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文森之海


M.E.G.官方通报

2014/05/13

尽管代价巨大,但海运号的考察成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科学进展。
海运号的处女航记录到了超过十二种全新的水栖实体、建立了数种关于海洋层级之间联系的新理论、并可能发现了一个新层级。
让我们铭记海运号上的每一位成员,他们都是英雄。


前厅的视角来看,它并不算是什么庞然大物;但在后室之中,它无疑是一个工程学的奇迹。双层甲板、强力引擎、百尺长度,专为挑战未知而生。它并非是某个超自然的海上巡逻站,也无法与现实世界中的舰只相提并论;然而,“海运号”依旧是M.E.G.最骄傲的造物之一,因而就连3名监督者也在它启航那天亲自出现,在Level 48内简陋的码头旁为它送行。

罗杰·欧文森是这次处女航尊贵的船长,与他并行的还有三位副手、四名海员。他们是M.E.G.能够找到的最佳人选,每一位在掉入这现实的拼接空隙之前都是优秀的水手。

除了他们八人之外,船上还有六位成员:一位工程师、一位厨师、一位医生、一位制图师及其搭档领航员,还有一位M.E.G.的官员,他将会记录下所有有价值的发现,并通过后室提供的不稳定信号连接即时上传至数据库。


M.E.G.官方通报

2014/05/20

截止至今日,距离海运号结束它那不幸的旅程已经过去一周时间。我们现已确认,有四种新发现的实体能够匹配过去记录中出现的未知实体。在对于海洋层级本质的普遍争论之中,数种崭新而迷人的观点脱颖而出,皆指向了不同层级的基础结构。
新的层级,目前暂时命名为PA79,仍在评估当中。主要的信息来源为海运号传回的讯息、以及阿尔戈斯之眼提供的少量情报。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得到更大的进展。


他们在一小群人的欢呼之中向着落日进发了,带着监督者们的赞许与骄傲启航。激动的情感在码头与船只之间荡漾,与海水的腥味共同刺激着每一位船员。这无疑是一生中也难得一见的景象,倘若这片混沌难测的世界中有一本不断更新的简史,那么这一刻必将载入其中。

随着他们驶入未知的海域,激动之情终于与Level 48的夕阳一同褪去了。M.E.G.官员的记录一刻不停,因为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新的发现——全新的水生实体、海洋层级之间那不符合物理定律的神秘联系、以及前人留下的废弃船体,其中再没有一个人的身影。官员飞快地上传着每一个新发现,内心几乎与尊贵的船长——罗杰·欧文森同样骄傲。


M.E.G.官方通报

2014/05/27

现在,争论的热点转为了新层级是否是一个独立的层级,还是某个死区层级的子层级。一个已知的层级由于与新层级拥有着众多相似点,现已走进了研究者们的视野之中。
进一步的审核仍在进行中。


在海上,船长几乎整夜无法入睡。他并不觉得疲惫,激动与喜悦持续令他保持清醒,警戒着海上的情况。在他们驶入这片冰冷的未知海域之时,他对于海运号和船员们的骄傲之情打破了心底深处的迟疑,也让他无暇顾及更多。然而,在如同后室这般该死的地方,一件顺利到难以相信的好事总会不可避免地向着深渊滑落。这是必然的命运。

船长的动作向来很快,几乎没人能比他更迅速了。然而在一周后的那天早晨,事实不幸地证明,他还是不够快。警报响起的第一时间,船长就从立刻冲出了船长室;随之而来的,是一道响彻整艘船的巨大撞击声。船长冲到了工程师的面前,毫无保留地帮助后者解决任何可能发生的问题。然而他却没意识到,与此同时,在船的另一头,大副拉响了第二声警报,却被淹没在了第一声警报之中。

医生落水了。大副做了所有能做的事:他扔出了救生绳、拉响了警报,让身旁的制图师第一时间前去报告船长;然而,在一片混乱之中,这份警报终究到得太晚。海运号强力的螺旋桨逼近了医生,后者惊慌失措地试图游开。

工程师检查之后确认,船体一侧的冰山仅仅撞出了一片凹陷,而没有冲破船体。船长听完,满意地准备离开。他打算回到船长室,却因此忽略了仍在响彻的警报声,直到心急如焚的制图师出现在他的面前,痛哭流涕地告诉他有一人落水。按照标准流程,欧文森船长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转向。但是一阵强烈的震动伴随着引擎的熄火传来,事态终究走到了预测之外的地步。


M.E.G.官方通报

2014/05/28

在后室内的工程师社区中,尤其是在隶属于M.E.G.的工程师之间,船体的结构已经成为了一个争议性话题。M.E.G.工程师们再三表示,此前对于蓝图的设计中没有出现任何严重的缺陷,且在海运号出发之前也已经经过了多次全面的查验。
现在普遍认为,海运号的沉没不仅仅是人为失误的原因。


“这是我的错,船长。引擎发动不了了。燃料还很充足,但看起来和冰山的那次撞击,还有螺旋桨受到的碰撞——啊,我多希望那也只是撞到了一块冰块——”一阵尴尬的沉默代表着情况的进一步恶化,“总——总之,船长,这艘船的引擎经不起那两次撞击,实在是太严重了。您说他们是从哪里搞来这东西的来着?”

有生以来第一次,船长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停滞。他从记忆里搜寻了好一会儿才答道,“那是从,呃——对,Level 3,从那里抢救过来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对眼下的情况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但他的担忧却远远不止于此。

走投无路之下,二副向M.E.G.发出了遇难信号。救援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是眼见着口粮储备与日俱减,没有人甘愿坐着等死。他们的信号被成功接收了。船员们稍微感到了一点点欣慰——总部担保,会尽可能派出一切力量发动救援。


M.E.G.官方通报

2014/05/30

很多人开始质疑M.E.G.的短视,并谴责搜救行动最终的失败。
监督者们不可能有能力预见到这样不幸转折的发生,更不可能会冒着让更多人遇难的风险不计代价地进行救援。
请放心,M.E.G.会尽可能保障所有人的安全。


日子一天天过去,希望一点点熄灭了。工程师私下里找到了船长,与他讨论一个严重的问题。“先生,出了点问题。您瞧……撞击撞开了一条煤气管。现在,我们还没有什么危险——虽然已经很糟了——但是,只需要一个小火花,我们就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船长的耐心正在肉眼可见地消失,他对这些大失败的沮丧之情最终爆发了。“你只打算告诉我一个人?”他从喉咙深处挤出了一句话。

工程师试图为自己辩解,“不,先生——我只是不想引起恐慌——”

“你最好赶紧出去,把这件事告诉船上的所有人,趁着还没人用一根烟头把我们全部干掉!”船长吼了起来,命令工程师立刻离开船长室。他现在只希望自己还能再做些什么,安抚自己焦躁的神经。


M.E.G.官方通报

2014/06/11

PA79已被官方登记为Level 790的子层级,并以欧文森船长的名字命名。现在,我们正在通过手头已有的情报尽可能地推测有关该子层级的更多信息。


又是一天过去,船员们心中的巨石越发沉重。而与此同时,一则通讯接入了海运号。船长单独接听了这则通讯,在他决定是否将其内容公之于众时,才深深感到了自己的虚伪。

“这里是M.E.G.发报员阿曼达·克洛丝,通讯接通。我们已经考虑过了数种帮助海运号恢复运作的方案,但是在当前条件下无一可行。我们甚至联系上了阿尔戈斯之眼,但依旧未得到帮助。他们表示,你们现在所停滞的位置在他们的分级系统中,已经与死区相当。我们恐怕难以再提供任何帮助了。请相信,即使状况不断升级,我们仍在不遗余力地寻找新的解决方案。”

船长猛然瘫倒在了椅上,希望自己只是听错了。他缓缓起身,走向了船上的小餐厅,与所有船员一同落座,但他已决定不吃早饭了。他们的物资已经全面不足了。把食物留给船员们吧。

“船长,我去检查了一下气象仪器,您可能不会喜欢我的发现。”领航员勉强保持着镇静的专业态度,但她话语间的焦虑依旧清晰可闻。

“我想你没说错。”船长回道。

“一场风暴正在成型,船长。我想我们没机会了。”


M.E.G.官方通报

2014/06/13

今天是海运号与她的船员们悲剧结局的一周月。
为了纪念这一次伟大远航的每一位牺牲者,M.E.G.将会在Level 48的港口举办一场为期一周的追悼会。他们会被永远铭记。


风暴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船长和工程师尽可能地锁住了下层甲板,所有船员都躲了进去。制图师决定趁这时候与三副讨论她绘制的海图。

“所以,这里就是Level 48的海洋,而在这个分界线这里,我们就进入了我称为‘蓝色海洋’的区域,我认为这一区域介于所有海洋层级之间,不属于任何一个单独层级。而在跨过这条线之后,我们就到了这里。我——我不太确定我们现在在哪儿……”

三副借着下层甲板昏暗的灯光,眯眼观察着海图。“这么暗,你居然还能看得清楚?”他伸手去掏手机,才想起几日之前手机便已损坏,自己懊恼地把它丢进了海里,“好吧,那就试试这个——”他拿出了自己的口袋打火机。

在那巨大的爆鸣声响起之前,还有一句怒吼淹没其中。下层甲板爆炸了,船身撕出了一道巨大的缺口。三副与制图师在爆炸中粉身碎骨,而工程师、大副与厨师都被热浪掀翻,没能在海水涌入船舱之前起身。

浪潮冲入了船体的后方,海运号开始向后倾斜。船员们在洪水的冲击下挣扎着试图站起身,船长刚要奋不顾身地冲下去营救他们,就被剩下的船员合力拦住。风暴之中,船长与他的船员们几乎已经抓不住扶手,只能绝望地看着救生艇沉入了水中,徒留两条救生绳连在船上。

一只手滑落了。然后是又一只。一只只颤抖的手接连背叛了剩余的船员,送他们沉入了等待已久的冰冷海水。船长,作为所有船员中最后幸存的一人,抬眼望向了远处。风暴将他们吹到了一道海岸的附近。他最后瞥了一眼那遥不可及的冬日村庄,纵身跳下了他的船。


M.E.G.官方通报

2014/06/22

medium.jpg

Level 790的土地,从欧文森之海拍摄。


截至今日,Level 790的子层级“欧文森之海”的档案草稿已经完成,正在最后的审查阶段之中。

附上的图片为欧文森之海内唯一传出的图像。这是在风暴卷起之前,抓拍到的海岸景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