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栅理论的发展与应用前瞻

光栅理论的发展与应用前瞻:E.P.B.近三年工作的总结

阿尔西亚·蒙特庇里娅博士


评分: +48+x

自光栅理论提出后,E.P.B.对该假说的理论探索与实地勘探就从未停止,获得了较多的成果,并且在近几年取得了阶段性突破,这使得基于光栅理论的实际应用成为可能。我们在该文中总结了近五年来诸多部门在光栅理论探索过程中的贡献,以及基于这些发现下对于理论的修正和合理推测。同时,依据现有的结论,E.P.B.勘探部通过实地勘探确定了一个光栅的坐标,并通过该光栅进行了一次理论上的层级跃迁。这个发现证实了光栅理论的真实性与准确性,也为我们未来的工作计划指明了方向。

引言

I

Fig.1 光栅理论的示意图,源自2014年德狄夫等人的会议论文

光栅理论于2014年由尤根·德狄夫1的团队提出,该理论假设前厅以一种未知的方式向后室持续性输送着粒子,并在经过类似于“衍射光栅”的筛选元件后,来自于前厅的、连续的粒子被分为同属性的、量子态的粒子,在名为“后室”的接收器中被接收,转化为形态各异的层级2

在该理论提出的五年后,E.P.B.多部门联合,试图证明光栅的存在并定位光栅的坐标。其中包括分析层级的物质组成、寻找离光栅最近的层级、探寻合适的跃迁至光栅的方法等。在进行这些研究的过程中,生化科学部的研究发现,C群层中的物质检测出大量疑似遭到大量高能粒子轰击后的残留物,并且其含量显著高于其他群层,这说明C层群可能是距离光栅相对更近的层群。但在后续确定C群层中具体哪一层级可能离光栅的距离最短时却遭遇了诸多困难,这主要是由于C层群大多数层级的混乱程度相对较高,难以回收合适的可用于分析检测的样本。这只是在光栅理论探究过程遇到的困难的冰山一角,由于当时E.P.B.的条件所限,对于光栅理论的探究进展缓慢,但这段时间奠定的基础为后续理论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E.P.B.近几年的发展

E.P.B.在近几年发展迅速,各个部门的设备、人员素养都得到了改善。这得益于在之前研究中的积淀。在下方列举出了一些对于光栅理论的探索极其重要的一些进展。

  • 生化科学部于Level C-289.1成功进行三阶悲尸的转化实验,并且相当一部分转化者加入勘探部进行层级探索。这些转化者不会遭受实体攻击,且一定程度上可抵抗层级的精神影响,因此可较为安全的探索C群层中诸多危险层级并且回收样本。
  • 原子能源部与高能实验室携手不断改进“上帝粒子”的制备方法,并且提供了较为安全可控的稳定粒子的方法。
  • 勘探部在层级探索过程中发现一处废弃的仪器配件制造工厂,并在其中建立了一条简易的元件生产流水线。尽管该条生产线出产的配件稳定性较差,但仍为E.P.B.提供了诸多可用的仪器。
  • 生化科学部于Level C-340建立了大型的化学实验室,并且开展了对于后室中诸多原生物品的提纯实验。其中利用多种纯化的物品开发了一系列的注射用镇静剂、口服药物,部分镇静剂给予转化者使用后可使其几乎免疫C群层中已知的绝大部分的精神影响。

在各个部门的齐心协力下,于德狄夫先生离开的三年后3,光栅理论被证实并且即将进入实际应用。

光栅理论的证实过程

利用E.P.B.最新的技术,勘探部成功定位了一处光栅的坐标并成功到达该区域,在对光栅表面的物质进行取材后成功返回。下文中我们将详细叙述E.P.B.是如何定位光栅的坐标并最终到达此处。

1.Level C-100的发现与取材

Level C-100被报告后,勘探部便在其入口失效之前前往该层级并且回收了该层级的土壤样本,并且有一名转化者在服用了悲伤之水的结晶后4利用索降的方式成功抵达该层级底部的水体并收集了该处的水体样本,随后便带回生化科学部的分析实验室进行分析。

fengdu

Fig.2 对于两种样本的同位素丰度的分析。

对于样本的分析工作原本专注于搜寻样本中的高能粒子与残留物,但是却有了不一样的发现。在对土壤里面多种物质进行同位素质谱分析时,两种样本中的相同元素的同位素丰度有着较为显著的差别,水体样本中的多种元素的同位素丰度与前厅的记录较为相似,而土壤样本的丰度则差异较大(Fig 2)。如果运用光栅理论对此进行解释,后室中的所有层级的物质均由前厅传输而来,因而其各种元素的丰度应当与前厅保持一致,这在诸多先前的研究中已经被证实5,若出现了与前厅中丰度差异较大的物质,则极有可能为非前厅传输而来的物质。据此我们推断,Level C-100中的山体部分应当为非前厅衍射的层级,而山体之下的水体则为前厅衍射的层级,二者共同组成了该层级。

随后我们的研究人员重新检查了之前已勘探的层级的样本,并着重检查新层级样本中的同位素元素丰度,最后发现C群层中至少有四个层级具有该特征6,并且都具有类似的同位素丰度。我们推测这四个层级可能由某个非前厅的粒子源形成,又或者由其中之一形成,并且未必与前厅使用同一个衍射光栅。

2.对Level C-2的探索

在对上述四个特殊层级的探索过程中,我们尝试了多种可能的切出方法来寻找它们之间的关联,倘若其中一个层级可以到达另外三个层级,那么很可能它就是其他三个层级的“光源”。但在多次尝试后,我们认为这四个层级应当都不是“光源”。

但在Level C-2被报道并被我们取材后,我们发现该层级也出现了类似的同位素丰度异常的现象,并且该层级丰度偏离程度达到最高,加上其中较高的混乱程度,我们认为该层级很可能是其它四个层级的源头。随后我们的勘探部干员便在其中进行了多次的切出,并且最后确定该层级确实可以到达其它四个异常层级7,由此我们推断,Level C-2为其它四个异常层级的粒子源,并且同样通过光栅来分离粒子并在后室中形成层级,部分层级还与前厅的层级相互叠加。

qiechu

Fig.3 在Level C-2进行切出实验到达不同层级机率的统计学分析。

在对Level C-2进行多次切出实验后,我们基本确定了到达不同层级的概率,并且发现在C-2进行切出有极低的可能(0.3%)进入Level C-100,这就证实了Level C-100确实是Level C-2的衍射层级之一,只是由于未知原因前往C-100的光路稳定性较差(Fig 3)。同时,由Fig 3 中我们不难发现,在C-2进行切出还有极大可能前往Level C-24,这是令人费解的现象,因为Level C-24中并未发现任何具有异常丰度的物质,这说明C-24应当为前厅的衍射层级,那为何从C-2切出会到达C-24?为此我们需要重新审视光栅理论,如Fig 1所示,在光栅与后室之间仍有一段距离,这段空间在后室中是无法观测的,因为大多层级具有相对封闭的属性,无法观察到层级之外的景象。而Level C-24似乎不具有这种特点,除了层级核心区域的少数粒子外,C-24的非核心空间几乎检测不到任何粒子,这一点与Level 78大为不同。我们对这种现象作出了一种推测,C-24中的虚空,即不可探索的部分,未必属于该层级的空间,该区域可能已经属于光栅和层级中间的区域,即层级的外层空间,这点可由在该区域偶尔观测到的强粒子束以及该空间中极低的粒子浓度来佐证。由此我们推测并不是由C-2直接切出到达C-24,而是来到了光栅与层级之间的“虚空”,因为该处的空间属性与C-24的外层空间类似才产生了来到C-24的错觉。但关于C-24的外层空间究竟是否属于虚空,还是仅仅邻近虚空的“低粒子浓度过渡区”,仍存在非常多的争议。

尽管探索C-24是不可行的,但对C-2的探索实验基本上是成功的,我们确定C-2应当有一个与其对应的光栅。虽然在先前的工作中定位前厅光栅的工作失败了,但对于C-2的光栅的搜寻或许会简易很多,因为可以从C-2出发探寻粒子的运行轨迹,找到粒子分流的坐标,该处便极大可能是光栅的位置。

3.光栅的定位

在先前的C-2的切出实验中,尽管进行了多次尝试,所有的实验人员均未成功到达光栅,而是到达了C-2对应的衍射层。我们认为这是由于切出时能量过大而造成的。

C2qiechu

Fig.4 在Level C-2进行切出的示意图。

如Fig 4所示,在C-2进行切出后经由光栅便可到达后室中的其他层级,但事实上粒子在通过光路到达后室的过程中并不是没有任何消耗的,这也是为何切出需要极大的能量才能成功。而在C-2中由于层级本身的稳定性较差,切出可能性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但能量较低的切出往往会导致粒子进入C-24的外层空间。我们将这种未达到层级内部的切出定义为“弱切出”,即切出的能量在粒子行进过程中耗尽,从而失去了达到后室中具体层级的能力。

haosan

Fig.5 利用化学键能消耗能量来确定到达光栅所需的准确能量的原理图。

通常而言,弱切出的现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其危险的,C-24的外层空间是完全无法生存的。因此想要利用弱切出的现象到达光栅是极其危险的,需要精准把握切出时消耗的能量才能确保到达光栅。为此我们设计使用了一系列荧光标记的键合分子来进行能量的测试,首先我们收集了Level C-5Level C-666中的一些特有的粒子,并将它们用不同键能的化学键连接且负载荧光标记小分子,随后再让勘探部的研究人员携带这些分子在C-2进行切出(Fig 5)。根据光栅理论,这些粒子应当在经过光栅后被分离前往不同的层级,因此在光栅中必须将二者相连的化学键破坏,这个过程将消耗粒子的能量,通过监测C-24中这些粒子的荧光轨迹我们便可判断不同键能的键合分子可以运行至多远,以及是否分离。荧光轨迹最远且并未分流的键合分子对应的键能则应当为从光栅出发至后室所需的能量,用进行切出的总能减去键能便可确定到达光栅所需的能量。

利用这种方法,我们较为简单的测得了从C-2到达光栅的所需能量,随后我们在多次尝试确定了该结果的精度后,便开始着手准备派遣干员前往光栅。

4.光栅的实地考察

在确定了前往光栅的所需能量后,我们挑选了勘探部中经验最丰富的转化者干员(代号:Ray)开始在C-2中进行弱切出。我们在四个C-2的衍射层级与C-24中都设置了监测人员以防止意外的发生。

在弱切出后,根据该干员的定位信息以及其他层级人员的反馈,我们确定Ray并未切出到任何衍射层级,也并未返回C-2,并且其EXO_019装置的维生信号稳定,证明Ray应当成功进入了光栅。在弱切出的13.8小时后,我们成功接收到该干员的层级调查报告,尽管该份报告受到传输稳定性以及干员精神状态的影响而略显难以理解,但可以证实Ray所到达的位置应当为光栅,我们也将该光栅定义为C-2的一个子层级。随后Ray开始了脱离光栅的切出,利用生化科学部提供的高纯度星云8作为能量来源,成功切出至Level C-5,并被于此层级监测的人员找到并接走9。Ray在层级探索过程中还带回了光栅表面的材料,目前生化科学部仍在分析该材料的物质组成。

对于光栅的成功探索意味着成功证实了光栅理论的真实性,也意味着我们对于后室的形成、构造的理解更进一步。

5.结论

在近几年,E.P.B.的快速发展带来诸多全新的技术,为光栅理论的探索带来了诸多优势。在新加入的转化者干员的帮助下,我们成功进行了诸多具有精神影响的层级的探索,并成功取得了这些地区的样本。其中对于Level C-100的探索揭示了后室中的层级可能有着另一个不同于前厅的粒子源,并且于后室中发现了另外四个与其具有类似异常属性的层级。随后我们通过丰度分析、切出目的地的测试等方法确定了Level C-2应当为这些层级的源头,并且通过携带键合的源自不同层级的粒子成功测定了由C-2到达光栅所在位置所需的能量。最后通过实地的勘探,我们确定了该光栅的存在并且成功取回该子层级的样本进行分析。

由此,我们基本证明了光栅理论的准确性与真实性,这代表利用该理论理解后室中的现象应当是可行的。虽然暂未发现源自前厅的光栅的位置,即意味着我们或许还无法通过该条途径返回前厅,不过我们仍可利用C-2的光栅进行后续的实验。

E.P.B.未来的工作安排:后室拓荒计划

光栅理论的发展,为E.P.B.实现自身的终极目标提供了理论基础,在此,我向诸位披露E.P.B.自建立之初就为之奋斗的目标:即在后室中按照设定的参数构建符合我们需要、理想化的层级,也就是所谓的“后室拓荒计划”。

光栅理论的发展向我们揭露了后室层级形成的原因,并且也告知了我们如何生成层级。依据该理论,我们只需提供大量含能的同属性粒子并将其发射至光栅便可成功制备层级,但目前该方法仍有两个未解决的问题:

  • 如何大量制备同属性的粒子?
  • 如何将这些粒子赋能并且发送至光栅?

事实上,关于这两个问题的研究也早已在进行,也有了一些成果,但离实际应用仍有较远的距离。因此,E.P.B.在未来几年的研究重点将偏向于解决这两个问题,为后室拓荒计划打下基础。

致谢

十分感谢E.P.B.各个部门的所有人员为该项目的付出。也谨以此文铭记光栅理论的提出者:德狄夫先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