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安布罗斯咖啡厅:咖啡是世间万物

咖啡时光

发现 安布罗斯 Level C-offee分店

对安布罗斯Level C-offee分店的评论
作者:x1193
需要10分钟阅读。
⭐⭐⭐⭐⭐

cafe-1697980_960_720.jpg

评分: +22+x



一天当决定你离开频繁切行造成的疲惫,却不知何处可去,我不允许你错过安布罗斯餐厅Level C-offee分店。

很荣幸,在朋友的带领下,初识了安布罗斯Level C-offee分店的别样风味,有机会进入该餐厅的流浪者并不多,甚至可以用罕见来形容,不过我相信在这篇评论发布后,会有一些人慕名而去的。不过这次,只有我一个人。

径直走入咖啡厅,右拐,直接尝试切入幕墙,你便来到了安布罗斯Level C-offee分店,在这里,你将亲眼看见处于“未来科技”状态的钢琴。于我,那里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那么的陌生,也许是过于热爱咖啡,这个层级的架构已经被我烂熟于心,唯一不同的只有那充满科技感的灯光,钢琴中传来的Future Bass1以及给流浪者过夜的胶囊旅馆。




那我们便进入我们的正题。

冰风耶加雪菲拼配

xuaqqs.png

冰风美式所用咖啡豆与薄荷叶


“咖啡不应只有醇厚与焦苦,也应当有一定的酸感。”在为我制作这杯咖啡时,咖啡豆先生这样说道,“而为了平衡这种酸质2,我在磨粉时加入了薄荷叶”

不瞒您说,当我第一次听说这种奇妙的做法时,我愣住了,当咖啡豆与草本植物混合在一起,我实在是无法想象其味道,但当我品尝了第一口,我错了。

高甜度红果的甜感3,以及酒桶发酵后的耶加雪菲豆的拼配,营造出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它没有纯红果咖啡的甜润,也没有浅烘焙耶加雪菲的涩嘴,虽不如花魁的香气,但却令人惬意。再配上那若隐若现的薄荷味,简直就是一杯恰到好处的艺术品。

当你喝完这杯咖啡,来自薄荷的清凉感会停留在喉部,呼吸时会感到冰凉,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冰风”。

与能在Level C-offee喝到的薄荷美式不同,这杯咖啡更多的是均衡,而不是薄荷美式般的冰凉。


--

鲜花花魁

xua5m5.png

我从鲜花花魁介绍卡上找到的图片


“花魁的风味独特,源于前厅埃塞俄比亚古吉·罕贝拉庄园独特的风土,幸运的是,我在后室也培育出了这豆种,所以让我为你呈现这一杯鲜花花魁”

花魁,毋庸置疑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能与瑰夏4匹敌的SOE5豆选了,有幸品味过花魁的都会惊异与其浓郁的花果香味。而这一杯鲜花花魁的花香更为浓郁。
草莓与菠萝的香气混和成了前调,而中调则变成了荔枝般的酸甜,最后,一转攻势,以余韵悠长的木瓜味收尾,精妙绝伦。

在这个洒满阳光的午后,看着幕墙中花海中的景象,再细细品茗这一杯不可多得的精品SOE,似乎没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了。


It's alive!美式冰沙


“好吧,看来这份来自外国的饮品,不是很受欢迎,但是我保证,在这个模式的咖啡厅,幕墙不会把你带到什么不好的地方,至少不是那可怕的地方。”

额,难说,可能大多数人不敢点It's alive!美式冰沙的原因都和我一样,是害怕幕墙把我们带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去,不过在现在这个模式下,我还是鼓起勇气尝试了一下。

与普通的冰沙不同,这款冰沙似乎真的是咖啡冰沙,换句话说,连里面的冰,都是用咖啡冻起来的,虽然和普通的冰沙一样,会冻住脑子,但是,我还是无可阻挡的靠近他。

这种溢于言表的神奇感,真的令人着迷,甚至如果它会带我去什么奇奇怪怪的层级,我都愿意再次品尝它。


挑兮达兮-无食桑葚拿铁

xvn697.png

挑兮达兮-无食桑葚拿铁实拍


显然,咖啡豆先生是不会想出这么有文采的咖啡名的。

这杯来自所设计的咖啡,实在是令我折服于其创造力,当然,没有咖啡豆先生高超的咖啡制作水平,我也不可能品味到这般风味。

据咖啡豆先生自己所言:“我之所以用玻璃杯装这杯咖啡,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你们清晰的看见这杯饮品的分层。而其他饮品没采用则是它们的分层不重要,绝对不是因为玻璃杯难刷。”诚然,这杯咖啡的分层十分清晰,最上面是粉色厚乳奶盖,中间是深不见底的黑色,而最下面的,则变成了含有亮粉的蓝灰。

轻抿一口,樱花与白桃的风味涌入鼻腔,让我想起了我的初恋,那番甜感,宛如冬日寒风中的暖阳;再一口,那番甜味更加沁入人心;

紧接着,插入吸管,一阵强烈的薄荷味进入了我的口腔,伴随着被切成碎玻璃形的椰果,好似一把利刃,打破了刚刚沉溺于浪漫甜感中之我的幻想;

最后,醇厚而强烈的曼特宁风味席卷了一切,那番浓郁的苦,以及沉重的压舌感,结束了我对这杯咖啡的品尝。

杯底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排文言文“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于嗟女兮,无与士耽”。


小黄鸭美式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就是这么一杯美式。这杯由咖啡豆先生在小黄鸭皮划艇上首次创造的咖啡处理方式,造就了这么一杯美式。

浅尝第一口,感觉于普通的咖啡别无他样,就像一杯平平常常的美式。直至喝完,我仍然没有觉得它有特别之处。也许大部分人和我一样都有这种感受,直到咖啡豆先生示意我在此时穿过幕墙。“我草,真行啊!”我说道,此时的幕墙直接将我带到了大西洋中间的小黄鸭皮划艇上,并且,我似乎拥有无尽的力量。

我横渡了大西洋,进入了一家咖啡厅,又一次和咖啡豆先生见面了。

“我草,真行啊!”


干翻我不可名状咖啡


当我选中这杯咖啡的那一刻,我承认我后悔了,咖啡豆先生直接搬上来一台用于制作Joke Object-420的榨汁机,并开始向我介绍这杯咖啡的做法。

“首先我们加入20克咖啡豆,然后放入我们一整套后室咖啡套装里所有咖啡,再榨取一些绒麦,最后放入我们的可乐!”

话音刚落,他便启动了榨汁机。片刻之后,一杯不可名状的咖啡便呈现在了我的面前。鼓起勇气,喝下一口,感觉此生再苦的饮料也比不上这杯“干翻我不可名状咖啡”。


豆浆


咖啡豆先生说:“是的,这确实是一杯豆浆。”

据咖啡豆先生所说,这杯咖啡,或者说是这杯豆浆之所以会出现在这,还是源于顾客们的一次争吵,他们从咖啡的种类聊到咖啡的定义,从咖啡的外在聊到咖啡的本质……总之,几乎是把咖啡在各种理化性质,乃至哲学意义上都讨论了一遍。最终,他们得出“豆浆是一种咖啡”以及“咖啡是世间万物”的结论,后者也被咖啡豆先生当做了安布罗斯Level C-offee分店招牌。

言归正传,这杯豆浆尽管大致与普通的豆浆相同,但还是能在其中喝到一些咖啡的味道,让我怀疑是不是咖啡豆先生杯子没洗干净,而品味这杯豆浆,就像是久在樊笼中的一丝丝自然,在品尝这么多咖啡之后,给味蕾以焕然一新。


安布罗斯Level C-offee分店可以在复杂后室的任何一个角落,在这里,可以品尝到后室最新,最奇妙的咖啡。但在复古主义者和传统咖啡爱好者的心目中,安布罗斯Level C-offee分店则是现代与复古最美妙的碰撞。

“咖啡如此迷人,任何如此认为的顾客都可以在这家店里找到属于他的Level C-offee。这里售卖的不仅仅是一杯杯咖啡,可能更是从咖啡设计者,制作者到品尝者的感情。就好像我,在这找到了久违的友情,尽管他没有在场,我还是能体会到那份真挚的感情。” General Thunder略带激动的说。

或许这就是安布罗斯Level C-offee分店的成功秘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