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陌山头火
评分: +67+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荒服

  • 仅限单人切入
  • 无实体无物资
  • 切出遗留危害

描述:

花陌山头火是一片恒定处于黄昏下群山中的非欧空间,空间内仅有两个方向,朝着夕阳的上坡路为正向,背阳的下坡路则为逆向。不时从山脚下起风,吹向山头。

该层级切行机理不明,未知流浪者是精神切入还是肉体复制,抑或是其他方式。目前已知流浪者切入后,在未切入的其他人眼中其仅仅是在沉睡。而一旦切出,或者说清醒后,该流浪者身体状态将随即恶化,例如体表出现伤口、迅速消瘦等情况。或推测为导致的原因是:流浪者在层级内的状态,随流浪者的清醒而全部返映到流浪者身体。

流浪者称他们切入层级后的身体以及状态,会和切入前一样。这也包括了携带事物。然而流浪者无法用自身记忆之外的事物,记录涉及本层级的视觉资料。例如,切出后,会在拍摄工具里发现自己之前所拍摄之景,变成了仅有大量噪点的空白相片,若在电子设备里则会多出一份全为乱码的可视文件。又如,尝试利用绘画以摹写所见时,则大脑会突然一片空白而短时间内愣住。目前仅口述不被干扰,已知该层级有以下区域:

花陌区

花陌是层级的中心区域,为一条贯通正向与逆向的绵延洼土小路,路面凹凸不平且常伴积水,两侧拱绕着主体为暖色的无垠花海,花海偶尔侵连进路面上。无论走哪个方向,都不会走到山顶或者山脚。若不沿着花陌走,无论朝哪个方向直线前进,总会在不久后在不知不觉中重返花陌。

行走的途中会听到耳旁似乎有人在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眼角的余光里也总会掠见似人的黑影。一说黑影是切入此层的其他流浪者,只是不处于同一个现实层面,恰巧在此刻同行而已。这种现象若沿着正向走会越来越少发生,逆向则相反。顺着不同方向走,将看到其他不同的景象。

正向

流浪者在走上花陌时,若一直正向走,会看到远处的群花,随着背后吹来的柔和的晚风在摇摆,摇摆幅度会随着前进步数而越发缓慢,其轮廓也在夕阳照射下越发曚昽,只留下按角度而言不应如此长的影子,搅动周围景象。宛如前方从棱角分明的写实油画被逐渐扭曲涂抹为大块色彩的抽象画,画出从远处群山与天际线漫漫涌起,缓缓凝滞于云霄的蓝紫色光芒,光芒渐渐从灰漠恍惚的虚渺烟毯之态,变为如卷上星天直刺夕阳的火浪,或者说一个即将开放在天地之间的花苞。此时,风声与枝叶摩擦、花的芬芳与光影的变幻,这些可感的时空都逐渐淡化与散去,唯有此前的印象始终标识着其存在。

逆向

流浪者无论从哪个地点从正向之路转身,便是逆向路的开始。其将发现绽放在原先走过或即将踏上的回头路路旁的群花,不知何时沾上了晶莹的露珠,并感觉到空气湿度逐渐上升。

越往回走,水汽变得越重,露珠也肉眼可见地多了起来,试图将花枝花瓣压坠向地面。虽然露珠挂在其尖头上,但除非流浪者用力拍打花朵,否则总是滴落不下,就像胶水一般。若注意的话,会发现五彩缤纷的群花,也随着脚步,从花瓣边缘开始,慢慢深入花芯,将整束花朵浸染为明亮的红色。

从坡上远远望向坡下,LED点阵一般的露珠折射着散发着明亮的光芒,映衬出一片正快速扭动的炽红花海。风声很大,宛如尖啸。

废墟区

当流浪者在任意人造建筑中仰面躺卧,双腿平放伸直,十指交叉并拢放在胸前,掌心下方压着一束鲜花,闭眼深呼吸尝试入睡时,会有一定几率在感受眼球剧烈颤抖后,切入该层。其睁眼便发现自身睡在一片花丛中,这些花通常为其所持之花,花无论是什么种类在此地都为低矮的草本花卉。

流浪者在起身后便会看见身旁立有一面大断墙,其上有数条裂口,裂口其中一端必有向下侵浸的水渍。观察这端时,会发现裂角部会有挤压折叠的波纹,角尖则有一丝闪烁的亮光透出,望进去像是里面有个十分深小孔洞,孔洞深处一片漆黑,其中有个微型彗星或发光灯丝头在轻微向裂角尖部推进。墙的后面为露天建筑废墟,从残余结构中可看出其形制与切入前的建筑十分相近。

废墟某些断柱、残壁、窗框等地方的顶部断面上,多数会垂挂着大量青藤,青藤扭结在一起,接缝处缠绕夹杂着无根的鲜花,像极了绞索。而其十分坚韧,无法割取使用。流浪者在进入废墟区时,即使穿着防护鞋,也会在花海中行走时,脚部出现莫名的伤口。俯身下去摸索时,也会在鲜花深处被莫名割伤,能感觉到触及尖锐或者粗糙的物体,但无法将其拿出。而若试图拔掉花朵,便会发现拔得再多,区域内鲜花总量也不会改变,仿佛凭空生成新花接替位置。

凝视现象

长时间身处废墟区的流浪者,总会感到似有他者在凝视自己,而大多数情况下则会发现凝视者不过是墙壁上模糊的黑影。要么是自己在夕阳下的影子,要么是眼睛直视夕阳后再向下看墙壁时,视觉残留所留下的眼状暗斑。这些黑影不是完全受制于流浪者的动作,在直视时可极小幅度地运动,并对观察者产生一种牵拉紧勒感。若想摆脱这种感觉,只需要低头盯着群花,一直走出区域即可。

情景变化

该区域在任意位置任意方向离开花陌时,都有几率再度进入,而其景象也会随着在花陌行路方向的不同而有所变化,变化程度即是行走程度。

从花陌的正向路进入时,会看到自身切入之处,无论花海变得多盛,都始终空着和流浪者身形差不多的裸露地表,地表上大致在人形的心脏位置,放置有一束与流浪者之前所持鲜花相似的花卉。原先大断墙将出现更多的水渍与深浅不一的划痕,划痕一端尖部更为明亮,其后亮度则稍微淡,但依然延伸满了划痕。它们交错像是某种延时摄影的星图。大断墙背后的人造物,比起一开始的景象变得更小和更零散,被更多的鲜花所淹没与侵蚀。夕阳下流浪者投射到人造物表面上的影子,将逐渐减淡,凝视现象的影响也越发微弱。

从花陌的逆向路进入时,会看到自身切入之处,花朵凌乱地倒伏着,像是被野兽践踏过一般。原先大断壁划痕越来越少,墙壁背后的人造物越来越完整,花儿从其上消退,露出更为棱角分明和整洁的结构。处于其中的流浪者,会发现似乎人造物上逐渐出现的新光源,无论亮度如何,都可令自身出现新的影子。影子变得越来越多,乃至任何人造物表面上都有倒影,加重了凝视现象的影响。

物资:

无。这代表流浪者将随着时间的流逝,陷入饥渴的境地,但不同情景的感受也并不相同。

在正向路上,流浪者会在上坡时,感到绵绵不断的饥渴,哪怕前行至十分遥远的地方,其他感觉消解后,也有此微弱的饥渴感和疲惫感在凸显,令流浪者几欲昏阙。而在逆向路上,虽然饥渴感也越发剧烈,但其实并不如感受般饥渴,只要注意力不在这感觉上,是可以将其忽视过去忍过去的。

若着实难以忍受,亦可采摘花卉食用。仅能靠逆向路中的花卉来缓解饥渴感,而正向路上的花卉食之物嗅无味,口感如玻璃一般,也无此效果。

若折下花茎仔细闻其断面,会感觉味道从芬芳逐渐变得像是谷物湿霉的气味,如痰一般浓稠的空气在气管中不顺畅地流动。饮下露水,露水或是甘甜,或是刺辣,但更多的是咸涩和粘稠。而咀嚼花瓣则多有一种腥臭腐败感。虽说如此,只要能吃下花朵,便能缓解更为突显的饥渴感。

一说这种感受是现实中的身体所产生的生理需求,因而需要及时切出。

出入口:

入:

如前文所述,当流浪者在任意人造建筑中仰面躺卧,双腿平放伸直,十指交叉并拢放在胸前,掌心下方压着一束鲜花,闭眼深呼吸尝试入睡时,会有一定几率在感受眼球剧烈颤抖后,切入该层。

出:

可通过饥渴感的骤然变化与牵引判断自身是否作对步骤,若其忽然加剧而在做出相应行为后又突然回落,则说明自身离切出该层又近了一步。

经正向路进入废墟区域,将大断壁下的花束拾起,再转身返回香陌,走逆向路,而后把花束放到逆向路中的废墟区域中,大断壁下类似野兽践踏的痕迹旁。之后,等待墙壁阴影睁开眼睛,在其凝视下走回逆向路。

沿着逆向路一直走,在起风的时候,自己的眼睛要一直看着山脚,看着花海变红,看着枝干解离并向上腾起碎片,看着破裂花瓣的形状扭曲拉伸,宛如一丝丝欻起熛飞的火苗,宛如一张张织起的火网,从遥远的山脚下扑向流浪者。流浪者可以从缝隙中,依稀瞥见扭曲的热光背后,是一片堆叠诸多阴影的墙壁

但无需恐惧,应任由飞舞于空中的花火涌向自身,将自己淹没,将自己燃烧。燃烧并开裂成寸寸花瓣,随着翻卷的风吹回切入前所躺卧之处,飘散飞落到躺卧的躯体上。此时,流浪者便切出层级,“醒”了过来。

目前尚缺乏其他切出方式的报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