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 Perado与Dr day的报告

评分: +72+x



警告

自第三版本后的文档已被封锁。以下内容仅监督者及被指定人员方可访问。

若您拥有权限,请点击下方验证。

— M.E.G.探险者总署


    • _

    生存难度:

    等级 机密

    • 环境恶劣
    • 实体绝迹
    • 存在高度机密

    描述

    虞丘是Level Cheater-1的叠加态之一。

    虞丘是一方面积广袤、地势起伏但舒缓的丘状地形,由大量成分复杂的灰黑色颗粒物组成。在层级的中央有一块被命名为为烬山的凸起山型地形。在烬山上边可以找到大量插在灰烬间的破旧铜柄赤色旗帜。

    在烬山的底部可以找到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隧道,隧道的四壁由于未知原因而异常牢固且不可破坏。在深入隧道长约200m后尝试切入地面内,将进入一片较大的地下空间。

    该片空间内的地面、墙壁乃至天花板上都凿有大量带有明显人造痕迹的液槽,大量未知红色高温流体以一种未知方式克服重力以流淌在液槽中。我们的大多数据点成员在非执勤时间将驻扎在该空间内。越向空间内部深入,环境越恶劣。而空间最深处则摆放有一个长、宽、高皆约一百五十尺的大型铜质圆腹古鼎型机器,其无法被破坏与移动。机器具八足,其中的四足较大,起主要支撑作用,其余四足为辅;双耳高耸,向外张开,成圆润的方形;浑体铸有方整流畅的纹饰,并刻有大量成体系的古老契状铭文。

    机器的顶部开有阔口,但鼎口被大量质感类似木炭的块状半透明物遮盖。在古鼎工作期间,鼎内会有火焰在燃烧跳动并放射出红色的光芒。经过证实,任何在古鼎工作期间靠近古鼎的非人物体都将由于所谓“天道”不可避免的蚕食而逐渐解体。该现象在物理世界的表现则为物体逐渐化为成分复杂的灰黑色颗粒物。

    估计古鼎的建造时间大约位于7000年前,由远古人类文明成员建造。该机器将在检测到文明遭受到巨大危机时创建一份前厅的投影,并且选中所有潜意识中“愿意为了文明的传递而奉献一切”的人类为“诳天者”,将其意识在每日的睡眠中投入到创建的概念模型“灯影”内不断地试错,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解决危机的最优解,之后将灯影重叠入前厅并固定概念坐标,达到快速解决危机,维护文明安全的目的。但是,该过程会对“诳天者”们的身体带来极重的负担,会减少部分寿命。

    为了维护机器的正常运转,我们成立了特别行动小组,诳天者(Cheater),以适时监控机器状态并进行微观调控。该机器的控制台位于其底部。诳天者可以在在通过相关脱氧核糖验证之后将其解锁。

    已知Level Cheater-1内的灰烬皆由燧人氏的概念残渣组成。

    古鼎控制台当前显示状况复刻:

    当前状态:良好

    当前稳定节点数:557个

    当前“燧人”个数:197391473个

    当前工作状态:工作中

    当前工作段开始时间:2019年12月1日0时0分0秒

    当前应对危机:瘟疫

    “吾辈为燧,薪火续燃”

    “人道长尊,荣光永存”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发现了控制台上显示的数个奇怪的图标。亮起的是一个鼎内躺着一名手拿燧石的人类,未亮起的则有:一名被绑在山崖上,头顶有猛禽徘徊的人类;一名戴有鸟头面具,背对太阳与巨型三角建筑的人类;一名手拿燃烧的宝剑与苹果的人类等等。

    M.E.G.前哨“迁离者”

    • 由五百五十名武装部特工组成。无专属据点,前哨人员分布在本层级各处。
    • 负责保护处于本层级流浪者的生命安全。并将进入的流浪者安全送出本层级。

    入口和出口

    入口
    • Level C-4内赤脚将巨石推到山顶。巨石被推到山顶后会即刻向后滚落,在被碾压过后,将有一定概率切入Level C-1内
    • 尝试切入Level C-462内装有灰烬的装料袋内将来到此层级
    • Level C-444内切入一堆围绕有漆黑色石头,已经熄灭但装有大量木炭的篝火内将来到此层级。
    • 从任意层级中尝试切入正在燃烧的火焰内有概率来到此层级。
    • 在C层群内任意层级找到一块黑色石质小鼎后将被传送至此层级。
    • Level 0Level 1Level 2Level 3内踏入一堆不受任何外界因素影响而静止的黑色灰烬中将来到此层级。
    出口
    • 从烬山顶部尝试切入地面将进入任意一个生存难度低于二的层级。
    • 尝试切入任意插在地面上的的赤色旗帜内,将有概率切入Level 0

    -
    -
    -
    -
    -
    -


    附录

    我们在初次对地下空间的深探行动中,在古鼎前发现了一滩隆起的松散灰烬,上边摆有半根正在瓦解的钢笔,一套残缺不堪的黑色中山装,还有一封保存完好的手信。手信的内容似乎为数十年前的一名流浪者所写。经过考证,我们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信上叙述了有关本层级乃至整个C层群的真相。


      • _

      你好,我是“星火”,一名诳天者。

      书写像是揭开了某片尘封的幕布,让我回忆起属于从前那个熟悉的世界的记忆——这让我很是开心。当然,这也是一个冒险的举动。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任何对“自己仍然存在”的不确信或者不专注都有可能引起那东西的趁虚而入。但现在的我也不怎么怕了——当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左臂与下半身已经全部坍为灰烬了。我很清楚自己没有多长时间了,于是也便随手来写些东西,将我知道的全部记录下来。

      首先是我身后的这座古鼎。实在地来讲,这鼎是通过“燧人氏”的努力,在某个无序的恶念与我们的故乡之间构筑了一道障垒式的模型,以阻隔其与人类文明的连接。我们通常称这个侵吞着历史、蚕食着未来的实体为“天道”,祂依托于前厅的文明而诞生,却以文明的兴衰、生命的折磨为食。祂是完美的衰败与新生,祂黏着在每一寸空气里,每一缕时光中,贯穿着现实,时时刻刻在折磨着人类。

      换句话说,祂是神。

      “天道”在不知多麽漫长的时光里,用亵渎而繁茂的触肢操控著前厅一代代文明的雄起与雕零。祂是无知的命运,贪婪地吸吮著一代代文明的火种,用以填补自己扭曲而破碎的臃躯。悠远的岁月是祂的双筷,漫长的时光是祂的汤勺,“天道”饱食著历史,愚弄著未来。祂从混沌的世界中蔓生出一个个文明,又将它们碾作尘埃。祂在沸腾的黑暗里用时间这最残酷的显微镜冷眼旁观著无尽的死亡与重生。

      直到我们的到来。

      我不知道,是什麽让远古时期盲目崇拜著神明的祖先意识到了有这样一个存在操控著无尽的轮回,但我知道,在那之后我们做了些什麽——我们空前地团结在了一起。

      我们诳骗了神。

      “天道”是一道光泽,是一声啼鸣,是可怕的完美,是贪婪之物,更是于文明上生长的愚钝之物。虽然人类生来就不完美,但好在我们是善于欺骗的动物,我们用恶意的谎言伤害敌人,我们用善意的谎言构建情谊,我们用有欺骗性的气味、衣物伪装自己,我们的文明建立在无数的真话与谎言之上。既然我们所谓的“神”是在文明上蔓延增生,那么祂就是可以被欺骗的。

      我们是诳天者(Cheater)。

      “天道”在那片庞大的乱流里聆听着我们文明欺骗性的低语,我们假意的祈祷换来了喘息的时机,并最终找到了将它击败的武器——欺骗带来的悖论。我搜集到的古籍上没有提到那一场战争的场景如何,只有一个冰冷冷的数字,在死寂中凿进石碑里,既所谓“民之十不存一”。

      最终,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也撕碎了神。为了防止它卷土重来,我们修筑了数个机器,将它们分开保存,驱逐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一方奇怪的异空间——也就是这里。

      “天道”在这里崩裂开来,无数的碎片如雪花般洒落在后室里,在时空异常的环境下茁壮地滋长、与其它分裂的层级一起,构成了一片崭新的的层群。它由我们的诳骗(Cheat)而来,由诳天者(Cheater)创造,所以后世的我们将其命名为:

      “C层群”

      这片受诅咒的层群因欺骗而生,故也埋下了欺骗的种子。在“天道”浓重而完美的恶意里,部分层级随著时间的推移进化出了具有欺骗性的外壳。它们看似安全宜居、光鲜亮丽,吸引着成群的人类进入其中。这些可怜人经受这片地狱的折磨,狂热地奔向梦想中的天堂,却在那里被神的螯肢撕为碎片。C层群的层级同样擅长欺骗。

      但“天道”没有就此消散。祂就像后室一样:庞大、诡谲、破碎、伸缩,收束。祂在无底的深渊中凝聚、嘶吼、狂暴地挣扎,祂的每次颤栗都能让前厅的代代王朝更替在文明上掀起层层波涛,祂的每一次呼吸都是一场人类遭遇的天灾。诳天者们逐渐被遗忘,没有人再维护远古的的机器,没有人还记得共筑的封印。但神的阴影,却从未离去,始终徘徊在人类的头顶。

      作为文明结晶的封印机器一个个停止运转,古老的文明一个个毁灭,更替的时代将那些保护人类的英雄忘却。而我们祖先铸造的古鼎,也在漫长的时光中发生了故障。

      这也是为什麽,当今的我们,外有外敌虎视眈眈,内有乱政军阀混战;遍野颓垣废址,河山伏尸千里。

      面对这一切,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不可推却的责任。我知道,我必须重启我们的古鼎。

      而做法,也是诳骗。这像是一场神秘而宏大的悲剧。我们创造历史的唯一方式,就是欺骗未来。

      当我直面“天道”时,我第一次意识到人类的渺小。祂那庞大的概念,从我身体里的每一个毛孔迸发而出,将四周的一切化为飞灰。单单是存在就足以将我化为乌有。但我想去做这件事,也必须去做。没有一个人能够在这场全民族的危机,全人类的危机中置身事外。

      我佯装着狂热,混乱地赞美并执行祂对秩序的蚕食,将祂奉为所谓的主人,立誓开启一片崭新的乱世。而“天道”则赐“福”于我,让我能够成为这世界中的一方碎片,我的存在亦不至于在翻腾的恶意中永久消散。

      我在概念中钻了一个空子。我创造的乱世不会有有文明的毁灭,只会有伟大的复兴。“天道”或许没有猜到我想要做什麽,但是估计很快就会知道的——当那漫天的灰烬重新将它卷走之时。

      两小时前,我已经偷偷重启了这件古鼎。无尽的希望,从鼎中喷薄而出,如初升的朝阳般,骤然四射,狂暴地切割著黑夜的壁幕,在无边的黑暗中凿出一个个刺目的孔洞,浇灌著这片无垠而又古老的土地。阀门已经打开,我能感觉到那冥冥之中的概念正被一团暴怒的混沌疯狂地搅动、挣扎、嘶吼,破坏著因果,试图让我的存在分崩离析,就像尘埃在一阵飓风中那样。这里的时间概念已经被扭曲了,我或许会在这儿待上几百年再崩溃而死,又或者我会在化为飞灰后还活着,但都不重要了。

      “星火”将永远地彻底融入古鼎中。当我沉寂地坍作飞灰,在历史的深洋中永眠后,无数的“星火”们将苏醒过来,顺著希望的赤潮,掀起一番翻天覆地的燎原之势。那将是一场最美妙的盛景,千千万万名仁人志士怀揣著最伟大的理想,在那旧时代的废墟上建立起崭新的,属于这方水土的辉煌。

      我坚信,我们的祖先们之所以能够战胜神,能够战胜那所谓不所不能的“天道”,不是因为他们的科技有多先进,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体有多强壮,也不是因为他们的智慧远超现在。

      那是一种强大,一种属于我们自己的强大。

      我们有人贪图财利,但绝不以同胞换取利益。

      我们有人懦弱怕死,但绝不向族人调转枪口。

      我们的不法组织可以金盆洗手,我们的军阀外藩可以一致对外。

      我们可以抛头颅洒热血,我们可以被抽筋扒皮,我们可以被烙烫水淹,我们可以被迫害,可以被残杀。

      但我们不会被打败。

      数千年的悠远历史,终究是由那些黎民百姓去书写的。

      大火必会因我们而旺盛,文明必定为因我们而矗立。而这燎原的星星之火,便由我,在这灰烬的坟茔里点燃吧。

      我们的后人终将觉醒。我并不是单一一个人。

      此次,人胜了天。

      而后,人定胜天。

      1921年7月21日

      “星火”手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