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室流浪者职业分化
评分: +30+x

这是一本被捡到的笔记。

这页笔记属于[字迹被血迹污染],如果你捡到,请前往Level 1M.E.G.总署交给一个叫刘菲的中国人。

生物会随环境而变化,这是我最直观的感受。如你所见,我是一名“记录者”,我的职责便是记录所看到的一切与有价值的情报,并把它们交给M.E.G.。

随着时间的变迁,流浪者们不自觉地分化成了许多的“种类”,就像是干细胞分化成各种身体组织一样。

以下是我所看到过的流浪者职业群体,不过应该并不是全部的,应该还有更多的职业,只是我没看到罢了。


食腐鸟

Scavenger

他们是一群顽强的流浪者,多年的流浪经验让他们如同训练有素的垃圾分拣员——食腐鸟们总能以最快的速度从一大堆垃圾中找到那些有价值的物品,当然,在搜刮流浪者的死尸这一块,他们也是无以匹敌的好手,也靠他们帮我们回收那些死去流浪者的身份,让我们永远铭记。

大部分食腐鸟通常有着随身的大背包,他们往往很不注意个人卫生,并且总是会在身上添加绿色来让他人意识到自己是食腐鸟的一员。

探路者/信使/快递员/奔跑者

Pathfinder/Messenger/Courier/Runner

他们是你能找到的最快的流浪者群体,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被实体追赶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他们必须要快,更快,越来越快,不光要快,还要惊人的耐力。此外,在高处狂奔可一定要学一些跑酷技能,他们可以保证你在某些情况下能够自保,比如经典的受身翻滚。那些通讯手段落后的站点通常由他们联系起来,无论是传递信息,运送物品,探路,通通不在话下。

这类群体大部分情况下会追求最大程度的轻便,所以不会背着大背包,许多情况下都是小背包或者挎包,更有甚者直接不背,他们通常需要优质的跑鞋与手套,还有大量的杏仁水和除汗喷雾;探路者们一般携带着便携光源和绳索一类给后人铺路的装备。信使们会在肩膀上拴白布条,而快递员们则会背着袋子。

记录者

Recorder

(也就是我!)


他们是后室中最为机敏的流浪者,过目不忘对他们来说似乎是家常便饭。记录者们会主动的去勘察未知层级与那些实体,并把所记录的一切全部上交M.E.G.。当然,某些情况下他们也是侦查员。这些人的一个最重要的要求便是:不能近视。但这群天天在恶劣环境下写字做笔记的人,又怎么可能不会近视呢?

记录者们通常会在脖子上挂证件(里面是纸条,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等等,类似于狗牌)和望远镜,他们会有专门放笔记本的皮夹和放笔的袋子,如果你想和他们打好关系,请务必给他们崭新的笔记本和笔,那样他们会对你感激不尽的。其次,某些记录者也是优秀的画家,请他们喝一杯就能让他们给现在的你画一幅画像。

医师

Physician

最值得尊重的流浪者们!如果不是一些医生阴差阳错之下来到这个人间地狱,流浪者的死伤绝对会多得多,他们有着及其丰富的医疗知识,对于救治伤者也得心应手,对他们来说,只要有材料和时间,只要没死通通都能从死神手上拽回来。医师们除了要有熟练的医疗技巧外还需要在物资及其匮乏的情况下营救他人的能力。

医师们会穿着白色的衣服,尽管总会弄脏,但注意他们的红色绑带。医师们也会带着挎包等等一类的,里面装满了医疗用具,尽管大部分都是自制的,但在这鬼地找那种正牌的医疗用具可不是什么容易事,反正同样能把人救回来干嘛去琢磨那些事情?

“旅商”

Traveling Merchant

一小群穿梭在不同层级的前B.N.T.G.商人,因为不满前者过高的税收而选择离开。他们通常以3-5人为一个单位在各个层级采集资源并将它们卖到宜居层级,他们售卖的物品不乏一些极其罕见的物资。他们与B.N.T.G.的关系极其恶劣,是B.N.T.G.重金悬赏的主要对象。但因为他们极其谨慎且似乎拥有一些能够快速撤离的未知技巧,B.N.T.G.从来没有成功抓捕到他们中的任何人。有限的情报表明这些人似乎掌握着一些被B.N.T.G.列为最高机密的层级的进入办法或其层级密钥。

这些人在外观上与一般商人无异,售卖的商品也很普通,但只有那些受到他们认可的人前来交易时他们才会亮出他们拥有的那些具有极高价值的稀有商品或违禁商品。但因为他们高度保密的性质,如何得到他们的认可目前尚无相关情报,但据传言称进入Level [字迹模糊]Level C-[字迹模糊]并通过其中的五道试炼即可到达他们的一个基地并得到他们的认可。此传言真实性有待确认,因为在数据库中没有任何关于这两个层级的信息。

工坊主

Workshop owner

只要你拥有一颗善于观察的眼睛,你会惊奇的发现富有创造力的人到处都是。

这群流浪者不善争斗,他们倾向于居住在安全的层级中或者流浪者聚集地中,当然少有一些“隐世高手”喜欢居住在危险但资源丰富的层级中。他们是后室里面那些奇异的武器装备护甲的铸造师,也是各种精巧小玩意的发明家,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工作无非就是一点点创造力加一点点心里手巧,看来他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技术有多精湛。

工坊主们通常会穿着皮围裙,被油污染的一面白一面黑的手套和那些脏兮兮的工具,出人意料的是,他们身上往往没有食腐鸟身上那个令人作呕的气味。

灾劫使者

Disaster reporter

说白了,这群人把自己称号取这么中二就是为了掩盖他们就是干天气预报这活的事实。灾劫使者们往往频繁出现在那些具有周期性恶劣气候现象的层级中,并且他们有一双能够“察颜观色”的眼睛,查的谁的颜观的谁的色?当然是老天爷的。当即将某一层级即将发生破坏性的自然灾害中,他们往往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从各个地方冒出来,跟疯了似的警告周围的流浪者并试图把他们引到安全的地方。我们大可相信这些人,毕竟除了他们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外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分辨是不是要下雨了而已。

灾劫使者们通常会穿着颜色晦暗的服装,望远镜从不离身,护目镜也是,他们还有自制的小喇叭或者能发出尖锐刺耳声音的装置此外,他们总喜欢披着披风让自己看起来很威风。如果你能给灾劫使者们带点护嗓药、望远镜片、一个货真价实的喇叭或者鱼鹰哨,那他们会很感激你的,这样也是为了更多的流浪者免于死在恶劣的天气下。

牧师

Pastor

如你所见,他们是后室的神职人员。看来这里的环境还是没有打垮他们的信仰,或者让他们相信上帝管不到这里。他们在来到这里之前就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也许也有佛教徒?

他们负责在死去的流浪者身边祷告,为死者祈祷或者“超度”以求他们的灵魂能够摆脱这里。当然,我们不谈死人,在队伍中的他们也是很好的鼓舞人心的人,并且可以做到担任心理疏导者的作用,他们确实帮了很多人走出低谷。但他们也会拿起武器砸在实体的头上来实现“驱魔”。

牧师的外衣看起来比较整洁,没有什么污垢,大多是棕色的布制衣物。最重要的特征是:他们脖子上的十字架吊坠。如果你看见了这个,那他肯定是一个牧师。这个看起来在前厅和后室都是如此。

暗行者

darker

暗行者这个词是个奇特而生疏的存在,用处却不少。他可以用来称呼那些在穷困的趋势下溜进M.E.G.的军事武器试验场收集哑弹哑炮、把里面的黄铜火盐拆出来卖钱的人;他也可以用来称呼那些现实世界中在城市下复杂错综的大水管里爬来爬去的怪人,… …总之,暗行者有个共同点:他们总是从事最危险的行业,总是和未知的、邪恶的、神秘的、不为人所知的东西打交道… …谁知道那军事试验场会发生什么?在那潮湿的顶住了成千上万次试爆又被堑壕和地道挖空的土地里,会不会钻出来那些奇迹般的幼苗?没有人知道,当建筑工人封住井盖,永远离开后,什么东西会在阴暗狭仄、臭气熏天的下水道里定居下来?

在后室中,“暗行者”则被用来称呼那些少有的敢于暴露在生存难度4、5的层级的之中的勇士。他们穿好防护衣,浑身上上下下除关节处都绑满了钢片,带好深色玻璃制成的防毒面具,一直武装到牙齿。再装备好火盐弹药、无线电设备、备用零件和人造瓶装闪电作为电池,然后来到实体摩肩接踵但有着无穷无尽的花里胡哨稀奇玩意的狗屎地方。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很多,不过,能活着回来的却屈指可数。这些人像金子一样宝贵,比那些来自现实世界的机械师还要宝贵,因为各种各样的危险都在那里等着挑战者,包括致命的精神危害、鸟不拉屎的自然环境以及每一只都因为彻底违背进化论而让达尔文感到绝望的家伙。那里也有生命,但并非人类通常理解的那种生命。

每一名暗行者都成了活着的传奇,被赋予半人半神的色彩,大人小孩见到他们都激动不已。当孩子们出生在一个没有冰淇淋的世界里,“飞行员”“水手”“司机”等词汇已经黯然失色,逐渐被抛到脑后。这时候,大多数的情况下你只能靠着四肢在这个充满敌意的世界生存下来,孩子们唯一的梦想就是成为“暗行者”。转身离开,身着看起来不是很闪亮的铠甲,迎着无数人崇拜和敬畏的目光,走出去,去靠近上帝,和怪物搏斗,重返地下,给人们带来消耗品,图纸,光与火,带来活下去的希望。

斗士

Fighters

斗士们是精通战斗技巧的专家,更是后室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尽管少部分人对斗士们颇有微词,说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没了他们,后室将沦为实体们的狩猎场甚至是快餐店。很多人把他们和“暗行者”混为一谈,尽管同样是冒着生命危险与实体们战斗,但是“暗行者”们更倾向于探索与收集,斗士们更倾向于战斗。

很少有人知道斗士们在切入后室之前是干什么的,连斗士们自己都很少提起。他们先前可能隶属于某个大国的特种部队,也可能只是某个破幼儿园的老保安。他们或许有光明的前途,或许只有逐渐褪色的未来。然而,毫不夸张地说,后室给了他们一次新生。在那里,他们有了一个新的称号——斗士。面对大群大群的实体或不怀好意的人类的威胁,他们必须拿起各自的突击步枪或者是橡胶警棍,向半人不鬼的怪物或是比怪物更可怕的人类们发起进攻。他们,为了信念,所属的团体或者是生存所需的物资而战。他们所到之处,从不缺少穷凶极恶的土匪或是残暴嗜血的实体,也少不了鲜花和掌声。他们战斗,为了希望缥缈的明天。

斗士们穿着军装,警服或深色的长袖衣服和用铁板自制的铠甲或者价格不菲的前室防弹衣,背着通常装有杏仁水,火盐等物资的背包,使用着自己组装或从前室中切入的武器。斗士们通常在铠甲上画上一道橙色的横线,或在胳膊上缠上红色的尼龙绳。

外交官

Diplomatists

和前厅不同,后室中的外交官们不一定是西装革履,站在台上对着记者的镜头讲话的人。他们更像是战国时期在诸侯王间奔走的说客们。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他们斡旋于各大组织间,常常充当着润滑剂的作用,用独特的谈话技巧化干戈为玉帛,或是谈成几桩大宗交易。

同时,由于他们职业的特殊性,外交官们通常不必为了生存资源而穿行于危险地带,也不必担心独自一人陷入实体的重重包围之中。他们几乎在每个组织都能占一席之地,倘若没有他们,误解和偏见或许会引发第一次后室大战。

也有很多人对外交官抱有强烈的偏见,认为他们缺乏冒险精神,是一群只会耍嘴皮子的懦夫。不论怎么讲,当你想找人辩论的时候,避开那些随身带着公文包和蓝皮文件夹的人吧——这倒不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考虑,只是担心你会输的很没面子,沦为其他流浪者茶余饭后消遣的对象。

下面的内容被撕掉了。


这一页面等待着更多人的贡献。欢迎添加你心目中的流浪者职业群体。

在添加了职业群体后,请在作者展示里用“(职业群体名) 作者[[*user 你的用户名]]”的格式加上你的大名。

模板:

[[div class="rmpostcontainer"]]
[[div class="rmposttitle"]]
[[/div]]
[[div class="rmpostcontent"]]
+ 职业名称
++ 职业英文名

简介
[[/div]]
[[/div]]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