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c

我将彩虹化为固体,封装在安瓿瓶中。

那些失落的回忆,随着七彩光辉慢慢苏醒。

尘云在虚妄中结合,同一

邦联在炎热中解离,消逝








LEVEL
C-c

生存等级生存等級
3

逃离逃離:5/5
无路可逃無路可逃

环境環境:2/5
少量环境风险少量環境風險

实体實體:1/5
极少敌意存在極少敵意存在

描述:

5A21E640-6EEF-474C-8745-D444013D09C8.jpeg

Level C-c远处的雪山。

该层级于2023年6月23日被M.E.G.的探索队发现。根据现有信息推测,这可能是构成后室基础的几个层级之一。

Level C-c是后室C层群的一个隐秘层级。组成该层级的主体是各种发光体,表现为一片开阔空间,主要地形有树林,丘陵,稀树草原等。有一条河流从层级中央穿过,周围可看到高大连绵的雪山轮廓,朝着轮廓一直行走约10千米就会触及一堵无法跨越的空气墙。这些轮廓和景物本身都发光,与高清显示屏的显示效果相似。

层级内存在正常的昼夜循环,而因为以上原因,层级内可见度始终保持在较高水平,同时所有物体都没有影子。Level C-c的昼夜时间虽然与前厅等同,但早晨黎明时分和黄昏日落时分的持续时间却很长,同时层级内的天气通常为多云,除此之外气候类似于前厅。

层级内部存在一个巨大的悬崖,横亘在层级中间,与河流方向垂直。悬崖上方存在的颜色种类较多。而悬崖下方主要由白光组成,是一片空白的世界。 空白的地区对于流浪者是致命的,长时间处于在白光中会使流浪者自身的颜色逐渐丧失并最终变为白色,并与地面逐渐融为一体。

在白色区域发现的任何物质均有毒性和扩散危害性,食用会导致流浪者失去意识一段时间,严重时可致命;而将这些物质放在其他地方则会使周围的空间渐渐褪色一定程度,并自身消失。该影响是不可逆的。

在白色地区的中央某处可以发现一张还带有颜色的草稿纸,似乎暂时不受地区异常性质的影响,探索队在原稿变白之前及时回收了上面的信息。

而在正常区域,周期性的不稳定倾向极其明显。在有些特定时间内,正常地区的景物会被形容为“彩虹色调的”“五彩斑斓的”“闪烁着变色的光芒的”,但在照片中并不能发现这一点。当出现这种现象时,正常区域内会出现少量例如猎犬窃皮者等威胁性实体,产生某些异常性质,发生某些灾难等等。已经记录到的异常事件包括重力消失,空间错位,记忆混乱,意识模糊,地震,龙卷风,洪水,冰雹等等。

层级内发现大量散落的颗粒状天然晶体铱1似乎总是随机地出现,有一些较大的颗粒会被封装在安瓿瓶中,如果流浪者初次将其拾起,将立刻引发一次上述的异常事件。

下面是回收于白色空间内手稿的内容:

光芒是我的灵魂,光芒是我的解救。光芒是我的遗念,光芒是我的天堂。
光是一个常见的意象,已经反反复复在无数文学作品中提到无数次了,但我想这世界上没有人和我对光的感受是相同的,我完全有记录下来的必要。

光拥有最快的速度,光可以传递信息和能量,光可以在各个界面发生反射并映出它们的轮廓和颜色,说来可笑,我对光的认识竟然最初是这些东西。 从小我就要在各个辅导班中奔波,学习完全超前的东西,学习无意义的东西,过早的认识和接触这个世界。

这并不好笑。

在周围的人都在谈论奥特曼和铠甲英雄的时候,我却看到他们根本不符合物理规律,铠甲不可能凭空被召唤出来。奥特曼的“光之国”更是违背能量守恒和墒增定律的典型;在他们在玩陀螺玩具的时候,我明白这完全是靠后发优势取胜;在他们纠结于如何计算1加到100的时候,我可以一口说出答案是5050;在他们握着彼此的手谈情说爱的时候,我却想到这只是多巴胺,内啡肽等一系列神经递质作用的结果,并且他们的成绩差距太大,考不上同一所初中,将来一定会分开的。

聪明吗?智慧吗?完全错误。这一切都是无数个日日夜夜被鞭策痛斥下学习的结果,在我因为一个小小知识点的疏漏没有考满分而遭受指责的时候,他们正在游戏和动漫的海洋里遨游;当我暗自嘲笑他们崇拜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时,他们正在收获追逐希望的美好情感;当我面对世界地图感到索然无味时,他们却总能发现奇怪的相似的图形,把猫,公鸡或导弹放进地图的形状中。

这些有意义吗?提前知道这些有价值吗?我不快乐,我有一个空洞而乏味的童年,沉浸在奔波,忙碌和无谓的茫然中,任凭自己的时间被填满,填充成灰色的,暗淡的,光照不到的,而失去了快乐和幸福。顺带说一句,我在小学几乎没有朋友,唯一一个还算是个精神病,总是说些不正常的疯言疯语。也许我才是真正的精神病吧,过早的关注社会和政治,过早的接触财务和税收之类的东西,让我痛苦难堪,独自徘徊在黑暗这座牢笼之中,明明身处同一个世界,却因为心灵的距离而被分割成近似光年之远。

我并不愿意展现这一切,但即便我克服了以上种种,我却因为性格上太过怯懦,被无意地无视和忽略,我似乎只是他人生命中一个小小的注脚,而没有自己的价值。记得我刚入学那会,大家都互相不认识,这很正常;但一年过后,我几乎还是没有认识什么人,我的成绩中流,座位靠边,即便后来经过努力进入前十名,还是很少有人注意到我。如果他们以某种方式鼓励我,赞扬我,邀请我参加什么活动,那一定仅仅是因为我是班级的一份子,而他们对所有人都会这样罢了。我并非追求什么特殊优待,但我没法在除了自己之外的地方找到我存在的痕迹。

最后的分别在一个夏天。夏天,在法语中是“存在”的过去分词。2我靠在一个柱子上,看着我不舍得的一些人3,看他们在操场上最后一次奔跑,看他们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互相约定着永不说再见。

我是独特的吗?我是唯一的吗?想必不是,宇宙星辰间,我这样的人遍地可寻,但那样的话,我为什么而活?怎么样而活?

夜晚我做了一个梦,内容早已模糊不清,被时间蚕食殆尽。醒来后,眼前只是一片纯粹的光。白光,严格来说并不纯粹。我开始慌张,急切的想要打碎眼前的事物,逃出这个未知的空间,但我什么都摸不到,什么也看不到,我似乎在公园躺椅上,我好像在路灯下睡着了。我这样想着,但死活醒不过来,这个梦如此禁锢的束缚了我,乃至渐渐化为真实。

我们生来便是陌路
心灵在落寞中凝华
希望在时间中绽放
然后在寒冬中枯萎

白光渐渐同化我的记忆,强迫我去做最后一次回想,它们与白光反应,沉淀,结晶,坠落,消逝,现在白光分散开来,分光成三原色。我再也拾不回粉末状的岁月,亦不能追溯我的生命。

我看到那抹红。我想起热情和动力。
我记得初中的时候做热爱的事会很认真(虽然我很热爱的事很少),我会将细细密密的字写满一整张纸,通常是一些知识点的总结,或是原创的一些小说,还有一些独属于我自己的小细节。但我的热爱并不持久,坚持的动力也不够大,总是轻言放弃。
寻求那束光明。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活总是那样,但青春是快乐和美好的,似乎一切都在进步和有新的动力,但总是面临着这样那样的离愁别绪,等到蓦然回首时,才发现有些已经回不去了。
朝霞从东方升起,在云层中跳动,炽烈鲜艳,随手便能架起一座彩虹,照亮一脉山河。洋溢着生发脉动的日子,就像在看着活泼的太阳升起。
三年又三年,太阳的苍老的手挂在高楼之间,垂在楼的后面,正在为用晚霞奏响安魂曲,粉色或紫色的光肆意弥漫飘动,覆盖天空,最是令人难以别离,但暗影终将吞噬,消磨一切生活在光里的东西。
明天的太阳还会升起,但还会是今天的太阳吗?


基地、前哨与社区:

暂无。由于该层级没有出口,常规的切行方法例如诺克里普帖在此处也无法使用,M.E.G.探索队目前已全部罹难。


我现在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是,从小就是个孤僻的人。我不知为何,早早被剥夺了哭泣的能力。抑郁,苦难,我却无法哭出声来,我已经和我的内心隔绝,亦和我最初的心意决裂,寸步难行。因为我不会哭泣,繁星不会拥抱我,而后室也无法感知我。有时我会想,干脆在这片永无止境的糟糕土地上死了一了百了,但是每次生神又会啃食我的绝望,麻木的人丧失了他的一切,他只能看着自己曾经最喜欢的事物渐渐远离。

我欲图沉向深渊,但深渊也不愿接受我。平凡而孤独的我,被独自抛弃在世界的正中央,那里一无所有。
而我也一样。




入口和出口

入口:

  • 怀着极其强烈的孤独感和抑郁情绪在任意层级内朝着光芒强烈的地方切出有很低概率来到这里。
  • Level C-640中持续前进,无惧所有的困难,包括那些刺眼的白光,那些潜伏的实体,他们将不会再成为阻碍。当在白光中失去视觉,陷入黑暗,在视野中将会渐渐显现一颗彩虹色不断变幻的星辰。接下来,彻底排除外界的干扰,让心灵指引前路的方向。待到一切都变得虚无缥缈,不再重要,然后睁开眼,重新感知周围的世界,一个合光棱镜4将代替刚才星辰的位置,并不断放大,直到你身处其中,重新看到光线中诞生的世界。

当初次来到这里时,通常会在白色区域和正常区域的分界,同时将感到强烈的不真实感和梦境感。

但这里不是梦,这里是光的故国。这里是迷途的终点。

落入后室前,我曾看见那个数字在我眼前飞速闪过,从100走到0,那之间一个身着冷色系衣服(我不清楚,我已经丧失了很多记忆,可能是蓝色,绿色,青色,紫色,或是什么吧)的身影击中了我,然后是对着一张又一张的空白A4纸写着什么,然后是对着很多成绩条写着什么,然后是永无止境的预习题目和乱七八糟的学习有关的事情,我的眼睛一直向窗外探,我想要出去好好玩,体验假期的感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一个人,我谁都不认识,这让我丧失了所有兴致。夏天,沉闷炽热,正是一个暑假,分别之后的暑假,世界如此精彩和美好,而我只是囿于一方。

然后某些很重要的东西和我的心不断在一个我不知道的维度上远离我,我追随着它,做着无谓的挣扎。

后来我来到了Level 0
再后来我随波逐流,去了很多地方。
最后,我彻底找不到了,可能找不到的不仅仅是记忆吧。





出口:

否定你的现实,重构你的自我。在无穷的时间中,抵抗神明命运的安排,然后任由构成你身体的夸克穷尽所有可能而在超越的的空间中再次相逢。然后你就可以回到你的世界。













不知过了多少年。

我还是孤独一人,和来到这里前一样。

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在渐渐苏醒,我看到尘埃腾空而起,渐渐汇聚成雨,成雪,成江,成海,逆流向天空的方向。

泪水渐渐划过,就像有人在轻抚我的脸颊。有一些东西已经回来了,我能感受到它们,随着我心的搏动。

我学会哭泣了。我在心中修建起光的城邦,我让彩虹永远悬挂,我让它蕴含万物,我让它亘古,我让它成为我生命的终点,我让我化作它的一部分渐渐焚烧。

然后光开始错位,分裂,扭曲,一个棱镜在尘埃中升起,我突然意识到我创造了它。

我将没有后悔。
























478ADEA3-A128-4EDE-995F-F1E6D78BF2EA.jpeg

直到今天,我仍记得与光芒的初次相识。


在那个暴风雨肆虐的夜晚,我却看到祂撕破黑暗,穿透云层,如同神迹降临我心。


阴云的背后,希望一直都在,你也一直都在。


但是这次,请陪伴我久一点吧。





评分: +8+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