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rooms中分政治笑话
评分: +97+x

警告

1.本篇笑话改编自苏联及美国笑话等,素材均来自网络,侵删
2.部分大量笑话灵感来自《基金会政治笑话集锦》及其合作续集《基金会政治笑话集锦(二)》
3.本篇笑话仅用于娱乐调侃,其中世界观、设定等与原设定有所出入,看看得了,请勿当真
4.没什么技术含量,随便down
4.最后祝你读得愉快∵)


一个M.E.G.前哨站被蒙面女郎袭击,大批成员被俘虏,蒙面女郎们决定将他们全部送进Level 790里。
其中一名M.E.G.成员问蒙面女郎:“你们有‘监督者’团队吗?”“没有!”
“你们有绩点考核制度吗?”“没有!”
“你们有‘监督者之眼’兵团吗?”“没有!”
“那我就奇怪了,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残忍?”


“监督者”团队去B.N.T.G.总部参加会议,并与B.N.T.G.高层人员共进晚餐。
席间,Stretch的保镖Benny试着用叉子叉起一块无足鸟的肉,Stretch提醒道:“Benny,用刀吧。”
Benny掏出腰间的匕首,站起来,问Stretch:“目标是谁?”


在一次例会上,监督者-A发表讲话称:“每一位流浪者的尊严都是至高无上的,每一位流浪者的安全都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为了让全体流浪者回家而努力。”
一个兵团士兵听了,对另一个士兵说:“看啊,M.E.G.多么重视我们啊。”
另一个士兵说:“不,他的意思是我们是代价。”


一名流浪者在Level 1的Alpha基地附近抱怨了一句:“这个组织真差劲!”没多久就有一群M.E.G.兵团士兵逮捕了他。
流浪者抗议道:“我又没说是哪个组织差劲!你们无权逮捕我!”
兵团队长冷冷地说:“我在M.E.G.干了十多年了,哪个组织差劲我还不清楚吗?”


“蓝砂”事件谈判进程中,M.E.G.派出研究员Talor去B.F.P.F.进行交涉。
几天后,“监督者”团队收到了来自Talor的消息:“我选择了真正能够保护流浪者的组织。”
“监督者”团队的三人很愤怒,命令“监督者之眼”兵团在网络上批判研究员Talor的叛变行为,并发布了对他的通缉令。
正当“监督者”团队商讨下一步计划时,研究员Talor推门走了进来。
一阵冷场过后,研究员Talor先开口了:“我很感兴趣,你们对于‘真正能够保护流浪者’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在一次例会上,监督者-A发言说:“很快我们的生活就会更好!”
台下传来一个声音:“那我们怎么办?”


“世界第三无聊的东西是什么?”
“讽刺‘监督者’团队的故事。”
“世界第二无聊的东西是什么?”
“赞扬‘监督者’团队的故事。”
“那世界第一无聊的东西是什么?”
“ ‘监督者’团队。”


一位M.E.G.士兵在执行任务的途中:“您好,请问您是‘监督者’团队的成员吗?” “不是。” “那您的家人或者直系亲属中有‘监督者’团队的成员吗?” “没有。” “那您有朋友在‘监督者’团队吗?” “没有。” “那好,你可以把脚拿开么,你踩着我脚了。”


“为什么那个混在兵团士兵中枪击监督者-B的家伙会打偏子弹?”
“因为刚巧挨着他的士兵们拼命抢那把枪并叫着:‘让我来射击!’"


“为什么M.E.G.不派出士兵攻打B.F.P.F.的基地呢?”
“万一他们不愿意回来怎么办?”


在入职审批过程中有一个问题是:“你怎么看待‘监督者’团队?”
一人回答:“就像看待我妻子一样。”
“怎么解释?”
“第一,我爱她;第二,我怕她;第三,我想换一个。”


一个M.E.G.士兵填写一份调查问卷
调查问卷上有个问题:你在执行任务时对M.E.G.“带领所有流浪者离开后室”这个宗旨有动摇过吗?
那个士兵这样填:我和宗旨一起动摇。


人事部调查员问士兵:“你会勇敢面对那些不可名状的实体吗?”
士兵说道:“我会的。”
调查员问:“你会牺牲休假时间,去调查每一个可能置人于死地的现象吗?”
士兵说道:“我会的。”
调查员又问:“你会参与到对那些极为恐怖、危机丛生的层级的研究中去吗?”
士兵说道:“我会的。”
调查员大为感动,握住士兵的手,热泪盈眶地问:“你愿意随时为M.E.G.献出生命吗?”
士兵说道:“当然了,这种日子谁乐意过!”


一个M.E.G.研究员的邮箱忽然被封禁了。他跑去申诉并询问原因,信息与技术部门告诉他:
“因为您诬蔑了人工智能助手Iris。”
“我怎么诬蔑的?”
“我们有记录:您曾多次在邮件中声称,Iris监视了您的邮件。”


问:假设你在Level 11的酒吧里,而一个M.E.G.成员坐到你的身边并开始唉声叹气,你该怎么做?
答:立即去阻止这种泄漏机密的行为!


“我们该怎么处理层级里面的那些实体?”
“这好办,把一部分标记成M.E.G.的,把另一部分标记成B.F.P.F.的,然后它们就会自己打起来。”


Donald Claud宣布成为B.F.P.F.首席工程师时,他在新闻上发布了公告:“之前我在M.E.G.的时候,我一直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今天,我终于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一名与M.E.G.失联已久的士兵重新与Alpha基地取得联系,回到基地后,他看到M.E.G.的兵团士兵配备了最新的武器,探索者们发现了大量的安全层级,更多流浪者得到了庇护,便感慨道:“啊,M.E.G.,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他切入到Level 26,看到“监督者之眼”正在把一名士兵拖进一扇橡木门中时,他感慨道:“啊,M.E.G.,我认出你来了。”


监督者与B.F.P.F.领导在船上会面。

B.F.P.F.领导:我们的成员很忠诚!不信,你看——士兵!从船上跳下去!
B.F.P.F.士兵:长,长官……我还有父母和妻子……
B.F.P.F.领导:……唉,你回吧。
监督者:这有什么,士兵!跳下去!
M.E.G.士兵冲向船沿,被B.F.P.F.领导一把抓住。
“你不要命啦?!”
“放开!我还有父母和妻子!”

——Clay HygikClay Hygik


“你们为什么要加入速切玩家?”雷蒙德问。

第一个玩家回答,“为了刺激!”

于是他被送去E.P.B.刺激了

第二个玩家回答:“为了永生!”

于是他被送去U.E.C.永生了

第三个玩家回答:“因为我是阿尔戈斯之眼成员。”

于是雷蒙德送去被E.O.A.关起来了。

——Null0Null0


监督者团队在对M.E.G.档案部门成员下令加大对未探索层级的勘察力度时,有一封文件通过秘密传递到了Stretch的手中。原来,档案部门发现了一处U.E.C.在未录入数据库的层级内的主要基地,介于档案部门估测的基地面积数据相当于Omega基地的3倍,且基地内外长期接收各式军备,监督者团队经过分析研判,决定启动秘密戒备状态。然而,M.E.G.士兵最近已经历多次紧急事件,所以兵力调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正当这一局面看似无计可施的时候,Stretch想到了行动的人选,不久,几名特工及高级军士长敲响了会议室的门,随后Stretch示意他们坐下。经过情况的了解后,Stretch便表明了意图:

“你们几位是我最信赖的把手,无论是能力,还是为人处世,你们每个人都是M.E.G.中的一根扛把子。你们起着每个部门的带头的作用,你们这里面的Jhonny就是从他所在部门的几乎每个同事推上来的,什么工作态度能做到这个局面?我想各位已经可想而知了,你们今天能坐在我面前,证明你们值得信赖,你们是M.E.G.中最忠诚的群体,现在我们遇到这帮猫头鹰土匪,我们随时都有可能沦陷,而你们则是我们乃至整个M.E.G.的救星,我期望你们能接受这次卧底行动的邀请,而你们这段伟大的历史,将会构成M.E.G.最辉煌的一段历史,你们将会是万人瞩目的英雄。我把话说到这个份子上了,我希望你们能仔细考虑,毕竟我们还不打算求助盟友,自己的就是自己的。”

“我每次都苦口婆心地跟这些员工说工作的重要性,但就是不听,看来到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也是没办法了…”Stretch心想着,并叹了口气。

正当监督者团队准备走出会议室时,突然Stretch听见了特工们和军士长们的声音。

“我们同意!”

此时的Stretch已按耐不住心中的感动,因为他从来没见过挺难而出的M.E.G.成员,而此时,他真正见到了忠诚的M.E.G.成员,差点让自己的泪从眼角中滑落下来,不过他最后还是憋住了眼泪,随后,在会议室内,监督者团队等人开始讨论并初步设置了卧底行动的流程,几人聊地热火朝天。

到了行动预订的时期,凭借行动前M.E.G.上下给行动成员们的伪装身份及消息烘托,几人终于进入了U.E.C.基地的核心区域,此时他们正化作U.E.C.高管参观U.E.C.的高级机密,周围警卫很少,而陪同参观的有基地的核心人物。U.E.C.的高级干员,面对核心人物及高级干员的背影,几人早已准备撕去西装上的魔术贴,打算掏出提前准备好的武器进行刺杀。

“那么这是我们应对M.E.G.的终极武器…”,行动成员的领导人无声地作出倒计时的手势。

“这个东西是采用—” “草他妈的去死吧!诶?你们怎不动啊?”

“嗯?我们什么时候要说给那帮傻逼监督者干事了?天天压榨我让我工作16个小时,谁干什么卧底啊?不如U.E.C.,我早把这情报告诉他们了,不对啊,那你是…?”

“啊,这个嘛,我自愿加入U—”(枪响)

——Zhiruijun_LOL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一个流浪者在Level 11的大街上大骂:“Stretch是个白痴。”结果被判刑22年。2年是因为:辱骂M.E.G.领导人,20年是因为:泄露机密。

——StarabysseStarabysse


M.E.G.的一次大会上,主持人突然说:下面请认为我们应该逃离后室的同志坐到会场的左边,认为我们应该改造后室的同志坐到会场右边。大部分人坐到了左边,少数人坐到右边,只有一个人还坐在中间不动。主持人:那位同志,你到底认为我们应该逃离后室还是改造后室?回答:我认为我们应该改造后室,但是我们应该要装作逃离后室。主持人慌忙说:那请您赶快坐到主席台上来。

——StarabysseStarabysse


Stretch做报告说:……逃离后室的希望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了……

出生在后室的儿子不知道什么是地平线,回家后问爸爸,爸爸说:“地平线就是能看到却永远走不到的一条线。”

——StarabysseStarabysse


——相比其他组织,M.E.G.的优越性在哪里?

——能成功克服在其它组织里不会存在的困难。

——StarabysseStarabysse


——什么在M.E.G.是最常见的?

——暂时的困难。

——StarabysseStarabysse


Alpha基地外,一个愁眉苦脸的男子一边走路一边自言自语:杏仁水没有,皇家口粮没有,龙肉也没有……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便衣的人小声对他说:流浪者同志,您要是再这样诋毁我们伟大的M.E.G.,我就要拿棍子敲你的脑袋了!那个男子看看便衣警察,继续自言自语:看看,连都没有……

——StarabysseStarabysse


在忠诚,聪明,加入M.E.G.中,任何一个人都只会选择两个。

——StarabysseStarabysse


Stretch在做报告:在Level 10新建了几个大型基地和资源收集点。

大厅里有人说:“我刚从那回来,那没有什么基地和资源点。”

Stretch没有回答,继续说:“在Level C-92艰苦的条件下已建成了一个交易大厅。” 大厅里有人说: “一周前我在那里,那里根本没有什么交易大厅。”

Stretch:“同志们,你们最好少东切西切的,要多看一些M.E.G.发的消息!”

——StarabysseStarabysse


Stretch访问流浪者聚居地。他问一名小流浪者:“你的父亲是谁?”他回答说:“是‘监督者’团队!”

Stretch很满意,他又问:“你的母亲是谁?”

他回答说:“是M.E.G.!”

Stretch又问:“长大以后你想当什么?”

小流浪者说:“孤儿。”

——StarabysseStarabysse


第一次M.E.G.式的选举是由上帝发明的。上帝把夏娃带到亚当面前,并宣布道:“选择你的妻子吧!孩子。”

——StarabysseStarabysse


“M.E.G.高级职务员的儿子能成为‘监督者’吗?”

“不可能。‘监督者’都有儿子。”

——StarabysseStarabysse


Stretch当上“监督者”之后,将自己的好友接到了Alpha基地。好友来了以后,Stretch得意洋洋地展示了一番自己的豪华别墅、高级汽车等等,展示完了后,Stretch问自己的好友这一切如何?好友说:“这一切都很好,但是,M.E.G.来了你怎么办?”

——StarabysseStarabysse


(Alpha基地应聘处)

*(键盘声) ——“先生,请给我看一下您的流浪者证件,我要用数据库了解一下您的背景。”

“给,在这儿了,有点脏了,之前不小心弄的,希望你别介意。”

*(招聘人员接过证件并查询这位先生的身份)

“我看到您的工作经历上…显示您在B.C.A.当过厨师,您可以告诉我辞职和想要加入M.E.G.的原因吗?”

“没别的,就是想在这里当个厨师,这块薪水能多点,而且还正规,正好我有厨师的经验,所以我就来应聘了。”

“额,那您会做什么菜呢?”

——“红…红…红烧猫头鹰…”

“请您等先我一下。”

(招聘人员拨通了一则电话)

“您好,监督者团队办公室?”

“您好,我是Alpha基地应聘处的工作人员,您可以让Stretch先生接一下电话么?我有一个重要消息需要告诉他。”

“好,您等一下。”

(电话那头传来Stretch的声音)

“喂?你有事找我么?”

“是这样的Stretch先生,我们Alpha基地的应聘处有一位专业人士前来应聘,我希望您能私下来一趟Alpha基地,您可以么?”

“我会告诉我的秘书以后不要再接你这种电话了,这种事情你们应聘部门完全可以自己解决,我现在没有时间,有时间我也不会去处理这些小事,你们以后不要打这种电话了,好了我要挂了—”

“等等,可是他会红烧猫头鹰啊!”

“你等会,先别挂,我去通知我秘书把下午的会议取消,我下午就去Level 1,草草草草草…”

——Zhiruijun_LOL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一日,Stretch和蛋糕大师乘坐飞机出行。飞行过程中,蛋糕大师掏出一块蛋糕大嚼起来,但没吃两口就扔进了呕吐袋。Stretch惊得Tre容失色:“吃剩的蛋糕也是蛋糕,为什么要扔了啊?” “我们B.C.A.有的是蛋糕,浪费了也没关系。”Stretch托腮沉思片刻,突然掏出枪毙掉了身旁的保镖,口中念念有词:“我们M.E.G.有的是炮灰。”

——EllovEllov


一位B.F.P.F.士兵和一位M.E.G.士兵相遇了。B.F.P.F.士兵问:“你们有糖果吃吗?”M.E.G.士兵回答:“没有,”B.F.P.F.士兵给了他们几包糖果。第二天又相遇了,B.F.P.F.士兵问:“你们有杏仁水喝吗?”M.E.G.士兵回答没有,B.F.P.F.士兵给了他们几瓶杏仁水。第三天M.E.G.士兵见到B.F.P.F.士兵,M.E.G.士兵就问:“你们有‘监督者’吗?”B.F.P.F.士兵回答说“没有”。M.E.G.士兵说:“如果你们有了‘监督者’,就没有糖果吃了,也没有杏仁水喝了。”

——StarabysseStarabysse


Stretch还没结婚时经常去心之长廊里快活。一次与梦中情人和清洁工云雨后,Stretch对他们说:“谢谢你们的款待,但请不要告诉别人我来过这里。”
清洁工和梦中情人异口同声道:“也请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们服侍过你。”

——EllovEllov


龙血族族人前去应聘士兵。排长说:“你先去Level 11给我杀100个人类和一只电仔。”族人不解:“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要杀电仔?”排长大喜过望:“表现良好,你被录用了。”

——EllovEllov


Level C-524,两名供职于资料库#000000的抄写员正在闲聊。其中一个说:“听说前阵子M.E.G.怀疑他们的数据库活了,要找层级意志验证,可为什么咱们上司没被找去?再怎么说也是专业人士吧?”另一个回答:“哈?要是M.E.G.请了专业人士,万一真查出点什么呢?”

——NPCenterNPCenter


一天,B.N.T.G.收到了一封来自于U.E.C.的消息:
U.E.C:听说你们向M.E.G.订购了一批电话。
B.N.T.G:怎么了,有事说事。
U.E.C:你们最好还是退货,因为M.E.G.会通过那些电话监听你们。
B.N.T.G:天啊,这真是最恶劣的行为,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U.E.C:我们全程聆听了M.E.G.三位监督者在网上的谈话。

tiansa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问:最短的笑话是什么
答:M.E.G.升职加薪
问:最长的呢
答:监督者B在[数据删除]会议上发表的讲话《关于近期员工们提出升职加薪要求的回复》附会议记录

tiansa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研究员们联名邀请监督者B去领导一个实体治疗所。
监督者B推托道:“谢谢同志们的支持,但我对实体一窍不通啊。”
研究员们纷纷说道:“监督者B同志,您只要应用一下您在经济问题上的经验就好了!您一负责,薪水就全不见了!”

tiansa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问:何谓“混乱”?
答:我们对管理层现状不做评论。

tiansa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一个M.E.G.特工的鹦鹉丢了。这是只属于M.E.G.职工的鹦鹉,要是落到平民的手里可糟了。这人便提交了一份申请:“本人遗失鹦鹉一只,可能泄漏敏感信息。申请立即派出特工搜寻。另,本人不同意它对监督者议会的看法。”

cailmj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两个曾供职于M.E.G.的骷髅相遇了,一个问另一个:
“你是死于前哨保卫还是探索任务?”
“我还活着。”另一个答道。

cailmj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在M.E.G. alpha基地,监督者A在大会上演讲。他的演讲主题是M.E.G的工资待遇有多么丰厚……
这时Navo特工举起了手说:“我们的加班费都到哪去了?”
第二天,监督者A又来举办演讲。Milk特工举手问:“我不想知道加班费到哪里去了,我只想知道Navo到哪里去了?”

cailmj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一名助理冲进监督者办公室,喊道:“研究员罢工了!”
监督者A说:“好啦,那就答应加薪!”
这名助理不久跑了回来说:“特工罢工!”
监督者A再下令:“给他们加薪!”
助理又回来说:“档案部人员也罢工了!”
监督者A还是下令:“给他们加薪!”
助理第四次回来说:“研究员、特工和档案员都罢工!”
监督者A回答:“给镇暴安保人员加薪!”

cailmj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一名M.E.G.研究员准备投靠到B.N.T.G.工作,监督者知道了很不高兴。于是组织了一个委员会给他做思想工作,一个人说:“博士,你为什么要去B.N.T.G.?是因为不满意我们的休假制度?”
“不是。”
“是因为不满意工作环境太差?”
“不是。”
“是因为不满意工资水准太低?”
“不是。”
“那我们不明白了,你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要去B.N.T.G.?”“因为在B.N.T.G.,我可以有不满意。”

cailmj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一次,监督者A和一位流浪者一起误入了一个危险层级,正在他们拼命逃离实体时,他们看到一列后室地铁停在了前方,正当他们向其奔去时,流浪者突然停了下来。监督者A踏上了列车的地板,向流浪者喊话:“快来啊,你为什么不赶紧上车?”流浪者静静说道:“上不上我都死定了,我刚刚在逃跑时不小心撞到了你,我觉得还是死在实体手里痛快些。”


——监督者团队全体切入了level 790,请问谁得救了?
——M.E.G.得救了。

cailmj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现在生神每天吃的都越来越好了,据本人描述,M.E.G. 基层足足提供了绝望总值的75%

FDzack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Mason看到了一则新闻:
“速切玩家与M.E.G.正式合作!”
他马上想:
“这下完了,暴政要笼罩整个后室了。”
“等等……”
“我可以去请龙血族。”


M.E.G.研究员Agent KernsAgent Kerns被传唤到纪律部门进行调查。
“我们希望您停止私下编排有关监督者团队的笑话。”
“为什么?”
“显而易见,三位监督者都拥有杰出的领导才能,他们为M.E.G.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天地良心,我可从来没说过这个笑话。”


一个M.E.G.研究员说:“那3个人真是该死。”一名便衣警察逮捕了他:“你涉嫌辱骂监督者团队。”“你怎么知道啊?”“废话,哪3个人该死我还不知道吗?”


问:可以批判M.E.G.监督者团队吗?

答:可以,你把自己锁在屋里,蒙上两层,最好三层被子,在脸上蒙上一个,最好两个枕头,然后就可以畅所欲言了。记住,时间要严格限定在5分钟以内。


某流浪者来到了一个未被探索的宜居层级,想将层级资料记录在案,以下为对话:

流浪者:M.E.G.的领导们好,我来到了一个新层级,我想撰写这个层级的资料。
M.E.G客服:先加入我们的资料库。
流浪者:???不是我都在这个层级里了我不能直接写吗?
M.E.G客服:请加入资料库。
流浪者:行吧行吧,暗号问题什么的。
M.E.G客服:你的申请书通过了,你可以撰写了。
(流浪者写了一篇文章)
M.E.G客服:你这篇文章没用代码是神风,删了。
流浪者:?什么玩意?
M.E.G客服:请用代码撰写文章。
(流浪者学习了代码,再次撰写了一个层级)
M.E.G客服:重度口语化,删了。
流浪者:我就在这个层级里,一般人都看得懂吧!
M.E.G客服:把后室代入现实,除名了。
流浪者:你还不是在后室里!
M.E.G客服:你别管我们。
流浪者:脸都不要了。


监督者团队是极度公平的,因为MEG从清洁工到长官,都有可能在后室“消失”。


某M.E.G.研究员往Alpha基地的食堂饭卡里存了一百升杏仁水,担心存款安全。收款员告诉他食堂会保证存款安全。
研究员问:万一食堂倒闭呢?
收银员告诉他Alpha基地担保。
研究员又问:那Alpha基地也倒闭了呢?
收银员回应M.E.G.会担保。
研究员再问:那M.E.G.也倒闭了呢?
收银员回应监督者团队会担保。
研究员:万一监督者团队也都死了呢?
收银员爆发了:要真有监督者团队都死掉这种天大的好事,你连一百升杏仁水都不舍得么?


“为什么监督者团队在看戏的时候永远坐在最前面啊?”
“那叫带领群众。”
“可他们看电影时又坐在最中间。”
“那叫深入群众。”
“可他们总是在没事的时候开一些无意义的会。”
“那叫运筹帷幄,统筹兼顾。”
“可他们却一有事就不见了。”
“那叫锻炼群众,依靠群众。”


M.E.G.研究员Agent KernsAgent Kerns被指控侮辱M.E.G.监督者团队而被警卫逮捕送至纪律部门。
纪律部门:“他怎么侮辱监督者团队的?”
警卫:“他把他们做过的事情重复说了一遍。”
Agent KernsAgent Kerns:“先生,他诽谤我。”
纪律部门:“他又怎么诽谤你了?”
Agent KernsAgent Kerns:“我才没有把他们做的事都说一遍呢,他们干的好多事我都还没说。”


M.E.G.的一位外勤特工在任务中捉到了一条大鱼,高兴地回到Alpha基地对自己的同事妻子说:
“我们有炸鱼吃了!”
“没有油。”
“那就买呀!”
“没工资。”
外勤特工气死了,他回到河边,把鱼扔了回去。
那鱼在河里划了一个半圆,上身出水,举起双鳍激动地高呼:
“监督者团队万岁!”


昏暗的审讯室里坐着一位M.E.G.员工和一位U.E.C.员工
M.E.G.:我们有无数大型的基地,你们有吗?
U.E.C.:没有
M.E.G.:我们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你们有吗?
U.E.C.:没有
M.E.G.:我们有无数的物资来源和储备,你们有吗?
U.E.C.:没有
M.E.G.:我们有遍布全网的监听网络,你们有吗?
U.E.C.:没有
M.E.G.:我们有和蔼可亲的监督者团队,你们有吗?
U.E.C.:没有,但这……
M.E.G.:我们有忠心耿耿的军队,你们有吗?
U.E.C.:……
M.E.G.:那你还狡辩什么?老子枪都缴了,还不快给我把手铐解了,让我加入U.E.C.


一次监督者例会上,报告员向监督者团队展示了最新开发出来的软件
报告员:“鉴于许多流浪者并没有什么文学功底,在进入新层级后上传的档案十分口语化,我们开发了这款转换器,可以一键将口语化文章转换为良好的档案文章。”
随后,报告员随机从废稿箱中挑选一份文件上传展示。
随后在大屏幕上展示出一段文字:
“兹以为目前以来的监督者团队十分尽职尽责,每次发表抛砖引玉的演讲让人振聋发聩,对层级中的资源进行可持续性的竭泽而渔,与B.N.T.G.和U.E.C.贡献了不少劳动力和人才,在此对其表示由衷地感谢!”
Stretch点点头:“终于有人理解了我们的辛勤工作”


“依据我们的研究报告显示,M.E.G为后室中的其他组织带来了大约75%左右的成员增加率。”
“那么我们M.E.G可真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好地方。”


一次监督者团队工作调查时,恰逢赶上吃饭时间,Stretch和接待人员正在参观基地的治安部监区,一名守卫推着餐车在走廊内来回分发食物,浑然不知Stretch等领导的到来,Stretch远远地看着那名守卫派发着食物,餐车上有着和Stretch平常吃的一样的饭菜,观察一会儿后,他便向他身边走去。

“士兵你好,我刚才一直在看你,你应该认得我是谁,我非常欣赏你积极的态度,不过有一点,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己的罪行而关押至此,这些食物有些不符合监区人员的饮食标准,实际上,他们吃的菜我也在吃,这种待遇是明显不合理的。”

“报告领导,这些人都有精神障碍,所以应当拥有更高的待遇,我们的食物供应也参考了您,因为您十分具有这类人的代表性。”

Zhiruijun_LOL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一个MEG的探员来到了一个新层级,他问这里的友善实体:“这里是死区吗?‘’实体开玩笑说:“这里杏仁水横行。”
第二天这个层级的档案出来了,生存难度:死区 安全 稳定 杏仁水横行


一B.F.P.F.员工对一M.E.G.员工说:“我们敢在基地里面骂领导人是白痴,没人管,你们那里如何啊?”M.E.G.员工说:“我们也敢在基地里骂你们的领导人是白痴,也没人管。”


你为什么在我和监督者B发表演讲时睡觉?
你们为什么在我睡觉时发表演讲?


为什么Level 790被归为死区?
因为那是由监督者-B所控制的层级。


Stretch的儿子问他:“爸爸,背叛是什么意思?”
“退出M.E.G.并加入其他团体。”
“那从其他团体退出并加入我们呢?”
“迷途知返。”


三位Level 790内的流浪者在讨论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
流浪者A:“我支持监督者B。”
流浪者B:“我反对监督者B。”
流浪者C:“我就是监督者B。”


审讯室中,一名被怀疑通敌的M.E.G.特工正在被审问。
审问人员:“我们发现你近期与U.E.C.的人有往来,你能解释一下吗?”
M.E.G.特工:“哦,那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我们还有点联系。”
审问人员:“你不知道我们与U.E.C.是敌对关系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不为自己的将来想想吗!?”
M.E.G.特工:“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我还得再去交几个B.F.P.F.的朋友?”


M.E.G.一位士兵和监督者A散步时问:“何为正能量,何为负能量?”
监督者A指着路旁写着“民主、自由、平等、法治”的牌子说:“这块牌子,竖在这里就是正能量;但如果你举起在街上走,就是负能量!”


Stretch和Donald Claud两个人赛跑,Stretch输了。

第二天M.E.G.报纸头条:“监督者A在赛跑比赛中勇夺第二!”

副标题:“Donald Claud仅获倒数第二。”


监督者A在M.E.G.的一次演讲中,刚念到“伟大的组织…….”,外头就传来了“爆米花,又香又甜又脆的爆米花”的叫卖吆喝声。Stretch 没管,继续他的演讲,可当他刚讲完一句,外头又传来了“爆米花,又香又甜又脆的爆米花!”的吆喝。 如此反复了四遍,Stretch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呵斥到:“谁喊的,给我站出来,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出M.E.G.!” Stretch刚说完,全场的听众都站了起来,大声喊道:“爆米花,又香又甜又脆的爆米花!”


若要在页面中添加您的后室政治笑话,请遵循以下格式,并添加到本提示框上方:

<笑话正文>
段落之间无需空行
[[>]]
[[*user 你的ID]]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