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995 已归档版本
评分: +11+x

⚠️ 归档通知⚠️


应首次发现此层级的流浪者要求,目前已锁定原始版本的编辑功能,并归档。如有需要,请查看M.E.G.的完整侦查版本:Level C-995 完全侦察版本
M.E.G.档案部管理员-Yeller


嘶……啊,我的头好痛…..

…….这是哪里?

我怎么就切出了……

有人吗?

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罢了……

……

向M.E.G.求救吧……他们应该能帮我。

发件人:moc.liamkcab|niLylenoL#moc.liamkcab|niLylenoL
收件人:moc.liamkcab|tsivihcraroines.gem#moc.liamkcab|tsivihcraroines.gem
主题:我被困在了一个未知的层级,救救我!

您好,M.E.G.。目前我好像被困在了一个未被发现的层级中,我一一对照过后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已被探索的层级与此对应,所以请救救我!
- 凛██






发件人:moc.liamkcab|tsivihcraroines.gem#moc.liamkcab|tsivihcraroines.gem
收件人:moc.liamkcab|niLylenoL#moc.liamkcab|niLylenoL
主题:回复:我被困在了一个未知的层级,救救我!

请冷静,请将情况说清楚,请您描述该层级内部的环境,以便于我们进行侦测与救援。
~M.E.G. 救援部






发件人:moc.liamkcab|niLylenoL#moc.liamkcab|niLylenoL
收件人:moc.liamkcab|tsivihcraroines.gem#moc.liamkcab|tsivihcraroines.gem
主题:我被困在了一个未知的层级,救救我!

我似乎正处于在一个学校走廊中,且这里好像被荒废了很久了……有点像我的初中。无论如何,这是目前我所能提供的情报。
~凛██






发件人:moc.liamkcab|tsivihcraroines.gem#moc.liamkcab|tsivihcraroines.gem
收件人:moc.liamkcab|niLylenoL#moc.liamkcab|niLylenoL
主题:回复:我被困在了一个未知的层级,救救我!

经过层级密钥的鉴定,这是未曾被发现的Level C-995,我们将很快派遣人员前去营救你。在此期间你可以在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探索该层级并完善本层的资料。档案部的员工将会在勘查完毕后对其修改
~M.E.G. 救援部





……完善资料?好吧。

那个,我有些害怕,还特别紧张。我先凭照我的发现写吧(不要介意)。

到时候就麻烦M.E.G.在探索后再修改层级资料吧!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可能是0,我不清楚

  • 可能是安全的,因为我还活着!
  • 没有实体……吧?
  • ……怀旧?
photo-1526587501326-890fb3e7bc25?ixlib=rb-1.2.1&dl=nathan-wright-jsWj3YE1HZI-unsplash.jpg&q=80&fmt=jpg&crop=entropy&cs=tinysrgb

好破烂的走廊喔,贫民窟都比这好。

Level C-995是后室C层群的第995层。这里看上去是个废弃的学校…?

描述

Level C-995看上去是一件废弃已久的初级中学,由于我个人的能力有限,层级的大小无法被准确的测量;大概,就……呃,怎么形容,很大!对,很大!

总而言之,流浪者在意外进入本层级后,会首先出现在学校的走廊中,走廊两侧分布着一些给学生专门用的储物柜,但是我快渴死了,也没在里面找到什么物资。现在找到了,但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写着我名字的储物柜?还好里面有杏仁水,不然我会渴死在这里的。

该层中似乎有二楼的存在,这是我在走廊里面抬头的时候发现的。还有些碎屑差点掉进了我眼睛里,还好我躲过去了。我试图寻找上去的办法,但是没有成功,被一堆柜子挡住了。里面还有些。。。呃,恶心的东西(抱歉我手机的输入法出问题了)。

虽然说走廊有时候会有些被打破的窗户,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外面杂草丛生的地面,但是我不敢靠近,有可能会实体!而且初次之外通往外界的所有出口都被锁死了,有点细思极恐好吧。而且还总是有一股难闻的发霉味,我都想D区了。

多希望有人能来陪我啊,这里唯一的声音就是我的脚步声……打起精神来,你写的这个文档还可以帮助后面其他意外进入这的流浪者们!

对了!我在探索的过程中还发现了一些房间,把它们放在下面说吧。


一些普通的教室

photo-1603294581514-457dc770b90e?ixlib=rb-1.2.1&dl=blogging-guide-JigU3JcKuWg-unsplash.jpg&q=80&fmt=jpg&crop=entropy&cs=tinysrgb

一把破椅子,没啥好看的。

呃,就很普通。在这一层中特别的常见。有些房间有很多的东倒西歪的桌椅,有些则没有。黑板周围还散落着一些断成几节的粉笔头。

我想拿起来写点字,给那些后面来的人看看他们并不孤独——但是并没有成功,这什么劣质粉笔!刚准备写就碎成渣渣了!连续试了好几个都不行,就只能打退堂鼓了。有朝一日我得投诉这厂家才行…..(*Φ皿Φ*)?!这玩意居然是20年前产的了!难怪这么拉。我还吸入了一些,但是没啥感觉,我没过敏,这是好的!

墙上还有课程表!我看看,什么?一天上12节课?要不要人命了!黑心学校!我好像体验过

谔谔谔谔,好像说太多废话了,让我们看向下一个房间。


炒鸡大且空旷的礼堂

photo-1581327386819-1a564ec37d76?ixlib=rb-1.2.1&dl=mick-de-paola-CItkkAlw0DM-unsplash.jpg&q=80&fmt=jpg&crop=entropy&cs=tinysrgb

很大吧?吼一嗓子还能有回声呢!

是的!正如名字所说,这真的很大!肯定能容纳下100…不!1000个人(哈哈哈,幽默一下)。而且我没在这一层中发现第二间废话,哪个学校有两个礼堂?闲着没事干吗!

不过,这里的空气特别的潮湿潮得我要得风湿了,到处都是霉菌与破烂的木板,被扎到肯定会痛好几天。在礼堂的正前方摆放着一台布满灰尘的钢琴,我试着弹了一下,嘿!你猜怎么着?居然————没声儿。草!白期待了!我还以为我能在这里炫一把技!不过这有没有观众,还是算了吧,纵使有了也没人想听。

差点忘了!礼堂的天花板好像比我奶奶的假牙还要烂,随时都有可能有掉落的风险。大家多加注意噢这里没有没有人陪你,没必要说


图书馆

里面黑的要命,和一个迷宫一样,这让我想起了当年我还在在上初中时在图书馆里面迷路的美好悲惨回忆,所以我就不深入探索太多了。对了,这里面还有很多被水给泡烂的破书,好脏啊o(≧口≦)o。


食堂

这里没有食堂,只是我饿了想说说而已(ˉ▽ˉ;)…


医务室

photo-1605895139577-6dc4380c41f0?ixlib=rb-1.2.1&dl=romain-chollet-UDT1mH13IL0-unsplash.jpg&q=80&fmt=jpg&crop=entropy&cs=tinysrgb

……

这里有好多花,而且那张床……




……



真熟悉





……






我不该进来的。

















































































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

我的学校。

这间医务室我是再也熟悉不过的了。

多次想欺骗自己。但却难以掩埋,如坠入水中的石头,激起了我脑海深处记忆的浪花。

事到如今,坦白吧。

我年幼丧母,父亲也深陷酒精迷幻之中。加上我体弱多病。使得我成了许多人的霸凌对象。

我没有任何的朋友。

我被孤立,被深深的踩在了脚下。

他们夺走我的零花钱,还使得我遍体鳞伤。

于是医务室变成了我经常来的地方。

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得到微弱的慰籍。

因为有一名护士。

她十分的疼爱我。

她经常安慰我。

她也咒骂那些使我饱受皮肉之苦的人。

她同情我。

我同情她。

我们同病相怜。









她长什么样?

我搜寻着我记忆中残缺的片段。

找到了。

她亭亭玉立,是别人口中的好姑娘。

她曾饱览群书。

她曾学识卓越。

只可惜她有着一个破碎的家庭。

生计

迫使她来到了这地方。

可能是我和她有着相同的身世,才让她在我身上发现了她的影子。

这一切都是她告诉我的。









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开心。

也有时会躺在床上装睡来戏弄她。

她也不生气。

而是打趣地轻摇着我。

如三月的春风般细柔。

我不为所动,想看她还会有什么反应。

她用纤细的手指抚摸着我的满是伤痕的脸庞。

并俯下身子轻吻了我。

我睁开双眼,只看到她的脸颊泛起绯红,如七月的晚霞般美好。

她说过。

有一天会带我离开这鬼地方。

可不知为何。





到了约定好的那一天。

她却未曾现身。

我心急如焚。

迫切的想找到她。

可惜。

直到今日。

仍然无果。




就说到这吧。

M.E.G.提示我救援快到了。

我可以离开这令人伤心的地方了。

不过在这之前,让我重温一下昔日的美好吧。

我将床上的杂物扫开,躺了上去。

闭上了双眼。

和煦的清风。

明媚的阳光。

多么美好。

可是却少了她。









走廊里居然传来了脚步声。

是谁?

M.E.G.的人来救我了吗?还是说………..是,她?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却不忍睁开双眼来证实我的猜想。

脚步声停下来了,我似乎能感受到她的呼气声。

有人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轻抚着我。

多么的熟悉。

多么的动人。

我好像进入了梦乡。

梦里

有她

有我。










“能听到我说话吗?醒醒!”

我睁开了双眼。

眼前站着的是M.E.G.的员工。

“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位女子?”我着急的询问着。

我得到了答案。

“没有”

……

我庆幸,我得救了。

却有一丝不舍。

……

希望还能和她重逢吧。




































































































终有一日。




我和她将会

重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