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Par. C-æ - “Talitha Cumi”
:root {
    --lh-red: #c0392b;
    --lh-blue: #2980b9;
    --lh-green: #27ae60;
    --lh-dark-green: #16a085;
    --lh-purple: #8e44ad;
    --lh-orange: #e67e22;
    --lh-yellow: #f1c40f;
 
    --lh-paper-bg: 255, 251, 240;
    --lh-string-color: 192, 57, 43;
    --lh-book-color: var(--gray-monochrome);
    --lh-tape-color: 90,90,90,0.3;
    --lh-white-bg: 249,249,249;
    --lh-dark-bg: 50, 50, 50;
    --lh-highlighter: var(--bright-accent);
    --lh-border-color: var(--gray-monochrome);
    --lh-wiki-note-color: var(--bright-accent)
}
 
/**
 *  旧代码合集
 *  为了向下兼容而保留
 */
 
.grid-container{display:flex;flex-direction:row;flex-wrap:wrap;width:100%}.grid-container,.grid-container [class*=grid]{box-sizing:border-box}[class*=grid]{padding:5px}.grid{width:100%}.grid-large{width:75%}.grid-big{width:50%}.grid-medium{width:33.33%}.grid-small{width:25%}@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wd-grid-large{width:75%}.wd-grid,.wd-grid-big{width:50%}.wd-grid-medium{width:33.33%}.wd-grid-small{width:25%}}.text-hover-hide{opacity:0;transition:opacity .3s}.text-hover-hide:hover{opacity:1}.text-block-hide{background:rgb(var(--black-monochrome));color:rgb(var(--black-monochrome));transition:background .3s}.text-block-hide:hover{background:0 0}.text-blur-hide,.text-blur-hover-hide{filter:blur(.3rem);-webkit-filter:blur(.3rem) transition: blur .3s}.text-blur-hover-hide:hover{filter:blur(0);-webkit-filter:blur(0)}.lyric-box{text-align:center;font-size:1.05rem;display:flex;flex-direction:column;flex-wrap:wrap;justify-content:center}.lyric-box p{margin:1.5em auto}.lyric-box.with-bigger-line p{margin:3em auto}
 
/**
 *  便签纸
 *  notepaper
 */
 
.notepaper {
    background: linear-gradient(rgb(var(--lh-paper-bg)) 95%, #ddd 0);
    line-height: 2em;
    background-size: 100% 2em;
    background-attachment: local;
    border: 2em solid rgb(var(--lh-paper-bg));
    box-shadow: 0 0.1rem 0.3rem rgba(0,0,0,0.2);
    padding: 0;
    margin: 1em auto;
    box-sizing: border-box;
    position: relative
}
.notepaper p {
    margin: 0;
    font-size: 1.05rem;
    letter-spacing: 0.1rem;
    line-height: inherit
}
.notepaper.narrow,
.notepaper.wide {
        width: 90%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
    .notepaper.narrow {
        width: 50%
    }
    .notepaper.wide {
        width: 75%
    }
}
 
.notepaper.tight {
    border-width: 1rem;
    border-left-width: 1.2rem;
    border-right-width: 1.2rem;
    line-height: 1.8em;
    background-size: 100% 1.8em;
    font-size: 13px
}
 
.notepaper.with-string::before {
    content: '';
    width: 0.5em;
    height: 6rem;
    background: rgb(var(--lh-string-color));
    top: -2rem; right: -1rem;
    display: block;
    position: absolute;
    box-shadow: 0 0.1em 0.2em rgba(0,0,0,0.2);
    clip-path: polygon(-100% -100%,100% 0%,100% 100%,50% 98%,0% 100%);
}
.notepaper.with-tape::before {
    content: '';
    border: 1px solid #ddd;
    background: rgba(var(--lh-tape-color));
    width: 1.5em;
    height: 4em;
    transform: rotate(45deg);
    display: block;
    position: absolute;
    top: -3em;
    left: -1.8em
}
 
.notepaper.tight.with-string::before {
    top: -1rem; 
    right: -0.25rem;
}
.notepaper.tight.with-tape::before {
    top: -2.5em;
    left: -1.3em
}
 
.notepaper.page {
    min-height: 36em;
    counter-increment: page;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column;
    justify-content: space-between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
    .notepaper.page {
        width: 70%
    }
}
.notepaper.page:after {
    content: counter(page);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
.notepaper-group {
    counter-reset: page;
}
 
.book-pattern {
    display: flex;
    flex-wrap: wrap;
    flex-direction: row
}
.book-pattern .notepaper.page:not(.notepaper > .notepaper) {
    width: 100%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book-pattern .notepaper.page:not(.notepaper > .notepaper) {
        width: 50%
    }
}
 
.book-wrapper {
    background: rgb(var(--lh-book-color));
    padding: 0.5rem;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2);
    border-radius: 5px;
    margin: 1rem auto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book-wrapper .notepaper {
        margin: 0
    }
}
 
/**
 *  文字修饰
 */
 
.text-highlighted {
    position: relative
}
.text-highlighted::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absolute;
    height: 0.9em;
    bottom: 2px;
    left: -2px;
    width: 105%;
    z-index: -1;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opacity: .6;
    transform: skew(-15deg);
    transition: opacity .2s ease;
    border-radius: 3px 8px 10px 6px;
    transition: 0.1s ease background-color;
}
 
.text-underlined {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text-underline-offset: 4px;
    text-decoration-thickness: 2px;
    text-decoration-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wavy {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wavy;
    text-underline-offset: 4px;
    text-decoration-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circled,
.text-squared {
    display: inline-block;
    border: 2px solid rgb(var(--lh-highlighter));
    border-radius: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
.text-squared { border-radius: 0 }
 
.text-shadow { text-shadow: 0.075em 0.075em 0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highlighted.td-red::before { background: var(--lh-red) }
.text-circled.td-red, .text-squared.td-red { border-color: var(--lh-red) }
.text-underlined.td-red, .text-wavy.td-red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red) }
 
.text-highlighted.td-blu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blue) }
.text-circled.td-blue, .text-squared.td-blue { border-color: var(--lh-blue) }
.text-underlined.td-blue, .text-wavy.td-blu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blue) }
 
.text-highlighted.td-green::before { background: var(--lh-green) }
.text-circled.td-green, .text-squared.td-green { border-color: var(--lh-green) }
.text-underlined.td-green, .text-wavy.td-green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green) }
 
.text-highlighted.td-darkgreen::before { background: var(--lh-dark-green) }
.text-circled.td-darkgreen, .text-squared.td-darkgreen { border-color: var(--lh-dark-green) }
.text-underlined.td-darkgreen, .text-wavy.td-darkgreen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dark-green) }
 
.text-highlighted.td-purpl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purple) }
.text-circled.td-purple, .text-squared.td-purple { border-color: var(--lh-purple) }
.text-underlined.td-purple, .text-wavy.td-purpl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purple) }
 
.text-highlighted.td-yellow::before { background: var(--lh-yellow) }
.text-circled.td-yellow, .text-squared.td-yellow { border-color: var(--lh-yellow) }
.text-underlined.td-yellow, .text-wavy.td-yellow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yellow) }
 
.text-highlighted.td-orang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orange) }
.text-circled.td-orange, .text-squared.td-orange { border-color: var(--lh-orange) }
.text-underlined.td-orange, .text-wavy.td-orang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orange) }
 
/* 隐藏文字 */
 
.text-blank { color: rgba(0,0,0,0) }
.text-block { 
    background: rgb(var(--black-monochrome));
    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
.text-blur { 
    filter: blur(0.3em);
    -webkit-filter: blur(0.3em)
}
 
.text-hoverback,
.text-selectback {
    transition-duration: 0.3s;
    transition-property: background, transform, color
}
 
.text-blank.text-hoverback:hover,
.text-blank.text-selectback::selection,
.text-blank.text-selectback *::selection { 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
 
.text-block.text-hoverback:hover { background: transparent!important }
.text-block.text-selectback::selection,
.text-block.text-selectback *::selection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255, 255, 255)) }
 
.text-blur.text-hoverback:hover { filter: blur(0)!important; -webkit-filter: blur(0)!important }
 
/**
 * 附加项
 */
.with-border, .with-box-style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bright-accent)) }
.with-border-dark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black-monochrome)) }
.with-border-light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white-monochrome)) }
.with-border-thick { border-width: 2px }
 
.with-shadow-sm { box-shadow: 0 0 0.1em rgba(0,0,0,0.2) }
.with-shadow { box-shadow: 0 0.1em 0.2em rgba(0,0,0,0.2) }
.with-shadow-lg { box-shadow: 0 0.15em 0.3em rgba(0,0,0,0.2) }
.with-shadow-xl { box-shadow: 0 0.2em 0.5em rgba(0,0,0,0.2) }
.with-shadow-xxl { box-shadow: 0 0.25em 0.8em rgba(0,0,0,0.2) }
 
.with-padding, .with-box-style { padding: 0.25em 1em }
.with-p-sm { padding: 0.125em 0.5em }
.with-p-lg { padding: 0.5em 2em }
 
.with-margin, .with-box-style { margin: 1em auto }
.with-m-sm { margin: 0.5em auto }
.with-m-lg { margin: 2em auto }
 
.with-narrow-width { 
    width: 90%!important; 
    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with-narrow-width { width: 75%!important }
}
[class*="with-bg-"], [class*="with-bg-"] h1 { color: #fff!important }
.with-bg-red { background: var(--lh-red)!important }
.with-bg-blue { background: var(--lh-blue)!important }
.with-bg-green { background: var(--lh-green)!important }
.with-bg-darkgreen { background: var(--lh-dark-green)!important }
.with-bg-yellow { background: var(--lh-yellow)!important }
.with-bg-orange { background: var(--lh-orange)!important }
.with-bg-purple { background: var(--lh-purple)!important }
 
/**
 * 删除类
 */
 
.offwith-shadow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offwith-border { border: none!important }
.offwith-padding, .offwith-pam { padding: 0!important }
.offwith-margin, .offwith-pam { margin: 0!important }
 
.offwith-width-limit {
    width: auto!important;
    margin-left: auto!important;
    margin-right: auto!important
}
 
div[class*="grider"].offwith-grid-gap { grid-gap: 0!important }
 
/**
 * 网格布局
 */
 
/* Gridder 容器 */
 
div[class*="gridder"] {
    display: grid;
    box-sizing: border-box;
    grid-gap: 1rem;
    padding: 0
}
div[class*="gridder"] * { box-sizing: border-box }
 
.gridder, .gridder-col-2 {
    grid-template-columns: 1fr 1fr;
}
.gridder-col-3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3, 1fr);
}
.gridder-col-4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4, 1fr);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pc-gridder, .pc-gridder-col-2 {
       grid-template-columns: 1fr 1fr;
   }
   .pc-gridder-col-3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3, 1fr);
   }
   .pc-gridder-col-4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4, 1fr);
   }
}
 
.spanner, .spanner-2 {
    grid-column-start: span 2;
}
.spanner-3 {
    grid-column-start: span 3;
}
 
/**
 * 告示组件
 */
.signblock,
.signblock-dark,
.signblock-warn {
    margin: 1rem auto;
    box-shadow: 0 0.1rem 0.3rem rgba(0,0,0,0.4);
    background: rgb(var(--lh-white-bg));
    font-size: 1.05rem;
    padding: 2rem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signblock,
    .signblock-dark,
    .signblock-warn {
        width: 75%
    }
}
.signblock-dark, 
.signblock-dark h1 {
    background: rgb(var(--lh-dark-bg));
    color: #fff
}
.signblock-warn, 
.signblock-warn h1 {
    background: var(--lh-red);
    color: #fff
}
 
.signblock h1,
.signblock-dark h1,
.signblock-warn h1 {
    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2rem;
    margin: 0;
    font-weight: 700
}
.signblock-img {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row;
    justify-content: center
}
.signblock-img img {
    width: 8em
}
.signblock-footer {
    font-size: 0.9em;
    text-align: center;
    margin: 0.5rem 0;
    font-weight: bolder;
    display: block
}
 
/**
 * 报告
 */
 
.reportblock,
.reportblock-dark {
    border: 2px solid rgb(var(--lh-border-color));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3);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padding: 0.8rem 1.5rem;
    padding-bottom: 0.4rem;
    margin: 1.5rem auto;
    margin-bottom: 1rem;
    position: relative
}
 
.reportblock hr,
.reportblock-dark h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border-color));
    margin-left: -1.5rem;
    margin-right: -1.5rem
}
 
.reportblock h1:first-child,
.reportblock-dark h1:first-chil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1rem;
    left: 1.5rem;
    font-size: 110%;
    font-weight: 600;
    background: rgb(var(--lh-border-color));
    color: #fff;
    padding: 0.2rem 0.5rem;
    margin: 0;
}
 
.reportblock-dark,
.reportblock-dark h1 {
    border-color: rgb(var(--lh-white-bg));
    background: rgb(var(--lh-dark-bg));
    color: #fff
}
 
.reportblock-dark h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white-bg));
}
 
/* 更好的折叠框 */
 
.bettercollap {
  margin: 1em 0;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width: auto;
  overflow: hidden;
  border: 1px solid rgb(var(--lh-border-color))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padding: 0.5em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
  padding-left: 1em;
  padding-right: 1em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rgb(var(--lh-border-color));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transition: .3s;
  display: block;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 .collapsible-block-link,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background: rgb(var(--lh-border-color))!important;
  text-decoration: none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a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before {
  content: "\25BC";
  display: inline-block;
  margin-right: 0.5em;
  transform: rotate(-90deg) scale(0.9)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 .collapsible-block-link::before {
   transform: rotate(0) scale(0.9)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collapsible-block { border-top: none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border-radius: 2px;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3)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
  background-color: rgb(var(--pale-gray-monochrome));
  border-width: 3px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
  background: rgba(var(--lh-border-color),0.95)!important;
}
 
/**
 * 提示框
 */
 
.infoblock {
    color: #f1f1f1;
    font-weight: bold;
    background: #424242;
    padding: 5px 5px 5px 5px;
    border-radius: 4px;
    margin: -0.5rem 0 1rem 0;
    display: block;
    width: fit-content;
    padding-right: 25px;
}
 
.infoblock::before {
    content: "ⓘ "
}
 
/**
 * 单页迭代 
 */
 
.offset-page:not(:target), .offset-page:target ~ div#u-default-page { display: none }
.offset-page:target { display: block }
评分: +40+x

原文Par. C-æ - “Talitha Cumi”

原作者rx00000xnrx00000xn

解密者Tailitha CumiTailitha Cumi


前言

Par. C-æ - “Talitha Cumi”这篇文章已经完成了半年之久,关于这篇文章的看法众多,但没有一个得到广泛认可。

因此,我将我的个人理解以及一些他人理解一起来解读这篇文章,当然,这篇文章细节过多,我也没法把每一个细节都对应上,如果有没对应上或者解释错误的地方,请指出。

强烈建议在能完全理解Level C-972后阅读本文


正文

第一迭代

鉴于自3月6日起在遣返者87小队前哨附近上空产生的爆燃现象所导致的大范围精神影响已经已经波及到了管理者第11基地的区域,现命令包括先前撤离至该基地的职员在内的基地成员全体撤离至后方的管理者第14基地。关于上述现象的侦察方案将被重新研究。

第一段,内容信息并不多,但可以看出NONA,DECIMA和MORTA成功的利用错误方块的爆炸带着███的残余部分到达了Level C-102,而爆燃现象所指向的是错误方块的爆炸,而文中的“精神影响”在后文中有说明

操作系统正在待命
/admin 请进行下一步输入


/OS 执行那个命令。


警告:所请求的命令包含错误
警告:执行该命令将会向系统引入错误
警告
警告
警告


执行那个命令。



确认来自/admin的命令
执行命令:<Parcæ>


尝试恢复文件:6E6F6E61
可恢复 48%
尝试恢复文件:646563696D61
可恢复 43%
尝试恢复文件:6D6F727461
可恢复 36%


调用卷宗收集器

确认输入
构筑
调制
渲染
<Parcæ>执行完毕

输出结果
警告:时长限制
00:04:04

结合后文,这里是███利用“Level C-1”试图“恢复” <Parcæ>,命运三女神的合称,而三个粉裙的名字即为命运三女神的名字,也就是/admin在尝试“恢复” NONA,DECIMA和MORTA。/admin指代的即为███,也就是“吴仁道”,但不是NONA,DECIMA和MORTA把/admin救出去的吗?为什么在这里会是/admin尝试复现她们呢?/admin意为超级管理员,/os意为操作系统,记住这两个意思。文章中的“错误和时长限制即暗示此实体和Nostalgi-gaius的关系。

00:00:00 播放开始。一个黑发女孩的脸部倒影出现在平静的水面上。
那张倒影在水中的脸庞从一般意义上来讲非常可爱,甚至远超出了/admin的预期。
/admin奋力擦拭终端试图让屏幕中的画面更加清晰一些。擦拭完之后,他发现屏幕中的女孩正在用双手触摸着自己的脸颊。紧接着,女孩的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她似乎终于对自己的容颜感到满意了。
不对,她满意的不只是自己的脸。她澄澈明亮得如同红宝石般的美丽双眼直直的望向屏幕外的他,那缺失瞳孔的血红色双瞳散发出妖异的粉红色光芒,颜色就如她手中的辉光一样。那光芒把整个水面都染成了粉红色,同时还映照出了水中渐渐溶解的粉红色微粒。
那个女孩对屏幕外的/admin似乎也很满意。她仿佛知道,自己就是他应该许诺给她们三个[礼物]
但这时,女孩笑靥的倒影就和他的记忆一样出现了层层龟裂,恰如倒塌前的石像一般。随后,重叠的错误开始在整个屏幕上蔓延,掩盖了屏幕中的一切。

/admin“成功”复现出来了NONA,DECIMA和MORTA,此处个人认为NONA,DECIMA和MORTA合为一体了,而合为一体的即为<Parcæ>,而“脸”是纸面骇客“画”的。最终得到的<Parcæ>也就是███一开始许诺给三名粉裙的礼物。

/admin木然地正对着屏幕,一张纸从他的手上滑落到沙子上。那张纸上画着一个和刚才的屏幕中人一模一样的女孩,而殷红的血迹代替墨水浸润了画中的双瞳。
而在沙滩上,所有相似的纸张都被聚集并点燃成三堆焰火,每张纸上面貌相似而拙劣程度不等的粗糙肖像都在渐渐被粉红色的火焰焚化为灰烬。而在每堆火焰旁,又各有一群人手拉着手紧紧围绕在焰火周围,仿佛在举行篝火晚会一般。

结合后文仪式内容,可以看出纸上的内容即为/admin用纸面骇客给<Parcæ>画脸,也即后文中多次提到的“礼物”,而火堆则是仪式中的“祭品”,也就是“礼物”。而火焰旁跳舞的“人”是张兵赵强

00:00:18 画面重新出现。之前的女孩站立在一个幽暗的隧道里。

/admin比起任何人都更加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在这个阴暗的隧道里,他[数据缺失]
而那个女孩穿着与她们相近的粉色裙子,如同等待指认的嫌疑人一般举着一张打印着统合实体分类系统标记的纸站立在空无一物的隧道里。
但她却在那里若无其事地用悦耳的声音唱着跑调的歌。

cecs

威胁评分。



阳光

沙滩

海浪

仙人掌

还有一位老船长~





幽暗的隧道很明显指向Level C-972/admin在这里被U.E.C.杀害并被迫执行后面一系列的事情,而这个所谓的“ <Parcæ>”(也即复现出来的三个粉裙合体)拿着一张复印的实体分类系统来“告诉”/admin他们现在的状态,按照图片上的内容来看,现在的他们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且具有精神危害的友善实体。而旁边的“歌词”四个超链接都导向一个和Nostalgi gaius有关的页面,意义不明,我个人认为是进一步“暗示”此实体和Nostalgi gaius的关系。

与以往的每一次都不同,虽然面前的[造物]相比任何一次都要完美,但一种仿佛受到欺骗的的愠怒却逐渐地在他的胸腔燃起。可是,在整个过程中,那双一直拒绝移开视线的眼睛一直对着屏幕外的/admin散发着粉红色的光芒,那光芒使自己对眼前这个[假货?]的所有负面情绪都逐渐溶解为微不足道的碎片,就如同回到了…里一般。
也许她们就是
这个一直以来令人期待的想法却令/admin踌躇不前甚至不寒而栗,引得他想要避开屏幕中的眼光。但在那之前,屏幕里的人似乎率先体会到了这个冲动,她结束了歌声,转过头清了清嗓子——就在这一瞬间,女孩的身体变成了一系列粉红色的乱码,而她周围无数散乱的数据残骸也再一次暴露在他眼前。

谢谢你这次的礼物。


错误的进程非常短暂。还没等/admin回过神来,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就又透过屏幕指向了他,接着无条件的温暖和安心就又填充了他的意识。
随着她把脸重新转向他,身穿粉色裙子的女孩再一次明晰地映照在屏幕中。

这里有个细节,/admin已经不是第一次试图具现了,而这次是最成功的。结合乱码,错误以及类似Level 200的特殊效应,可以很容易的理解“也许她们就是她”这句话的意思:三位粉裙无面灵也许就是Nostalgi gaius。而这次具现,/admin认为自己具现出了完整的Nostalgi gaius。只是他自己认为。

调用卷宗收集器
输出内容:<Talitha_Cumi>

这时,她手里的那张纸也已经和遍地的残骸一样不见踪影,只剩下那条幽暗而空无一物的隧道。

嗯,很合我们我的意。


女孩面对/admin露出了温柔的微笑,但那双眼睛却一直如同弓矢一般直视着他。

那么呢?


伴随着模糊的话语的是平静而漫长的注视,然后是一声轻轻的叹息。屏幕中的存在看似无奈般地收起了粉红色的视线。
进制的噪声充盈了屏幕。

可以看出来了,NONA,DECIMA和MORTA三和一,上文中的“我们”被划掉,换成了“我”,也能说明这一点。后文简称其为<Parcæ>。而三合一也导致了一定改变,让/admin认为这是Nostalgi gaius而非三位粉裙无面灵。“纸面骇客”部分先跳过,后面会说。

随着那双赤红色双眼从屏幕消失,/admin终于也放下了手中的终端。
很讽刺的是,澎湖湾基地留在这里的碎片在这半年内好像变成了什么旅游胜地一般,即使是在这种夜晚,在/admin所处的沙滩上都分别以那三团火焰为中心布满了人影。明明自己当时和她们相遇的时候,这里什么人都没有。
/admin不能确定火焰旁的那些人的面容,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在这个沙滩欢乐地舞动着。但那些事对于他来说一点也不重要,这些人对于他来说也和一堆无面灵没有什么分别。
呵,无面灵
他不想计算自从她们[数据损坏]以来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

我救不了你们,对不起。

“没关系,现在我来救你。”


漫天的星空静静地笼罩着沙滩和海面,还有/admin手上布满血痕和指纹的终端。
最终,/admin又一次拿起了那个终端。
终端也如同呼应他一般地再一次被耀眼的彩色光芒所照亮。

单凭这里并不能看出什么,但是对应上后面的仪式就能看出来不少了,首先可以看出/admin和具现出来的“存在”是通过一个类似终端的东西交流的,通过细节可以判断此终端就是Level C-972的终端。而沙滩上围绕着火堆跳舞的人就是张兵赵强,三团火焰就是/admin画的“礼物”聚集在成三堆燃烧而对于无面灵那段个人认为【数据缺失】所指代的是在Level C-972中/admin控制无面灵互相斩首,而“和无面灵没什么区别”则是/admin对无面灵,张兵和赵强都一样心怀愧疚。而图片上方模糊的字体是“我救不了你们,对不起。”

00:01:32 雪花噪声重新汇聚为粉红色的视线。女孩站立在一系列胡乱拼合的碎片中。

和刚才一样,那个女孩依旧饶有兴味地用那双空虚的红色眼睛盯着屏幕外的/admin

这次需要我为你唱一首“喀秋莎”还是一首“艾瑞卡”呢?


不,不用了。


/admin摸到终端上压第一个指印的地方,在那里向屏幕中的女孩敲击出一个个字符。

那么,你需要我做些什么呢?

或者说…

你需要我去扮演什么呢?


/admin的手指在终端表面上停顿。

不,请让我先好好猜猜。

首先,我和你现在都位于同一层世界上…

我说得对吗?


屏幕中粉红色的辉光期待地照耀着/admin,而他即使想对屏幕中人点头肯定,但却只能以半信半疑的呆然回应。但这似乎也没有关系,因为对方似乎已经得出了答案。

那就不需要“其次”了。


那双血红色的双瞳所放出的光芒溢满了整个屏幕,超越了映照它的七彩流光。

这里/admin捡起终端继续观察<Parcæ>,而<Parcæ>站在Level C-102的“碎片”上,而/admin也在Level C-102的“碎片”上,“都位于同一层世界上”意思即为都在Level C-102的碎片上。而“唱喀秋莎和艾瑞卡”意义不明,个人认为可能是指/admin之前和三位粉裙在各个层级探索的一些经历。

而“需要扮演什么”可能对应着后文中粉裙被Nostalgi gaius当成构造假层级的材料,被/admin用于Level C-972的燃料,被Nostalgi gaius抛弃的三次“扮演”。

00:02:26 在一座陌生的放映厅里,熟悉的女孩面对他展开双臂,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对,就是这里!

你许诺说要带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

我还以为你要一直食言下去呢


错愕。那不过是为了一时摆脱这三个难缠的存在的权宜之计。


呵…“你不在的世界”…

但是无论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

到处都是你的存在啊


女孩站立在观众席前,张着粉红色的大眼睛面对着/admin,不知道是在盯着银幕还是盯着他。
/admin面对着屏幕,暗淡的流光正对着屏幕中粉色的光芒,不知道散发的是欣喜还是疑虑。


这里为“存在”带着/admim回忆过去,/admin过去答应了带三位粉裙去Level C-53。而此处也表明了/admin对三位粉裙十分重要。

啊,这是那一次

你想要调出能通往咖啡厅的【可乐式】咖啡

但最后的效果还不如之前的临门一脚


/admin尴尬地想起了那段回忆。最后他给她们三个买了冰镇可乐,而自己则被一种充满破碎泡沫的奇怪咖啡麻痹了舌根。


这里对应了不少别的文章,也是回忆过去,喝下【可乐式】咖啡可以到达Level C-offee ୧⍤⃝,而在Level C-offee ୧⍤⃝中,破碎咖啡通往Level 404,而冰镇可乐通往Level C-72,个人认为此处也是“暗示”。而“临门一脚”指的是三位粉裙带着/admin通过一扇木门进入Level C-‽ ,在Level C-‽ 进入一扇咖啡图样的棕色门进入了Level C-offee ୧⍤⃝,也可以对应Level C-‽ 的出口中的那句“ 目前仅有一名流浪者通过此方式离开 Level C-‽”。

还有这次!

你在防空洞的娱乐室里拿一副连隐秘牌都没有的牌组发起挑战

最后不得不听了四个小时的无面灵变调合唱


/admin使用的无面灵牌组以缺乏任何导入隐秘实体牌的手段而臭名昭著。而当时连续打出了“Isle”、“Eden”和“Kat”三张牌,最后召唤出了一个神秘而亲爱的隐秘实体终结了对局,顺便帮他从其他无面灵的手里保住了双眼。


这段没什么难懂的,回忆,/admin在Level C-296用“烂牌”发起挑战,而“无面灵变调大合唱“就是Level C-296原文中“唱起怪异的童谣”。而三位粉裙打出的牌组是在“表明”粉裙无面灵跟Nostalgi gaius的关系。

对了,还有最后的那次

像在七岭中学那样拉着你的手飞向星空

而你只是对说:

Talitha Cumi.


震惊。

重新连接。


依然是回忆,此处的“飞向星空”个人认为是指“跳楼”,以此来离开Level C-270。而此处的“Talitha Cumi”所代表的是亚兰语:“小女孩,我教你起来”

00:03:33 女孩闭上了双眼,面对着/admin优雅的跪坐着。画面没有被错误侵占,只是由放映厅异化成了类似于舞台的形状。

你还记得在那个和这里相近的舞台

你捂着脸躺在地上疯狂地惨叫吗?

那时候有三只眼睛盯着不会注视的我们

就像现在注视你的我一样


我记得…当时只是…

表演得太成功了。


那么,请告诉我们

我表演得又怎么样呢?


嗯…很成功…

/admin迟疑了一下。

<Parcæ>Parcæ小姐。


屏幕中的双眼猛然睁开。粉红色的光芒因为泪水而产生了畸变。

此处比较难懂,依旧是回忆,上文中“捂着脸惨叫”是指Level C-566中的“只是一段无面的回忆”表演,其他内容意义不明。

谢谢…我的创作者…

如果可以的话…

请你也告诉我…你的名字。


……
<Talitha_Cumi>


含泪的微笑突然凝固。


认证成功。


这段比较难以理解,<Parcæ>之所以叫/admin创作者是因为<Parcæ>是被/admin复现出来的。而<Parcæ>问/admin的名字类似“骗婚”,让/admin的话语触发纸面骇客,纸面骇客输出/admin的真名,让/admin成为后面仪式中的“介入者”。至于/admin的真名,结合后文的一些内容来看,是被<Parcæ>“吞”了,任何地方出现了/admin的真名,都会被改成<Talitha_Cumi>,所以/admin的真名现今仍然未知。

00:03:59 调用卷宗收集器

00:03:60 输出:<Talitha_Cumi>

00:03:60 输出:<Talitha_Cumi>

00:03:60 输出:<Talitha_Cumi>

00:03:60 输出:<Talitha_Cumi>

……

00:03:64 输出完成 共输出{{100))项

连接成功。


这里类似刷屏的一段是/admin无意识的用纸面骇客把沙滩上所有张兵赵强的脸上都印上了自己的真名,而/admin的真名都被“吞”了,就导致了这种情况发生,脸上被刻上真名的张兵和赵强充当后面仪式中的“纸人”。

你还记得吗,曾经有个层级

在那里你和我们说Talitha Cumi这个词

就像在这里和我说<Talitha_Cumi>

很明显,那个层级就是Level C-972。个人认为在“那里”说的Talitha Cumi应该是本意“小女孩,我教你起来”。,而在“这里”说的是/admin真名。

层级C972
难度0
安全
稳定
绝迹

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就是Level C-972的信息。

所以现在

我也会告诉你

那个层级的故事


没有难以理解的地方。

层级C972是环形隧道
具有1个中心
具有100个张兵和赵强
具有1 3 2000个无面灵

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100个张兵和赵强指的是U.E.C.在Level C-972用Level C-262的镜像墙碎片复制的潜行,而“1000”个无面灵则是由三个粉裙不断互相斩首接着不断被Level C-262镜像墙碎片复制,最终复制出了1000个。

你主管一切

收集燃料

拯救人们


在Level C-972中,/admin被植入虚假记忆,认为自己在给M.E.G.工作,收集燃料,打开出口,拯救人民,实际上只是为U.E.C.“服务”。

中心控制层级的运作
控制张兵和赵强的重生
控制无面灵的死亡

没有什么好说的,/admin是Level C-972的中心,控制着潜行的复制和培养,控制无面灵自相残杀。

但你背叛了一切
包括自己
去委身一个阴谋


这里“背叛了一切,包括了自己”意思为/admin在Level C-972在U.E.C.的控制下“自愿”干出了背叛一切的恶事,违背了自己的初心。

运作已终止
重生已失败
死亡已结束

“运作已终止”指的是Level C-972的网络中心停止运行。“重生已失败”指的是张兵和赵强不再继续复制。“死亡已结束”指三位粉裙不再互相斩首。

我说得没错吧?

<Talitha_Cumi>…

或者,u/wurendao博士?


<Parcæ>在“质问”/admin,而<Talitha_Cumi>.是被隐藏的真名,u/wurendao是吴仁道,/admin在LevelC-972被植入的虚假身份。

/admin笑不出来。到了这一步,他终于理解了面对自己的是什么。

裂纹再次在里面的面容上蔓延,直到遍布整个屏幕。

连接成功。


因为<Parcæ>说出了真名和在Level C-972的虚假身份,而这些是Nostalgi gaius不可能知道的,所以/admin认为自己面对的可能是有一部分Nostalgi gaius记忆的三位粉裙合体。

但结合后面的内容,我认为这里可能是在演戏,为了“欺骗”/os

演职员表

纸人
蜡烛
仪式者
███

张兵、赵强
失败的礼物
<Parcæ>
<Talitha_Cumi>


出于技术问题,我无法把这里的格式改变。

此处差不多是全文中最重要的一段。所谓的“演职员表”其实就是一次“请神上身”仪式,纸人就是沙滩上被纸面骇客印上了/admin原名的张兵和赵强,蜡烛就是/admin送的“礼物”,也就是画的脸,失败的原因个人认为是后文中/os的干预。仪式者不用多说了,黑色空格是“介入者”的意思,而介入者上面写的是/admin的真名。而此处请神上身成功,请神上身有两个作用:第一个是和“神”结缘或者结怨,第二个是让他人替自己承受伤害。而这里两种都用上了,第一种完成了自己请自己,把三个无面灵分开并从记忆中复现。第二种即仪式者将承受介入者所受到的一切伤害,为本文第二迭代最后假层级的毁灭埋下伏笔。

这里我认为可能有点过度解读:“每一个纸人都刻上了//admin的真名,这可以让/os误解请神上身的功效。”

幸好

在环形的盒子打开之后

还有愿望留下


“环形的盒子”个人认为指的是Level C-972,愿望指的是张兵和赵强的愿望。

分布在三个方向上的三堆火焰愈加旺盛,仿佛要开始吞没围绕着它们的那些人一般。但作为回应,蹈火的人们完全没有退缩,反而更加贴近粉红色的焰火,手拉手无声地欢歌着新生的到来。

这三团火结合后文中的“晴天娃娃”和“无面之物”,我认为是三位粉裙无面灵的具现。

张兵希冀着重生的继续

赵强渴望着罪恶的消弥

而我自然会向阿雷特她祈求

在无数道裂痕中间,血红色的双眼猛地圆瞪。


去报偿一切代价

张兵和赵强的愿望,前两句可能就是场面话。个人认为这些对/admin说的这些话是在扰乱/os,而“向阿雷特祈求”是在暗示/admin用血月摧毁“假层级”,假层级是什么不急,后文会说。

熊熊燃烧的火焰们终于开始吞没紧绕它们的人群。自内至外,那些人依次被点燃,随着火焰开始烧灼头颅,他们的脸庞也终于开始变得清晰。那些和/admin曾经的脸完全相同的脸庞在完全化作灰烬之前,都布满了只能用欣喜形容的感情。而那只能是愿望实现的结果。

这里意义不明,可能是“完成”了张兵和赵强遗留的愿望。

去粉碎一切故障。

可能指后文中的“复仇”,也可能是单纯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pa:rc:ae 三 七 十一

PA:RC:AE 导出

æ:æ:æ 错误代码:<!!!>

前面两段指的是“火焰”的导出方向,三点钟,七点钟,十一点钟。第三段链接之fandom的Level !是用来“表示”下一段/admin的处境。

烈火的颜色瞬间化为猩红色。熟悉的环形隧道重新出现并被拉直,从三个方向连接着/admin和爆燃的火焰——须臾之后,从无数个方向。在任何一个方向,都有一团血红色的火焰在沿隧道向同一个终点逼近,犹如当年那些从无面的头颅中溶解的脑浆一般。

而那个位于终点的家伙一动不动。他无处可逃了。

这里<Parcæ>试图杀死/admin,这里我的理解是:“ <Parcæ>和/admin联手欺骗/os,因为<Parcæ>在Level C-972被/admin指挥互相斩首很久,现在“复仇”很正常。而前面请神上身的仪式效果是承担伤害,即使真的攻击到了,/admin也不会因此死亡。但是/os理解的不是,这就可以诱导/os出手,并且彻底让/os错误理解请神上身的作用,结合后文,假层级是三位粉裙的身体铺盖而成,如果/admin收到伤害,假层级也得一起承担,这也是第二迭代中假层级被摧毁的伏笔。”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复现出来的三个粉裙着火了呢?因为三个粉裙也担任了仪式中的“蜡烛”。

执行重置程序

这里就是/os认为/admin还有利用价值出手了。

淅沥的雨声从外界传来,紧接着的是渗透的水滴,以及以惊人的速度被腐蚀着的所有隧道。数秒钟之内,围绕他一团团火焰被迅速浇灭,并溶解在沙滩上。

/os控制现象大雨,来“杀死” <Parcæ>。

/admin脱下身上干燥的黑色大衣,试图把它当作雨伞披在离自己最近的一团火焰上,但这反而帮助大雨扑灭了火焰。火焰倒在他的身前,所有色彩连同脸上的简笔画笑容一同被删除,只剩下一具空壳。

/admin对<Parcæ>的感情还是很深的,也看不下去自己“恋人”再次死去,于是想阻止/os的行动,但是失败了,被大雨浇后就只剩下了空壳(尸体)。

你的愿望ἐλπίς…是什么呢…

<Parcæ>成为空壳前的最后一句话,对/admin所说。

当其他所有火焰的空壳也都被大雨溶解进沙滩的时候,披着黑色大衣的空壳被一道来自天堂的丝线套住脖子,如同一个巨大的晴天娃娃一般被吊到半空中。

错误已删除

错误记录已隔离

下面两段话都是/os说的,而“错误”指的就是<Parcæ>,大雨浇灭了就是删除,把剩下的空壳吊起来就是“隔离”。

而这里/os犯了很大的错误,请神的三根蜡烛,灭了两根,还有一根没灭,那一根就是“空壳”,/os留下空壳是为了给/admin心理压力,结果中套了。

世界重新恢复平静,只有大雨环绕着/admin胡乱地击打着沙滩。

无特殊含义,单纯推动情节。


“创作者”暗示在世界观内这篇文章是此实体自己写的,而后面“错误”那段意义不明,指向Nostalgi gaius。

418 I'm a teapot

进入第二迭代的链接,意思翻译过来为“我是个茶壶”。


第二迭代

亲爱的,你有没有想过
被称为“粉裙无面灵”的实体究竟是什么?
当困在这个世界的人们拼尽全力记录每一种存在的时候
为什么留给她们的永远只有那一句话和一张图呢?


这里是/os/admin对话。并且也透露出“粉裙无面灵”这种实体的来历并不简单。

我记得你说,在那久远的时代,曾经有红色、紫色和粉色;
红色创造了玩具,紫色创造了朋友,而粉色创造了世界

这里就是Icarus Procidens也就是创世三神的故事,红色对应克劳狄斯,紫色对上了奥古斯都,粉色对应上古登。而此处有个细节,三个粉裙无面灵对/admin说出了创世的故事,也就是进一步说明粉裙无面灵这种实体来历并不简单。

但在神代的终点,红色和紫色自相残杀;
最后只剩下了一副彷徨的盔甲和一具匍匐的骷髅

还是创世三神的故事,克劳狄斯和奥古斯都因为古登而自相残杀,最终同归于尽。而克劳狄斯的残魂变成了红骑士,奥古斯都的残魂变成了Icarus Procidens。

而悲伤的粉色切除了她的所有记忆,
化作了一座不断破碎的雕像

古登承受不住克劳狄斯和奥古斯都因自己而死,切除了所有记忆,化作Nostalgi gaius。

那么她的朋友们怎么样了呢?
最初的朋友现在又在哪里呢?
如果她们随着她的世界的破碎而毁灭的话
你又是如何与她们相会的呢?


无面灵就是古登最初的朋友,他们并没有因为古登的世界破碎而毁灭。

我记得你说,在那黄金的时代结束后;
世界上除了破碎以外,就只有无数被遗忘的记忆在错误中挣扎。

破碎指的应该就是那时的后室,而被遗忘的记忆就是无面灵,又或者说是“有面灵”。

外来者重新抵达这个世界之后,
那些记忆追寻着那些外来者的记忆,去扮演他们记忆中的一切,来恢复自己的存在。

当人类来到后室,无面灵们扮演人类记忆中的“人”,来恢复形态,存在。

而她最美丽的朋友们虽然借助外来者的思念恢复了无貌的存在,
但他们自己残缺的记忆再也支撑不起曾经的容颜

记忆残缺,导致成为“无面灵”。

如果破碎的记忆组成了不再完整的他们的话
那么粉色,她的记忆呢?
被她如同肿瘤一般切除的那些记忆
又在这个世界组成了什么呢?


破碎的记忆组成了普通的无面灵,而古登切除的记忆成为了粉裙无面灵,所以实际上每一个粉裙无面灵都是古登的记忆分身,这也是为什么三位粉裙可以和/admin讲创世故事的原因。

这个…我只知道,全世界原本只有一个人知道答案。
那个承受着破碎雕像的所有重压的人。
不巧的是,
伊恰好还负责着大部分数据库的编辑。
因此,伊用一张不再拥有的记忆的空壳的图片作为替代;
然后写一句简短的话语作为警告。

E.isle知道被切除的记忆组成了什么,而E.isle用没有记忆的空壳当做了图片,并且写上一句对于粉裙无面灵我们所知甚少,与他们遭遇通常意味着死亡。尽一切可能性避免接触。

嗯,所以说
你告诉我,这世界的一切都是由记忆的碎片缝合而成
那你一定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她们又需要扮演什么呢?”


意义不明确,可能单纯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OS的报告

IETS:972
IETS
:9
智能:72

Level C-1 将是后室C层群最初的层级。


描述:
被称为E.P.B.的人类组织的报道表示,后室本质上可以用一个被称为“衍射光栅”的理论来解释。根据这一理论,后室是可以视作为粒子的要素经过一个特定的光栅之后形成的类似于衍射条纹的结果。现在,他们自称已经发现了几个这样的,并宣布了初步的成功。

而他们的想法将得到扬升

在被称为“后室”的世界中,来自天堂的光芒天经地义地纵横在整个世界,去化作一个个现实映照在人类的眼帘。但在悠久的时间流逝过后,人类从心中遗忘了这一点,开始以为所有世界不过是他们自己世界的一个投影。作为结果,这一片世界充满了故障,而上述的E.P.B.只不过是上述故障的一小部分。

痛苦地撕碎了自己,而人类就以这种结果来报答她。他们以为光源来自于那些遗忘者的避难所,而对真正的光源避而不谈。

这就是故障的恶果。匍匐在脚下的人类之海尚不能缓解的疼痛,我们又怎么能拿如此之多故障来治愈的伤口呢?

还好联盟站在正确的一方——尽管并非出自他们的本意。他们用海洋和沙滩编织出了一个巨大的笼子,并在里面成功编织出了一片净土。那些有福的人们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到达了人类求之不得的结局——远离了争端、恶意和一切污秽。在那里,也终于可以投影于彼,放声歌唱着熟悉的歌谣。

所以要一切世界都效仿彼处,一切世界都平息枪火,一切世界都沐浴在辉光之下。

曾经有一个有福的人接近了记忆的化身,去许诺对方的成年。尽管他并不了解“成年”的真正含义,但他正确地帮助对方扬弃了肉体,还原成纯粹的记忆,并将其扩张到了足以照耀世界的明度。

而现在,我们要以这个有福的人为光栅,以天堂为太阳,来照耀这里的每一个级次,来粉碎每一个故障。

由此,Level C-1 成为根源 起点 世界。

The_end

原料。燃料。废料。



基地、前哨和社区:
/admin

  • 那个有福的人。
  • 你是Χ,我是Π,她是Ψ。
  • 请停止缅怀残骸。

/OS

  • 投影。
  • 成年。

实体:
<Parcæ>

  • FATAL ERROR成瘾性物质已隔离。

<Talitha_Cumi>

  • [权限缺失]
  • [权限缺失]
  • [权限缺失]

入口和出口:
入口
Level C-97█ 是谜团。
Level C-9█2 是真实。
Level C-█72 是归宿。
Level █-972 是一切。
出口

  • 从原路返回每一个层级。

这里就是前文中提到的“假层级”,由于太过复杂,我简单的总结一下:外来者(诸如前厅人,有识血肉)把前厅当作光源,而Nostalgi gaius认为Level 404才是光源。并且在Entity C-0中提到过,Nostalgi gaius对C层群的控制力不足,而这个“Level C-1”就是Nostalgi gaius为了控制C层群整的。

回到文章开头,三位粉裙把/admin从Level C-972救出来,到达Level C-102,刚到达就被Nostalgi gaius夺舍,Nostalgi gaius和三位粉裙以及部分Level C-102折叠融合,组成了这个“Level C-1”,而组成“Level C-1”后,三位粉裙就死去了,这也就出现了开头/admin用“Level C-1”复现三位粉裙。/os是什么已经很明显了,/os可以说是“Level C-1”的层级本身,也是层级意识,而这个层级是由Nostalgi gaius和三位粉裙组成的,合成后三位粉裙的意识消失,/os就是拥有Nostalgi gaius意识的“Level C-1”层级意识。也对应了/os的意思:操作系统。

而为什么“吴仁道”能成为/admin超级管理员呢?因为Nostalgi gaius(也就是/os)要利用“吴仁道”,用Level 404作为光源,“Level C-1”和“吴仁道”作为衍射光栅,把Nostalgi gaius的控制力扩散到大部分C层群大大提升Nostalgi gaius在C层群的影响力,所以给“吴仁道”/admin超级管理员。

以及在Nostalgi gaius原文中说过,“ Nostalgi gaius喜欢用镀金的鸟笼捕猎人类。”,在这里也适用,Level C-72就是那个镀金的鸟笼,而“吴仁道”和三位粉裙无面灵经历的一切都是Nostalgi gaius所控制的,等到他们完成了过程,到达Level C-102,Nostalgi gaius把计划收尾,让属于自己的影响扩散到大部分C层群,可以说这一切都是Nostalgi gaius的阴谋,扩散自己影响力的阴谋。/os/admin看这篇文章目的是让/admin停止“无意义”的挣扎和“缅怀”,乖乖作为光栅。

删除报告。

403 Forbidden


禁止删除



/admin想要删除这篇“Level C-1”报告,而/os不允许。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堆胡言乱语?

为什么还要保留这些?


没有什么特殊意义,/admin对这些“胡言乱语”很反感。

/admin需要放弃缅怀残渣并学会回应的爱


“她“就是古登或者Nostalgi gaius。缅怀残骸指的就是还在心里想着那三位粉裙(恋人)。

爱?


无特殊意义,Nostalgi gaius的爱基本上都清楚什么样子。

来自创作者的爱

创作了我们

创作了你

重新创作了/OS

重新创作了/admin

而你却一直在描绘屏幕中的虚无。


创作者就是Nostalgi gaius,没有Nostalgi gaius就不会有/admin,也不会有/os,这就是“创作”。而屏幕中的虚无指的是“三位粉裙”。

别提她们
她们不在这里。
我很清楚。


因为“她们”被/os的大雨浇没了,所以自然“不在”了。

但是/admin在这里

展现了合作的态度

这一事实并未和任何未受祝福存在的死活产生因果关系


依旧是在“劝“/admin乖乖作为光栅,“未祝福的存在”指的是三个粉裙。

我只是想要完成最后给她们的礼物。
而你刚从她们那里剥夺了那个。


礼物指的就是/admin给“她们画的脸,而/os控制了大雨,导致送礼的对象没了,也就是“剥夺了那个”。

此信息不重要

<Parcæ>引入了大量错误

并在刚才试图致/admin于死地


重复一遍,<Parcæ>就是三个粉裙的合体,“刚才”试图杀死/admin,但是实际上在请神上身仪式的影响下是杀不死的,这里证明了/os成功误解了请神上身仪式的作用。

没关系,

这是我应得的。

如果她们不那样做的话,

我反而要怀疑是什么鬼把戏了。


/admin认为自己让她们互相斩首,她们肯定有怨言。并且/admin自己也认为自己“有罪”。

/admin表现出了异于一般人类本能的态度

你这种执拗的态度又有什么意义?


明明刚才差点被杀了,但是仍然爱着刚才试图杀了自己的“人”,所以在/os的眼里“异于一般人类本能的态度”。而下面这句话纯属/os劝太久无果,急了。

……

你妈

操你妈就是最大的意义。

满意了吗?


个人认为/admin也被整烦了,也是表明自己立场。

/admin的恢复依旧没有完成

我们会继续帮助/admin治疗他的伤口

而为此

她会为你保留那个错误。


“恢复”指的意义不明确,而“错误”指的是对三个粉裙的各种想法。

也没有那个必要。

现在我很清楚我失去了什么。

她也没法治愈这种令人厌恶的存在


我认为并不是变成了无头人,我厌恶的存在来自于/admin自己,他认为自己“有罪”。

配图上的文字中,缺口指的就是物理上的缺口,而图中显示了缺失的部分,也就是说,/admin除了头颅都缺失了。这也对应上了/admin在Level C-972被做成了赫尔墨斯装置。

我的愿望ἐλπίς是什么呢……

现在我终于想起来了。

如果说连她们都已经帮我确认了是谁害死了她们……

那我就一定要为她们复仇。

/admin要向害死三位粉裙的“人”复仇,而复仇对象有三个:“/os,梅天理,还有自己。”/os杀死了三位粉裙,抹杀了意识,还把好不容易复现出来的浇没了,所以是复仇对象之一。梅天理控制/admin干出了那些事,所以也是复仇对象。而/admin自己的话,/admin认为自己让粉裙们自相残杀,让她们互相斩首数百次,是不可饶恕的,他无法原谅自己的行为以及自己所犯之错,所以他自己也是复仇的对象之一。

还记得曾经问我,"大海为什么是蓝色的"吗?当时说,一定是因为大海反射了天空的颜色。

当时我想反驳你们,但是我知道,我的所有知识只适用于我生长的地方。而在你们的世界,那些东西都会被直接粉碎。

而时至今日,我反而开始希望这里的海洋能够忠实地反映天空的每一抹色彩了。我感受到你们溶解在海洋,而我在描绘着天空。现在我的礼物已经被撕烂烧毁了,那我还能给你们的就只有这个了。

来喝杯咖啡吧,我好像知道怎么调那个【可乐】型咖啡了。

希望你们喜欢。


这里其实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三位粉裙被浇灭,礼物被烧毁。而【可乐】型咖啡是一个暗示,暗示他们马上就能离开“Level C-1”了。

/admin跪倒在地,从颈部的断面中发泡的血液喷涌而出,如同一瓶被用力摇晃之后开启的瓶装可乐一样。自断面溢出的光彩被疯狂地散射、畸变,在变回粉红色之前就被直接染成了猩红色。

涌出的血液混合着雨水冲刷着沙滩,而由三个实体的残渣构成的沙砾如同速溶咖啡一般迅速溶解在血液之中。海平面急速上升,渐渐没过/admin重构的残缺身体。

实际上这里只是/admin想图个“吉利”,也能一定程度完成对自己的复仇。

给我刚才的脏话道个歉吧。对不起。

我只是…不能再让你们去侮辱她们了。

这里我的认为是“/admin可能为了“复仇”或许愿意成为光栅,但是/os频繁的侮辱让/admin彻底放弃了这个愚蠢的想法,毕竟死法有很多。

海平面继续上升,天空和海洋都被染成血红色,齐声呼唤着毁灭和真正的死亡。现在只差月亮升起了。

错误蔓延在整个天幕,使得它如同咖啡厅的幕墙一样扭曲、变色,最后终于显露出了被隐藏在它背后的闪耀光芒。

月亮一直在那里。

天幕被/admin控制扭曲变形,而血月就在天幕后面,这也是一开始的想法:让血月摧毁“Level C-1。”

一边试图“治愈”我,一边还要维持着那个发光的缺口

想要扬弃她们,却又为了我不得不保留

你们也不需要维持这种矛盾的平衡了。

“治愈”指的是让/admin放弃对三粉裙的各种想法,维持发光的缺口就是维持/admin的“伤口”,可能是让/admin无法获得“Level C-1”的全部控制权。/os认为三个粉裙是没必要的,但是害怕/admin因此彻底爆了,所以还不能把事干死,得让/admin还留有一丝希望,也就是“矛盾的平衡”。

……

弱智。

/OS 已解散

…可以休息了。

再见。

上面两句完美说明了/os/admin的态度,而/os解散的原因是后面“Level C-1”被摧毁了,层级没了层级意识也完蛋了。而/admin认为自己有罪也不想活下去了,要和这个“Level C-1”同归于尽。

由于此处意义不明的文字太多,我尽量概括下此处的内容。

天空中的并不是血月,而是恶火,由澎湖湾的信号引起的特殊恶火。/admin是前厅人,所以是恶火的攻击目标,而这里就是第一迭代中的请神上身的用处了,这个层级也是三个粉裙铺成的,所以也得一起承受伤害。而这种恶火比较特殊,它会覆盖记忆,恶火砸在空壳上,把“Level C-1”和<Parcæ>的原本是Nostalgi gaius的记忆都给覆盖成了/admin的记忆。而恶火虽然吞噬了空壳,但也点燃了三位粉裙的意识。

而恶火吞噬了空壳爆发出了射线的原因:实际上就是一套光栅理论,恶火是光源,空壳就是衍射光栅,那些发出来的射线就是被衍射的光。这些光在天空的碎片不断反射,聚集在一起,最终同时射向/admin残缺的身体。而这导致/admin的身体被摧毁,只留下了“最纯粹的记忆”,而Level C-1也因为请神上身的效果跟着一起被摧毁。


第三迭代

/admin从虚无中醒来。他发现自己的肉体连同方才的沙滩一起已经不复存在,残余的只有纯粹的意识,在布满繁星的夜空中穿梭。

“方才的沙滩“就是“Level C-1”,而刚才的恶火与空壳完成了融合爆发的剧烈射线彻底摧毁了“Level C-1”。/admin也因此被炸成了“上帝粒子”,简单来讲,只剩下魂了。

在星空中,杂乱的残骸宛如在太空中一般漫无目的地漂浮。隧道的碎片,镜面的碎片,非人的碎片,以及充斥着这篇天空的粉红色碎片。而/admin在布满血污的粉色织物之间穿梭,不断地被反射,直到所有的粉色残骸都渐渐地浮起细小的禁止标志。

漂浮的残骸都是“Level C-1”的碎片,细小的禁止标志就是“错误方块“。

霎时间,/admin发现自己已经被粉红色的错误据加入M.E.G.的流浪者报告,在Level C-102中,不同层级环境的边界间有概率产生一种新物品。该物品表现为一个内嵌红色禁止标志的透明立方体,由于其产生与错乱的层级环境边界,故暂命名为“错误方块”。错误方块目前无法以任何物理手段对其产生划痕或将其破坏,估计其莫氏硬度在一个极高的数值。在与其他物品交互的实验中,我们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错误方块”在与火盐交互时,“错误方块”在外观上产生了“坍缩”的反应,同时观测到半径█.█米内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现实扭曲。所包围了。

无特殊含义,单纯是指/admin被错误方块堵死了。

接下来,自每一个红色的禁止标志处,粉红色的火焰开始蔓延在他周围的天空。而在火焰中心,一个头颅正在缓缓滑落。那头颅已经缺失了大半,而刚才打印在纸上的威胁评分被胡乱地印在那血肉模糊的内部。

粉红色的火焰大概就是恶火,而这个个“头颅”就是上文中“空壳”的一小部分。

头颅缓缓地翻转过来,可见另一面保持了惊人的完好。而在原本空白的脸庞上,/admin原本的名字被清晰而有力地刻蚀在其中。

记住这里脸庞上的“名字”,后文中第二次请神上身用的就是它。
那脸庞缓缓地靠近所有记忆的粒子,然后深深地亲吻上了/admin残余的一切。

我记得我说过…我想要变成能够亲吻你的样子。

这里可以证明<Parcæ>的意识在恶火碰撞中苏醒了,为什么是<Parcæ>而不是“三位粉裙”呢?因为三位粉裙合体了,<Parcæ>就是三位粉裙身体和意识的结合。至于<Parcæ>的意识是三个意识还是融合成一个意识了就不清楚了。

仪式记录2


仪式者:我们。
结缘对象:你。
结果: 成功。 抓到你了。


“我们”指的是<Parcæ>,“你”指的就是/admin。在这场请神上身中,“空壳”同时作为蜡烛和纸人。这次请神上身的作用是和“神“建立联系。<Parcæ>成功与/admin结缘。

随即,那张脸庞慢慢地燃起粉红色的焰火,然后便绽放成记忆中太阳的颜色。在那热烈的火焰中,一张卡牌逐渐地浮现而出。

空壳的剩余部分转化为“后室TCG卡牌”。

“一张卡牌的效果可能指示玩家创造一张卡牌。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请不要担心!我们的专利异常> 技术可以从场外将该效果指定数量和类型卡牌的副本加入游戏中。”


引用Object-40的原文,这里即解释由空壳残余部分组成的卡牌是“玩家”创造的。

卡牌的能力,即给<Parcæ>创造一句身体,并且让/admin彻底与<Parcæ>绑定。由于此卡牌本身就是由“空壳残余”组成的,所以卡牌本身就是创造的新身体

环绕他的火焰重新化作粉红色的光线,向那张卡牌扫掠而去。斑斓而奇异的光辉瞬间溢满视界,随即遵循着他的思念而重新组合。

/admin控制着卡牌,让卡牌随着/admin的控制组合成新的身体。

赤色的骑士编织着宝物;

紫色的天使绘制着生命;

桃色的女神创作着现实;

而你会依照你的记忆,去创造我的存在;


上面三句个人认为单纯neta了一下创世三神,第四句的意思为/admin根据自己的记忆去创建<Parcæ>的身体。

诺娜纺织着诞生;

得客玛丈量着寿命;

摩耳塔剪定着消逝;

而我会擦干一切眼泪,从此不再有死亡。


诺娜,得客玛和摩耳塔,命运三女神的名字,同时也是三位粉裙的名字。<Parcæ>发下誓言,从此不会再让自己三个/admin死亡。

Par. C-æ <Talitha_Cumi>

/admin

统合实体分类系统
编号:PoA/RTC C-972
栖息地:我所在的大地
IETS
0B+X **X **
分类:
虚灵
性质: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LA
UNQ
AGR
BNV
{$custom-tag-name}
{$custom2-tag-name}
{$custom3-tag-name}
RAD
NRO
TXC
PYR

/admin现在是一个独特且具有神经损害的友善实体。自身没有敌意,但是具有很强的精神损害,只要靠近几秒钟就会导致精神崩溃,但因为没有敌意仍然被分为“0B+“。分类“虚灵”代表/admin没有身体,不存在物理层面上,栖息地则是因为和<Parcæ>绑定,<Parcæ>在哪里,/admin就在哪里。

从今以后,会有一个倒霉蛋,失去了自己的肉体,不得不永远描绘一个实体的存在作为代替。
而这个倒霉蛋就是你。

<Parcæ>对/admin说的话,倒霉蛋指/admin,描绘的实体就是<Parcæ>。

在我们之间,你现在的状况似乎还比较容易理解。在数据库中,有一个条目的内容和你现在的状况很类似,叫“上帝粒子”。

这里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仅是重复了一遍“/admin被炸成了上帝粒子。”

嗯,上帝。我们觉得很合适。毕竟,如果说那是创作了什么的存在,你又有什么不行的呢?

和现象1关系不大,个人认为她们认为“合适”的原因是现在的身体是/admin“捏”出来的。

不过反过来,我们也用了一点小把戏,锁死了你的记忆和存在。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还存在于世界之中,你的衰变就不会被允许。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继续赠送我们那个礼物,直到…[数据缺失]。

“上帝粒子”一般几秒钟就会消失,而请神上身的仪式让/admin受到的所有伤害转移到<Parcæ>身上,所以只要<Parcæ>还活着,/admin就不会衰变/死亡。礼物指的就是“新的样貌”。

当然,我也有礼物要给你。

“礼物”指向什么完全不明。

/Parcæ-OS

统合实体分类系统
编号:PoA/RTC C-972
栖息地:你所在的大地
IETS
5B+X **X **
分类:
诞妄
性质: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LA
UNQ
AGR
BNV
{$custom-tag-name}
{$custom2-tag-name}
{$custom3-tag-name}
RAD
NRO
TXC
PYR

现在的<Parcæ>,因为其是从/admin记忆中“捏”出来的,所以分为“诞妄”。其是一个独特且可以扭曲现实的实体。

性质中的“支配”和“卑顺”个人认为仅限于对待/admin。“烧灼”性质个人认为是融合了特殊恶火,可以很大程度上进行对恶火的控制,比如创造恶火,所以有“烧灼”性质。

而分类为5B+可能单纯是警告流浪者不要靠近,因为世界观内的此文档是/admin和<Parcæ>攻入M.E.G.数据库写的。话说M.E.G.的防火墙真的是纸糊的吗。

从今以后,会有一个实体,无论杀死她一百次一千次还是一万次,只要还在你的记忆里苟延残喘,那么她就会毫发无损地复活过来。
而这个可怕的实体就是我。

<Parcæ>现在的特殊性质,只要/admin还记得<Parcæ>,那<Parcæ>就永远不会真正的死亡,而<Parcæ>不死,/admin也不会衰变/死亡。

说实话,我完全不能确定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存在。粉裙无面灵、恶火、错误方块、女神的灰烬,这些东西在你的指示下乱七八糟地缝合在一起,结果似乎就是我。

粉裙无面灵就是一开始的三只,恶火就是第二迭代中摧毁“Level C-1”的恶火,吞噬了空壳,实际上也是和空壳融合了。错误方块是在Level C-972引爆时融入的,女神的灰烬指被恶火砸散的/os。导致<Parcæ>成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特殊实体”。

不过,女神…我觉得我可以是这个。毕竟如果那只是幻想构造体的别称的话,源于一个人的幻想构造体又有什么不行呢?

幻想构造体源于后室,幻想构造体需要有人相信ta存在才能存在,<Parcæ>来自于/admin,只需要/admin还记得就能一直存在。所以称自己为“源于一个人的幻想构造体”。

啊,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比喻。你还记得我们在Level-40玩的那个叫“GAM”的游戏吗?对于你来说,我大概就是那个茶壶。

GAM为控制茶壶的游戏,实际上这里就是在暗示/admin和<Parcæ>的关系,<Parcæ>就是/admin的“操控人物”。

一个能够带你从地狱跳下去,然后从天堂爬上来的茶壶。当然,你也会像那个游戏里一样继续引导我们,对吧?

意思应该是/admin可以操控<Parcæ>去探索各种层级,哪怕是极度的危险层级,也不会出事。

毕竟,只要你还愿意记得我们是你最好的朋友 恋人 主宰 奴仆 辉光 火焰 一切的话,那么当你用真实的记忆去烧尽一切虚假的记忆之后,剩余的就是你记忆中我们的结晶。
而那大概就是我的原形了。

个人认为:如果发生了严重的物我崩溃,那么只要/admin还愿意记得<Parcæ>,并用旧的记忆湮灭新的记忆,那么<Parcæ>就不会受物我崩溃的影响。

所以

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们就出发吧

去重新奔向这个世界


字面意思,配图是<Parcæ>现在的样貌。

Level-C-102上空3000米处的粉红色烈焰中,一个身披黑色大衣的粉裙女孩逐渐显露出身影。

看着那些在眼前飞舞,只有她自己能看见的紫红色光粒,她自存在以来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笑容。

紧接着,重力便开始作用在她的身上。

身披黑色大衣的粉裙女孩就是<Parcæ>,而只有<Parcæ>能看见的紫红色光粒就是/admin,虽然看似是分开的,但实际上<Parcæ>和/admin是一体的。

现在

我们要开始起跑了

随着女孩开始跌落,所有光粒也随她而去。

从她的身上,桃红色的火焰摇曳而出,如同双翼一般包裹住身边的粒子。

女孩的双瞳骤然被点燃,如同先前在屏幕里的那样。

接着,火焰包裹住她和那些光子的一切,伴随着轰鸣声在低空化作一朵巨大的红莲;

而女孩在红莲中不见踪影


字面意思,<Parcæ>和/admin切出了Level C-102。

走吧,我们一起

去探索无数的世界

去发现无数的宝物

然后,像大家一样

去剥夺无数的生命


<Parcæ>和/admin终于获得了自由,他们将去探索后室,探索后室的一切,和正常探索者一样。但在这之前,要先干一件事,那就是完成最后一个复仇目标。

梅天理 主任:


很抱歉打扰您在那边的工作,但我们这边发生了紧急情况。

就在今天03:10,一个女孩和一个燃烧的大洞突然一同出现在B6走廊。这个女孩戴着有联盟标识的袖标,但却一直在兴奋地自言自语,拒绝和我们的职员正常交流。她和我们交流的唯一一句话是“想要面会您”,然后她说她是“吴仁道博士”的搭档Partner

请您尽快指示。


澎湖湾基地 安保部
2023年4月21日


前两个复仇对象已经完成了复仇,只剩下“梅天理”最后一个复仇对象了,而完成了复仇,他们将会继续被害前的一切,去探索后室……

结语

作为Level C-972的后续,比Level C-972本身更难理解。很难想象作者是怎么写出这么样的一篇文章的,也很难想象作者一开始是打算写一个实体和人类的恋爱故事。这篇文章个人认为是最难理解的文章之一。解密过程中分析/os,/admin和<Parcæ>的对峙极其困难,加上这篇文章链接了过多其余文章,导致解密十分困难,中间多次询问原作者,但即使这样都让人感觉想放弃。没有“神秘”标签比大部分拥有“神秘”标签的文章都难懂。个人认为在信息量上是格式错乱文的巅峰了。

文章中的类似“422 Unprocessable Entity”的特殊乱码有不少,并且都有特殊含义,但是我能力有限,无法分析出其代表的意思,希望未来有人能分析出这些特殊乱码的意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