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
评分: +14+x

永远睛朗的天空蒙上一层薄云,影子略微遮蔽了如正午般灿烂的阳光。我已经好几天没见过任何人,只有初具人形的存在偶尔走过。

门市房牌匾上涂着略似文字又毫无意义的符号,有一些延伸到牌匾外,或者悬浮在空气中。见不到任何窗子,也没有不是窗子,却有窗子外表的东西。大小不同,形状各异,随意镶在墙面上的门似乎同时充当了门和窗,它们摸起来只有相同的光滑冰冷,完全没有看上去该有的触感。

很多人把无限城当成后室中的文明世界,或者前厅生活的影子,但这些在此刻和我无关。只是漫无目的地钻巷子就好了,我这么想着,任凭脚步带着自己随意走动。在我第六次走过那八根被电线捆在一起的路灯杆后,巨大而空旷的广场充满了我的视线。

阴云笼罩在它的上方,又有几缕光线从云隙中投下,照亮整个广场。一小片朦胧的雨帘挂在广场与其中一块阴云之间,打不湿周围的地面。我撑起伞,向着雨帘走去。

穿过雨帘,是同样无边无际的城市,笼罩在雨后初霁的深沉蓝夜中。湿润的微风中带着些许泥土的气味,城市的喧闹像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又像被厚重的墙隔开。没有路灯。虽然周围满是高大的建筑,它们的灯光却被圈禁在小小的窗子里,照不透这黄昏方逝般的蓝夜。

仍然是正上方照着这里,看得清周围却不像无限城灯泡似的太阳那般明亮温暖。天空如深蓝的窗玻璃镶嵌在上空,星光般的网点接触不良似的闪烁个不停,建筑好似在远方融入上方无数光点之中。

这城市似的东西虽大,却装不得第二个人,只有我在这里。面前的路斜向上延伸,指向深蓝更深处。柏油路上汇聚出几处水洼,不倒映周围,只是现出白昼的城市,那水中的太阳如此耀眼。

我顺着起了薄雾的路走上去,走向那片凝固的深蓝夜空。周围似乎有些冷,或许只是我在无限城的衣服不适合带进这冷夜空城。路灯渐次亮起,为我指路,也为越发浓重的雾染上片片昏黄。

不知不觉地,我已经高过了那些建筑,从它们的顶端掠过,走在两片遥远的星空之间。我想休息一下,却已经没法停下脚步。

和我猜的一样,蓝夜之上的光点不是星星,就像无限城上空那个巨大的装置也不是太阳——尽管它以和太阳相同的原理运行着。或许哪天铸造出的太阳会熄灭,但我这个完全不懂它具体怎么运作的家伙担心又有什么用呢?

这些星星和太阳却完全是两回事。它们只是些正发着光的电灯,连着满是灰泥的电线,被固定在漆黑的架子上。我分不出那些电线连着什么地方,但总归是平着延伸。要是无限城天上那东西连着这边的灯群,太阳损坏的话,星星也会熄灭——那么,这深蓝的夜会变成黑夜吗?

我走上去的根本不是什么斜坡,更不是这蓝夜空城中本有的部分。这是一团路中的一条,冲破了灯架和天空,似乎也击碎了束缚着我思维的那些东西。在这条路的尽头,有个和我略微相似的女孩抱着膝盖坐在中央,似乎正等着我。

“你喜欢什么?”她站起身,背上背包。不管怎样,这话听上去都不像搭讪,倒像是和熟悉但已许久不见的人聊天。

是啊,我喜欢什么呢?我开始深入回忆,它却在几年前变成了断崖。不知为何,我觉得这女孩不会向我索要任何东西,她只是真心实意地想找个人聊天而已。

“哪也不去——在家睡觉,或者在没人的地方乱逛。我有太多被迫去的地方,被迫说的话,被迫见的人了。”

她没回答,只是梦游似的说到:“我特意从那团东西上又跑过来,就为了截住其他世界的自己。我们并不相识,尽管我们应该是最相似的存在。我们一定会来,逃离索求着钥匙与答案的人群,走入深蓝的无人之夜,走上通往天空的雾中路。”

“有多少……‘我们’?”

“这里有多少路,就有多少我们。”她指了指上面那近乎融入深蓝晴空的漆黑线团,“咱们可以再找条路回去,换个世界生活……”

被面目不清的人逼问,在腐蚀躯体的池中醒来,脑内不断搅动的触手……破碎的记忆闪现。我一跃而下,雾与风从我身下流过。任何世界都不会比这更好了。


“不是谁都像你那样有个尽力拟人的好爹,存名者。”一个看不出性别的身影从雾中走下,大理石、布料与血肉的质感在他身上交错蠕动,“大的要来了。”

那个存在话音刚落,由道路交缠而成的团块突然散开,组成它的道路带着上面不一定是什么的存在,拼命地向各个方向逃窜,只留一片纯净的深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