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行(六)为何我必须受苦……?

警告:

以下内容包括:自残自杀的企图
建议观众自行判断。


2021年6月5日:

仍然是那个绝望的夜晚。万物俱静。蒙面女郎陷入一片混乱。我加入女郎时,以为我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但当我触及我的目标时,我才明白那都是谎言……

安静得如同噪音。我想让它消失,我想让它结束。.

我……

我想让这一切结束……

就像我曾经那样透明,那样犹如毫毛,那样被忽视。那对我来说都像天堂。我慢慢地举起我的左手……披露我犯下的错。我最深最黯的伤口永远不会治愈。我挣扎地深呼吸,眼泪浸湿了枕头。我紧捏我的胳膊,希望能在搏动的痛苦中稍稍缓解片刻——那痛苦如针刺般提醒着我:独自活着是一种……折磨。

我所思所想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忽然倒塌,如同痛苦的洪流。那冷酷的谎言是此时我唯一的回报。根本没人管我……我早就应该知道的。

我看看向了我们的画。一切颜色都是虚假的,一团绝望的乱麻。这就是她想要的吗?她在利用我吗?对我展露出同情……和爱,只是为了说一句与你无关?残忍。但那就是世界的本质……永远都是。世界是残忍的,无论我怎样尝试,永不会改变。

我看了看我的桌子,注意到远处有一支小铅笔。我抓住旁边的沙发,用我仅剩的一点坚强把自己从地板上拉了起来。我用尽一切力气眼泪汪汪地穿过房间,坐在那张放着那支小铅笔的桌旁。我知道,病态的命运终于站在我面前,与我四目相对。我倒在桌后的椅子上,捡起铅笔。我的手颤抖着摆弄了它一会儿,深深注视着它的每一个不完美之处。我看着它尖尖的尖端。它的锋利程度还不足以在纸上写字,但如果我足够努力的话,也许它还有用……

我的一生的想法冲上我的大脑。朋友,家庭,女郎,它们如潮水般涌回。我看了看手臂柔软的一侧,看到一条鼓胀的蓝色静脉。我回看了看铅笔,我的眼睛被泪水蒙蔽了。我紧紧地抓住铅笔,喘着粗气。我把它扎上静脉,但除了轻轻地捅什么都没做。我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地用铅笔尖扎上静脉,试图扎破皮肤,但除了手腕上的石墨污痕什么都没看见。我把铅笔扔到墙上,躺回到地板上,轻轻地踢着我面前的桌子。我甚至没有更进一步伤害自己的决心,只是躺在那盯着虚无,盯着不存在的东西……

直到……一封信掉到了我身上……

我把它捡了起来,在面前看到了她的名字……Janice。

我很生气,我的手捏着信封的两边,紧握拳头。我迅速撕开了信封,就像一头狮子正在撕碎人类一样。然后我的愤怒……转为了悲伤。

信封的内容物掉到了桌子上。那是一封信……她给我的。


亲爱的Kyra,

故事开始的时候,我的精神有了一丝抖擞。你眼眸的晶莹,你嗓音的欢欣,于我而言如此完美。你是我的命中注定,恰似我是你的唯一。你教我看世界要用新的角度,我从中获得了崭新的感悟。

你给予我一片新的天地,那里有着我和你。

我们一起经历的事,他们教我去追求的特别的事。这个世界如此新鲜,而我知道你也曾看见。虽然毫不破坏,我仍坚信我们仍可抵挡腐败。但仍须放弃幻想,拾起战斗的枪。你让我充满了幸福,如果这还不够让你关注……

我爱你。

但……尽管我们的爱倍受赞美,它仍然要迎来末尾。这是紧急的呼告,我的安全无法确保。没有任何预先的提示,我的体内钻进了一条虫豸。这可并不是赤口白舌,在我体内的是一条蛇。一个仅会欺骗的妖兽,除了谎言别无所求。它在拨乱反正我的思想,尽管我为此的努力无法丈量。

我会对你说出谎言,但仍有某些事可供探研。这毒蛇疏忽于我的写作,我们的爱也值得我不再退缩。寄生越来越猖狂,结局也越来越令人恐慌。伤口在不断增长,我的健康愈转不良。心灵不断地下沉,思维也逐渐沉沦。真相之音已经战败,我如今无法再被信赖。留心于我的警告,没有时间再哀悼。

我知道你的秘事,你身上的伤势。

你正在伤害你自己,却没有试着施加压力。你感到多余,它使你恐惧。割伤你的手腕,泯灭存活的信念。想着这是一种应对方案,却给自己死刑的宣判。

我不希望你再这样。

我要你重燃生活的信念,驱逐你心里的阴暗。清除于我们事业中的假象,把这纳入你对未来的构想。我要你忘掉一切的不堪,就从今晚。不再悲伤,不再疯狂。我相信你,永远相信你。

但说到我……

将解药寻找,将不洁除掉。让那成为你的目标,很快我的行动将无法预料。这是最后的一赌,不要让这成为我们的最后一支舞。

无论我们去向何方,愿我们无畏的爱永不收场。

爱你的,Janice。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的身体和心灵无法理解这些华丽的文字。我呆住了,随后突然崩溃。我喜极而泣。这不是谎言,这是真实的。她爱我。我有目标,我有存在的原因。我就知道这不是白费的。

随后……我喜悦的眼泪转为了悲痛。Janice正处于危险之中。无论如何,我需要去救她我需要找到她去的地方。这些责任就像秤砣一样压在我肩上。我的思维无法处理……

我不知道该干什么……

但我必须要干什么。在经历这么多之后,我不能放她去死。我缓慢地站起……我决心要找到她,拯救她。我跑向橱柜,拿上了我的装备。为了她能在我的怀里重归安全,我愿赴刀山火海。我戴上面具,回头再看了一眼我们的画,对自己说:

我会找到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