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ᵒₙᶠᵘˢᵢᵒₙ-1

评分: +126+x


> $access backrooms-database |grey "Level C-1"|vi

ACCESSING MEG-DATABASE……
MEGDB : Doc was encrypted.
ENTER PASSWORD:

> 电线造物

DECLINE.

> 利维坦

DECLINE.

> 雕像

DECLINE.

> 朗基奴斯之枪

DECLINE.

>

PASSED.
Loading User-Interface…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n/a

  • {$one}
  • {$two}
  • {$three}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Level C-1应当是后室C层群的第0层。

描述

截至目前,仍未有人发现Level C-1真正的踪迹。

理论上,Level C-1是前厅与后室之间的边界。Level C-1正是你正在寻找的阈值。Level C-1由大量碎片构成。任何时刻,跨过Level C-1都将使你来到后室前厅,任何主体或客体都将在此处洗牌,重组,更换方式排列。

指南:不要相信你的思考,也不要怀疑你的思考;抛弃思想。

指南本身会对Level C-1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

不要看这些

  • Level C-1的结构熵极低。
  • Level C-1是层级。
  • Level C-1可被提及。
  • Level C-1可能真实存在。
  • [请输入文字]

最后一次更新:2023/3/27 15:47 MEG数据库管理部门

本文件已归档,请勿再次调用。



已知

Level C-1本体论性的存在。

Level C-1不是月亮和地球之间的河。那条河很宽,很急,水花像四溅的阳光。

Level C-1不是铜绿色的潮汐,泰然自若的血渍。磨坊生锈的大门。

Level C-1是永恒的现实。

Level C-1是转瞬即逝的回忆。

Level C-1不是致人于死地的路和野炊的诗。

Level C-1不是黄色地毯。

Level C-1不是

Level C-1是原始的神经网络,是退化但并未消散的理智。

Level C-1不是概念。

Level C-1不是后室的一部分。

Level C-1不是前厅的一部分。

Level C-1不是可被思考的。

Level C-1是由大量互不相干的片段构成的。

Level C-1是破碎的。

Level C-1是去中心化的。

人无法拒绝思考。

梦永远不完整,

世界上只有片段。








片段1

我醒了。

我在一滩黄色中醒来。身体侧躺在一片地毯上,那地毯浸了水,呈现出潮湿的暗黄色。灯光充足。我看到同属昏黄的墙纸和天花板,浸满同样肿胀的水,随重力而下垂,摇摇欲坠。我开始晕眩;电线,蛆虫,气球,数以万计的臆想造物,尖啸着从拐角处涌出。

[×]完整化错误:低于LC1阈限

片段2

我在一条黑暗、逼仄的走廊中醒来。

墙壁灰暗,四周一片沉寂;天花板上只有一盏灯。灯光南侧一米,中点,我站在这里,视网膜是粘稠的黑色。

湿润的风扇声音嗡嗡作响,引出拐角处的人影,带着些窸窣的摩擦声。

我选择朝它前进。然后,我看到一片死黑色的剪影坐在轮椅里面。

“吞下苹果。”剪影说。我俯下身盯着他,发现他的脑袋上有一颗雪景球,而他的身旁摆满了苹果。

我握紧苹果,我趴在地板上啃食。搞砸了:我把苹果籽撒满了地板。

“捡起你掉的垃圾。”雪景球命令道,“然后丢到垃圾桶里。”

“我做不到。”我垂下头说,食指与拇指在揉搓衣角。

“把衣服都洗了。”雪景球说,“门栏侧面的疤,赶紧把它擦掉。”

“我做不到。”我接着说。

“捡起那朵花,”雪景球在说梦话。“窗台上的花瓶要摆在一条线上。”

窗台的花瓶,我想,窗台在哪里?

窗台很高,面向一望无际的旷野。此刻正是傍晚,晚风可以拂面而来。我走到窗前,伸出脖子直面原野。远处,一条废弃的铁塔发出了诡异的电波声。我朝电波声望去,发现塔底有一朵枯萎的花。

“插到花瓶上。”雪景球说。

我把那朵花的花柄捏了起来。

[×]碎片化错误:高于LC1阈限

片段3

时间是深夜,也有可能是深夜的两倍。我的视野黑到清澈。黑的边缘,黑的填充,黑的满溢;有闪光灯,闪光灯很亮,很近,很大。我在公路上,公路很小,贴在我脸上,因为我能感受到它的温度,是刺骨的凉爽。我踩在视野中间。脚底下有一朵花,我可以捡起来。

但我没有动。视野一直在被闪光灯照亮。脚下是柏油路。我沉下心来开始等待,但我弄不清分寸,所以一不小心就在公路上站了很久。

我没有表,可能也不重要。

[×]碎片化错误:高于LC1阈限

Level C-1是永恒的现实,又称与永恒有关的误导。

在Level C-1内部,动与静的阈限将被混淆,现实与超现实的边界也将被混淆。或者说,根本不应牵扯Level C-1的内外与否。这样的尝试将不可避免的失去意义。

Level C-1是蜷缩在果内的空间,它黑暗、狭小、温暖,它是逼仄而完满的层级。

不应当牵扯内、外,不应当牵扯动、静,不应当牵扯顺理成章、牵强附会。Level C-1既不属于后室,也不属于前厅。Level C-1是一地的碎片。

不要思考。

不要试图思考。

不要拒绝试图思考。

不要试图拒绝试图思考

不要拒绝试图拒绝试图思考

不要试图拒绝试图拒绝试图思考

不要拒绝试图拒绝试图拒绝试图思考


片段4

我每天都会上学,今天也不例外。每次上学的时候我都会背上书包,这次也不例外。

每条路上我都会进入相同的学校,每条都不例外。

因为我家门口有无穷多个学校。

[×]完整化错误:低于LC1阈限

片段5

我趴在窗边,顺着缝隙合上玻璃窗。窗户有十层楼高,窗外暖阳如画,清风如注。天空在窗外铺展。像是温柔的画布,扯开了一切褶皱。

是啊,春天要结束了,一团团心事却仍然纠缠在我的心头,令我寝食难安。我回忆我们的过去,却一直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我在审判自己的内心。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每一条嘘寒问暖都被她忽略了?这些天来,她为什么不肯与我说话了?我做错了什么,或者说,她已经……?

不,不会的。我相信她不会的。

我透过玻璃望向橘黄色的天幕,黄昏令人恍惚的阳光照在我的睫毛上。

是啊,时间还早,还有很多事情值得我去改变。

我垂下头。

她睡得很香。

除了脑浆在流淌之外,都还不错。一切顺理成章。

别着急,炎热的季节才刚刚开始。

[×]完整化错误:低于LC1阈限

片段6

苹果:发霉

小提琴:被扯断了

餐桌:摆满了菜

勺子:撞击碗的边缘

电视:播放广告

笑:N/A

[×]

片段7

我跟着一张面具行走。我们走在一条公路上,阳光清澈,白云如丝,天空是蓝色的玻璃,饱和过度。

我问:“

路上出现了一头大象。它肥硕的身躯横跨道路左右,四肢戳在地面上而不留阴影,凝固得如同蜡像。我在它面前就像一只蝼蚁。我罔两-孤独-孓立,我的踪迹无处可寻。

忽 视 大 象 尽 情 行 进 吧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

我问,语气捎带些不满。面具在前进,可是它停下了脚步。它转过身来,用苍白的面颊和三个不合时宜的洞指着我。它张嘴了,说出了些意料之外的话。“跟上他,他知道。”面具说,她话里的每一个字都透露出苍白的气息。

“道路的尽头有花。”

枯萎的花。

道路的尽头有枯萎的花,我们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们继续行走。

[×]

片段8

我来到了天堂。

天堂是夕阳,夕阳下的海滩,海滩上的酒店。远处有热带雨林,密密麻麻的树冠可以在风中摇动。

我不再想回家了,我总能有自己的出路。

[×]

片段9

我看见了因特网

[眼球 宽带中 移动]

我把钟表倒灌进因特网

[指针融化,和雨点般的呻吟声混在一起]

我爱因特网

[事实:耶稣吸毒成瘾]

我是因特网

[事实:有人在敲门]

片段10

糟糕,月亮先生把他的手电筒指向了我。我慌张的趴下抱紧双头。幸运的是,光线衍射到一半时弯曲了。

我如释重负,走到月亮先生面前。我看到他的头颅在空中漂浮,一些雨正稀里哗啦的下着,钢琴伴随雨点的节奏跳跃。

“您……您好。有件事想麻烦您。”我战战兢兢的试探道。

月亮先生不说话,他只是看着我。

“现在我回不了家,因为门被锁住了。”我说,“您能把花借给我用一会吗?”

不出意料,他有一朵花。月亮先生把他的花(已经枯萎了)递到我手上。我看到他脖子上淡紫色的半月,连带紧致的西装一同瑟瑟发抖。

“这是我送你的花。”月亮先生说,“但是,作为代价,你需要吃掉月亮。”

我惊恐的盯着他。他刚才说月亮。这是什么意思?我后退一步,我开始紧张了,于是全身肌肉逐渐收缩,于是青筋四起,铜臭味的荆棘刺伤了我的手掌。

血溅在清晨的牛角面包上。天亮了。

片段11

我回家了。是我的家。在那里,一切照常运转。

墙角有水渍,风扇吱吱哟哟的颤抖,秒针失去窒息的欲望,水果化为粘稠的汁液从雪花屏中淌开。

看不见时针了。

我关上门,我打开灯,我打开空调。(电费总该解决的,但我想不该是现在。)

天花板被什么东西润湿了。恶化,扩散,不可阻挡。有重力,在墙纸上。墙纸上出现了令人窒息的沉重,随后便出现了些断断续续的拱形。我躺在床上,还没有等我愿意对眼前的情况做出反应,我就被包围了。所以我决定挣扎,但终究没有逃过一劫。

我选择出门,因为我可以去更远的地方。那里有时间和历史,那里没有机械中的幽灵。那里还有枯萎的花。

我从床边握住把手向后一拉,没有花费任何冗余的力气。门外仍然是床,于是我大喜过望。

我没有找到时间和历史,也没找到机械外的幽灵,不过我找到了枯萎的花。

我捏起了它枯萎的花柄。

片段12

我来到了天堂。

轨道偏移,光和水出现在镜头中,随后光的剪影从光中流出。浮雕呈写实风格,由大理石和青铜制。

2.78秒后,剪影拼凑出一个人的轮廓。

“我是旅者。”他开口便说,“我恰好经过此地。”

他是旅者。

“我是旅者吗?”我问。

“你也是旅者。”他继续说,“因为圆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形状。”

圆。圆。

“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形状吗?”我紧紧揪住手中枯萎的花柄,追问道。

“花不是最完美的形状。花很美,但花有缺憾。花是破碎的形状。”

破碎的形状。

“我该怎么办?”

“你该握住你手中的花。”

我用整只手掌把深黑色的花握在拳心。“这样如何?”

“完美。”

从这里开始我明白了。在后室,死亡不是解脱,在前厅,生存同样不是解脱。祂们的边界上,解脱将失去意义。不可名状的不可名状。混淆任何东西。清晰的事物,一定是远离边界的存在。

完整必定杀死完满

曾经世界变成了片段,如今片段变成了全部的世界 潮湿的黄色地毯可以覆盖大约六亿平方英里随机分割的空荡房间 童年同样转瞬即逝 与此相比 Level C-1更加迷茫Confusion

人不能同时在所有地方生活

我要重新拿起M.E.G.的救生设备 有荧屏 按钮是红色的 然而我却从中看不到一点希望 不可能 我们什么时候才会试着改变

只有世界会更加完满

Level C-1 只会 形式主义 的 存在。

到彼岸去

到彼岸去。




片段

我捏住花柄,在荒原上行走。

片段

我捏住花柄,在星星点点的虚空上行走。

片段

我捏住花柄,在黑暗的管道间行走。

片段

我捏住花柄,在流弹横行的战壕中行走。

片段

我捏住花柄,在如水的天空上行走。

片段

我捏住花柄,在潮湿的办公室间行走。

我捏住花柄,我在雨中行走

我捏住花柄

我捏住花柄

我捏住花柄

我在草原上行走。
















到彼岸去










到彼岸去

































我醒了。

我在Level 10的泥地中醒来。耳边有雨点,雨在下。我发现自己的全身已经被雨水打湿了,睫毛也是,上下两只眼皮牢牢的黏在一起。不过没有关系;我深呼吸一口气,在密密麻麻的青苗之间睁开眼睛。

雨。雨仍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天空派生出忧郁的水蓝色,白雾和麦苗在模糊的视野中连成一体,直到世界的尽头。

M.E.G.分发的防护服已经黏在我身上了,我的身体被牢牢压缩在护服中,不适感袭上皮肤各处。于是我展开蜷缩的四肢,试图从潮湿的土壤中爬起来。但随即,我的手指触碰到了一个异物。我艰难的在泥土中扭动脖子,向那异物的方向看去。

一朵枯萎的花,躺在潮湿的泥土中,任由雨水拍打在它深黑色的花瓣上。

我伸出手,捏住它的花柄。雨点正在变得愈发混乱Confusio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