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梦,对吗?

雨正下着
眼前的男人在奔跑,雨滴洒在他的脸上,像泪水,盈满了他的双眸。在他身后,一条鲜红的小溪缓缓流淌开来。
这是一条昏暗的小巷,巷子之上,有一家酒吧还灯火通明,聚光灯闪着,音响正放着。
“is this the real life…..”
男人暗暗地笑了,“什么狗屁的生活”,他想,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忽然,他眼前一黑,向下栽了下去。

评分: +6+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5

  • 不安全
  • 稳定存在
  • 无实体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这是梦,对吗?"是后室C层群的一个隐秘层级。该层级在流浪者▉▉▉αξÆÐÃηΤÒfㄤㄡほセ¢⊕κμÄÉŸŒ〒℅时被发现。该层级被分为“臆”与“璃”两部分。

描述

臆是一片损毁严重的中式烂尾楼城区,其面积无法探明。城区内部的一些道路被残垣断壁封闭,无法通行。层级的内部有大量的洞口,地面会不定时发生震动坍塌。层级的下方是大型的地下车库,其内部被水灌满掉入会有溺亡的风险。该层级时间定格于夜晚,且一直下雨。

QQ%E5%9B%BE%E7%89%8720231209191413.jpg

流浪者拍下的图片

臆中的楼房数量会随着时间而改变,其数量在大部分时间内在20~35栋之间。可进入的楼房数量则为存在总数的1/21。可打开的楼房内部无电力供给。房间内通常堆积了大量的杂物,在少量的情况下会出现黑色铁质箱,其内部会出现的物体有:一具无法辨认面貌的男尸,其死因是匕首插入了心脏。一把沾血的匕首。一把铁锹。一个蜡烛台以及半根蜡烛。楼层内部的地板破损严重,但整栋楼房无明显塌陷现象。在臆中只可前行,若按照反方向行进,会在行进5km后回到原点。在臆内部行进30千米以后,周边景物将会逐渐变为一片原野,这时会离开臆,进入璃。

    • _

    雨一直下。在这个地狱里不知道徘徊了多少的时辰,我终于想到要坐下来歇息一阵子。背景里一直在响着皇后乐队的音乐,扯着嗓子喊着的伽利略我管不了,也就索性不管了。

    这个区太他妈大了,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回到了那个我再也不想面对的家,那个除了我以外空无一人的家。我丧气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

    “操,湿透了。”我拿出打火机,却怎么也点不着,只能把烟盒丢在旁边的窗户外头。烟盒画出一个漂亮的弧线,落在了窗户的檐上。余光中,好似有什么东西一闪。我下意识边转过头。

    “什么!”视线里出现的是一个似乎被封上的铁箱子,黑铁皮,锁看着不牢,应该有点年头。我往盒子盖上踹了几脚,盒子很容易就崩开了。我仔细在盒子里搜寻,试图找着一包烟什么的。

    盒子里只有一把匕首,上面带血。

    血……脑海里的画面不断闪过,雪上淋上的血液,腥甜的气味,一声被埋在喉咙里的吼声,以及一个慌乱的我。

    为什么会有慌乱的我?我的大脑忽然迷乱,我靠在窗沿上,身子不禁打了个寒颤。烟盒被碰下楼去,在落地前的一瞬消失在大雨的帷幕里。

    楼房晃动,我下意识抓住匕首跌跌撞撞跑下楼去,墙上的几个白字闪入眼中,但我并没有闲暇思考或是反应了。一路上地面振动,而后街道崩碎,坑洞遍布,我没命的跑了十几里方才回头望。

    城市被抛在我的脑后,面前是一片原野。

描述

璃是一片荒芜的原野,其面积在6666平方千米左右,垂直距离为300千米。其时间定格在黄昏时分。原野中心由错综复杂的小道构成,小道的周边生长了大量已死亡的树丛,树丛的高度在1.73米左右,且无法穿过。如果强行破坏树丛进入内部,将会有概率在树丛内发现一座木屋。木屋前有未熄灭的炊烟,木屋内部破败不堪,桌前有概率会出现一张图,上面的景象为臆的简笔画。
璃的小道总长度为面积的一半在小道中,每行进15到20千米后道路将会出现分岔口,且有路牌指示。在行进过程中,道路四周会出现一些纸片与木板。上面的文字大多不可辨识,少量可辨识的文字有“JUST DREAM”“MEMORY”。
该层级内的生物不会感到饥饿和疼痛,但该层级内没有任何补给。该区域的天空如同破碎的镜子,大面积破碎天空的背后,显现出黑色的混沌。混沌中有一丝浅黄色的光亮,那是我们曾经来过的地方。

    • _

    是黄昏的情景,搞得我以为我来到了覆着雪的那座北方城市。但可惜的是,这里只有平原,同时也没有大雪。我不断沿着前方的路去走,来到了一个巨大的聚合岔路口。

    我开始怀疑,我继续走了好久好久,不知道行走了多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并没有累。声音还在唱着。

    “Anyway the wind blows……”

    风吹……

    脑海中的碎片不断闪回,小鱼际握刀,一刀毙命,割喉,软软的像布袋一样的身躯倒下,我的逃跑,与酒吧中的灯红酒绿,加上舞曲……

    我摇摇头。听的实在烦躁,便就手用自己手里的匕首砍向路旁边阻挡我的一丛丛灌木。灌木很牢,纵使其已经枯萎,我刚刚把突进的手放下,就见到前方是一座小小的木屋,房上炊烟袅袅刚刚熄灭。我推门,灰把我呛得直咳嗽。屋里有一张桌子,上面的图画十分抽象。

    “……什么玩意?”我拿起绘画,是一座破败的城市,好像是我刚刚走出来那座。我环顾四周,好像和那座城没什么太大的联系。我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想要翻找一包烟来稳稳心神。

    房子几乎是空的。我耸耸肩,准备出门再看看。

    路边的木板逐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Dream?”我缓缓读出这几个字,内心不由有了些好奇。

    “这个地方叫什么Dream还是什么别的……”我呢喃着,偶然间想起了刚才的几个白字。我拿出手机翻开图片。

    QQ%E5%9B%BE%E7%89%8720231209191407.jpg

    果然……

    这是梦?不可能。

    目光四下游移转移到一个铁箱子上,我不由得一颤。

    “怎么还是这东西……”我打开箱子。

    是一具天杀的尸体。我认得那张脸,太熟悉……

    我扇了一下自己。

    不疼。

出口

在臆的铁箱中收集所有物体后,将匕首插入尸体心脏用铁锹将其掩埋,最终将烛台点燃,放在地面,即可来到你曾经来过的地方
在璃中行进到道路尽头,会在不真实的天空后找到一扇门,打开它,可进入我们曾经来过的地方

……这一切早已不复存在………

    • _

    啊,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我明明已经把你杀掉了啊?

    你的尸体应该在十一月的寒风里腐烂,或是被变成一大块冰块啊?

    草,这天杀的雨又他妈开始下了。

    但是我不用怕了,这他妈的根本就是一场梦。

    我他妈的根本就是在经过酒吧的时候做了这么一场大梦然后就到这来了对吧!

    哈哈哈……就是啊。

    那我就在这里醒来应该这一切就会消失了对吧!

    这匕首多锋利啊,我现在把它放在我的脖子上也未尝不可吧!

    这红色的雾是什么……这黄色的光又是什么……

    为什么这个地方,明明是我的梦境,我却能够清醒的看着它塌陷呢?

    这些黄色的墙纸是什么,这些滴在我嘴里面杏仁味的水又是什么?

    啊……

    原来……

    我才是梦里人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