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
评分: +15+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空屋

  • {$one}
  • {$two}
  • {$three}

大城是梦想家的试验场。是我们献身的地方。

……这是哪里?

痛苦的幻梦中的梦想家,用心的强烈的力量,在这幻化混沌之地开辟了空间。这空间与他的家乡形似:剥落着墙壁的高楼,夹着曲折的细密的长道,在覆着石坡的密林与浑黄的宽广的巨流间立起;灰白的长道悬空着挂在楼房的空洞间,过着无人的寂静的列车。白日高悬,照耀着我们的大城大城是寂静,是无害也无益的废墟,是等待着再次爬起吸食沉积之物的躯体,是我们见证的地方。

你们是谁?

梦想家见着大城的空虚,想要填补,寻了无依的思想们来,用朽烂的逻辑命令着,用虚弱的情感请求着,要成了他的美梦。思想的拒绝和同意,一起其它的一切回应被梦想家抽下,成了极长细的丝线。大城的实存被这丝线绑合着,概念碰撞着,出了新的思想。思想挣扎着,欲求着理解,诉求和构造。失败者被扭曲,成了感情杂糅着的怪物,点燃的面粉般的消失,而成功者得以言说,成了我们。

梦想家是谁?

梦想家是沉溺于幻想之人,是幻想的力量极为强烈的人,他定义了这片虚无,让梦中的诸诡异与情欲浮现于此。梦想家是孩子,偏执着用已然被摩搓糜烂的积木一次一次地搭建起高塔,哭喊着寻着自己的理想乡。梦想家在迷乱之中创造了大城,如热锅内的浮渣,大城无意识着飘泛着上来。梦想家思想着他人,以他所以为的他人造了模板,定了大城的运作。

那么为何这里会如同废墟一样?

梦想家见他造的塔漏出了他不愿见到的物,于是塔便推倒,次次如此。每一次构造,都多一份黑暗,一份偏执。最终梦想家不知去了何处,仅有我们坐守着自己的空坟地。

能与我细讲讲,这里还有着什么吗?

这里有:
旧世代的海报,撕碎着,盖在水泥墙的大楼上。

只会打出好成绩的弹珠机,亮闪着紫色的光,对着无物大笑着。

盘桓在路沿上的水管,死蛇似的断裂着,泛出迷醉剂的气息。

示波器的阵列,线条勾画着各种现实与想象器具的外形。

涂抹在墙壁上的黑焦糖似的东西。

科技感的衣装,给旅人备着,以色情的外形出现着,满足着旅人的生存欲求。

无字的书籍。

楼间的站台。

古怪形状的驳船。

风电机。

散落的空包装。

还有我们的声音。

这里还有其他人吗?他们都怎么来的?

我们不知道,但你是第一个感受着我们的,以孩童般的单纯提问的人。

那么,你们也不知道怎么出去了。

无需担忧,你大可以自己的想法重建着这里。

欢迎你,新的梦想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