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160

实体编号: 160

栖息地: Entity 160可以在大多数宜居层级被发现,并且在所有M.E.G.所知晓的层级均有流浪者的目击记录。

描述:

Entity 160是数种不同实体的统称,据信这些实体起源于后室的各个宜居层级。它们不同个体间存在极大的外观差异,但都具有“超级英雄”或“超级恶棍”角色的外观与举止。这些角色都是独一无二的,且似乎并不基于任何人类流行文化中的角色形象。大多数Entity 160 仅拥有微弱的超自然能力并且通常时候都是无害的。

行为:

作为超级英雄的Entity 160个体通常对流浪者和友善非人类实体表现的亲切和友好。另一方面,那些作为超级恶棍的个体会对流浪者、实体与其它的Entity 160个体怀有恶意,经常会采取措施破坏和阻挠他们达成目标。“恶棍”个体极少在“英雄”个体不在时出现,这导致了部分人认为它们实际上为共生关系。

Entity 160个体能够使用绝大部份已知语言。Entity 160所说内容的共同重点包括详细介绍“邪恶计划”的独白,针对其它Entity 160个体的威胁,以及重复介绍“背景故事”。1

生物学特征:

Entity 160的实例通常与人类相同,但存在一定差异。他们似乎穿着符合他们所呈现角色的服装——经过仔细检查,发现这些服装是由颜色异常的皮肤和角质构成。

发现:

Entity 160是由各流浪者和组织在后室独立发现的。详情可见下文。

目击种类:

名称: “粉末人”

描述: 一个男性“英雄”实体。它的服装包括黑色紧身衣、及膝靴、披风和风帽。它一直覆盖着白色粉末状物质,这使其服装看起来完全是白色的。

行为: 粉末人 可以在数个层级的危险部分找到,等待着流浪者。当遇到它后,它会提供生存建议(主要为自相矛盾的描述和不准确的信息),并主动提出帮助和陪伴流浪者旅行。粉末人有能力从指尖产生粉状、甜味的白色物质,用于使敌对实体失明并“让他们感到气喘”。如果粉末人的服装有一半以上被清洗,它的行为就会与“恶棍”个体一般,并对周围的流浪者产生敌意;然而,当它使用其能力去帮助战斗时这种情况就会迅速被解决,其通常在会其服装上涂上一层新的粉末。

名称: “心灵首脑”

描述: 一个非人形“恶棍”实体。它由大约27个人类大脑组成,悬浮在大型矩形玻璃水族箱内的黄色明胶中,有16条不规则放置的机械腿以便于其运动。它通过电话听筒说话,电话听筒用螺丝固定在前面,电话线则插入最前面的大脑。

心灵首脑试图利用其大小和外观来恐吓任何的人类或其他有知觉的实体2。并一直背诵数学定理、五花八门的科学事实和准确性不同的历史琐事。当被问及它的动机时,它总是以“[你]将淹没在我庞大的智力中!”一句的变体来回应。

心灵首脑很容易逃离或令其丧失行动能力,除了琐碎的知识外,似乎不是特别聪明。

名称: “脑洞和无脑洞3

描述: 脑洞和无脑洞是一对“英雄”和“恶棍”的组合。脑洞是一个人形实体,具有巨大且无面部的环形头颅与黑色皮肤,身着黑色紧身衣、 深灰色靴子和衣领披风。无脑洞是一个相对正常身着浅绿色紧身衣并佩戴与之匹配的面具的人形实体。

脑洞和无脑洞很少作为彼此的伙伴被看到,且经常互相战斗,无论是身体上的、口头的还是消极的。它们唯一的超自然能力是脑洞将物品悬浮在头部中间的空中并强有力的发射出去,这招经常在战斗中使用。这个能力被认为是两个实体间敌意的来源——在一名流浪者在二者间的“互相凝视的战斗”中与无脑洞交流得知,它表示在无脑洞试图重新排列它头内的物品去模仿脸部后,脑洞表示“发誓要复仇。”

名称 “漂亮大妈4

描述: 漂亮大妈是一名身着T恤和牛仔裤幻影的女性“英雄”个体,目前居住在Level 13的房间里。它的巨大体型使它无法离开房间,并使它无法站立或移动。尽管如此,它的态度永远是友好且乐观的;据所知,它会为路过的流浪者提供不同准确度的指导和生存指导,并拍拍他们的头为他们提供“祝福。”

名称: "红骑士"

描述:尽管我们都知道红骑士不可能是Entity 160个体,但观察到它战斗中援助“英雄”和从非致命“恶棍”手上援救流浪者。以下是流浪者Giuseppe Mosconi提供的Entity 160和红骑士遭遇的回忆。

我被扔到这个地方距今已经…三个星期了。这还没过多久,而且我还记得很清楚并可以说个你听。

所以,是的。我在一个早晨从地板醒来所以——很奇怪,因为我是在沙发上睡着的——感觉到地毯——很奇怪,因为我的公寓地板是硬木——然后只是在那里眨着眼躺了一会儿并接受这一切后,我决定终于起来,而且……是的。一英里又一英里的肮脏的黄色墙壁和嗡嗡作响的荧光灯,等等,等等,这些你之前都听过了。

无论如何,就像任何刚刚在这个地狱里醒来的人一样,我决定四处走走,了解我在哪里,谁会欢迎我来派对,但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事,一个装满大脑的该死巨型鱼缸和一堆的腿从拐角处出来?我的意思是,回想起来,我可能应该保持冷静,但是……好吧。我差点吓尿了。

好吧,我,尖叫着寻求帮助然后跑开这个东西,当我听到有个有点像超级英雄的家伙,说一些巨尬的话,比如“面对正义,卑鄙的怪物!”嘿,我甚至不能像它一样。所以我只是停下来等一下,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期待这家伙把一块自己的屁股送给这只长了脑袋的蜘蛛,然后,就像……

我猜“肚皮冲击”能形容它他的行为,他向一个大致的方向跳去并正好落在了那东西的脸上。起初我看他没有动,以为他已经死了,当那个脑子重新来追我后我接着尖叫起来。我甚至不在乎它说的是毕达哥拉斯还是什么其它的狗屎,我很害怕,好吗?我知道另一个家伙不会来救我的菊花了,因为他一站起来就朝另一个方向跑了。当时我以为我会死,伙计,真的。

但接下来,就在我认为事情不能再奇怪的时候,那个大屁股骑士从拐角处走过来,就……站在那里,看着我们俩。内个大脑在给我上数学课时停了一会儿,我可以发誓,骑士就站在那里,他两互相他妈的盯着对方看了10分钟。最后,脑子开始批判起封建主义并向那骑士冲去,骑士拿起他的剑把它放到鱼缸下面,然后把那该死的东西整个翻了过来。

所以说,在他带我离开那个东西(顺便说一句,这个东西开始算起关于物体重心的方程)后,我当然必须感谢那个人,问他想要什么,不是吗?所以我这么做了,但我首先想到的是,如果他像另一个人一样,像那些狗屎一样的超级英雄一样并且这只是他的恶作样。骑士低头看了我一眼——我敢肯定他肯定在头盔下怒视着我——直到他终于张开了嘴。

我告诉你,我从未听过有人笑的如此冰冷。

这篇文档中记录了其它被目击的个体。

行为准则

应当: 尊敬的对待Entity 160,并配合英雄或恶棍的日常行动。记录任何有关此前未知的该实体种类的目击记录。

不应: 不必要的对抗或伤害Entity 160 。它们没有一个个体拥有能够保护自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