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留千年
评分: +16+x


一千年或者更早以前的事情已经记不清了,对她而言活着的记忆已经不再清晰又渐行渐远。像是连残骸也不留下些许的爸爸和妈妈,混入了不和谐音的安眠曲一样。

Coela·Canth那个时候也活着,但是不叫做Coela·Canth,在现在叫北海道的家里,现在所谓的樱前线的最尽头。直到晚春才能诞生的纷飞着的粉红色雪花,洒满过去的已经不再重要的回忆,像那段日子里刚刚兴起的音乐一样在记忆里含糊不清。

加入卡拉格的原因已经被尘封起来了,她在轰隆隆的声音里面坠入暗黄色。随后一切在眼前变的清晰,毫不费力的越过黄色墙纸下的墙壁、从酸橙树下的缝隙当中进入办公室。她依稀记得那个叫做Gani的记不清脸的女人向她介绍这里是哪里,为什么她会来到这里,她被用卡萨布兰卡做成的熏香沐浴干净身体——然后成为卡拉格的一员,她还记得Gani说的话:“我就说她适合做卡拉格的工作吧?”

也许还有更多,但是越往前的事情就越不清晰,她看着同事们的离职和更替,淤积了太多所思考的同事堕入无尽的漂流。墙上从挂着Juanita画的那幅游泳池,变成工业革命时代绘画着流动着黑色金子和电流的图画——再变成后现代主义抽象艺术画作,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假死化,时间卷携着记忆急匆匆的离去。所以她把那些记忆记下来:她的记忆,曾生者的记忆,如今死者的记忆。这是卡拉格的习惯,也是她的工作。

建筑那座为先前的生灵永世存续而存在的档案馆,把信息填充进去。


87454d7e3566322b5c412fe40af1d6bb.md.jpeg


Remember & Record。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