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尔特和安瑟的Level 11之旅(1)

关于帕尔特和安瑟逃亡至Level 11的一些故事。
如果不了解可以先看“序章(原文档润色)”



评分: +26+x

安瑟向下望去,这里很高,是它们能找到最高的地方了,高到在正常情况下任何实体都不会有兴趣花费大力气攀爬这里,也因此这里足够安全。

这里就是它和那位恩人的临时基地了。其中包含一台小型杏仁水饮水机——虽然恩人形容杏仁水的味道像做内脏榨汁汽水时没洗干净大肠。半块派对客蛋糕——显然安瑟完全不想尝试它也不想知道它是什么做的。还有一条破旧但干净的毛毯——尽管它们都不太需要睡眠。

这些就是它们目前的全部家当了。

这是它们来到这里的第三天。安瑟有些怀念它原本的层级,或者说是非常想念,以至于它必须努力抑制尝试切回去的冲动。它总觉得它只是陷进了一个噩梦,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当它醒来时,它的前辈会关切地叮嘱他注意安全,红星1会例行公事地问它有什么需要帮忙,朋友们会抱怨它打游戏一如既往的菜。然后在无聊时刷一刷人类的网站,或者去任意层级中闲逛几圈收集物资,如果能捡到需要帮助的流浪者就再好不过了。
但是理智也告诉他,这一切的一切都于享乐战争2中毁灭,它回去除了送死以外并没有什么用处。而它的新朋友也恰好表示不想回享乐层——因此两只无家可归的实体,也只能小心翼翼互相依偎着蜷缩在这个未知的层级里。

安瑟其实不太确定它这位新朋友是抱有怎样的目的——诚然扫兴客中并不兴盛阴谋论,但是……从天而降的救命恩人,为了救它背叛了同族,阻止了它被完全转化,还搞出了直升飞机这种大手笔,无论如何还是太夸张了——这好像是什么人傲天或人丽苏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内容。尽管后室里一切皆有可能,但它也自知是当不起什么天选之子或主角光环——它只是平平无奇的一位扫兴客。更无法准确猜测对方的心思——它竟然会怀疑救命恩人?安瑟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但是又会不自觉得隐隐约约地去想,恩人为什么选择救它?不过即使是恩人只是想要把它养肥了再吃,它也毫无怨言,毕竟自己这命就是它救的。

安瑟望着窗外,这里是永远的白天,街道上的无面灵稀稀落落地走着,无人的汽车模型慢慢滑动,直到撞上墙面停止,街旁的商店里总是会刷新一些东西。如果它的笔记本电脑有带出来就好了,它就可以去人类网站上查查这里是哪一个层级,可是……
安瑟一瞬间又想起了家,巨大的悲伤再次把它笼罩其中。

“……我去收集一些物资。“它站起身别过头去,它不愿意让恩人目睹它脆弱的一面。也许到处走走会转移它的注意力,好让它早日振作起来。恩人救了它,也肯定是不希望它再回去送死的。如果它和同胞们一起死去了,也许……不……

“我来,你休息!”恩人毫不客气地把毯子扔到它头上,好像要把安瑟打包起来。“你需要休息!我保护你!”

“我……我不用……”
它想,它真的想极了,它的家,它的同胞,如果红星还在的话也好啊!安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哀思。剧烈的感情不断在它胸膛里乱撞,好像只要撞出这副没用的躯壳,就能回到它思念的地方。它的喉咙发紧,几乎要窒息了。扫兴客和人类的生理结构不完全一致,但是它们也具有和人类相似的情感表达——包括悲伤和哭泣。

对方慌忙扯下了毛毯,自学成才的人类语言面对实战还难免有些不知所措。“你别难过,别难过啊!”它的恩人做不出人类的表情,只能着急得挥舞双臂,好让陷入悲伤的扫兴客理解它的意思。

“你刚恢复过来,需要休息!我不想要你消失!”恩人抓住安瑟的手臂,也紧张了起来。“如果我做错了什么,对不起!但是我不能失去你,我不会伤害你,你是我的第一个真实朋友!”

安瑟明白对方是真的在对它好,无论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毫无疑问的是它关心信任着它。它是它的恩人,它们是朋友。为什么不呢?

也许这就足够了。

“你没有做错什么,是我有点想家了。”安瑟第一次认真地直视这名它的新朋友,亮黄色的皮肤,血红色的笑脸,它的恩人——一位派对客。谁说派对客不能是善良的?

“抱歉,我没控制好情绪,让您担心了。”它主动给了它的恩人一个拥抱。派对客的革质皮肤滑溜溜的。但也同样是温暖的,像它自己一样。

“对不起,是我们……我会陪着你的。你会活着,你会好的。” 派对客垂着头小声呢喃,这也许更像一个承诺。

安瑟扬起头,没有让眼泪落下。是的,它会活着,它会好的。

窗外的天空蓝蓝的,阳光正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