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a之死
评分: +25+x

“Stewards女士,您真的要离开U.E.C. ,离开这个由您创立的大团体吗?请您三思。”他带着违和的微笑如此说。

“陈,我想你是了解我的,说过一遍的话不会再说一遍,”她转过身去,离开了办公室。

Diana离开之后,他那张违和的笑脸很快就阴沉了起来。他早就不满Diana了。他觉得Diana太妨碍他了,但戴安娜对U.E.C.有着重要意义,他不好意思在她面前对她表示出不尊重,只能对她做点表面工作,佯装还是尊敬她。

“是时候了,Diana。一代人终将老去,另一些人终将新生。”

U.E.C由Diana Stewards女士所建立,它的初衷是包容那些被排挤打压的善良正直之人,给他们一个避风港。所以U.E.C.经常会收留一些被其他团体所排挤迫害的正常人。U.E.C.逐渐壮大起来,一切向着Diana所想的那样发展。而陈博士违背了建立的初衷,掌控着团体内部的话语权的他架空了Diana,反对、打压对他不利的声音,歪曲内部人员的思想,甚至组建搜捕队实行恐怖统治,抑或是利用一些在后室中的流浪者做有悖人道,残忍的人体实验。整个U.E.C.逐渐变得排外,变得残忍。这是Diana所不能忍受的。她曾无数次在商谈后从陈博士的办公室里无果而归。Diana对他,对整个U.E.C.失望,决心离开这个自己一手建立的团体。

在办公室外的走廊里,Diana边走边想,为什么陈会变得如此偏执残忍?明明他刚来这里时还好好的,是什么改变了他?为什么他要去做那么多有悖人道的实验?为什么要歪曲U.E.C.的初衷,甚至试图一手遮天?她既疑惑又气愤。“U.E.C.的将来会……”

一阵冲击和巨大的声响打断了她的思考,一发左轮子弹命中了Diana的左肩,她立刻倒地。

她瘫倒在地上,但暂时还没有失去意识。她在麻木中想爬起来,但换来的是又一发直中右肩的子弹。她无法再动了。肾上腺素带给她的麻木感没几秒就已经消退,取之而来的是全身的剧烈刺痛。她想大声呼喊,却因疼痛而只得痛苦的呻吟。

Diana用尽全身那所剩无几的力气,勉强的扭动了下头,透过余光,她看见一个人影,那是陈博士。他的手中攥着一把余有白烟的左轮手枪。他没有再开枪,也没有说话,只是冷漠的盯着她看。

空气中仅剩下她痛苦呻吟的声音和他的呼吸声。子弹穿透了她的肩部,鲜血流出,愈来愈多,还没过一会,就已经染红了周边的地板。脸颊和嘴唇越来越苍白,她感觉世界开始褪色,露出一片苍白。身体也开始变冷。

“冷……好冷啊。”

疼痛感变轻了,身体却像是裸着浸入某种液体中似的,刺骨严寒,谁都无法忍受。她的呼吸系统越来越衰弱,意识因脑部供氧不足而开始模糊,她的思维里不断地蹦出许多事物:她想到了冬天,想到了阿巴拉契亚山脉的雪,想到了前厅中马里兰州的家,那只宠物猫,一对老伴和一个小男孩,一具他丈夫的尸体。她想到了许多无法言喻的东西,她怕遗忘掉这些对她来说很宝贵的记忆。

“我……我不想……死……”

她的泪腺分泌出了几滴眼泪,她的意识和生存繁衍的生物学本能告诉她不能死,可她只得一点点感受自己生命的流逝。

在她的意识彻底消失前的一秒钟内,“U.E.C.”这个意义出现在了思维流中。她在这个团体上耗费了大半的生命,而她看不到它的未来了。

Diana的意识彻底消散了。她的瞳孔散大,肌肉也变得松弛无力,皮肤开始失去血色,彻底失去了生命体征。

陈博士在Diana生命消逝前的的这几分钟里什么也没做,只是冷漠的看着,直到她的信号彻底消失。

“Diana,这都是你自找的,我只是在顺应自然法则。”他喃喃自语道。

陈博士回过身,叫人把她的遗体搬到解剖室去。在那一路上的所有人看到他们曾经爱戴的Diana并没有多少惊奇,因为Diana死去了,而他们是新生的人。他们死后也是如此。

“一代人终将老去,另一些人终将新生,Diana。虽然如此,但您还是有些利用价值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