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行(七)决心

2021年6月6日:

好吧,这就是了。故事的结局。我冲出我的房间,把信插在我的口袋里。我的大脑还被刚刚发生的事蒙蔽着。我所想的一切都是为了接近Janice。我重重地全速跑下楼梯,过程中几乎要把自己绊倒。我也许应该放慢速度,但我没有时间可供浪费了。紫色装饰,淡蓝的墙壁,女郎们模糊的脸庞像烟花一样向我撞来。我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找到她。我决心完成我的使命。

我跑过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我,好奇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人试着让我慢点,甚至拦下我问我问题。我不在意他们到底说了什么,我甚至没有时间听。我只想一往无前,且无人能挡。她使我从一具悲伤的尸体中复苏,直到如今不断地奔跑。我甚至不小心地撞到了几个让我注意安全的女郎。我犹如什么都没发生那样继续前进。肾上腺素流过我的脉搏,冲刷掉撞击的疼痛。我毫不理睬,只在呼吸的空余嘀咕一句“抱歉”。

随后我跑到了一个接近我们数据中心的转角。当我匆匆走过木地板时,我的视线锁定在了走廊尽头的什么东西上。一个突然冲出数据中心的女人瞬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观察到了她的特征:长长的蓝色斗篷……潘塔罗娜面具……那一定是Janice。其他女郎被她的突然出现吓到了,开始大叫起来。我的怀疑在那时得到了证实。

我泪眼模糊的眼睛与她四目相对。我需要尽可能快地接近她,救下她。而当她注意到我时,她快速地不顾一切地冲过走廊企图逃跑。那生物真的恐惧我吗?我心想。它难道知道我想从它的病害之下救下她?许多问题在追逐中浮现。但那仍然没有阻挡我的步伐。

我继续着营救她的计划。她越跑越远,周围的女郎们一看到她就加入了我的队伍,追逐我们俩。令人惊讶的是,她边优雅地奔跑,边跃过层层叠叠的障碍。而我不停地撞到一位又一位女郎,一件又一件家具。她已经走了这么远,我开始觉得我已然失去了她,彻底失败。而直到一群女郎堵住了她唯一的出口,我的机会来了。

我在其他女郎的包围圈中终于抓住了她,是时候直面那个在我的真爱体内徘徊的腐烂的东西了。


(我正在她的面前时,她开口说起了话。)

Janice:等——等等!不是——

(我接近了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Kyra:嘘。

Janice:不,不——

Kyra:没问题,我会帮你摆脱——

Janice:不!现在停下!

(最开始,我把那些话当作那生物骗我的谎言,直到那声音开始有些……不同。)

Kyra:我来了,你安全了。

(我慢慢地摘下她的面具……一切都变了。)

Mackie:停下!离开我!

(我震惊地抽回了放在我面前的人身上的手。)

Kyra:什——什么——等等!我——呃——但是——

Mackie:唉……好吧,你抓住了我。你开心就好。

Kyra:但是你——你刚才就像——像她一样!

Mackie:那正是要点!

Kyra:我……我不懂。

Mackie:你不知道吗?我才是那个间谍!我无法脱身了。

Kyra:你,但是……为什么——

Mackie:为什么我装扮成她的样子?我把她在宴会上的奇怪举动当作伪装自己的机会,以便在你们所有人中继续潜伏,毕竟我们的面具是一样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想到Janice可能已经不在的事实使我我发抖。更多眼泪不断地从我的脸上流下来。我挣扎着表达我的语言和感受。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和愤怒。)

Kyra:你——你他妈的叛徒!杀——杀人犯!——

Mackie:叛徒?也许吧,但我不是个杀手。

Kyra:M.E.G. 是——是那从他们恐怖的实验中催生了女郎的东西!

Mackie:你觉得我们想那样做吗?不。

Kyra:那为什么还要那么干!?

Mackie: 这是为了人类!现在我们得从你们这种人手里拯救无辜的流浪者!

Kyra:那为——为什么你那天晚上还要救我?

Mackie:告诉你我们并非漠不关心!

(她救我只是个把戏吗?也许是为了证明什么,但我不在乎。)

Kyra:为什么你要把那——那东西放进她的身体?!

Mackie:你在说什么?——

Kyra:那傻逼蛇!是你干的吗?!

Mackie:我甚至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Kyra:那不是你干的?!

Mackie:我们没对她做任何事!

(我几乎无法呼吸。太多的情绪像火山一样从我身上爆发出来。我再也撑不住了,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

Kyra: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Mackie:噗。为拯救人性付出代价。对。

(当女郎们开始带Mackie走去审讯时,我带了一句话。)

Kyra:我打赌你关于你哥哥的所有事也都是谎言……

Mackie:……不……我绝不会……


我站在那里,心烦意乱。我救Janice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她根本不在那里,她早就离开了Level 67这一切只是巧合吗?这生物是偶然侵入她的身体吗?当女郎们抓住我的胳膊扣在我背后时,我开始思考这些问题。我被逮捕后,他们把我带到审讯室。女郎们让我给另一位女郎写一封信,而我一个字也没说,随后就被绑在审问室的椅子上。有一位沃尔托佩戴者偷溜了进来,告知了我审讯官很快就会到,然后他又关上了门,只留下我孤身一人。

我就坐在那里不动。我静止不动,全神贯注。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我当时的想法和感受,那就是:决心。随后,我的目光被房间里的引人注目的一点吸引了……天花板上的通风口。我知道这很危险,但这可能是我找到她的唯一机会。我必须出去,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我感觉到我身后口袋里的东西,正是那支铅笔。我把它拔了出来,开始用尖端试着把这条做工粗糙,甚至系得都不太紧的绳子弄断。在把铅笔从绳子的编织中戳了几次之后,绳子松了下来并散开,刚好能让我溜出去。我挣脱出来,把桌子推到通风口下,攀进了通风口。

通风口可能会把我带进地狱,但幸运的是,我的命运拒绝死亡。我去到了Level 4。我松了一口气,漫步过阴森的办公室大厅。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但我知道我必须有个目标。在几个小时的徘徊之后,我已经忘记了时间,但我知道,此时肯定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正当我开始慢慢失去希望时,一只绚丽的蒙面信使忽然向我飞来。它再次把一个信封扔到我的手掌里。当它滑翔回家时,我打开了信封。内容如下:


看起来你需要这个,我希望你找到你渴望的事物。

祝好运。


随后,一个美丽的亮蓝色的小光球从信中浮现,悬浮在它的上方。那就像我第一次任务中带我回家的那个光球。我敬畏地看着这神奇的经历发生在我眼前。光球开始在Level 4的大厅里盘旋,似乎在引导我去哪里。跟着它走了一段时间后,我终于到了一个古老的木楼梯旁。然后,我跟着光球走上楼,最后来到了一个似乎是一家老旅馆的地方。一只雌性死亡飞蛾在我环绕四周时从我身边飞过。看起来我在Level 5

当我在恐怖旅馆的走廊中游走时,我注意到它的美丽,它的不完美。我们都有不完美的地方,而瑕疵让我们变得完美。死亡飞蛾总是很烦人,但幸运的是它们没有攻击任何东西。扬声器里传出的舒缓的爵士乐虽断断续续,但在发生的这一切后,却让人心生宽慰之感。我一度觉得我听到有人在墙的另一边……但在我得以追踪声音的来源之前,它就已然消失了。

不管这真的多么有趣或令人满意,这一切都在……计划之外。我需要保持我的步伐。蓝色的光仍然在红木色和金色装饰的墙壁中穿梭,这让人着迷。直到它拐了个弯……然后它就消失了。我陷入了恐慌。光到达目的地了吗?我转过弯……随后我僵住了……

我太迟了……

……

她躺在地板上⋯⋯过去了⋯⋯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好像是擦伤似的。她的脉搏也是紫色的……我跑向她⋯⋯目睹了这一切的我瘫倒在地上,泪流满面……我抱着她已经冰冷的尸体,把她抱在怀里……我不想放手……我又一次痛苦地尖叫起来。我让她失望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她本不这样。我活该吗?我不知道……我仍然一无所知。我想结束这一切,但她想让我活下去,我不能再让她失望了。

我在那里坐了几个小时……直到我注意到她的面具……我把它从她身上取下来,盯着它,回忆着我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故事。我哭得很厉害,都出了汗,甚至无法呼吸。

然后我把她的面具戴在我的脸上,试着再一次感受她⋯⋯毫无意义。直到……我又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Kyra?”那就像她一样。而我回头看到她凋零的尸体……仍然别无所动。然后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我爱你。”我所有的情绪一下子都涌了出来,爆发于一道五彩的闪光中。我把头靠在她的胸脯上,又哭了起来。我问她是不是幻象,随后她答道……

“是我,没事了。”

我喜极而泣……也许这即为命中注定……

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然后我轻轻摘下面具,缓缓地吻上她的额头。我带走了她的面具,而她还在那之中。我们仍然可以聊天,我们仍然可以在一起。我把旧面具挂在附近的墙上,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想着我现在在哪里……我还是希望她还活着。虽然我不能拥抱她,也不能做任何身体接触。但这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然后我回到了女郎那里,我立即被拘留,让他们审问,看看我是否与这个问题无关。我告诉了他们真相,随后他们发现我带着Janice的面具,于是就放了我。事实证明……是Mackie在Janice被关起来之前给我写信让我去找她的。她这么做是为了表示关心。在我眼里,她被原谅了,但M.E.G. 永远不会被原谅。不幸的是……Mackie会被女郎们关在牢房里很长一段时间。

……

我想这就是故事的结局了……

我主要学到的东西是……

无论你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无论你有多孤独,无论你是谁,都不要因此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爱总有一天将找到你。

爱是必然的,不管你是谁。

你会永远被爱着,无论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主旨。我希望你记着它。

……

Alice,给你你的面具。感谢你今天让我佩戴它,Janice还在等着我呢。

另外……

谢谢你们倾听我的故事。我希望有一天能再看见你,无论你是谁。我需要回到我的工作上了,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