设备和资源,我们仍能以一定的把握得出结论,即派对客的内部器官等并不具备活体或死体组织的特征。

我们针对派对客内部的目视检查证明,派对客大体上和人体相同,除去缺失的手指和双臂与七鳃鳗形成的复合物以外完好无损,该具人体与一只恐惧蜈蚣和某种小型甲壳类动物相融。我们了解派对客是具有意识和智慧的生命体,但我们只能认为以现有的生物学和生理学知识而言,这是不可能的。

派对客的革质外皮较前厅中的 Kevlar6 材料更强,且不仅防火、不易割伤和刺穿,更具有和法拉第笼7等同的性质,因此派对客能在高电压环境行事而不会触电,且能屏蔽电磁辐射。

但以上信息显然无法解释从人类迅速完全转变为派对客的过程和原因,没有已知的生物变态行为biological metamorphosis能够解释该现象。


网络秘闻:

M.E.G. 管理层就被骇入的派对客网站数据有所分歧。这些信息是否属实,是否夸大?它们是否全系捏造的谣言?无论如何,这都十分可怖。

Dr. John Rhinehart 是主张这些信息为真的代表人物。零号派对客似乎痴迷于煞费苦心地记录其军团的创建过程,以及其对未来在后室中击败人类的叙述。以下大部分信息仅能在这些网站找到。

派对客的交流过程:

随着人类向派对客的转变完成,熟悉的触觉、味觉和嗅觉迅速衰退,听力下降,且变得近视。转变者将不再感到疼痛。其感官真空将充满人类和恐惧蜈蚣意识的融合。

这种新的意识存在使用短程心灵感应进行交流,但有严格限制:精神交流基于视觉。派对客必须将目光集中在预期接收者身上,才能成功传递讯息,但接收者不受此限。人们经常误认这种信息为熟人讲话的声音。

这就是为什么派对客紧密团结起来捕猎人类,且保持目光接触。

你永远见不着落单的派对客,记好了。

荒诞沉迷:

派对客为什么喜欢派对?

这问题的答案在零号派对客脑海中不断浮现。Deacon Duncan 在其富裕的父母于车祸中丧生后从大学辍学,他之后常和朋友举办奢华的派对。但是在钱用光后,朋友就离他而去。由于继承的遗产挥霍一空,一事无成,这位想成为海洋生物学家的有志者只得接受欢乐时光水族馆Happy Times Aquarium管理员的职位。每周六,家长们都会租用广受欢迎的欢乐时光派对室,为孩子们举办庆祝活动。Deacon 只能工作,却无法享受乐趣,将派对作为武器是 Deacon 的复仇。

烘焙:

描述派对客“烘焙”过程的在线视频过于生动,无法在此处展示。警告!这些内容即使以书面形式展现也令人不安。

派对客以带齿手臂进食。正如前厅的蜜蜂从花朵中摄入花蜜,再反刍出来制造蜂蜜一样,派对客以带齿手臂从人类受害者(死活不论)的骨骼上刮擦、切碎肌肉组织,再反刍出红色糊状物,形成蛋糕和蛋糕托。这种深红色泡沫会凝结成一种物质,据说较红丝绒蛋糕更甜。其他派对客会消化人类的器官,诸如肝脏和胰脏,然后将其反刍为泡沫,后者逐渐硬化形成“糖霜”。以活人制成时,这两种食品被称为“皇家丝绒蛋糕Royal Velvet Cake”和“皇家糖霜Royal Icing”。

PartygoerCake.jpg

切勿食用
M.E.G. 档案处

红气球:

正如前厅里的小动物时常有条纹或斑点覆盖身体,大部分新转变的派对客“实习生”会手持漂浮的红色气球,似乎以某种细线或弦帮在手上。气球是情绪的物质化表现,象征希望。细线并非真正的弦,而是短时性的情感依恋的体现。这种怀念之情消散时,细线消失,气球也就飞走。有些派对客自始至终未曾有这种物质化的情绪。

兔子洞Rabbit Hole”聊天:

以下“聊天”记录中左侧粗体字为派对客零号,右侧斜体字为不知名访客。这些记录在派对客总署中引起了强烈的震动,有些组织若有机会接触这些材料,则可能使用它来佐证从后室灭绝无面灵的正当性。找出该访客的真实身份以及其中代表的势力至关重要。


你们要灭绝了。

你在岔开话题。

你是谁?

派对客之间超常的凝聚力正在瓦解。

你误会了。

你这位天才想必会及时解开这个谜题。

你终于说了句正确的话。好了,没什么好讲的了。

但要到一切几乎结束时你才能领会。

我代表着一股试图改变这一时间线的势力。

他们希望你能现在就建立起这种“魔法般的”解决方案。

那倒要请教了,这万灵药是什么?

之后会在偶然中发现的,由你们中的一个。


我是个科学家。

如果我告诉你我对派对客转变人类机制的专业解释,你会嗤之以鼻。

民间传说中有的是那些神秘生物,只消咬上一口,人类就会变成怪物。诸如吸血鬼、狼人或是僵尸,根据数百年来的传言,这些不死生物也以人类为食。

在后室,我们用一个宽泛的词描述我们不理解的那些事物:“异常”。听着很科学。

我对未充分转变的尸体作了检查,这种诅咒并非源于感染、毒液或是疾病。

这是超自然现象,有些人甚至会误以为是恶魔所为。

讽刺的是,“恶魔”竟然易燃。

但讽刺的话先放一边,我建议将 Entity 67 标记为不死的

Dr. John Rhinehart,PhD


最后警告

派对客总会在篡改 M.E.G. 官方信息时留下“=)”标志 =)


行为准则:

应当:

  • 逃跑!生存的最大希望就在于拉开距离,因为派对客近视且行动缓慢。
  • 如果被咬,立即告知他人,一刻不停!之后以手头的一切攻击派对客,瞄准它们的眼睛。战死总比转化来得强。

不应:

  • 犹豫。你能看见派对客,派对客未必已经看见你。
  • 放弃。尽量找些什么东西在你和它们之间作屏障,直到逃离的那一刻。
  • 忘记享乐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