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睡觉

2020年5月21日


我最近越来越嗜睡了。
老是做梦,而且睡过头的时候越来越多了,明天睡醒了去看医生。

这本日记是我在梦里写的。我很确定,因为我醒着的时候这日记不见了。

我来描述一下这个梦,特别特别多的 黄色墙纸,再有岁数挺大的各种白色灯。地毯很湿,这么一个空间里,走也走不完。我还从来没做过这样的梦。

昨天吧,差不多那时候我睡醒了,然后我发现从家里的床上掉下来了。地板冰的我醒了。我喊莉莉,莉莉在厨房做饭,她好像是在炒菜,忙的满头大汗,燃气灶的火苗腾腾闪着,我也就没多做声。

等会儿躺在床上,我迷迷糊糊又睡了。临到下午总是这样,睡不醒的。


2020年5月22日


这个梦真实的要命。我敲我的脑袋想把自己吓醒,可惜没有效果。我在这个像巨大的毛坯房的地方走了非常远,但我感觉又回来了。

没有人,特别安静。我感觉困了,可是地毯扒不下来,于是我用指甲把一面墙的墙纸划下来,叠成一摞当被子盖。把手表当石子,给头顶那个灯干碎了。熄灯睡觉,尽管在梦里我居然也会犯困。


2020年5月23日


梦里睡觉肯定是没法在现实里醒的。今天我还在梦里。

我有点儿着急了。因为我还没醒,但是我开始饿了。所以当务之急是让自己醒过来,我必须得找找最猛烈的刺激,不然我不会醒的。

我怀疑我中邪了,什么梦魇上我的身了。


2020年5月24日


好消息,我从大毛坯房出来了。昨天晚上我心里想着,然后从什么地方掉出去了。吓我一跳。果然在梦里都是心想事成的。

我到了一个 大城市,这肯定不是我家,因为基建比我家好上几倍,大厦密密麻麻的,但这儿还是没有人。

你看过那种很烂的点子的电影吗?就是全世界只剩自己那种。还真是梦里什么都有。满大街的东西,随便你拿。我也不管能不能醒了,既然梦里有吃的,那我想莉莉一定不会亏待我……


2020年6月10日


这儿好像没有晚上,但我得保证作息规律,所以我每12小时拉开我家的窗帘。

今天早上很平静,太阳柔柔的映在街上的树丛。对面的大楼像镜子一样反着光。我洗脸,然后下楼买早餐。

包子铺老板背过身没搭理我,所以我自己拿了包子。他头发太长了,蓬蓬的像个大扫帚,我很善意的提醒他,但是他仍然不做声,他总是整个人插在花盆里,所以头发都有些发芽了。

我在街上碰到老王了,老王是个挺热心的人,我拿东西的时候,他总是帮着我拿。老王身材很矮,四四方方的,用四个方向轮走走路,身后用铁打了个像把手的大帽子。今天他怀里抱着极长的槽钢条老婆,这是他在工地上相识的。

我让他陪我走一走,去超市买点儿东西。他很顺从,在前面领路。

这家超市的货物多的目不暇接,我偷偷瞟了一眼店员。她细脚高挑,身着一件颤颤的绿色松针大衣,整个人盛装着带着圆锥状的大号裙撑,还浑身别着红黄各色闪烁的小饰品。

我虽然老是偷看她,但是我不会因此动心,因为要对莉莉负责。于是我紧推了两下老王,然后坐到老王怀里,一下撞在了货架上,睡着了好一会儿。

我拿了罐头,罐头和罐头,老王的老婆被我扔了,因为货物太多装不下,我很抱歉。


2020年5月30日


在我昨天拉上窗帘的十二个小时里——也就是晚上。我听见在什么地方有点动静……这绝不是我的邻居们的声音,它是闷闷的,像脚步声一样。我的街坊们可没有脚!

我得去看看。老天保佑,如果有人在看的话,我能好好地回来


2020年6月5日


我终于有心思写我的日记了.…….与其说是写,不如说是跟我的本子说话。 我现在手还抖着。请让我缓一口气。

城里来人了,成群结队的一大帮人。.它们和我的邻居不一样,是人形的。我想上去打个招呼,它们却立即追着我打………它们没有脸,我听说在梦里的亲人都是没有脸的,它们不是我的亲人,它们不说话……我害怕了。

我很确信我开始做噩梦了,因为不久后我在街上看到了尸体——红色的尸体。浑身长满硕大的血泡,牙齿腐烂,整张脸都血肉模糊。它有人的衣服,但是整个人都在腐烂,像一滩烂泥。

这终于是给我吓得慌乱了,我开始无头苍蝇似的跑。最后我又掉出这城市了,就像从大毛坯房里掉出去一样。我现在在一处 沙滩上,迎面就是大海,半空中还有一轮夕阳。

上个句子真美。看来我不再做噩梦了。我记得上周看了二十集生化危机,大概是因为这个才做了噩梦。


2020年6月6日


今天绝对是幸运的日子。我刚才睡着了,然后我醒了!我躺在沙发上,应该是莉莉把我搬过来的。莉莉就在我旁边,但还是不应声。我急急地喊她,可她似乎生我的气了。她不犹豫地起身离开,但我却动不了。应该是太久不活动了。她哭着告诉我她要坐船走了,并且要我来找她。我没有钱,所以她让我造一艘诺亚方舟,渡过太平洋。然后我极懊恼地又睡着了。梦魇似乎要把我拖入深渊。


2020年6月7日


我用罐头里的肉,海滩上的泥巴,草根,铁屑和一种紫色果子煮了一锅汤。 我咂摸了一天莉莉说的话,但是仍然不知道是哪片海。所以我先造一艘船,这就对了。

我把这一锅泛着白沫的灰色糊状物仰头灌进嘴里。迫切地想把自己弄醒, 我的食道像汤一样滚沸,但是我没有死,我觉得我和那具尸体差不多了。

鉴于还是不能醒来,我就回到城里收集材料了。


2020年6月10日


我知道了,我知道要渡哪片海了!这是莉莉在召唤我……

中午这该死的太阳有了变化。我盯着太阳,太阳像狂舞的金蛇,越来越模糊。 然后它的光芒慢慢亮起来了,从西方升起来了。正午的太阳晒得沙滩发白,空气微微扭曲。海水蒸腾起股股气流……我看到了,这海的极远处,在靠近云端的位置有间小屋子,跟我的破板房有些相似。

我回到城里,找到了老王。老王积了厚厚一层灰。我让他载着我去找莉莉。

老王又找了一个老婆,被我拿来当桅杆了。我开始胡吃海塞,把整个超市里的一种不锈钢瓶子的杏仁味饮料全喝没了,一半喝一半倒。一开始城里的怪物总是追着我打,可是等到我喝起水的时候,它们渐渐不追了,也消失了很多。但我知道我没救了,跟那个死人一样。
‎‫
后来我把这些不锈钢空瓶都给了老王,老王怀里抱满了瓶子,身上又挂满了一层。 老王它老婆插在中间当作桅杆,我用大毛坯房里的黄墙纸作为帆面,。我推着老王,老王棱角分明的坚实臂膀给了我不少信心。我们今晚就出发。


2020年5月20日


我跟莉莉今天结婚。所以日期在我做梦的前一天,也是起航的日子。

我没回那片海滩,但是我找到了更好的地方。算是误打误撞吧。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跟老王到了回海滩的大楼门口,但是我被旁边的 一扇门吸引了。

就是一扇纯白色的双开大门,洁白无瑕,一尘不染。我觉得我能从这找到莉莉,因为这门跟莉莉一样……可能吧,在污浊的环境里出类拔萃。

我还真就猜对了,我记得那房子——是在天上的,像羞怯的女孩般在云里半遮半掩。现在我到云彩上了,那房子应该就在这儿。

这是一片重复的云海,像我刚开始做梦时的毛坯房一样重复。 白色的纹路慢慢地扭转,很漂亮。我在像个石头房子一样的码头里。老王和我出发了。

我会趴在老王身上,手上绑着两个乒乓球拍当桨划水,双腿像青蛙一样向前蹬。我的帆会像水洼里的枯叶一样漂浮。


2020年7月10日


这是莉莉的生日。我以它来命名这一隆重的日子。 航路上有很多黑影。一开始我很害怕那些东西会追上来。 但是它们只是站着,像天堂路上接引的卫兵。

我经过艰苦而漫长的航行,终于找到了莉莉。

莉莉昨天晚上在梦的外面给我寄的信,她说如果你觉得是她,那么这就是她。

她是那些黑影中的一员,比别的人们高出一多个头。她头顶长着硕大澄亮的橙黄色晶体组成的皇冠,而且今天身上长着一层厚厚的,黄色的粗糙表皮。 下半身是粗壮坚实的腐烂红色人腿,上肢纤细修长,是黑色如绳索般蔓延数米的长长触手。背后一具巨大的蛾翅,而脸上有一副精致的口器獠牙。我轻轻地抚着她的头。我的莉莉,一定是所有茫茫人海里,最漂亮,
最独特的那个……


2020年?月?日


这是我的最后一篇日记。

莉莉飞走了,我追不上她,因为老王死了。

老王被大雨打散了,谢谢他。

我的梦该醒了。

莉莉在风暴里等我。





663a4eae0ea9cb1403fee14a.jpg

梦醒了







评分: +34+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