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S-A-83
评分: +32+x
> 追忆片段 · 四

“对祂的崇拜与信仰从不是后天形成的修辞,亿万年的岁月已然使祂与后室本源化为同形,那些由祂孕育而生的、畸形的、与伦理和常识相违背的生命虽然超脱了我们能够理解的范畴,但这是天然的,亦是刻意的。”

“您早已明白祂的所作所为不过是祂遵循着自己的本能,如同我们流浪者被放逐于此般,皆是从异界坠生于此的事物——因此您亦明了,祂,祂们不会是神,更不会是无法被杀死的抽象事物,巨物仅仅只是巨物。”

女士没有回应,只是沉默地看着王朝的废墟、腐烂的肉块和日出时的朦胧光芒。这或许是女士此生以来第一次看见日出,思索至此,我便也不再打断女士的沉默。

“这光芒是如此炙热却又如此冷冽。”

“您说的是,日出的光一向如此。”我同女士欣赏这美妙风景,“但它很快会回归至这片大地。”

“其它地方亦是如此?”

“我并不是很清楚,那是多元的、是超出我们认知的。我们能做的便只是无数次探索,以期寻求片刻安宁。”

“如此时此刻?”

“正如此时此刻。”光芒越发刺眼,我微妙地转移了自己的视线,看向了女士,“女士,日光伤眼,人类如此,实体亦然。”

“你该如何称呼?”

我谦卑地回应着女士——这会是一个故事的结局,亦会是另一个故事开端,实体与人类的交流,文明与另一个文明的交汇,这会是一次全新的旅程——我不禁这样想象着这样的未来:

“女士,我叫和佩雯。”

——« 记录文献 · 三 »——

为何您燃起了火炬?王,难道您抛弃了您最忠实的仆从吗?那邪恶的火玷污了我们的信仰,群星在您的火下闪躲至视线之外,银色的光辉竟盖不过微弱的火苗。

这亦是祂的旨意吗?王,您为何要用那火杀死您的骑士、焚毁他的身躯,让他的灵魂、他的肉体无法回归统一的生命中,把他数万年的扬升归入虚无?

为何您要把您的火焰传递给那些罪恶的入侵者手中?您曾向祂宣誓见证生命的统一、生命的本质、生命的结局,而如今却又将这一切推翻、烧毁?

我们已离本质如此接近,最后的降临之日亦近在咫尺。万物万灵即将融为一体,在祂的光辉下扬升至最终的结局,而您却驱动火炬,让我们无法触及星空的边缘。

为何您要让那火光从遥远的东方边际升起?以至于我们再也无法沐浴在星光之下,再也无法歌唱群星的颂歌。王,您背离了您的誓言,偏离了您的使命,视您永恒的奴仆为异物。

但吾王,您依旧是我们的王,那火会把我们毁灭,那火会把王朝覆灭,即便如此,您依旧是我们敬爱的、古老的、伟大的、慈悲的王。群星虽会因为火光而消失,永夜不再,但我们的灵魂将潜入冰冷的深海之中,向那群诱骗了您的入侵者传达我们的存在、我们的悲愤。

祂会再度降临。

赞美群星!

—— 记录者图书馆
节选自《赞美群星》,原作者未知


> 追忆片段 · 三

沉默。

最后一位骑士跪倒在她的腿边,那本是背叛,一位已故之王的背叛,亦是虚伪信仰的背叛,她做好了接受骑士愤怒的准备,她决定全力以赴,这该是一场王与骑士的决斗。

但是贯穿骑士胸口的不是她的卷刃,亦不是她的火焰。血液顺着剑锋流淌,汇聚在骑士的阴影之下,她看不见骑士的脸,却能看见骑士的双手缓慢且有力地伸向她——那是古老的宣誓动作,人们只知这是向烈阳宣誓的仪式,却不知这仪式本该是骑士向其服侍的唯一之王宣誓。

“赞美……吾王。”

无人知晓那位骑士的结局,只道那位落魄的王重新回到燃火的前线时,她手中原本锈蚀的佩剑变成了一把崭新的秘银剑,那是一把不受赐福的古老骑士剑,亦是一位同样不屈的初始骑士献给最后之王的至高宣誓的证明。

“女士,天空将明,群星在火焰下逐渐衰弱,想必我们很快就能为这片大地重新带回璀璨光明,您的王朝定会再次迎来日出。”

“我很确信,它们会躲藏进那深邃阴暗的深海中,在无尽的岁月中等待降临之日重新来临——这避无可避,我们无法阻止,但只要有您在这里,祂亦会再次品尝何谓死亡。”

——« 记录文献 · 二 »——

您能听见我们的声音吗?

毋论那干涸的湖泊,毋论那枯朽的森林,毋论那死寂的高山,千年时光再度流逝,五彩生命再度扬升,祂会降临,给予我们新的轮回。

当群星复位,纯洁的死亡亦会重新回归此处。我们将会合而为一,献身至下一个千年轮回,祂会祝福,指引我们新的道路。

您为何惧怕死亡?王啊,您即是祂的分身、祂的投影,您即是我们前行的明星、信仰的具象。您是永恒的,您是不死的,如同这片无止尽的黑夜星空,如同这条阴暗的道路。这是您生来便拥有的使命,传达祂的旨意。

您为何惧怕孤独?王啊,当千年轮回再度开始,当群星再度回到祂们原本的位置,您的权杖将成为开启下一个荣耀时代的钥匙。您忠诚的仆人、您永恒的追随者,亦会从时间的坟墓中站起,演化新的生命王朝。

而您,您是我们的王,您将见证生命的最终本质!

赞美群星!

—— 记录者图书馆
节选自《赞美群星》,原作者未知


> 追忆片段 · 二

令人作呕。

这是她的罪孽,尽管自己的身躯被祂永恒停滞,她依旧能感觉到她空无一物的胃在猛烈翻腾着。她尝试着呕吐,却吐不出任何事物,不得已只能被迫接受着眼前的光景——

不该是人,那不该被称之为“人”,它们的存在不会被任何文明和世界认同,它们应被放逐,应被斩杀,不应存于此地。

她只能闭上眼,不再去看那些畸形的、蠕动的肉块。她能听见肉块模糊的欢笑声,却分不清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它们已成为一个集体,但还不够,它们还不够完美。

权杖在星光下继续维持着降临之日的仪式,她已然无法回头,纵使这文明是如此的丑恶、生命是如此的不堪,这亦是她的抉择为她带来的结局。

“吾王,请于此群星下,为永恒的众生歌唱!”

她唯有沉默,泪水无言拒绝着它们的恳请。

——« 记录文献 · 一 »——

看哪!那古老的君王举起了她银白色的右臂!群星流转,王的权杖在明星的照射下流出生命的色彩与光辉,祂即将回归此界!

银色的死亡在伟大的君王手中化为了苦涩的灰尘,王赐予吾等死亡!这是何等的荣幸、何等的美妙!祂向吾等承诺,我们终将回归一体,无尽的星夜允许吾等化为永恒的群星!

看哪!那慈悲的君王闭上了她望向群星的双眼!王啊,您感受到了生命的统一吗!您感受到了吾等的信仰吗!王啊,您是否聆听到了祂的召唤、祂的谏言、祂的一切!

王啊……您是为了什么而流泪,是因为降临之日即将到来而感到喜悦,还是因为吾等对王至死不渝的追随而感到激动?但是王啊,您可是那古老的、伟大的、慈悲的君王啊,您可是祂的代言者、祂的使徒,您不应流泪!

苦痛不再存续,而死亡再度回归至吾等那早已腐烂扭曲的躯壳上,荒漠再度成为无边的草原,腐湖再度成为暗淡汪洋,伟大的王城亦将恢复它原本的辉煌!

赞美群星!

—— 记录者图书馆
节选自《赞美群星》,原作者未知


> 追忆片段 · 一

她清晰地记得王朝的第一个夜晚。

当烈阳褪去它的光辉,当无边明空化为星夜,当清澈湖泊黯淡无光,身为王的她便已然死在了祂的降临之中——祂的躯干撞毁了王朝的千年岁月,祂的嘶吼驱散了天空中最后的光明。那是一个未曾被众人记录的词汇,也是一个千年来王朝创造的最后词汇,她于此时此刻此地此景脱口而出:

“永夜。”

壁垒倾倒、地基塌陷,象征着永恒的火焰摇曳欲灭。直至日光不再,庇护不再,她才意识到,原来王朝是如此傲慢,信仰是如此脆弱。祂的阴影囚禁了她的舞步,祂的嘶吼封锁了她的喉咙,却唯独没有夺走她的眼睛和耳朵。

她看见子民的双目溢出鲜血,瞳孔漆黑如夜,苦痛地匍匐在地面上恳求神的宽恕。她看见骑士们信仰破碎,挥刀自刎,残缺的尸块遍布街道。

她听见无助的哭泣、濒死的呻吟,随着房屋崩塌,那些声音逐渐消逝,那些生命逐渐消逝。她听见祭司们的歌谣不再如往日般轻柔,污浊的歌曲侵染人们的精神。

她本应死于那,她不应亡于那,于是她拿起了祂赐予的权杖和臂甲,只为生命的传承和文明的延续,她向祂如此祈求。

她做到了。

control3
observation3
harmful3
plant3
observation3
plant3
harmful3

A-83

威胁类别

中止 突发性 高威胁

可控程度

未知

协议等级

▲▼▲▼


——« 实景拍摄 · 一 »——

forest-4395986_1280.jpg

现象描述 »

PLS-A-83为一种已然或暂时性消失的恶性变构现象,尽管后室未再有新的关于该现象的记录,其对层级、实体、流浪者的不良影响均证明了该现象对后室整体环境的有害侵蚀;为区分后室中自然形成的微光/昏黑层级,这一现象已被帕拉斯研究所命名为“侵蚀性黑夜静谧”,暂定编号“PLS-A-83”。

ruins-563629_1280.jpg

A-83侵蚀的层级

对于层级,A-83无主要发生层级群,其发生前夕亦无显著征兆,唯一可以明确的是,在A-83发生时,受侵染层级往往会经过如下几个阶段:

  • 阶段一: 层级光照强度降低1,部分室外层级的天空逐渐暗淡,同时可观察到天空中出现较为模糊的光点;目前尚不明晰该现象如何作用至室内层级,但依据收集到的文本推测,室内层级亦会被侵染,且更难被发现;
  • 阶段二: 室外层级的天空已可视作为夜空,天空中的亮点越发清晰并已然可被辨别为“群星”,照明工具故障频发;群星取缔原主要光源,室外的肉眼可视范围2降低为10m,前后误差不大于0.1m;
  • 阶段三: 层级内建筑群发生可见龟裂,部分低矮建筑崩毁形成废墟;区别于地震造成的结构崩毁,此类崩毁更接近于过度老化而失去效用;照明工具基本报废,除群星外的自然光源基本消失;层级内生物受到A-83侵染,变构现象同时发生。侵染影响于此阶段基本宣告结束,此后进入的生物个体不会受到侵染。

更多详细过程请查阅附件文本#01

当前可知,A-83对实体的影响是不可逆的,除宏观上的变构外,其内原生个体从基因层面上遭受污染,包括但不限于其整体外在器官的增生/消失、内脏器官数量/结构突变、肢体数量增减等:

  • 外在结构突变;以常见的低智能无面灵为例,受到A-83侵染的同类无面灵(编号为“A-83#9”)除可溯源部分外,面部器官增生且其形态与具体位置明显超出可被认知为“人”的范畴;对已死亡的个体解剖后得,各面部器官相互联通,且具备对应的内脏器官;
  • 生物习性改变;以常见的窃皮者为例,受到A-83侵染的同类窃皮者(编号为“A-83#10”)不再以人肉为食,并以一种群聚迁移的形式离开受侵染层级,移动至特定层级——此类特定层级往往不适宜正常窃皮者生存——A-83#10的生物习性变为以草本植物为主,并拥有一套完整的迁移周期;
  • 遗传基因修正;原本切实存在的生殖隔离于部分两类溯源不同的种族中消失,其后代拥有其父系/母系的部分特征;值得一提的是,此类混杂后代可被具体划分并可将之视为新的生物种类——即无面灵与窃皮者的后代可被具体划入新一类物种。

更多详细样本请查阅附件文本#02


——« 现象调查 · 一 »——

……

起初,雅典娜女士不愿向我们透露更多关于那片黑暗的往事。话虽如此,她仍愿向我们指明那栋被群星封锁的图书馆,我们也成功地借此机会了解到了更多关于那代压抑的王朝历史——后室并非只属于我们流浪者,原生的种族也有权利在这广袤的领域内构建它们的文明。

当然,这也同样适用于那群自诩为“神”的外来巨物。显而易见的,祂们已经超脱了实体的范畴,如我们流浪者般,从其它外界切入此处。我们无从追溯祂们的具体数量,亦无从知晓祂们是否依旧游离在后室中,继续用虚伪的星空欺瞒、诱引始祖文明,将之同化,纳之同族。

爱黛尔小姐曾告诫我们不要贸然接触那所谓的、能够创造生命大一统的“神”。起初我们认为那些“神”离我们过于遥远,直至今日查阅了图书馆内的那些古籍后,我们才最终明白了雅典娜女士在交谈中的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祂们已然是生命的结局,但仍只是巨物。”

……

—— 帕拉斯研究所
《A-83汇总简报》


现象特征 »

  • 层级光照异常降低;
  • 可观察到天空中出现光点而无月亮或云层;
  • 出现在地面上的模糊的海洋倒影
  • 建筑出现过度老化而导致的龟裂或崩毁。

尽管后室已探索到的各层级群中,如今未再发生A-83,但依据文本所示,A-83或会在未来的某一时刻重新出现。对此,雅典娜女士默认这一观点,并表示研究所应当密切关注可能的侵染现象。


——« 现象调查 · 二 »——

……

愿烈阳赐福吾王无上荣耀,愿光明照耀王朝万⾥疆域。

吾王,敬请见证王朝的伟业。它将在生命中起舞,它将在胜利中起舞,它将在您的带领下起舞。歌唱吧,为那些死去的人们歌唱!他们的灵魂会回归至故土,他们的肉体会成为王朝的基石!死亡不是终点,他们将成为后世的英雄,他们将成为王朝的英雄!

时间痕迹

日光舞
古老的 宗教仪式


后室原生的原始文明 —— 娜塔兰文明 的宗教舞蹈,祭司所跳的舞蹈,是该文明最重要的宗教仪式中的一部分。逝者终如流水而往,死亡显而易见,它如寒冬,是永恒的自然规律,既然它是如此地令人感到痛苦,既然它避无可避,为何不在这片受眷顾的大地之上就此坦然接受?

这庄严的舞蹈已经失传,但雅典娜女士的办公室正中间最显眼的位置依然摆放着一件古旧的木制仪式用具。对她而言,舞蹈是否华丽、是否神圣不再重要,那件用具是督促,是告诫,是雅典娜女士对那片故土的最后怀念。

而我们将无从知晓那份美妙失去光泽的背后,究竟是信仰的崩塌,还是神明的背叛——大概是为了我们可怜的好奇心着想,女士一言不发。

“您的舞姿在群星光辉下想必同样美丽。”
“吾王,您何故不再起舞?”

……

吾王,您的舞姿是如此美妙,群山百鸟为您的舞蹈歌唱生命荣光!您的歌喉是如此悦耳,灼人的火焰在您的演唱中起舞!纵使您的骑士未能见证您为她所唱、为她所舞,她的灵魂仍会在烈阳的照耀下,伴随在您的身侧!

时间痕迹

托兰乐曲
古老的 宗教仪式


后室原生的原始文明 —— 娜塔兰文明 的宗教音乐,祭司所奏的乐曲,是该文明最重要的宗教仪式中的一部分。逝者终如流水而往,死亡显而易见,它如寒冬,是永恒的自然规律,既然它是如此地令人感到痛苦,既然它避无可避,为何不在这片受眷顾的大地之上就此坦然接受?

那是对逝者的惋惜,那是对逝者的悼念,它既没有特定的乐谱,也没有特定的歌词,逝者即是它的全部。她们吟唱着逝者的荣耀,那份荣耀将成为下一束王朝的光。它是如此的悲情,以至于雅典娜女士在谈及此事时,那份面容竟是憔悴。

歌谣被虚伪的群星玷污,那象征着烈日被黑夜吞噬时的最后呻吟。女士向我们描绘着最后一首歌谣,那是女士献给自己的遗言。

祂向众人发出嘶吼,
虚妄与恐惧控制着每个人的言行。

啊,啊!赞美烈阳,愿秩序庇护王朝!

—— 记录者图书馆
一份被人为撕毁的古籍片段


应对方式 »

标准应对措施 - 在确认疑似A-83发生时,应及时切出受侵染层级,并联系最近的研究所哨站汇报具体情况。此后将由安保部依据《试验性产品研发与试用协议》第三大项第四条款,向M.E.G.申请协同封禁层级措施,拒绝并防止无关流浪者或实体不慎切入对应层级。

现象/症状加剧 - 下述行为将很可能导致流浪者/实体的现象/症状加剧,从而间接或直接导致流浪者/实体的生命结构发生不可逆突变/死亡。为防止如上情形发生,请勿采取下述行为:

  • 继续停留在特定层级;
  • 尝试与其内受侵染实体沟通;
  • 过度慌乱而无法切出特定层级。

鉴于目前对A-83的研究处于停滞状态,尚无具体样本证明第三阶段中的流浪者/实体受侵染时切出特定层级是否仍会受到派生影响。若A-83再次发生,研究所将于第一时间展开对受侵染个体的临床救治。


——« 现象调查 · 三 »——

……

您没有溺毙于那令人作呕的意志——您在最后一刻把那火炬点燃,向那自私的群星燃起反抗的火焰。您确实如您所说的那样并非孤身一人,如亘古长夜的第一束晨辉,照亮整个蒙受欺瞒的王朝。

那不过是群星中的一个最年幼的个体,祂们的种族历史足够悠长,以至于无从窥见祂们的文明一角。但您已经知晓,祂们不会是神,更不会是无法被杀死的抽象意义,巨物也仅仅只是巨物,所谓的神也不过只是旧时代的愚昧。

时间痕迹

巨物
对某一事物的定义

神明是否能够被杀死?雅典娜女士长久以来一直在追寻这个问题的答案。抽象的概念终会消散,具象的实体终会死亡,但是神明,这一虚无缥缈却又实际存在的抽象实体又是否会遵循这一逻辑?

这似乎没有答案,至少女士没有找到答案,于是她放弃了追寻神明的足迹,转而思考巨物的存在——那永夜与苦痛皆由巨物带来,那巨物自诩为神明却亡于火焰与刀锋之下,巨物不会是神,巨物仅仅只是巨物。

如此,祂与我们间的不同为何?是超然的力量,还是近乎永恒的寿命?不,巨物与我们,与人类,与实体无不同,我们皆是生命的一份子,行于进化路途却分道扬镳的苦命人。

我们从来是一体的,自踏入这个后室——不,踏入之后是,踏入之前也是,生命本就多彩,物种进化、科技迭代,乃至血肉畸变、机械飞升,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


“生存,直至笑对死亡,”
“让祂明白你是无法被战胜的。”

或许您依旧在怀疑自己所做所信的事物是否正确,怀疑我们欺骗了您——您仍不会后悔杀死那个亲手将您所珍视之物在您眼前一遍遍推倒重来的祂。

向您致意,女士,古老的、伟大的、慈悲的王。

—— 记录者图书馆
未知文件,字迹模糊

——« 现象调查 · 结束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