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长路
评分: +32+x

不知不觉能开作者页了……
(陷入沉思)(发出不会代码的声音)(尖叫)(失去梦想变成大抱枕)

帐号的来历?

纪念我逝去的油管号NuclearPowerCenter(核子研究中心),别的咱不想细说(大悲)

有什么作品吗?

目前为止,我保持着全部层级类作品(层级/隐秘层级/子区集,共12篇)环境整体风格无一重复的记录,反复大胆尝试,可喜可贺。

层级

Level C-511
0.5k竞赛文,一条给予短暂虚假希望的“无尽”长路,以及路边的风景。灵感源自假期回老家的捕鱼经历。
Level C-524
落舟湾,寒冷的常规生命禁区。环境描写灵感为家中的“大海航行靠舵手”入油摆件,附录则是年货棺材的地狱笑话。顺便补全了Entity C-224的一些设定。
Level C-510
专注于描写生态系统的作品。一片热带雨林,一个生态学相关组织找到最后的丛林时会做的事。但是,这雨林在现实之外,由纤维生物组成。
Level C-308
自我挑战,究极老套点子“无限的前厅XX环境”——无限的底舱,用纯粹的类步行模拟器手法对这一环境进行了描写。纯粹而无半点废话的早期式作品。
Level C-719
Level C-809

隐秘层级

憎恶枢纽

过去曾有大量实体被目击到进入枢纽,但没有一个成功出来,甚至在枢纽内部也无法找到它们的踪迹。

灵感源自以上描述。“进入枢纽的实体去了哪,经历了什么,人们又为什么找不到那些‘古代枢纽’?”这个层级大概就是我个人的解答——一个由被厌恶的枢纽们死后留下的碎片组成的层级,“憎恶枢纽”既指层级本身如同枢纽缝合尸,又指枢纽们生前的遭遇。顺带一提,这文中密钥师是个字面意义上的枢纽杀手。

锁与匙之地

上面那个是密钥师黑历史,但这回密钥师也他妈的不知道了。嗯……准确的说,是不比其他人知道得早。它是层级密钥的来源,Null0不知为何掉了进去。然而他还活着,令人感叹。

永恒
中枢洋

子区集

五仁月饼房间
被学校发的五仁月饼砸头后想出来的房间。起稿时打算写成joke文,不料越发正经,遂投正经房间。

藻海

多么可爱的避风港。美丽。宁静。完美。但前提是你真的对海下的东西一无所知。
落舟湾自认已经知晓一切,但他决定永远沉默不言,直到有人揭晓真相。

Level C-524.1

燃烧的果冻烛。摇曳烛火,氤氲香气,从天而降的蜡雨。似乎是谁桌上的小小香薰蜡烛……

《快讯墙文摘》

一份古怪的,被刻在一个六棱柱冰质房间外墙上的文摘期刊,面向全后室。

夕烧

实体

Entity C-224
终生生活在水上,自称船民的实体们。正如Lizixue在评论区中发布的解密链接,他们来自异世界被称为“涸辙阈限空间大系”的地方,借着昔日文明的余火在陌生的世界中抱团取暖,尝试着复燃旧日辉煌。
Entity C-135
REDE-4
Entity C-136
REDE-X
现在你知道它了。

隐秘实体

层级
Null0Null0合著。层级是生命,在蓝色通道中生长繁殖,足以产生自我意识的生命;但“可以”不等同于“必然”。

以及,如果谁觉得后室有意志,那这意志就是个寄吧。

物品

Object C-115
绒麦,心血来潮想写个后室农作物的产物。灵感源自la杏仁田野中的某些描述,现实中的黑麦驯化史,以及历史上阿拉伯人垄断香料贸易的方式。顺便黑了波某BNTG。
Object C-109
思维共振装置,不可知,不可信。后室处处皆风险,捡拾之物则常反噬自身。
Object C-124
落舟湾的文件柜,一种制造远程存取空间的方法。本质上很简单——“帮我看下东西,好吗?”
留言条

相关人士

“落舟湾”
Level C-524。这份文档需要保密的原因是“层级意识可以制造”这个事实——为此,“落舟湾”等到M.E.G.真正成为理智的成熟组织,才亲自公布了真相。部分灵感源自Level 404和隐秘实体Nostalgi Gaius
SuperCuteCat
密钥师之死系列,其三。抱着“这就是速切玩家”的想法所写,并加入了大量关于密钥师的信息。实际上,文中有许多留白,但仍能勾勒出这么一个形象:在町屋中抱着猫刷速切终端的高大温柔身影,周围满是怪异的小物件。

现象

Phenomenon C-44
物我崩溃,一次对“后室中积累的,‘万能’杏仁水所无法解决之精神问题”的尝试,一篇用下叙描述上叙的文档。网站上,文档变动;后室中,风暴渐起。现实狂飙突进,我们粉身碎骨。

比起齿轮缔造者,物我崩溃更多着重于其原型。巧合的是,不久后这个现象似乎因为另一篇文档在上叙中出现了……

Phenomenon C-45

故事

已灭绝实体“密钥师”
简单概括:速切玩家干掉了作为实体的密钥师,现在后者的受害者在家开杏仁水。

实际上,这篇中被分离的是χ和作为其衍生的密钥师的“实体”和“人性”一面,充满恶意的神明成为了无情的自然规律,而这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
最长的路
直坠苍穹
一张文字插图,给0Null。
Kate女士想要薯条
密钥师那混沌的梦境如同扭曲的昔日。作为人活着真好,不是吗?
2300 表白Null0 活动
(蠕动)(尖叫)(超市n0)
灯塔对

鱼回家的日子

“我恨死圣诞节了——”
“该起床了小兔崽子!收拾收拾,和你叔回家过大年!”

溺于崇高

███试图在崇高中终结自己。他做不到。
永久落日

其他的什么东西

后室Wikidot与Fandom两站中文译名对照表
给通天塔加块砖。终于可以给搞不明白译名的萌新扔这个了,芜湖
老套点子列表,但是C层群
本人发起,难写点子大合集,以及解释其为何难写。谁拿它评文谁↑↓。

后室团体与派系译名表
通天塔砖二号。整理这个时候抓出仨奇葩译文来。它们不是机翻,但也不是译文,蓝狼表示“头一回见到复述而不是翻译的译者,长见识了”

翻译

Berry之卓识
第一篇发出来的翻译。事情要从我为了整理团体译名大找中心页开始——然后我找到了当时的Berry教中心页。仔细一看,嚯,比全机翻还烂,那个“译者”的“译文”全是自己编的!校对工作量和重译没区别,那就重译吧。

Berry
和Berry教中心页状况差不多。原创是原创,翻译是翻译,不懂原文搁那编nmlgb呢?

夕阳的紫罗兰色调

和戴望舒的雨巷手法很像的格式错乱诗作。我恨你,紫罗兰,你让我没法直视雨巷和丁香花了。

封闭的记忆

en三万字大长篇,布兰奇玩密钥师(迫真)的故事。薯条部分地致敬了这个。妈的这逼文作者死了才译出来,再接mctoran的故事我是狗

你问我,何为后室?

在写作中,我找到了属于我的后室——于荒原中独行长路,经历、感受与幻想即为后室。至于后室整体上是什么,我不好说,但起码得过脑子吧?我们是创意写作平台,不是网络梗博物馆,劣质oc连连看或神话换词发布器。

你的成就……

↓在这里!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my-title}

{$my-text}


↑你们看这只抱枕就是逊诶(什)
成就页链接
author:分类页面的授权形式另行在各页面说明。
Pages categorised as author: are attributed in undesignated protocols as are stated on each of th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