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C-44 - “郁海苦壤”

评分: +24+x

物品编号:C-44

物品状态:已毁

位置:[信息暂锁]

归类:道具类1 - 高级

photo-1519378058457-4c29a0a2efac?ixlib=rb-1.2.1&ixid=MnwxMjA3fDB8MHxwaG90by1wYWdlfHx8fGVufDB8fHx8&auto=format&fit=crop&w=1004&q=80

郁海的一部分。摄于毁前。

描述:

郁海苦壤是位于Level C-[仅限兵团阅读]2的一处自然地点。需将其视为“郁海”“苦壤”两大部分进行分开描述。

  • 郁海:郁海是一片占地面积极为广阔(约为23公顷)的花海。其生长范围呈椭圆,并以此将Level C-[仅限兵团阅读]的中央地区完全包围。郁海中所含有的花朵种类并不单一,而是涵盖了大量前厅常见花种与部分未知品种。后者可能为后室原生植物。
  • 苦壤:苦壤是一种土壤,仅存在于被郁海覆盖的范围。它始终保持着出奇的潮湿3,在花朵尤其繁茂的部分甚至会湿润如泥浆。同时,若苦壤被单独带离郁海范围,那么苦壤所含的液体就将在短时间内迅速挥发,直至让前者化作普通的土块。就地进行的液体采样并没能弄清液体的具体成分,但实验人员将液体挥发时的气味形容为“咸苦”。凑近苦壤时的嗅觉感知与此一致。

郁海苦壤对未备防护的生物们表现出了精神层面的破坏能力。关于此种破坏是否可修复的研究暂无定论。

具体而言:当一名流浪者走进郁海苦壤,他将迅速进入沉郁、茫然、呆滞的精神状态。若不迅速将其被动带离郁海苦壤,该流浪者将渐渐大力排斥一切外来干涉/救援,最终在郁海苦壤中出于未知原因而逐渐失去生命体征4,或是变成悲尸。该流浪者坚持留在此地的坚决程度与他在郁海苦壤中的滞留时间呈正比例相关。同时,Level C-[仅限兵团阅读]中的敌意实体全部刻意躲避着郁海苦壤,甚至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畏惧。

注意,佩戴有防毒面罩或是其他气体防护措施的流浪者都被发现能够平安穿过郁海苦壤。因此,M.E.G.认为郁海苦壤得以对受害者造成影响的途径是花粉传播。

郁海的花卉被发现能在苦壤中存活。

用途:

郁海苦壤被M.E.G.视作Level C-[仅限兵团阅读]的防御带。

得知平安穿越郁海苦壤的方法之前,M.E.G.一直徘徊在Level C-[仅限兵团阅读]的外围区域。在发现仅需阻止摄入花粉以后,M.E.G.迅速挺入被郁海苦壤包围的中心地带,并因此寻到一块辽阔的蓝砂地。M.E.G.立刻启动前哨工程,预备占据此地。

于是,郁海苦壤就此成为一道自然的天堑。它不仅隔绝了敌意实体的活动范围,还阻止了不明真相的外来人员之入侵。这直接为M.E.G.在本层级中的蓝砂采集与战略盘踞提供了天然屏障。

同时,M.E.G.将定期在郁海苦壤周边展开人员实验,以求进一步明晰郁海苦壤对流浪者造成的影响之实质。若有机会,将考虑把郁海苦壤中的花粉改造为特殊对敌武器。

更新:郁海苦壤已毁。上述用途作废。

附录A - 实验摘要

以下是由M.E.G.为进一步了解郁海苦壤对人类造成的影响而主持开展的部分实验记录摘选。

实验备注:不得强迫任何流浪者参与实验。除去受试者以外的所有实验人员都须在接近郁海苦壤时做好防护措施。

受试者编号:2


过程概要:受试者随意摘取了一朵位于郁海苦壤最外围的小花,轻嗅片刻便将其丢弃。

后续及追踪:详见下文。

受试者编号:4


过程概要:实验员让受试者走入郁海苦壤边缘区域,并令其在5分钟内撤出。

后续及追踪:受试者在离开郁海苦壤时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后正常回到前哨。但M.E.G.之后发现,受试者的精神状态变得相当不稳,并丧失了几乎所有的行事动力,取而代之的是无时不刻的发呆。正在为其准备初步心理评定。

受试者编号:7


过程概要:实验员让受试者走入郁海苦壤边缘区域,并令其在15分钟内撤出。

后续及追踪:受试者发疯般地拒绝离开郁海苦壤,反复叫喊着“让我死在这里”,还拔出小刀意欲自尽。实验员以“你没法自尽”的事实将其说服,并将受试者强行带离郁海苦壤。然而,该名受试者陷入了和4号受试者一样的消极状态,并在某一夜间消失不见。种种迹象全都显示他再度偷闯了郁海苦壤,就此不知所踪。

受试者编号:9


过程概要:实验员让受试者走入郁海苦壤边缘区域,并令其在30分钟内撤出。

后续:在第21分钟左右,受试者无视了先前的指示,开始慢慢朝着郁海苦壤的深处走去。实验团队喝止无果,于是向前追去,尝试将其强行带回。受试者拒不服从,并与实验人员们发生斗殴。没过多久,受试者竟在短短两分钟内出现悲尸特征,且高速进入第三阶段。受试者被授权击杀。

M.E.G.认为有必要把受试者的心理状态作为另一种出发点,以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郁海苦壤对人类造成的影响。2号受试者是所有幸存受试者当中状态最为良好5的一位,故选择与其展开交流。记录如下。

附录B - 人员记录

此后的一段时间,前哨人员对于郁海苦壤的研究工作始终没有进展。经高层指示,前哨的工作重点与人力资源不得再浪费在郁海苦壤一方,而是移入蓝砂的开采项目。

协调后室时2020年6月9日深夜,B.F.P.F.对Level C-[仅限兵团阅读]发动突袭。郁海苦壤在袭击之中被大火焚毁。由于B.F.P.F.的攻击策略与所选时间都显得极有针对性,且精准打击前哨的薄弱环节,故M.E.G.初步认为前哨内部存在内应。

军备不足的前哨惨然战败,M.E.G.就此失去对Level C-[仅限兵团阅读]的控制权。次日,郁海苦壤前研究团队的成员云枕风上交了一份自己的日记,日记中透露了数条与郁海苦壤和B.F.P.F.此次突袭行动相关的信息。记录如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