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i

评分: +48+x

提夫尼望向窗外,今天也是令人烦闷的雨天。她打开随身携带的平板,查看了今天的最后一单,是一家民用研究所的光谱仪,这台仪器已经年久失修,以往的维修记录显示它多个组件都出过问题,提夫尼深深叹了一口气,看起来今天又要加班了。

提夫尼将仪器的外壳盖上,觉得意外的顺利,这台仪器的大多数配件居然都还良好,只是大多安装出现了错误,不知道是哪个糊涂的业务员承担了上一次的检修,提夫尼决定进行试运行一次,如果没问题就准备下班。

仪器的自检一项一项的运行,每一项都没有问题,但是提夫尼始终无法启动仪器的光源,这让她很急躁,忽然,她灵光一闪,如果这个软件也被那个糊涂的业务员动过呢?于是她仔细检查了软件的一些基础参数,果然,软件里面关于仪器配件的参数全部都被篡改成错位的型号了,提夫尼一边在心里咒骂着让她如此麻烦加班的人,一边修好了这些参数。

“好,光源上线,其他参数,检测器也正常,那么,现在试着运行一下吧。”

啪,提夫尼按下了“start”按钮,随后,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层级属性:層級屬性:

u

  • {$one}
  • {$two}
  • {$three}

Level C-i 是一个仅存于理论中的层级,目前暂时无法确定该层级的存在,但考虑到该层级不可忽视的重要性,M.E.G.仍然将其收录到数据库中。

描述

Level C-i首次在“衍射光栅”理论1中被提出,该理论认为Level C-i应当为一个巨大的衍射光栅。

“衍射光栅”理论

YANSHE

衍射光栅的基本原理。

衍射光栅为前厅中常见的一种光学仪器配件,其基本原理可如右图所示,入射光在经过衍射光栅后再经过相互叠加,最终形成一系列明纹与暗纹,生成光谱,将多色光通过衍射光栅便可得到不同波长的光的光谱。由于其优秀的分光性能,衍射光栅在前厅中常作为光谱仪器中的分光元件。

受到光栅分光原理形成的光谱启发,E.P.B.创始人尤根·德狄夫先生提出了“衍射光栅”假说。该假说假定在后室中或者后室与前厅的交界处存在某个特殊的层级,该层级起到了类似衍射光栅的作用,将原有前厅中连续的状态分散,转变为了独立的、量子态的各个层级。

I

“衍射光栅”框架下,后室中层级出现的原因。

在后续的研究中,尤根·德狄夫先生给出了“衍射光栅”理论的具体概念。在该理论中,前厅与后室均本假定为某种粒子或某种波,在特定的情况下2,这些粒子会朝着“光栅”的方向前进,在遭遇光栅后粒子们被分为不同的粒子束,最终在后室被接收。这些粒子在后室的分布正如光谱一般,不同种类的粒子会相隔甚远,由此在前厅中混杂的粒子被分开,而类似的粒子则更倾向于聚集在“明纹”处形成特定的层级。例如Level 0Level 2可能在前厅可以以连续态存在,比如带有排污水系统的一间办公室,它同时兼备办公室与管道的特征,但在经过“光栅”的分离后,两者属性分离,于是在后室中接收为两个风格迥异的层级。二者表现出典型的非连续性,即Level 0Level 2是分隔的两个层级,只能通过特殊手段到达,而不能由Level 0的中的走廊直接前往Level 2

该理论也解释了为何在前厅中切出基本上只能到达一些特殊的层级,根据多缝衍射的光强分布特点我们可知,离中央明纹越远的次级明纹的光强会急剧下降,而在后室中,Level 0应当对应“中央明纹”,而其余的层级则各自对应各次级明纹。由前厅传输而来的粒子束在经过“光栅”的分离后绝大部分应当前往Level 0,而仅有较少的部分分往其他层级。由此,德狄夫先生认为有两种可能的原因导致了在前厅切出会极大概率来到Level 0

  • 由于绝大数粒子前往Level 0,如若将流浪者也视为一种粒子,那么这种粒子也会极大可能前往Level 0
  • 由于前往其他层级的粒子束太弱,因此在传输过程中粒子束可能就已经因为能量损耗等原因而失去达到后室的动力,因而无法观测到流浪者在前厅直接切出到其它层级。

这两种理论各有其无法解释的现象,第一种理论无法解释为何在除了Level 0Level 1Level 2中,其它层级完全无法观测到任何切入的流浪者,因为即使概率再低也不是0;第二种理论则无法解释其它层级的生成原因,如若其它层级的粒子束均会因为能量耗散的原因无法到达后室,那么这些层级本就不该存在。

“这是哪?”

提夫尼望着周围黯淡的世界,心里感到极度的恐慌。

“有人么?有人能听到我么?”

提夫尼的声音如同风中的柳絮一般,在黑暗中消逝的无影无踪。

忽然间,她看到一束光线从极远处射来,不若寻常,提夫尼意识到,她能看到光线的运行轨迹,但顾不得这异常,提夫尼开始奔跑,本能让她向亮光处靠近。

终于提夫尼接近了那道光柱,靠近后才发现,并非是光线运行的仿若可以被观察,而是这道光柱本身在不断变化。她将手微微靠近那束光,并没有感觉到从中散发的热量,于是,提夫尼试着简单接触了一下这道光。

“是冷光!”

提夫尼有些惊讶,但是,当她想把手从其中抽出来时,却感到了巨大的阻力,一瞬间,提夫尼被吸入这道光柱中。在适应了周围的亮度之后,提夫尼睁开双眼,尝试看一下周围。

“这不是那台仪器么?”

提夫尼看到多名警察在调查刚刚她接触过的仪器,几名同事也在周围,但是却一筹莫展。随着光线流转,越来越多的景象穿流而过,有她曾经的记忆,也有她完全完全不知道的场景。忽然提夫尼看到,光柱并非静止,只是相对与自己静止,而自己正与光束在迅速靠近一块凹凸不平、充满锯齿的表面。提夫尼试图挣扎,试图离开光柱,却都徒劳无功,最终,只能默默接受即将相撞的命运。在贴近表面的那一刻,提夫尼闭上了眼睛。

“我,在哪?”

提夫尼睁开眼睛,并没有预想中相撞后被挤压致死的场景,自己则是与光束一起透过了这块表面。提夫尼观察着四周,光线分成了多股,在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她回头望去,在接触到表面的那一刻,巨大的光柱就分为了无数的小光束,在无边的黑暗中相距的越来越远。忽然间,光束的速度开始慢慢下降,仿若受到了巨大的阻力,提夫尼朝着光束前进的方向望去,她惊讶的看到,每一个光束都有着自己的目的地,有的仿若是前往扭曲的管道,有的仿若是前往一台失效的验光机,还有的仿若是前往昏黄的办公室。但是大多数光线在到达之前就被切断了。

终于到站了,提夫尼与光线一同,被注入了一片昏黄之中,所有的颜色在这里经过冲突,混合,淡化,最终融为一体。

“衍射光栅”理论的后续发展与实验论证

在尤根·德狄夫先生提出“衍射光栅”理论后,E.P.B.在他的领导下进行了多次尝试定位“光栅”位置的勘探。通过分析刚从前厅切入后室的流浪者的组织样本,E.P.B.生化科学部分析出了数种未知的物质,其中有些物质被证实其微观结构不能用正常的化学合成手段来合成,很有可能是暴露在长时间高能粒子轰击的物体表面形成的特殊的物质。这一结果被认为是“光栅”存在的佐证之一。

随后,E.P.B.勘探部开始了数年的对这些物质可能存在的层级的考察,意在查找到与“光栅”距离最近的层级,但最后该次考察以失败告终,据E.P.B.官方人员宣称,最有可能符合要求的层级是一个完全无法进行探索的层级

在尝试寻找到最接近光栅的层级失败后,尤根·德狄夫先生开始将研究重点转向寻找一种高能的粒子,利用该种粒子在后室进行切出,如果条件符合,该种粒子可能会类似由前厅进入后室的粒子一般,它可能会反向从光栅到达前厅,通过追寻粒子的轨迹便可定位“光栅”的位置。为此E.P.B.从两种角度入手,一方面开始研发高能粒子的制备方法,并在██处成功制备了████;另一方面,E.P.B.开始尝试与前厅建立联系,试图通过检测电磁波的轨迹来确定“光栅”的坐标。这两种研究均花费了E.P.B.巨大的人力以及各种资源,但得到的结果却不能令人满意,高能粒子的不稳定性使得难以做到可控的切出,造成了不必要的人员伤亡,并且缺乏准确的“光栅”坐标来进行切出目的地的设置;而与前厅建立联络的尝试也因为干扰过强而始终无法实现。

在花费了几年时间得不到成果之后,尤根·德狄夫先生开始重新转向理论研究,并且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在“衍射光栅”理论被提出的约五年后,德狄夫先生忽然在其位于███的办公室发出邮件3,声称他的理论研究得到了突破性进展,他将于近日发表他的研究,并且要求任何人不要来他的办公室打扰他。E.P.B.在一周4后仍得不到德狄夫先生的任何联络消息后选择暴力打开了他办公室的大门,最终却发现德狄夫先生和他多年研究工作的手稿一起失踪了5

在失去了研究主导者之后,“衍射光栅”理论的研究陷入了停滞,该理论的研究进度目前仍停留在探索可能的“光栅”坐标以及探寻可能的切出方式阶段。

“衍射光栅”理论的意义与价值

虽然“衍射光栅”理论的研究现已停滞,但是其对于位于后室的研究者们仍然具有重要的意义,它提供了一种解析后室中诸多现象的模型,虽然该理论中仍然有许多未知的部分,但诸多研究者认为如若能研究清楚这些未知的部分,应当能找到从后室返回前厅的方法。

在德狄夫先生失踪一年后,由后室研究者们自发组成的团体请求M.E.G.将“衍射光栅”理论中“光栅”定义为Level C-i6,以此来纪念德狄夫先生的贡献,M.E.G.同意了他们的请求,并将Level C-i设置为公开的数据资源对大众开放,并且鼓励流浪者们提供有关Level C-i的任何线索。

基地、前哨与社区

该层级没有已知的基地、前哨或社区。

入口与出口

该层级的出入口未知。

谨以此文纪念尤根·德狄夫先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